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正文

黑烬之祭涅槃

2021/5/5 11:47:46 作者:精确制导板砖 来源:纵横中文网
黑烬之祭
黑烬之祭
作者:精确制导板砖来源:纵横中文网
“何为黑烬?我们粗略解释为,黑色的EXP能量褪去外表后,留下的黑色碎块。“那何为EXP能量呢?“这个问题就很难说了。在那场巨变到来之前,很少有人愿意思考,它究竟是无上的力量,还是无尽的诅咒。“这是一个并不轻松的故事。”——摘自《蛇影之路》第292章

冬日的冷宫偏殿内,一位穿着补丁粗布麻衣的女子,正蹲在缺了一条腿的凳子旁边,目不转睛地盯着面前的一盆正燃烧着的黑色木炭,时不时地用木棍拨弄两下,尽量想在让屋内暖和点的前提下,能看起来不那么烟雾缭绕。

然而这毕竟是最低等的黑炭,无论她怎样努力,屋内的烟雾还是不断浓烈起来。

墙角处一只不畏严寒出来觅食的老鼠,也被这四散的烟雾熏地缩回了洞里。

破了好几个洞的白色床幔内,夏汐宁被呛地在睡梦中咳嗽两声,悠悠转醒。

“今竹,罢了。”她有气无力地开口,“本宫说过许多次,不必再烧这劳什子炭火了。”

“娘娘,您醒了。”今竹丢下木炭,随意地在衣服上蹭了下脏兮兮的手,便快步走到床边,“可今年冬日格外地冷,咱们这儿四面漏风,内务府也不肯舍床厚棉被,若再不想法子让屋里暖和些,您这身子骨儿……”

她说着说着竟是哽咽起来。

夏汐宁无奈地叹了口气,抬手递给她,道:“扶本宫起来。”

“是。”今竹抽了抽鼻子,努力把泪意憋回去,小心翼翼地扶着柳汐宁坐起来,又细心地在她腰后垫了枕头。

柳汐宁惨白着一张脸,瘦到皮包骨头的手指捂着胸口剧烈地咳嗽起来。

等她稍稍缓过来,今竹早已习惯成自然地递上一杯白水,一边看着柳汐宁喝,一边眼泪吧嗒吧嗒地掉——她清楚地知道,她们家娘娘恐怕熬不过这个冬日了。

夏汐宁饮完了半杯水,竟还有心思笑着安慰小丫头:“哭什么?生死各有命数,强求不得。再说我在冷宫苟活的这些年月,又与死何异?早知如此……”

