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我的性格走丢了千年宿敌

2021/5/5 16:25:03 作者:陆夷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的性格走丢了
我的性格走丢了
作者:陆夷来源:晋江文学城
已开更《全世界都让我和死对头HE》咸蛋娱乐圈,《少将不想嫁[星际]》abo设定。微博:晋江陆夷er,欢迎来找我玩。霍衍第一次和林亦斯表白。林亦斯没接收。霍衍第二次和林亦斯表白。林亦斯没拒绝。霍衍第三次和林亦斯表白。林亦斯似笑非笑:将军,我比你大了八十岁呢。霍衍:没事,男大八十岁,抱的黄金屋。CP:霍衍X林亦斯专业流氓百年心机深沉攻VS千变万变钟情攻的受阅读指南:1:主受,胡扯流;2:背景构造基于星际联邦,大多数都是我胡编乱造,勿扒;3:19年2月初步修完,感谢阅读。

“跑!”

“石代赭爆喝一声。旋覆被脑子里的大吼声吓得一个激灵,但他没忘记大佬在下山前的叮嘱,毫不犹豫地扭头就跑。

在旋覆转身的同时,石代赭就已从旋覆肩头跃下。身形暴涨,转瞬间已恢复成了数米长的巨型蜘蛛形态!

他动作极轻,因此跑得慌慌张张的旋覆并没有发现小蜘蛛已不在他肩上。

听着蠢蛾子噔噔噔跑下楼的声音,石代赭悄悄松了口气,面上却不动声色。

“你朋友?”面前的青年视线追随着旋覆的背影,眉目含春地问,“怎么看到我就跑,都不介绍一下?”

石代赭面无表情:“一个工具人罢了。留在这里影响我发挥。”

巨型蜘蛛体长数米,细长坚硬的利爪伸展开来,将整个楼道堵得严严实实,断绝青年去追旋覆的可能。

青年若有所思地朝楼下瞟了一眼,见那少年已经闷头冲出教师公寓。不由好笑。

“真听话,你说跑就跑,头都不回一个。”

“少废话!”石代赭冷哼,身子伏低,“来战!”

蜘蛛囊口瞬间吐出大量蛛丝,如白练般直射青年面门。青年含笑,指尖轻轻一撮,一团火苗自指间生起。

他随手一挥,星星点点的火苗飞至蛛丝上,瞬间化作熊熊大火,将蛛网整个包裹,转瞬间已燃烧殆尽。

石代赭却是早料到他有这招。趁着火焰遮挡了青年的视线,巨型蜘蛛猛地弹起,扑至青年面前。在那火焰堪堪烧尽之际,巨型蜘蛛已然张开血盆大口,獠牙毕露,势要将青年一口咬成两段!

青年全然不惧,脸上仍然带着好整以暇的笑容。

“你居然已经沦落到要跟我肉搏了吗?”

青年抬手,朝着蜘蛛巨口随手一挥。也不见他如何用力,半空中那势如破竹的巨型蜘蛛,竟在一挥之下,如剪刀破纸般被劈成两半!

然而,被生生劈成两半的蜘蛛并未停止攻击。两半身体分别撞向走廊两侧,细长蛛腿一蜷一弹,紧接着又接着反弹之力,自两旁扑向青年!

青年只当那是障眼法,头微微一歪,躲过了利爪攻击。然而利爪虽然没有直接碰到他,爪风所过之处却喷射出毒雾!

“居然不是?”青年察觉到异常,迅速屏息后退。他微微讶异,眼神也终于认真起来,笑道,“没想到,你都虚成这样了,还有余力分出二重身。”

他语气微微一转,视线瞟向外面。

“看来你是真的想保护那小朋友啊……”

石代赭冷哼一声,并不搭腔。长爪如利刃般再次刺向青年!

另一边。

旋覆慌慌张张地跑出几百米,喘得上气不接下期。他谨遵大佬叮嘱,头都不敢回。就这样闷头狂奔,一路奔到了食堂门口。

饭点的食堂永远那么多人。来来往往的学生纷纷侧目,有些诧异地看着这个快把肺咳出来的男生。

“咳咳咳!”旋覆胸口剧痛,捂胸大口喘息,勉强道,“大佬,跑到……咳咳,跑到这里,应该没事了吧?”

