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重生:王妃最强大之第二章

2021/5/5 12:11:15 作者:梅芳 来源:飞卢小说网
重生:王妃最强大
重生:王妃最强大
作者:梅芳来源:飞卢小说网
无数的箭将她钉在了冰冷的城墙上,全身流着鲜红的血,嘴角不知什么时候落下了血‘北星落!我天羽心如果重生,定要将你碎尸万段!永世不得超生!’她的面前,是一位风度翩翩的帅气公子,可是,他的手上,是沾满鲜血的灵气刀‘天羽心,你只是,我登上皇位的踏板。’她嘴角翘起,眼神冰冷,笑得无比诱惑‘若有来世,我天羽心,绝不再犯这种错误。’因为爱他,跟他一起上战场杀敌;因为爱他,她不惜离开强大的天家,去嫁给当时弱死的他;因为爱他,她承受比死还痛苦的洗髓;而他呢?大敌当前,他这个太子,居然杀了她来和敌国和议,那时,她才

夏天的雨其实就是这样说停就停的。

没再多走两步,暗沉的空气便被天光刺破,叠叠的云也被镶上了金边。

唐清之抬头,松开捏着身边人的衣角,把手伸出雨伞探了探。

“诶呀,天已经晴啦!”唐清之轻巧地跳出雨伞,回头看早已经收回目光的余秋竹,“把伞收了吧!”

余秋竹点点头,收了雨伞,又看了一眼对面的唐清之,接着低头拿出手机扒拉了两下,又放回了口袋。

好巧不巧,此时唐清之口袋里的手机也终于活了过来。

【Pluto】一句爱你就够了吗

【不了了之】还不够~我要哥哥抚慰我~

曲院边有个社区,花样不多,两个人随便找了家店吃完饭,便在余秋竹的提议下向市中心进发。

两个劲儿没处使的小青年生生徒步走到了市区的商贸,随便走走聊聊吃吃喝喝又买了张最近场次的电影,出来已经九点多了。

“我听学长说我们学校晚上九点半就关门了。”余秋竹缓慢开口。

“嗯我也听说了。”唐清之点点头,故作迟疑道,“现在回去可能有点迟了诶。”

“对,要不……”余秋竹的话头让唐清之有了某种隐约的预感。

“不过没事,刚刚看电影的时候我已经跟宿管阿姨说过了。”

唐清之的眼神有些过于人畜无害了,以至于折射到余秋竹的瞳孔里,有些炫目的刺痛——“她说会帮我们留门的。”

余秋竹的脸上出现了一瞬间的空白,但很快又恢复了镇定:“你这么快就把宿舍阿姨那边都打通了啊?”

“对。”唐清之笑笑,“她说我长得像她闺女。”

闺女归闺女,现在再走回去还是有些过分了,两个人打了辆车,齐齐窝进出租车的后座。

唐清之有意识地和余秋竹坐得稍微远些——矜持是个好东西,把握好度,效果可以甚至比春|药还猛。

果然,这家伙从上车开始就时不时要往唐清之这边瞥一眼。他盯得有些过分地明目张胆了,以至于唐清之都能感觉到具象化的光线刺在自己脸颊上的触感。

但是唐清之大部分时候只是装作没看见,那边看过来三四回才理一次,对视了就二话不说先笑。

唐清之的眼睛很好看,大部分人都抵挡不住这湖底月牙般的波光流转,这一笑,没什么定力的大概都能在脑海中跟他过完一辈子了。

唐清之也知道自己笑起来好看,所以他从来不吝啬对攻略对象露出笑容。

在自己对他笑了第三回之后,那人一直保持淡漠的眸子终于弯了弯。

这是唐清之第一次看到他露出笑容,本身余秋竹五官线条就偏向柔和,再加上方才那抹笑意,竟给人带来一种冬去春来的温暖感。

虽然转瞬即逝,但是唐清之还是感觉到,随着他眉眼弯出好看的弧度,一股细细的电流擦着自己的心尖逃逸过去。

愣了几秒后才有些后知后觉——什么情况?刚刚不是自己在撩他吗?怎么差点被反撩了?!