夏汐宁有些恍惚,早知如此,她便该与家人同进退,一同被流放了倒也痛快。

不,早知如此,她当年就不该嫁给那个过河拆桥狼心狗肺的太子殿下——晏修。

她是丞相的嫡女,自小聪慧过人,知书达礼,端庄贤淑,相貌虽说不上倾国倾城,但也是秀色可人。任谁见了都得称一句“不愧是大家闺秀”。

她父亲当年是太子太傅,尽心尽力地辅佐晏修,为证明自己的忠心,甚至将自己的掌上明珠夏汐宁嫁给他做太子妃。

夏汐宁和晏修成亲之时,正是夺嫡之争最激烈的时候,晏修几次三番被其他皇子陷害,险些被废了太子之位,每一次都是丞相救他于危难之中。

晏修当年对天发誓,若有朝一日真能登上那九五之位,夏汐宁必为他的皇后,夏汐宁生下的儿子,必为太子,无论发生何事,此生绝不废后。

是啊,他的确没有废后。

夏汐宁自嘲一笑,可他一朝登帝,做的第一件事居然是拉他的恩师丞相下马。

古人说的没错,功高盖主之人,没有一个好下场。

一个莫须有的通敌卖国的罪名,晏修查也不查就将丞相一族一百三十余人,尽数流放到蛮荒之地。

然后给当时已有四个月身孕的夏汐宁灌了滑胎的药,将她扔到冷宫,到今日,已七年有余。

当年双十年华的女子,如今两鬓已生华发。

夏汐宁小产,身子元气大伤,从那以后就一直病歪歪的。

被关在冷宫的第三年,她父亲年老体弱,终于熬不住边关苦寒,去世了。她年仅十三岁的幼弟为安葬父亲,自愿卖身为奴,因犯了个小错被主人家活活打死了。

夏汐宁得知后,生生呕出一口血来,从此身体更是每况愈下。

她不是没想过报仇,她想尽了一切办法,只要能见到狗皇帝,她就能跟他拼个鱼死网破。

可她见不到。

夏汐宁望着窗外光秃秃的树枝,琢磨着自己恐怕看不到来年它长出新芽儿了。

“今竹,本宫托付你一件事情。”

“娘娘您吩咐,奴婢拼了这条命也会完成您的夙愿。”

“不用你拼命。”夏汐宁轻笑,抬手爱怜地抹了抹今竹的头顶,这孩子来自己身边的时候不过十一二岁,跟着自己蹉跎这么些年,到底是委屈了她。

可这件事又必须要她去完成,夏汐宁才能放得下心。

“本宫死后,你要赶在皇帝派人来收尸之前,把我一把火烧了,骨灰洒在花坛里,投于水井中,哪怕是喂了野狗都可以。”

夏汐宁一字一顿掷地有声道:“我此生绝不入皇陵,绝不与皇帝合葬。”

今竹红着眼眶应下。

夏汐宁轻笑道:“然后你再设计陷害余妃,就说是她恨我入骨,所以连全尸都不肯给我留。”

余妃的生父是兵部尚书,当初就是她父亲与皇帝联手,诬陷夏汐宁的父亲通敌叛国的。

当然,余妃自己也没少在皇帝耳边吹枕头风。

夏汐宁冷笑,心道是自己无用,无法杀了皇帝为家人报仇,但想法子拖余妃下水,还是做的到的。

也算聊以慰藉吧。

半月后,除夕夜,红木窗外,烟花盛开,夏汐宁随着烟花的消逝,含恨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

再次睁开眼时,夏汐宁头痛欲裂,只觉眼前人影恍惚,似乎是在某个宴席上,宾客们推杯换盏,言谈尽欢。

但她看不真切对面的人,也听不清楚他们的话。

自己不是死了吗?这是怎么回事?她绝不相信那个狗皇帝会好心救她。

她皱着眉头,揉了揉额角,但心中并不慌乱,她自认已经承受了世间最狠的痛苦,所以如今无论遭遇什么,她都能淡然处之了。

“陛下,您这是醉了?”

一位女子的声音传来,不过听起来却不像夏汐宁认知中寻常女子的声音一样温柔婉转,反而带着几分粗矿与爽朗。

夏汐宁抬起来,这会儿她的眼睛已经适应了,可以看得清了,然后她惊讶地发现,眼前这位女子竟头戴乌纱帽,身穿红衣,前襟处绣着松鹤图案——这是官服,而且是正二品的官服!

这位女子是二品官员?

夏汐宁有些懵了,等等,她刚才说什么来着?陛下?

她在叫谁?

那位女子恭敬地拱了拱手,颇为担忧地望着她,又道:“今日是陛下大婚,留臣等在宫中喝酒已是不合礼数,若您再醉了,这……这成何体统?”

夏汐宁默默与她对视了许久,终于确定她就是在对自己说话的。

那么,也就是说,自己是她口中的陛下?

