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七零真千金五岁半[穿书]在线阅读第七节

2021/5/5 11:15:22 作者:远芳古道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七零真千金五岁半[穿书]
七零真千金五岁半[穿书]
作者:远芳古道来源:晋江文学城
苏沁沁从小生长在乡下,白棉布裙,脚踝纤细伶仃,一双眼睛顾盼生辉。她十二岁时救下从城里来的那位少爷,盛祈傲慢地上了车,让她等着他接她,会给她滔天富贵。然而,人没等来,苏沁沁却被卖到山里,被迫嫁给了老光棍,不出一年,被虐待致死。要嫁给盛祈的反而成了堂姐童芷,死后的苏沁沁才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是《八零娇娇女》中的土著女主,而堂姐童芷是个穿书者,夺走了自己所有气运。重生回到五岁这一年,苏沁沁发誓再也不要救下盛祈。至于被童芷夺走的原属于自己的豪门父母,她也不要了。可这天她从溪边洗完衣服抬起头,村中众人

容漪穿着吊带的睡裙,露出了优美的肩颈,能看见肩膀的形状很好,几乎成一个直角,简直是天生的衣架身材。

手臂很细,却又有着一层薄薄的肌肉,勾勒出好看的线条,似乎蕴含着无穷的力量。

叶语然不知道为什么脸红了,把筷子和辣椒酱递给她:“本来想端上桌再叫你的,你自己加。”

说完就去饮水机前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赶忙喝了好几口,让凉水镇静一下自己的思绪。

平时在家,姐姐也不会这样穿衣服,容漪倒是毫不在意,那裙子短得才刚刚盖过臀部……

叶语然回到桌前,却看容漪往碗里加了好几大勺辣椒酱,把整碗汤都染红了。叶语然忽然想起第一次吃火锅时她也是这样,越辣吃得越欢。

“你不是帝都人吧。”叶语然试探着问。

容漪抬头,嘴唇沾上一点辣椒,被她轻轻舔去:“你怎么知道?”

“你的口味太重了。”叶语然实话实说,“吃得极辣,喝得极甜,不像帝都人。”

容漪点点头:“我是蓉城人。”随即又笑了,“你简直是个小侦探,怪不得成绩好。”

“没有啦。”她夸得叶语然有点不好意思,“我就是……好奇心比较重,很喜欢观察。”

“哦?”容漪扬眉,她像是饿了,这次吃得比往常都多,一碗面被她吃得要见底,“小巷子那次,你不会也是因为好奇心……”

叶语然犹豫了下:“是。”

也不知道容漪是怎么吃这么快的,明明两人都一边吃一边聊天,叶语然这边还没动两口,容漪就吃完了,支着下巴看着叶语然细嚼慢咽。

“你可以喝汤试试。”叶语然看面汤还剩了不少,建议道。

熟料容漪摇头:“太辣了。”

确实,她刚加了太多辣,那汤已完全是红色。

却听容漪又道:“我只喜欢喝甜的。”

叶语然明白了,容漪不是嫌太辣,而是把吃和喝分得很开,每种口味都很固定。

等叶语然吃完后,容漪把脏碗放到洗碗机里。叶语然以前没见过,新奇地摸了摸,阅读着机器上写的说明,大概懂了怎么操作,没一会儿,洗碗机就开始运作。

“走。”饭后消了会儿食,容漪就让叶语然上楼,“教你玩。”

“玩什么?”

容漪扬了扬拳头,叶语然知道这是要去三楼的训练室,心中既好奇又期待,不知道容漪要怎么用那些器械。

容漪让叶语然换上方便点的衣服,一上来就先带着她做了快半个小时的热身,累得小学生险些体力不支。不过这也是必要的,热身不充分容易让肌肉拉伤。

随后,容漪找出一副尺寸略小的拳套,扔给她:“戴上。”

叶语然瞧着这副上面没绣那个白色标识,不由得问道:“这副为什么没绣你的名字?”

容漪反应了一下就知道她在说什么,内心愈发觉得这小孩观察力敏锐,道:“以前别人送的,不是定做的。”

两人并排光脚站在软垫上,面前是一个红色的大沙包。

叶语然一下子就瞄到容漪的脚指甲涂了指甲油,显得整个脚丫白嫩嫩的。

自己在想什么……

面前的沙袋被打响了一下,惊得叶语然回神。

容漪扶住沙袋,挑眉:“学我的动作。”

一个利落的直拳击中沙袋,叶语然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她觉得如果被打中肯定很疼。

小巷子那天她离得远,如今近距离看容漪的动作,精准而丝毫不拖泥带水,怪不得能把那个男生打趴下。

“这个叫直拳。”容漪整个胸膛几乎贴在她的后背上,叶语然立刻感受到了什么,不知道为什么脸颊一阵烧起来,任凭容漪扶住她的双臂,从后方帮她摆成正确的出拳姿势。

“出拳的时候,用肩膀和胯,”容漪拍了拍叶语然的小屁股,“带动你的手臂。试试转胯。”