颜控是原罪,唐清之自觉罄竹难书。

“你笑起来很好看诶,不要一直寡着脸嘛,这样不好找对象的。”缓过神来的唐清之又立刻找到了营业状态——他从不吝惜对别人的夸奖,还顺水推舟试探了一波对方的情感状态。

“我不找对象。”余秋竹耸肩,“谈恋爱太麻烦了,我是独身主义。”

唐清之愣了愣,没多想。这时,余秋竹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是一个唱着粤语的男声:“情人汗里,爱可回味,痛可回味,也实太细腻。”

一直保持彬彬有礼的余秋竹,看到来电显示之后少见的露出了厌烦的表情,拿着手机盯着屏幕半天没接,于是就任由手机铃声响着。

“求尽快,用力爱抚,浮现马索克的玫瑰花瓣……”

第二句响起来的时候,唐清之就已经悄悄打开了听歌识曲,余秋竹接听前刚好识别出结果。

梁翘柏的《情迷索多玛》,唐清之盯着“索多玛”三个字放空——他强大的知识储备量绝对不会让他错过某部经典影片的。

所以,这人应该是gay了吧?应该是了应该是了。

“你就当没我这个儿子不行吗。”没给对方留讲话的间隙,余秋竹火速道,“挂了。”

挂了电话的余秋竹虽然表情没有多大变化,但整个人都被一种具象化的低气压给笼罩。唐清之看着他的脸思量了半晌,接着小心地碰了碰他的胳膊,又很快收回了手。

这回余秋竹倒是反应挺快的,扭过头去刚好对上了唐清之的眸子——那人眼神忽闪、欲言又止,但是表情却完满地诠释了关心和心疼,应当是想问什么却又怕触犯隐私、但是不问什么有真的有些担心自己的情绪。

余秋竹愣了愣,几不可闻地清了清嗓子,反过来安慰道:“没事儿的。”

唐清之还是满面担忧,但是表情已经放松下来:“你要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随时都可以跟我说的。”

余秋竹的喉结上下滚了滚,没多说什么,只是点点头。

走到宿舍门口时,唐清之敲开宿管阿姨的窗,靠着刚刷的熟脸和“闺女气场”,成功撬开了宿管阿姨监守的大门。

本想着一块回去,余秋竹却扬了扬下巴:“你回去吧,我今晚有点事。”

唐清之有些惊讶地睁了睁眼,接着点头:“好,你注意安全呀。”

余秋竹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明天下午就要开始正式军训了,现在混迹在校园内的都是大一新生,虽然锁了大门,但是不妨碍楼内一片灯火通明,锅碗瓢盆乒乒乓乓,热闹非凡。

唐清之穿越过一片战场般的搬家现场,面无表情地与两个冲向澡堂的裸男擦肩而过,终于是回到了203宿舍。

“诶呀宝贝,我真不是故意的~”刚一推开门,就看到一个男生背朝着门口讲电话,“下次再也不敢了~”

听筒声音开得很大,唐清之站在门口就听到里面有隐隐约约的女声,听不清内容,但从他满面幸福的表情来看,应该是在和女朋友调情。

那人听到推门声,便也转过头来——是个长得很清爽的大男孩,一米八朝上的高个儿却长了张娃娃脸。

唐清之朝他挥了挥手,那人便也咧着还没收去甜蜜的嘴角,朝唐清之很明朗地笑了笑。

“宝贝儿我新室友来了,我跟他们打个招呼哈。”那人念念不舍地挂断了电话,接着看了看站在门口的两个人。

“你好啊,我叫周泉!”男生很热情地开口。

“我叫唐清之。”唐清之礼节性地弯弯嘴角,却没有了下午见余秋竹的那份暧昧和忸怩。

“快去洗澡吧,阿姨说晚上十点半以后就停热水了。”周泉一边说一边又举起手机,“我继续跟女朋友唠啦!”

男生宿舍楼不是独浴独卫,是一层楼一间的集体大澡堂,这是他们北方的特色,但并不是每个土生土长的北方人都能接受。比如某位不愿意君子坦蛋蛋的唐同学。

几乎没有在这种公共浴室洗过澡的唐清之,洗完只觉得气儿都快缕不顺了,慌里慌张回寝室时,整个楼层已经统一熄了灯。

一片漆黑里,只有周泉戴着耳机跟他女朋友卿卿我我,唐清之摸着黑找到了自己的手机,一边擦头发一边看新发来的消息。

【您有15条好友申请】

【陌生人-念之】宝贝我错了,不要拉黑我!!

【陌生人-爱之之一万年】宝贝!!原谅我吧!!!

【陌生人-之之的贴身保镖】之之宝贝你快看看我吧求你啦!!!