他喘了一会儿,却没听到回应,不由诧异。侧头望向自己的肩膀:“大佬?”

一望之下,旋覆不由大惊。

此时他的肩头空空荡荡,哪里还有什么小蜘蛛?

糟了!不会是刚才跑得太快,半路把大佬给颠下来了吧!

旋覆下意识地想回头去找,却忽然想起大佬临行前的话。

“如果我叫你跑,你什么都别问……只管跑,别回头,知道吗?”

此时回想起来,旋覆不由心头一颤。

难道大佬是主动跳下来独自面对宿敌,好为他争取逃跑时间吗?

为什么?是嫌他碍事,还是……

旋覆忽然眼睛酸酸的,产生一种回去救大佬的冲动。可是他咬了咬嘴唇,几番挣扎之下,还是忍住了。

大佬那么强都被宿敌打得元神出窍,而他区区一只几十年道行的小蛾子,连大佬一条蜘蛛腿都打不过,这时候冲回去,除了送死还能干什么?

别说替大佬挡刀了,搞不好还没靠近,就被大佬们打斗时天崩地裂的冲击波给震得魂飞魄散了。

旋覆忍不住回头,痴痴地望向教师公寓。

想象中神仙打架风云变色的场面并未出现,也不知道蜘蛛大佬现在怎么样了。

有没有什么是我能为他做的呢?

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帮他?

旋覆红着眼圈,忽然灵光一闪。他满面欣喜,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10分钟后,教师楼天台。

石代赭与那青年缠斗许久,走廊上到处都是打斗的痕迹。玻璃被全部震碎,掉得一地玻璃渣子。墙粉簌簌直掉,天花板已被震出数道裂纹。

可想而知,再打下去,恐怕整层楼都要塌了。石代赭可不像亲手把自己家给拆了,便且战且退,一路引着青年退上天台。

青年似乎也觉得楼道里十分束缚,于是毫不犹豫地追上去。

来到了开阔的地方,两人都开始肆无忌惮地大显身手。

巨型蛛网层层叠叠,几乎将天台整个地包裹在里面。其中万千蛛丝彼此交错,结成了天罗地网。

蛛丝纤细,却如钢琴线般坚韧。青年在不断翻涌的蛛网中穿梭,稍不留神,身上衣衫便被蛛丝割出道道划痕。

就连那白玉般的面容都被割裂出了数道血痕。然而青年对此毫不在意,他随手抹去遮挡视线的血珠,手上动作不停。只见他以手画符,身前凭空出现了一道奇异咒文。

“破!”青年低喝一声,那咒文便如霰*弹枪一般,瞬间爆出无数金光,将周围蛛网尽数撕裂!

然而下一秒,更多蛛丝涌上来,填补了被金光炸出的空袭。青年的身形几乎被蛛网遮住,只剩金光在其中穿梭,一时间清影万千。

巨型蜘蛛站在高处,眼看那金光在蛛网的包裹下愈发微弱。他的眼神却仍然凝重,紧盯着场中,不敢有丝毫松懈。

果然,下一秒,金光暴涨。万丈光华拔地而起,金光瞬间将蛛网割得片片碎裂,如雪花般坠落。光柱直冲天击,甚至破开云霄,与夕阳争辉!

所有正在看书的吃饭的走路的师生们,都被那贯穿天地的金光吸引注意,同时都放下手上的事情,齐齐抬头望向天空。

“那是什么?闪电吗?”

“不是吧,闪电哪能从下往上?不会是高压电漏电了吧?”

“那高压电漏电也不是这样啊。话说回来,这画面怎么这么眼熟……EX咖喱棒?”

“哈哈哈咖喱棒什么鬼!”

这些受过高等教育的无神论者们,坚定地认为这光怪陆离的景象后面一定有什么科学道理。何况,那金光虽然声势浩大,但转瞬即逝,看起来并无威胁。

于是众人一边讨论着,一边下意识地朝那金光所在之处聚集过去。

在众人身后,一辆警车鸣着警笛渐渐靠近。

“让让,都让让!”警车头顶的红蓝警示灯不断闪烁,显示出这辆警车正在执勤。一名民警摇下车窗,朝周围的学生大喊,“同学们,都让一让!让警车过去!”

