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太古求道之章不好的预感(5)

2021/5/5 11:11:05 作者:善良屠夫 来源:纵横中文网
太古求道
太古求道
作者:善良屠夫来源:纵横中文网
本书已修改,未来会陆续重新更新欢迎加入太古求道,群号码:112594242

第五章 不好的预感

苏小美犹豫再三还是将门打开了,门外站着一个男人,苏小美见后顿时紧张了起来。

“他不在家?”男人问道。

苏小美咬着嘴唇摇了摇头,男人随后走了进来,苏小美冲外面张望了两眼,见到没人后将门关了起来。

男人一把抓住了苏小美的手,苏小美的身体为之一震。

“小美,你应该又碰到困难了吧。”

“没……没有……”

苏小美明显心口不一。

“答应我吧。”男人道。

“不,不行……”

男人一脸的关心之色,用手轻抚了一下苏小美的脸,“咱们到那边坐下说吧。”

屋里面只有两个板凳和一张床是可以坐下的地方,男人拉着苏小美冲床那里走了过去……

张学林足足干到了九点,老板除了按照规定每个小时给他十五块钱之外还管了他一顿饭,虽然累的汗流浃背但心里面却是高兴,这是第一次靠自己双手赚来的钱,以前的生活都是衣食无忧的。

时间不早了也该回去了,不过令张学林有些纳闷的是,自己都这么晚没回去了,苏小美居然连个电话都没打过来,难道她真的是一点都不关心自己么。

带着疑惑准备回家,此时手里面已经有七十多块钱了,此时已经没有了公交车,打车回去又太贵,张学林打算步行回去。

不过这个时候手机却是突然响了,来电是一个陌生号码,张学林本不打算接的,但没想到挂断了之后居然又打了过来,不过张学林仍旧没有接听,如此反复了好几回无奈之下只能按下了接听键。

“喂……”

“终于打通了,张先生,您的电话真的不容易打通啊。”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道女人的声音,张学林觉得有些耳熟,但又想不起来是谁。

“你是谁?”张学林问道。

“我是势竹投资有限公司的,咱们下午才见过面的。”

这么一说张学林立刻想了起来,是下午给自己面试的那个胖女人,由于自己去的不是时候,胖女人很不待见自己。

“有什么事么?”

张学林不知道她突然给自己打电话干什么,难道下午的时候还没数落够,晚上又想再挤兑自己一遍么。

“张先生,您通过我们公司的面试了,明天就可以过来上班。”

“你不是在耍我吧,你不是嫌我没有工作经验么。”

“当然不是,明天去人事部门报道填好入职手续就可以上班了,明天一定要来啊,记住一定要来,就这样了。”

胖女人说完便挂断了电话,张学林则是有些懵逼,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是不是那个胖女人在耍自己。

不过怎么样自己明天都得过去看一看,万一要是真的那可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势竹公司虽然不是国企,但也是一家实力很强的公司,能够去那里上班也不错。

刚才赚了五十块钱心情就不错,而现在又给了自己一个大大的惊喜,张学林忽然感觉看到了一丝希望,这一天真是大起大落。

为了省下打车钱,张学林步行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回到那片破旧的小区里面,此时的张学林已经筋疲力尽,坐在花坛上略休息了片刻后才奔楼上走去。

此时都已经快要半夜了,苏小美仍旧没有给张学林打电话询问情况,张学林心中不免想着“难道她真对自己失望透顶了么”,这么晚了没回去连问都不问一声。

不过从苏小美的表现来看,心里面还是关心自己的,但现在又是怎么一回事呢?心里面胡乱的想着很快就到了门口。

张学林掏出钥匙将门打开,此时屋里面一片漆黑,看来苏小美已经休息了。

在墙上摸索了一阵将灯打开,刚要准备进卧室这时候却是发现地上有一个烟头,张学林弯腰捡了起来,脸上顿时浮现了一丝凝重。

记得自己走的时候屋里面很干净,而苏小美不可能抽烟,唯一的可能就是有其它男人来过,再细想下去的话,能够在屋里面抽烟的男人那肯定不是陌生人,一定是跟苏小美很熟的。

“会是谁呢?”

张学林眉头皱了起来,自己这么晚回家也不找自己,又跟别的男人在一块,不得不往某些方面想。

“怎么可能!”

很快张学林便打消了这种念头,日子都过成了这个样子,苏小美都没有离自己而去,自己怎么能够那样想呢。

“小美,睡了么?”

张学林冲里面轻轻地喊了一声,良久之后传来了苏小美的声音。

“还没。”

张学林进了卧室,此时的苏小美坐在床上抱着膝盖,头发也是松散着,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不开灯?”张学林问道。

“没什么,你去干什么了?”