……

唐清之看着一串不同的账号,一贯温和带着笑意的眸子终于露出一抹冷淡,却也不厌其烦地一个一个点着驳回,到最后一条时添加了一个拒接理由。

【不了了之】这么多手机号,你是搞传销的吗?

【陌生人-之之看看我!】宝贝你终于回我了呜呜呜!!!

【不了了之】宝你大三爷的贝,请问您是胡夫金字塔成精吗?全世界都是你宝贝。

【陌生人-之之看看我!】我只有你一个宝贝!!再给我个机会可以吗?我真不知道我哪里做错了!!!

【不了了之】不知道哪里错了还好意思来加我?犊子滚得都比你快。

骂爽了,唐清之熟练地滑动屏幕,把这位“陌生人”跟前九九八十一位伤心人一起塞进了黑名单。

稍微要说有点冤的,大概就是那人的确没做错什么,只不过唐清之没新鲜感了,冲动就变成了腻烦。

清理完门户,唐清之插着耳机开始听歌,《情迷索多玛》化成电流在他的大脑皮层掠过,翻评论区的时候才知道,这首歌还有一个重新编曲填词的版本,叫《一夜销魂》,是陈奕迅唱的,从歌词到意境都已经完全是另一个故事。

“反正所有的陌生,都在渴望一盏灯,关上门,只有我们。”

越听越喜欢,唐清之单曲循环了快五遍时,突然玩味的心思就上来了。

“就算到明天你会统统不承认,至少现在你叫我很虔诚,难道所有的爱恨,都在等待一个人,关上门,只有我们……”

唐清之截下了这一段,当作来电铃声——改完铃声之后,唐清之恨不得立马到余秋竹面前接个电话,看看那人到底会是什么反应。

刚要再翻翻余秋竹的朋友圈,又来了消息,这回不是什么舔狗前男友了,而是自己在圈里的小迷弟,是个纯零。

【重金求一】之哥,你把天哥甩啦?

“天哥”就是刚刚那个舔狗,唐清之挑挑眉。

【不了了之】早八百年前就甩了,有想法你可以上了。

【重金求一】诶呀,我不是这个意思啦!天哥现在好伤心哦,有点怕他出事。

【不了了之】那你快去安慰啊,我怎么教你的,大好机会还不下手,愣着干嘛?

【重金求一】我安慰他啦!他不理我,正发朋友圈儿伤感呢!

唐清之低估了对面上赶着接盘的速度,倒也无妨,他们玩的都是自己不要的,只要不动自己的蛋糕,大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那边还在源源不断发来消息,唐清之早已经不搭理反复弹出的窗口——唐清之聊天很任性,不想理了就会突然断线,也不管话题进行到哪一步,说不聊了就一句都不会回。

继续《一夜销魂》的唐清之被Pluto发的一条动态勾走了注意力。

这是一小段短视频,尽管背景装潢尽可能脱离了低级趣味,但是也丝毫不妨碍满屏幕都是浓浓的“未成年禁止入内”的气息。

刚一点开,狂放的电子乐就把放唐清之脑子里销的魂给冲得魂飞魄散,镜头里奇装异服的男男女女晃出了虚影,但是Pluto持着的镜头却毫不受干扰地进行着平稳拍摄。

印象中这个Pluto就是经常去各种吧各种厅的时尚弄潮儿,倒也符合他在唐清之心中一以贯之的渣浪形象。

渣男小唐摸摸下巴——可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手机里“重金求一”的消息还在不断刷着屏幕,唐清之打算断网睡觉了,结果下一秒,对方居然打来了电话。

周泉已经睡觉了,唐清之趁《一夜销魂》还没销起来,赶紧接了电话。

“干嘛?我室友已经睡了。”唐清之压低着声音,语气里显而易见的是不耐烦。

“你看朋友圈没??天哥要跳楼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娱乐:从龙套到神级演员在线阅读第一节

    北方无名小山村九月份天气清冷,今天天地一片灰蒙蒙飘起了小雨,纷纷扬扬。在小村子靠东有一家大门一开出来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背着书包走了出来,向家里的后面跑去,在房后左右看了看没人,之后他的腰间出现了一柄剑。剑有五尺多长,一柄阴阳剑鞘,古朴剑柄,悬于腰间。背上的是一柄古朴梧桐剑鞘剑柄青色被在身后。看样子