“怎么已经有警察来了啊?”

“谁报的警?”

学生们交头接耳,同时自觉地让开了一条路。人群里却忽然跑出一个少年,差点迎面被警车撞上。

开车的民警吓了一跳,有些生气地探出脑袋:“同学你小心一点!别在马路上乱跑!”

“是我报的警!”旋覆大叫,着急地拍打车门,“让我上车!我带你们过去!”

“哦,原来是你!”后座的民警立刻推开车门,问,“怎么回事儿?你说的吸*毒人员在哪儿呢?”

旋覆一边往警车上跨,正要说话,袖子忽然被人拉了一把。

“旋覆,你在干什么?”

旋覆回头,看到余漉皱着眉头,问:“我找了你一下午了,你怎么手机都不接?”

“我有急事!回来跟你说!”旋覆推开他,正要关上车门,车门却被人伸手挡住。

余漉朝里面看了一眼,果断道:“我跟你一起去。”说着就强行挤上了车。

里面的民警问旋覆:“这是你朋友?”

“对。”旋覆急着指路,挤到前排两个座位中间去,“往前一直开!马路尽头那个教师公寓!就在那边!”

民警道:“好。同学,一会儿你先下车,千万别让里面的人看到你,别让他们知道是你举报的。这帮吸*毒人员报复心都很强,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余漉听了,眉头皱得越深:“什么吸*毒人员?你今天到底干嘛去了?”

旋覆咬了咬牙,没解释,只是催促着民警开车。

待旋覆等人感到教师楼,401门前已是空空荡荡。除了满地的墙灰和碎玻璃渣,哪里还有石代赭和青年的身影?

民警们都是普通人,看不到地上残留的大量蛛网。旋覆却敏锐地感到来自头顶的灵力波动,急道:“在上面!”说着就身先士卒地往楼梯上冲。

民警一把拉住他,无奈道:“不是说好指完路就走,你忘了吗!不能让他们看到你!”

旋覆满脸涨红,咬牙道:“对不起!其实我撒谎了!那两个打架的不是吸*毒的,是……是我的老师和一个不认识的人!”

两个民警面面相觑,都愣了一下。

“你为什么要撒谎?报假警可是犯法的!”

旋覆急道:“我怕说轻了你们不来!警察叔叔,你们能不能先上去把那两个人劝开!我怕我老师会出事!”

两个民警对视一眼:“行,但等下你得跟我们一起去警局。”

旋覆连声应好,急匆匆地跟着两位民警上楼。余漉朝401门前看了一眼,眉头深深皱着,若有所思。

四人来到顶楼,发现通往天台的门敞开着。天台中间有个青年,正在以怪异的姿势狂乱扭动。

“他在……跳舞?”民警嘴角抽搐。

只见那青年眼神凌厉,动作敏捷,独自在空旷天台上旋转跳跃睁大着眼,仿佛与空气斗智斗勇。两个民警看得呆了,都抓抓头发,不知道这年轻人在发什么疯。

凡人看不到法术,旋覆却已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只见整个天台被天罗地网覆盖,蛛丝几乎蔓延到了脚边。

层层蛛网中,一只黑色的巨型蜘蛛攀附其上,借着柔韧蛛网弹射出去,每次跃起都喷出大量蛛丝。

蛛丝所过之处吹毛断发,锐不可当。蛛网中间的青年几乎被包裹成一个雪白的茧,却旋即又被青年掌中金光破开,化作片片白练,萎然坠地。

青年早已挂了彩,衣服如破布片一般挂在身上,随着他跳跃闪避的动作翻动飞扬。光靠蛛丝显然困不住那青年,石代赭便以利爪为刃,瞅准时机刺向青年面门咽喉等要害。

然而那青年动作极其灵活,虽然活动受限,却总能在紧要关头堪堪躲过攻击,甚至游刃有余地发起反击,一掌劈在蜘蛛爪足上!