她帮叶语然稍微转动身体,同时握住叶语然的右手,向前送去,击中沙包。

“用胯带动肩膀再出拳,要让其他地方的肌肉起辅助作用,同时腿也要适度移动。”

容漪松开了叶语然:“现在自己来。”

叶语然深吸一口气,想着容漪刚才的话,用正确的姿势打中了沙袋。

“很好,左手。”

容漪的声音在后方响起,叶语然犹疑着,用左手也以同样的方式出拳。

“右手。”

在容漪的声音中,叶语然一下下地击打沙袋,没过多久就觉得力气用光了。不光是手臂酸疼,全身上下的肌肉都酸得动不了。

“挺好。”容漪似乎对这个“学生”还是挺满意的,“虽然力度不够,但第一次能把动作做标准已经不错了。”

叶语然很没形象地趴在地上,抬眼看容漪把头发束成一个高马尾,训练室里回荡着沙袋的闷响。

练习时的容漪跟平时很不一样。

眼里只有目标物,动作快、准、狠,比刚才教叶语然的直拳复杂了许多,甚至还时不时用上脚。

叶语然见过学校的武道社员切磋,那些人都是高大的壮汉,现在想想,却觉得都不及容漪厉害。

事后两人都去洗了个澡。容漪的动作更快一点,叶语然出来时,她已经在客厅吹头发。

叶语然的小手机忽然响了,她跑过去接了电话,原来是她姐:“喂,姐姐,你落地了?好的,我这边也挺好的。”

她姐好像很累,随口问了几句,确认叶语然一切正常后就挂断了。

叶语然回头看容漪头发明明还没干,却把吹风机关了:“你在找什么?”

容漪变戏法似的从不知道哪里拿出一部手机:“给你。”

“给我?”叶语然吓了一跳,疑惑道,“给我干嘛?”

容漪头发湿答答地垂下,露出整张脸光洁而白净:“板砖机看着不舒服,给你这个。”

叶语然登时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不行,这个太贵了,我不能收。”

她认得,容漪手中的手机是去年的新款,她们班的几个有钱小孩都在用,

容漪想了想,走过来继续吹头发:“你现在的手机太不方便联系。反正我这个也闲置不用,不如你暂时用用,至少,住我家的这段时间内。”

她说的有理有据,叶语然也不知道怎么反驳。如果只是暂时用用的话,倒也还好。

其实她早就想玩智能手机上的游戏了,只是姐姐管得严,平时没机会。

见叶语然不答,容漪知道她答应了:“我吹完头发帮你换手机卡。”

那部手机还是全新的,上面什么也没装,容漪帮小孩下了几个比较火的游戏,叶语然立即爱不释手,坐在沙发上玩,顺便吃着容漪给的草莓果冻。

容漪笑了笑,见她暂时沉浸在游戏里,走到一楼的阳台上接了个电话。

“这么久才接?”

“宁泫微。”容漪对电话里的人很不耐烦,语气冷若冰霜,说话口气也很不好,全无平时的温柔冷静。

“你这什么语气?”

容漪面无表情道:“有话快说,我没空。”

宁泫微被激怒了,冷笑道:“过段时间你就会知道你现在有多蠢。”

容漪想翻个白眼:“滚。”

对面挂断了电话。

宁泫微是她同班同学,从小玩到大,两人的相处方式一直都是这样,表面上总是争吵,其实是非常好的朋友。

容漪没在意这通电话。宁泫微好像想告诉她什么事情,不过被她气得没说。

晚上睡觉的时候,窗外下暴雨了。叶语然一个人躺在被窝里,听着雷声有些害怕,连下床都不太敢,畏畏缩缩地摸过手机,给容漪发了条微信。

是容漪下午帮她注册的账号。

“睡了吗?”

容漪早上睡了一觉,现在当然不困,很快就回复了过来:“没呢。”

叶语然刚要回复,就听到地板上传来一点点响动,吓得她大叫了一声,容漪过了几秒钟就进了她的房间打开灯:“怎么了?”

叶语然总算看清那响动是什么了,害怕地裹紧被子:“虫、虫子!”

容漪也被吓了一跳,只不过还算镇定,看着地板上确实有一只虫子正耀武扬威地爬着,咽了口口水:“别怕。”

她从旁边扯了几张纸巾,显然是打算下手,叶语然用被子捂住眼睛不敢看,就听见窸窸窣窣一阵动静,然后容漪道:“好了。”

叶语然把头露出来,虫子的确消失了,不知道容漪怎么把它弄走的。

“这些房间很久不住人,得彻底清理一下。”容漪道,“今晚你先和我一起睡吧,明天我叫杀虫公司来。”

叶语然闻言挺高兴,她本来就怕打雷,更怕虫子,巴不得有个人陪着。

是夜,两人并排躺在容漪的大床上。叶语然被雷声吵得心慌意乱,偷偷打量着容漪的房间。

书桌上放着书籍和一台电脑,隔得不远是一架钢琴,旁边靠着一把吉他,而后就是衣柜……容漪还会乐器吗?叶语然想着,她真的好厉害啊。

“怎么不睡觉?”容漪忽然翻身过来,见叶语然圆睁着大眼睛,问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武侠:从锦衣卫开始第7章在线阅读

