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重生之二次元革命连环毒计

2021/4/8 16:08:53 作者:我本宅 来源:17K小说网
重生之二次元革命
重生之二次元革命
作者:我本宅来源:17K小说网
任飞:“我从来不生产二次元,但是我却能制造生产二次元的人。”任飞的学生遍布各个二次元行业,动漫,游戏,电影,小说的大神都是任飞的学生。这只是一个宅男重生平行世界,使用外挂掀起一股二次元革命的故事。

时光匆匆,转眼间已过去一月有余,在这一个月里凌怀安每日都待在凌府中或是读书或是打理一些府内琐事,自从凌烨与凌风合军一处后,前线连连传来捷报,这使得凌怀安日子过得平静而安稳。

这天,她正在惟静苑的餐厅用着午膳,就见一个管家匆匆前来

孙佳将管家带到凌怀安跟前,他屈身行礼,面容急切。

凌怀安看了一眼管家,不知他到底想要说什么,她轻声道:“韩管家,你这样匆匆而来,到底有什么事?”

管家低下头,语气急切地道:“大小姐,今日凌舜公子出门回来后带了个身受重伤,长相清丽的少年。”

他用词十分隐晦微妙,清丽一般用来形容女子容貌,而他却用来形容一个男子,其中的含义凌怀安心里明白,他的意思是凌舜带回来的男子有可能是个“男宠”。

前朝之前,“狎昵娈童”仅为君王贵族的特殊癖好,但到了前朝,此风渐渐普及于士大夫及社会民众之间,并且多有歌咏之词。“斜街曲巷趋香车,隐约雏伶貌似花。应怕路人争看杀,垂帘一幅子儿纱。”就是前朝用来吟咏男宠之诗。

直到现在,楚西朝民风开放,官吏富商蓄养男宠成风,这些人专门买来眉清目秀的小男孩供主人赏玩,称“男风”,上至皇帝亲王下至达官显贵都会养些男宠娈童以自娱,甚至有些人喜欢以蓄养男宠的数量来炫耀自己的财富与权势,可这并不代表他们就有断袖之癖,只是当做消遣娱乐,所以这个扭曲的嗜好一直发展到现在尚无人出来阻止。

凌怀安微微蹙眉,凌家男子个个都是顶天立地,纵横沙场,心高气傲之人,对那些男宠享乐之风向来不屑一顾,就算凌舜再怎样纨绔无知,也不敢当众带回一个“男宠”,而且还是一个身受重伤的人,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原因。

凌怀安起身看着管家,狭长的眼睛华丽尊贵,黑白分明的瞳仁里蓄藏着无限深沉,当她严厉冰冷起来时,没有人敢与她对视。

凌怀安冷冷地问道“他现在在那?”她心里虽是对凌舜无感,可这件事实在奇怪,她一定要将来龙去脉弄个明白。

管家被凌怀安周身散发的迫人气势镇住了,呆站在那里,片刻才反应过来,急忙答道:“舜公子将那个人带到了他的院子里。”

他在凌府待了三十余载,见过的高官贵人也算不计其数,可今日怎么会被一个十来岁小丫头的气势镇住,而那样尊贵迫人的气势就是连凌怀安的父亲凌烨也没有。

凌怀安悠悠起身快步向凌舜的院子走去,才走两步,又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停下脚步,转头对跟在身后的孙佳说道:“将姬康带来。”

自从凌怀安把姬康带回凌府后,就一直没有理会过他,也没有吩咐他做过什么事,只是让他与凌府寻常下人住在一起。

凌怀安刚踏进凌舜的院子就听见一声怒斥:“你们是什么庸医,居然连着么点小伤都治不好吗?”

凌怀安蹙眉快步走入内厅。

只见内厅中凌舜的床榻上放着一个年约十七长相俊秀的男子,他心口处正中一箭,面色惨白,奄奄一息地躺着,一副快要断气的模样。

厅内还站着许多医者大夫。

凌舜来回走动,可爱的娃娃脸上印满了焦急,就仿佛躺在那里的人是他一般。

见凌怀安到来他疑惑地道:“姐姐,你,你怎会来?”