苏小美脸上写满了心事并没有去看张学林,谁都能看的出来她肯定有事,张学林刚要准备说些什么,这时候忽然见到床上有一盒烟和一个打火机。

原本已经打消的疑心再次重燃了起来,床上放着一盒烟还有打火机,不用想都知道那个男人肯定在床上呆过。

一个男人跟自己的老婆能够在床上能干什么?即便是不愿意往那方面想都不行。

而此时的苏小美根本没看张学林,只是目光有些呆滞的看着某处,脑袋里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张学林将床上的那盒烟还有打火机捡了起来,即便是事实摆在眼前也得问一问苏小美才行,万一要是一个误会呢。

不过刚要准备开口,这个时候苏小美却是先说了话,“咱们还是离婚吧,这样过着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连日子都过不下去还谈什么生活。”

贫贱夫妻百事哀,其实苏小美的要求并不高,只希望日子能够过的下去,然而就连这么简单的要求张学林都满足不了。

“家里面是不是来过人?”张学林问道。

“对,是来过,专门来找我的。”苏小美直言不讳。

如此毫不避讳的说出来,看来自己跟苏小美的关系也是走到了尽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群雄逐鹿五百年第二章在线阅读

    杨媛这刚一回到家中,还没来得及换鞋子,就听见她那个婆婆张口就质问她:“你这是去国外买饭了,不看看你去了几个小时,庸庸和我在家里就差点饿死了。”“您这是什么话,我大着肚子,给你们买饭,这没有功劳也得有苦劳吧?”总归是要撕破脸皮的,在这两人面前她根本不想委屈自己,只是她自认自己是个修养好的新时代女性,这

  • 驭魔小子第七章

    由于小话本上涉及人气新星——轩辕大大,所以小话本在百姓们当中迅速红火起来╮(╯▽╰)╭很快,书中的另一个主角也知道了这件事。。轩辕傲天本来是不会关注这件事的,奈何,作为高贵冷艳的魔教教主,再怎么不食人间烟火,也抵不住有个爱八卦属下啊!o(╯□╰)o更何况,他这儿有一群呢!轩辕觉得,作为一个魔教,不应

  • 无声的历史8月1日

    8月1日“小子,我想用电话微波炉。”午饭的时候,lancer突然提出了这样的要求。意外的,前一天还对滥用时间机器意见颇大的archer没有出言阻止,连惯常只要lancer发言必有的冷嘲热讽也欠奉,旁若无人闷头吃自己的。“没想到在这里打工还顺利找到了住的地方,教会的神父虽然人有点怪总归还是神父嘛,也能

  • 你是不是暗恋我[娱乐圈]第八章在线阅读

    北地边军将军府当中,早已是血流成河,二堂之中,一蒙面黑衣人扶着门框,将手中钢刀细细擦拭了一番,随后环顾四周,高声道:“不必逃了,你逃不掉的。”那躲在二堂屋后的姑娘听到这话,不由得屏住呼吸,生怕让蒙面人发现。那蒙面人却摇了摇头:“何必挣扎?”话音未落,那蒙面人便飞身越过二堂屋顶,落在了小女孩面前。“丫

  • 此生爱你,我无悔之第十章

    清晨。张暖坐在镜子前看着里面那张苍白的脸孔,以及眼圈下面浮现出一片胧胧青色,目中现出些犹疑不决。她的脸色比昨天还要难看。她想扑点粉打上腮红来遮掩一下,可是这样的话,好像显得她太刻意了些。宋尧的初衷,只是想画抑郁症病人而已。这么想着,张暖便收起了镜子,顶着一张素脸准备出去吃早餐。但在出门前,她忽地顿住

  • 网游之天下归一在线阅读第七节

    “这就是赵国的待客之道吗?如果此事宣扬出去,恐怕会被天下人笑掉大牙的吧?”刘天彻大声嚷道。本来赵国想给秦国的使者一个下马威,让他们知道这里是赵国不能放肆,但是没曾想,使者里面竟然卧虎藏龙,韩千叶的出现搅乱了赵国的计谋,但是却涨了秦人的威风。这一秀,韩千叶的名头会为天下人所知的。“吱嘎!”邯郸城的吊桥

  • 【猎人】错想之洛晗、能力契机

    第二天一早,双羽就和往常一样五点半准时起床,把洛晗收进储存空间,随便找了一条干净的小溪,随意洗漱一番后,就来到那个始祖灵兽说的训练场合。“这是早餐,你就暂且训练体能,每隔十分钟,你便围着这个训练场跑十圈,第一轮跑不惯,那你就可以走人了。”始祖灵兽站在一片绿色草地的训练场,旁边有几个悬浮的盘子,里面是

  • 谁把我宠成了这个样子[末世]第3章在线阅读

    玉清境前,整整齐齐站了一排的师兄弟。师尊观天象有感,闭关已有百载,今日是师尊出关的日子,青歌也好好的把头发梳起,幻化出人腿老老实实站着。要说这三百年为徒生涯,青歌最怕的,就是元始天尊,在别的师兄面前,都可以装傻卖乖,师兄们也都当青歌是个孩子不与她计较,可只要站在元始面前,青歌就像只没了毛的鹌鹑,连挪

  • ◇甜蜜:窝在你心里的蛀虫◆在线阅读开启一级商城

    李洪博还好奇这娘们不是要走么,怎么突然站着不动,原来是因为自己的歌曲。这时他才想起刚刚自己上传了这首歌,现在应该还是比较火的。于是打开抽奖界面一看,赫~居然已经有八十多万的人气值……短短这么一会时间就能够如此高的人气,说明这首歌果然在抖音上面是非常的火,现在他只用等着人气值的增长就好。这可是一个非常

  • 住在我隔壁的暴君在线阅读第七节

    副台长从台长办公室出来的前后变化,明眼人还是能看到的。虽然说情绪也不是很好,但是比之前进去的时候好多了。小亚装作过来拿节目表,实则将副台长的进进出出都看在眼里,回去就告诉了尤果果。尤果果心里一沉,面上虽然没什么反应,但是心里的滋味却是不好受。想来也知道,向来和台长关系不怎么合的副台长这几天怎么频繁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