  • 气道天尊在线阅读情绪

    作为要被审判的存在,炭治郎一身伤甚至还没被医治,手脚被绑凄惨地扔在地上,隐的队员守在他旁边。我打着主公为我特制的伞过来的时候,大部分柱已经到了,日头越发热烈,总有种下一秒自己就会烧成灰烬的感觉。在那个绝对会笑着掀翻我伞的不死川实弥来之前,我赶紧闪身进了屋檐下,远离了太阳。“喂,快醒醒。”哪怕过了半年

  • 时间神探在线阅读第四节

    李莫愁突然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在她心里‘玉女心经’太过重要了,在叶鸿答应将其交给她来换取杨过等人的性命非但没有赔本反而赚了许多,‘玉女心经’的价值远在杨过等人的生命之上。这时,叶鸿对小龙女说道:“反正李师姐与你师出同门也不是外人,就将‘玉女心经’交给李师姐吧,也好了断你与李师姐间的矛盾。同时,也就

  • 剑噬苍穹之秘密除掉神隐?

    夜深人静,十几个梅洛家园的高层天使聚集在会议室里。“砰!”天使若宁愤怒地拍着桌子说道:“凯莎大人,我们应该将那个无礼的神隐逐出梅洛家园,否则他迟早是个祸患!到时候必遭其反噬!”凯莎坐在主位上,一声不吭,似乎在思考什么。鹤熙看向若宁的眼神有些不善,但看到凯莎在旁边,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摸了摸鼻子,也保持

  • [黑篮]男主是大队长在线阅读第六节

    安大导演和安小导演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放下手里的东西,抬头看过去。一个穿着鹅黄色格子长裙的小姑娘俏生生站在他们面前,扎着丸子头,看起来青春十足。脸上画着淡妆,一双大眼睛有些局促不安,脸上却带着诚恳的笑意,梨涡若隐若现,笑起来很甜。当从相貌来说,十分贴近女三这个角色。安大导演给了安小导演一个眼色,安小

  • 世子家养臣之进入游戏!

    “先生,您现在成功成为了一位琴师,接下来是属性点分配,每个人的初始共有25点属性,其中20点平均分配到体力,精神,力量,智力上,其余5点自由分配,其中力量影响物理攻击,1力量=2点物理攻击;智力影响魔法攻击,1智力=2点魔法攻击;体力影响生命与物理防御,1体力=10点生命与1点物理防御;精神影响魔力

  • 凤动九天之上神请留步第4章在线阅读

    天使彦离开后,北辰忽然自言自语的问道:“混沌,这个世界的大时代序幕也要拉开了,你觉得我们应该要做些什么准备?”“首先!你可以通过神识和我交流,其次我觉得你应该多和外面沟通,毕竟老是宅在家里不好。”混沌的声音非常的清脆,其声音就像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的声音,但是说话的语气却是老气秋横。北辰:“……”“这

  • 大秦之少年至尊在线阅读第八章

    戴雨浩连忙从高处跳了下来,笑眯眯道:“呐呐,打完了?打完了那就去吃饭吧!”小舞连连点头:“好啊好啊!小舞姐要吃胡萝卜!”戴雨浩一个踉跄:“小舞姐,胡萝卜不好吃。”小舞皱了皱鼻子:“要你管!”戴雨浩走到门口,回头看向还站在原地的唐三:“三儿,还不走?”唐三回神:“就来。”提步跟上。于是一群人跟在小舞戴

  • 从GTA5开始超神在线阅读第五节

    第五章凤凰诗会(三)主仆五人很快来到了凤凰园,五人下车后,萍儿告诉车夫在门口西侧的茶馆等小姐和姑爷回来,五人下车后在向导萍儿的带领下向第一个目的地出发,随着目的地的临近,人逐渐增多,街头小摊商铺也随之增加,永结同心锁、南海金身送子坐莲观音菩萨佛像、开光红玛瑙及六字真言手链等叫卖声此起彼伏,只见林昊东

  • 大剑师之射天狼第二章在线阅读

    严厉目光如炬,瞅准时机,突然腾空一跃,伸手挡住了苏安落即将投出去的一个三分球。身体微一侧身,球就像长了眼睛,刚还在半空做停顿状态的篮球转而又依附在了苏安落手上。脚下一个突破,冲出严厉的包围圈,苏安落侧头轻微瞥了他一眼,快速计算好能甩开对方防守队员的距离和速度,运筹帷幄地运了一下球。加速,跳跃,投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