“唔!”巨型蜘蛛身形一顿,半支蛛腿已被他斩落!

旋覆看得喉咙一紧,下意识地想冲上去。却冷不防被人拽住。

“小心!”余漉急道。

旋覆低头,这才发现自己颈前横着一根蛛丝。若非余漉及时拉住他,只怕他已被割断脖子血溅三尺!

旋覆不由一阵后怕,身上冷汗岑岑。

天台上打得惊心动魄,然而在没有法力的凡人看来,那青年只不过是个穿得破破烂烂的在跳舞的疯子罢了。

“小同学,那个是你老师吗?”民警张望了一下,“不是说两个人在打架吗?另一个人在哪儿?”

旋覆的视线追逐着蜘蛛大佬,心里一团乱,不知道怎么跟民警解释。

另一个民警忽然道:“不会被那疯子推下去了吧?”

先前那民警闻言一惊,从口袋里掏出个执法记录仪:“不管怎么样,先把那疯子控制住再说。”说着就跨出脚步。

民警面前半步就是那要人命的蛛丝。旋覆赶紧去拉他,却忽听身旁余漉大喊一声:

“喂!”

在场所有人,包括民警以及打斗中的两位大佬,都被余漉这一声叫得一惊,纷纷扭头朝他这里望来。

“怎么了?”民警诧异转身。蛛丝几乎已经贴住了他的颈动脉,他对近在咫尺的威胁却全无所察。

石代赭远远瞥见这里,似乎明白了什么,爪足一动,拦在众人面前的蛛丝倏然崩裂。

被困在蛛网中的青年也没想到会有警察来这里。趁着青年发愣的工夫,石代赭伏低身子,八爪用力,纵身一弹,自天台跃下。笼罩在天台周围的蛛丝也在瞬间尽数消散。

“哎,蜘——”旋覆眼睁睁地看着蜘蛛大佬跳楼,下意识想要上前,却忽然想起,凡人应该看不到蜘蛛大佬的元神形态。于是他伸出去的手又硬生生地收了回来。

天台中间那名青年也停下了诡异的动作,眯起眼睛望向这里。

两个民警带着手铐和执法记录仪朝他走去。这回,余漉和旋覆都没有阻拦,而是远远地看着。

不知民警和那人说了什么,那人朝旋覆笑了一下,然后乖乖地抬起双手任由民警拷住。

旋覆被他这一笑弄得毛骨悚然,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后背却忽然撞上一个温暖的东西。

余漉伸手搭在他肩上,没说话,眼睛直直地盯着天台中央那人。

两个民警一左一右挟着那青年,像是生怕青年再突然发疯。青年也不挣扎,老老实实地被警察押着朝这里走来。

他的视线在旋覆和余漉脸上一一扫过,嘴角始终带着戏谑的笑意。

余漉和旋覆都自觉地让开一步,不想和这人有身体接触的可能。

然而就在青年路过余漉身边时,鼻尖一动,忽然脸色大变。

他倏然回头,震惊地看着余漉:“是你……”

余漉皱眉:“你认识我?”

青年睁大眼睛,一脸的不敢置信。然而下一秒,他说出的话,却让在场所有人都惊掉了下巴。

“你前两天把我日得四脚朝天下不来床,现在居然问我认不认识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七零年代女学霸之啥?救星有难??【跪求鲜花打赏评价票】

    第四章:啥?救星有难??其实秦风并不知道。自把他送走之后,洪荒之中的灵气更加枯竭起来。为了稳固这方世界,但凡大罗金仙以上的存在,都在寻找各种办法。尤其是圣人,他们的责任更大。而在这个情况下,鸿钧把当年四大量劫之中彻底陨落,亦或者被囚困住的大能,全部以大神通送入这个裙里。送入之后,他也说了。让所有人放

  • 我成了魔族始祖在线阅读第七节

    过了很久很久,就在其他人都以为他俩要僵的时候,他叹了口气,很轻,微不可查。“苏蔓,外面的钱不好赚,跟我回家吧。”.陆时远这句话出口,现场的所有人神情一动。苏蔓正想发作,外面这时有人进来。顾楠的老公带着两个小孩进门:“你们同事的小孩,我今天顺路也接回来了。”他说完,苏棠就和回巢小鸟一样,扑棱着翅膀朝苏