    冬日的暖阳在窗外闲逛,积雪半溶,流水淙淙。申三秀安静地坐在他专用凳子,双手捧着一只大包子,低头乱啃,满地碎屑。那一头,檀香在忙碌,没空顾得上他及满地脏乱。大椒小舍人口不多。厨娘和厨工各一名,长工两人,丫环两名,加上她和申氏母子,统共才九人。姑娘仁慈,体恤众人,逢岁朝前必为各人备好新衣物。众人乐呵呵地

  • 十二星座之异能学院在线阅读岫玉变故

    岫玉国皇宫中萧闫拿着手中的信问自己的儿子萧华说:“这是怎么回事?”萧华不想过多的说:“最近街道的谣传,说大将军劳苦功高,对百姓也是极好,这岫玉国能有今天全是大将军的功劳。而父皇你不懂军事,却还要发动战争;不懂民间疾苦,还要大修宫闱。这岫玉国应该让大将军来做主。”萧闫很是不开心地说:“大将军知道吗?”

  • 绝地求生:神级刚枪王之神秘的箱子(一)

    我放飞了鸽子并向着鸽子的方向前进,路上我看见了许多玩家都在打怪不管是刷出鸡还是鸭还是猪能打的他们都他来当经验没有一个像我这么无聊的接这种任务。“看见没那个傻子不去打怪升级分而去接个信的任务这种任务哪有什么经验。”一个十分强壮的玩家说。“送信的任务是村门口的那个NPC给他山里哥哥送信的任务吗真是傻子去

  • 洪荒:绝世桃花仙芳心暗许

    “宋小姐,让在下来为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三哥古寒宇;哥,这位小姐是宋蓝茹。”只见那个古寒宇对她点点头,礼貌性地对她说:“哦,是宋小姐啊,幸会幸会。”蓝茹马上回礼道:“小女子见过古公子,请两位公子不必客气,可称呼小女子蓝茹。”维森公子笑道说:“好好,想不到小姐如此爽朗,实在难得,那在下以后就称小姐

  • 神级黑科技在线阅读第五章

    模拟第二练习世界看起来似乎和真实的世界一样,白童安兴致勃勃的伸手捏了捏花瓣,从手感来说,和现实世界的花瓣一样样的,他一使劲,还将一片花瓣捏出了艳红色的花汁来。许东余见白童安探索新世界,自己没回答也没有再问,心里不由得松了口气。正想跟他说模拟第二练习世界的调控方法,就被他打断了。白童安是好奇宝宝不错,

  • 听说大神喜欢我墓地里

    ······雪橇街再往南边走,本来就稀疏的灯光不一会就完全消失不见了,只有王宁手上的马灯还亮着。不一会儿,穿过了大概方圆两公里廖无人烟的雪原,王宁便来到了墓园,准确的说,是旧的墓园,在小镇的人们随着旅游业的兴隆富裕起来后,他们在更好的地方新修了更气派的大房子,新开了更舒适的大旅店,甚至连死后的住所也

  • 英雄联盟之瓦洛兰战神之夜光

    阿音没有料到这里竟然也有如此美丽的景色。只是一处小小的天窗,大小不过巴掌,四四方方的,却能看到银白的月光落下,落尽里面,如同璀璨银河一般。“呼”的一声冷风吹来。让阿音这种入迷的神情稍微有些缓和,而后眼前银白的光粒闪烁,一对金色的圆球忽上忽下而来。细看之下,才发现竟然是一只银白的蝙蝠,挥动翅膀,而这一

  • 这个仙尊不正经造化仙草 痛苦洗髓

    在经过了十几根杂草之后,以及艰难咽下之后,敖界终于是饱了。现在敖界的表情可以说是极其的精彩啊,脸上一会变成黄的,一会变成青的。“那么,现在,吃饱喝足了,也该来洗髓了。”“这里有着数不清的天材地宝,但用来洗髓效果最好,但又最温和的,就只有那株造化仙草。”抬头看向了石壁上的那株很平凡的一颗青草。“造化仙

  • 情剑之情缘在线阅读第2节

    “绿窈,你……”张嬷嬷脸色不善,缓缓开口。绿窈身子一抖,脸白如纸,腿软如绵,好悬跪倒在地上。绿窈那幅样子,让人一看就知道有事儿……绿漪几乎立刻就想到了,一定是绿窈私自扣下了国公夫人通知自家小姐去赏花宴的消息不说,不想让自家小姐去公主府。绿漪肺都要气炸了。若是国公夫人误会了,对自家小姐印象不好,可怎么

  • 今天洛厄斯得手了吗[综英美]在线阅读第7节

    羊湖的水纯澈透明,羊湖的山亘古伫立,在这羊湖的山水之间,我找不到高原专属的“神圣”之意,却领悟到了“皈依”一词——神圣是高不可攀,而皈依是我心向之。沿着羊湖的水岸,我和墨儿并肩走着,没了车内的天南地北的谈资,倒是无言流于默契。我想跟墨儿探讨一下“皈依”,又怕叨扰了原有的宁静祥和,于是作罢,继续沿着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