夏汐宁谨慎地暂时没开口,她低头打量着自己,只见自己身穿正红色衣袍,其上还用金线绣着游龙图案。

龙?自然只有天子才可用。而且这身衣服,看上去的确像喜服。

夏汐宁环顾四周。发现他们应该是在后花园的凉亭内,人其实并不多,只有四五个,皆为身穿官服的女子,看上去大概三十几岁。

此时明月高悬,她们几人坐在凉亭中,人手一壶酒,眼神飘忽不定,显然也是有些醉态了。

夏汐宁眉头紧皱,借着醉意,故意打翻了一坛酒,酒水洒了一地,她蹲下身,细细地打量着酒水映出来的自己的倒影。

然后她就愣了,她刚才本以为自己应是死后魂魄附在了他人身上,可是倒影中的人一双杏眼,明眸皓齿,明明就是自己,或者说是年轻时的自己。

自从被打入冷宫后,她再也没了如此灵动的眸子。

到底怎么回事?

夏汐宁被冷风一吹,酒意所剩无几,但她眼珠一转,决定装醉,站起来的时候故意趔趄了下,说话也结结巴巴的:“大,大婚?什么大婚?”

这番表现果然没有引起怀疑,那位女官哭笑不得,以为自家陛下这是喝迷糊了,见夏汐宁站不稳,急忙过来扶着她,解释道:“今日是您娶皇夫的大日子啊,您给忘了?皇夫这会儿还在椒房殿内等您呢,您赶紧回去吧。”

“谁是皇夫?”夏汐宁继续装醉。

“哎呦,您真实醉得不轻。把心尖尖儿上的人都忘了?就是晏丞相家的小公子,晏修啊。”

晏修!

夏汐宁被这二字一震,无边恨意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尽管如今还没搞清楚状况,但她已经被怒火烧光了理智,此时此刻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她可以见到晏修了,她可以杀了晏修了。

女官继续念叨着:“臣知道您紧张,怕唐突了皇夫,才找我们几个有家室的来取经,可今日天色实在不早了,不妨改日再谈?”

夏汐宁完全无视了她的念念叨叨,向着四周的建筑张望了下,发现这里的环境与前世她熟悉的那个皇宫差不多,于是她一撩衣摆,向着记忆中椒房殿的方向大步走过去。

那名女官瞧夏汐宁脚底生风的样子,不由得呆了呆,心道陛下这到底醉了还是没醉?

但她还是挺担心的,今日大典过后,陛下摒退宫侍,独自一人与她们来后花园喝酒,夜黑路滑,陛下又半醉不醉的,要是摔一跤可如何是好?

女官正这样想着,余光一扫,恰好瞥见树下有个人影。

那是位看上去十六七岁的少年,身形单薄,穿着藏蓝色收腰衣袍,看起来是侍卫的打扮。他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也不知看了多久了。

“连庭?”女官挑眉道,“你来的正好,陛下醉了,你护送陛下回殿吧。”

连庭顿了下,回过神来只拱手道了声是,便急忙向着夏汐宁离开的方向跑过去。

身后另一位大臣嘀咕道:“这,宫中怎还有男子当侍卫?”

女官给她解释:“嘿,你才回京不久,有所不知。这人叫连庭,是大将军的养子,不知怎么回事,非闹着当侍卫。大将军宠着他,于是求了太后恩典,才特许他进宫。”

“可看他那身衣服,只是个二等侍卫吧?不好好守宫门,跑到这里来做甚?”

“嗤,谁知道呢?兴许是想麻雀变凤凰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陵中球王传之第一次修炼(7)

    叶不凡暗暗的下着决心一定要努力修炼。随后吴贤明带着他们来到了杂役弟子领取东西的地方,依次领取了两套灰色的衣服,和一个小瓶,以及一本功法,还有一个袋子。随后吴贤明又带他们来到了一处新的地方,一座山谷,入谷的石碑上写着“无念谷”。进去之后吴贤明就告诉他们这就是他们以后修炼住的地方,往后可能很长的一段时间

  • 巴基与香克斯不得不说的故事在线阅读第7章

    众人都以为落炎是遇上了什么好事情,才会变得如此高兴。连手冢家的人,都觉得是落炎又和那个叫陆生的朋友见到面了,才会如此兴高采烈的。“怎么了,你。”几斗在落炎的房间内满足的啃着属于自己的鱼干,看着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笑的落炎:“面部痉挛了吗。”听到这句话,落炎的嘴角立刻抽了抽,表示眼前这货是在可气:“下次