  • 校花女友在线阅读第八章

    林崎自从当上了网球部的经理之后,和浅井简直可以用“聚少离多”四个字来形容了。就比如现在,浅井只能一个人默默地背着书包和小提琴回家。不过浅井是一点也不在意的,喜欢清静的她,还是比较享受一个人的自由时光的。毕竟只要林崎和她在一起,那保证她就只有被粘的份了。所以,林崎忙一点,浅井也能乐得逍遥。于是,和平常

  • 猫猫历险记在线阅读第1章

    100鲜花加一更!!!100评价票一更!!!100打赏加一更!!!如果大家觉得这本书写的还可以,一定要给予数据支持啊,多多收藏打赏评论,谢谢各位大佬!!!!!100鲜花加一更!!!100评价票一更!!!100打赏加一更!!!如果大家觉得这本书写的还可以,一定要给予数据支持啊,多多收藏打赏评论,谢谢各

  • 我,开局舔狗系统在线阅读第6节

    天色慢慢地的暗下来了,“老大,我们蹲在这里已经有半个时辰了,还没有看到有半个敌人的影子。”说话的男子和刘军长得几分相似,两人都长得一张白净有帅气的脸。“老大,会不会是你猜错了?”刘军说道。“嘘……”凌傲发出声音。刘军和刘俊两人只好闭嘴,两人刚闭上嘴,远处就出现十个身穿军装的男子,身后跟着二十名女子而

  • 凌晨学院之跌宕(7)

    7月28日深夜,樱花国某居酒屋。“程领队,你说的这些我都清楚。可你也为我想想,咱们也不是第一次合作l,你让我怎么交代?”男子吸了口烟无奈又恳切地说道。程领队抿了一口清酒,眉头紧锁,“张总,万启的事,我是真做不了主。”他面露难色地摊摊手,接着说道:“我就直说吧,主任已经明确指示,任何事情都不能打扰万启

  • 神级选择:开局我百万学潮之求佛(2)

    简直难以想象,百花瘫倒在床上,没想到她会有穿越的一天。即使前世过得再不怎么如意也熬过来了,这人生地不熟的让她如何自处?想到前世那一帮极品亲戚的嘴脸,百花又庆幸自己穿越了,这次自己是被娇宠的公主,父母俱在,再在自己面前作妖就怪不得自己了!百花扬起嘴角,这一世起码要抬头挺胸做自己。······几天过后,

  • 高攀之帮楚玉渡劫

    “楚玉?”红烛傻眼了。司命点头,“我知道凭你一己之力是不可能躲过一劫的,本来是我来做的,不过我不好出现在众人面前帮忙阻止。”红烛站了起身,“星君不用多虑,十年前拜师上山时,正是楚师叔帮助我的,无论如何,我也会救的。”不管是神仙,还是人,都需要睡觉。此时还不算仙人的红烛跟司命说了一个晚上,完全没有睡觉

  • 长春道在线阅读第九节

    当毕输赶回农义堡时,门口的战斗已接近尾声。金宝不敌陈极夕,被一记闪电光速拳打翻在地。“兄弟!”毕输快步上前扶起金宝,见其口吐鲜血是奄奄一息,明显死期不远矣。金宝吃力道:“毕兄,替我……报仇啊。”说完头一歪,人挂了。毕输悲痛至极的将人放下,怒视陈极夕道:“小子,我要你死!”陈极夕侧身避开银枪,边打边说

  • 慧心决在线阅读地球最强

    九十年代初期,七具铜棺从黄河水底冲入岸边,被神秘部门带走。二十多年以后,世界上出现了七个实力强大的修道者。他们成了这个世界上,最耀眼的明星。……“老婆,你后退一点,角度不对。”“头靠近一点……”姜成举着相机,指点着他老婆苏文瑶摆各种动作,而此时,两人正在拍婚纱照。“快点啊,好了没有,我累死了。”苏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