  • 奸臣爹爹倒台后之加班

    林芳逸有点低血糖。因此她经不起饿,一感到饿,她就容易出现眩晕和无力感。她的笑容有些勉强起来,望着窗外浓黑如墨般的天色,听着窗户的玻璃上“噼噼啪啪”的雨点声,林芳逸的心一点点沉了下去——这雨似乎有越下越大的趋势,这般的暴雨天气,她该怎么回家呢?“发言稿写的怎么样了?”,沈冰似乎没有发现她略略发白的脸色

  • 曾小贤的时空之旅第二场雪

    “Jack,William为什么要杀人?”好不容易接通了Jack电话的怀特直白地问出了这个问题。虽然大概可能上辈子这个问题对怀特来说,可能十分容易的就能得出了结论。但是,大概是这辈子的一些小问题,成了怀特对着这样问题的起因,已经不再是那么的理解了。“Whydo?”(为什么这么做?)“No,Becau

  • 庆泽第五章在线阅读

    新书上传,数据很重要!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需要大家的支持!绝对爽文,绝无虐主情节!鲜花2000加一更!评价票300加一更!打赏5人次加一更!评论区50评论数加一更!作者菌全职码字,不出门,不外出,一心码字!只要你们敢投票,作者菌就敢加更!有多少来多少!求收藏!求鲜花!求评价票!求打赏!只要大家数据支持,

  • 带着四次元口袋穿越电影世界在线阅读第五节

    一直以来,温琰总觉得这个食魂兽有问题,她本以为顶多就是一个食魂煞,但是事情远远不止这么简单。没多久就出事了,修士们纷纷逃命地往外面跑接着天女石像也出来了。温琰死死地盯着跑出来的人群,可是所有人都跑出来了依旧不见金凌的踪影,不知他在哪里。这时,一支箭直射穿天女石像的脑门,温琰看过去,金凌已经拉满弓,放

  • 将门王妃之昆仑(2)

    司文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中的他遍体鳞伤,身处海水旋涡之中。口不能言,身体无法自己掌控。很久之后,伴随着海水旋涡退去,他到了一处密室前面。这是他感觉到自己左胸突然一阵剧痛,便醒了过来。抬眼一看,司文愣住了。他眼前竟然真的有一间密室。密室的大门微微漏出了一丝缝隙,里面传来了一阵阵好闻的丹药香气。密室的上

  • 道我相即在线阅读第1章

    凡妮莎很喜欢霍格莫德。一则,她喜欢吃甜食,二则,她在学校总是觉得很无聊。她确实有很多很多的朋友,从刚入学的到快毕业的,从斯莱特林到格兰芬多。这并不妨碍她无聊。友好的人际关系,只能说明她擅长这方面而已。一个聪明的拉文克劳,可以完美的处理好人际关系和自己的体重,凡妮莎把这个奉为人生宗旨。一块巨大的蜂蜜公

  • 燕南归山中岁月

    这顿饭吃的异常安静,谁也没在说一句话,彼此的心里都带着担忧与期望张子初吃完饭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这是他穿越来的第五个年头,他已经熟悉周围的一切,也许他是五个人最小的一个,所以师兄师姐都处处让着他。师傅虽然对他很严肃,但是并没有因为他的资质而放弃他,真随了那句话,亦师亦父!坐起身看着天空的明月

  • 反派三观特别正[穿书]哄哄林小夕

    林小夕和蓝自从昨天打完兔子精之后整天就像打了鸡血一样,精神状态一直都很亢奋,并且一直计划着和蓝再去森林里好好逛一逛。自己已经是“树林”霸主了,所以,无所畏惧,就是这么任性,这么横。如果可以的话,就看看林子里有没有什么果子树之类的,可以吃的,摘点果子回来。林小夕已经连着好几顿都是肉肉肉了,连早饭都是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