凌怀安将所有外人都遣走后快步走到床榻边,指着那个少年,声色俱厉地问道:“他是谁?”

凌舜被凌怀安汹汹气势吓了一跳,生怕凌怀安会对那人不利,连忙走到床前将凌怀安与那人隔开,颤声说道:“他是我的同窗好友,今日也是为救我才受伤的,姐姐,求求你,让我救活他,到时候你要怎样惩罚我都好。”他一边说一边冲着凌怀安跪下,痛哭流涕。

凌怀安见不得他这副模样,将他扶了起来,又将身上的手帕递给他,冷冷说道:“他为救你才受伤?怎么回事?”

“今日我与他约好外出游玩,刚走到郊外,不知从哪里飞来一支箭,本来是对着我的,结果他将我推开,就......就射向他了。”

他声音颤抖,声泪俱下,痛苦万分,任何人听到这些,再见到他这副可怜的模样都会心软三分。

可她凌怀安是谁,她只是在脑中冷静的分析着这一切,她总觉得这件事太过蹊跷,可又说不上到底是哪里不对。

这时,孙佳已将姬康带了进来。

姬康向着凌怀安恭敬地行了个礼,凌怀安淡淡问道:“姬康,你看看他可还有救?”

姬康走向榻前,凌舜却是用怀疑的目光盯着姬康,姬康检查摆弄了一下奄奄一息的少年,之后眼神颇有深意地对着凌怀安道:“他还有救。”

凌怀安瞬间了然姬康的意思,她忽然眼神冰冷地盯着榻上的少年,那眼神使凌舜忘记了哭泣,硬生生打了个寒战。

过了一会她才面无表情,冷酷地道:“姬康,将他带走。”

“是,大小姐。”姬康应声答道,正准备将那人带走,凌舜却拦住了他,看着凌怀安惊恐地问道:“姐姐,你......你这是干什么?”

“我还能干什么,当然是让姬康救活他了,怎么你连我都信不过吗?”凌怀安看着凌舜语气异常温和的说道,那种温和里面却是隐藏着不为人知的冰冷。

凌舜低下头去,不敢再说一句话,移开步子,任由姬康将人带走。

他心里对凌怀安恐惧到了极点,这个姐姐心思奇异,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些什么,而她更是容不得别人半点的悖逆,他能感觉今日他已经惹怒了她,所以他不敢再一次违逆凌怀安的意思。

回到惟静苑中,凌怀安特意将姬康叫了过来。

她盯着姬康邪魅如女子的面容低声问道:“你可看出了什么不妥?”

姬康答道:“大小姐,那人可能是大商之人。”

“大商之人?”凌怀安垂眸思考,面容突然变得宁静而柔和,那样的柔和是姬康从未见过的,他一时看得呆住了。

“你怎会知他是大商之人?”凌怀安又开口问道

姬康迅速低下头垂眸掩盖住那复杂的神情:“他的脚上纹着大商皇族特有的族徽,只是这个族徽经过隐藏修饰普通人是看不见的,而我是巫族传人,所以我自然看得见。”

要真是这样的话,那接下来一定还会有后戏。只是不知道究竟是谁设计的这样阴毒的法子,这是要将凌氏一网打尽,斩草除根啊!

“大小姐,是不是先将这个人处理了?”姬康小心翼翼地问道。

这人若是被发现,凌氏一族定会以叛国通敌的罪名被诛灭九族,所以姬康不得不小心翼翼处理此事。

凌怀安却是冷冷一笑,眸中厉光乍现:“你过来,照我说的去做......”她对着姬康低语了几句。

说完,姬康有些惊愕的看着凌怀安,这样的毒计凌怀安不上当已是很难得了,可没想到她居然还有应对之法。他对她的行事手段更是多了几分钦佩。这样的心机与谋略,丝毫不输于他一个男子,他姬康此生能够得以效忠这样一个女子,已是无憾!

果然不出凌怀安所料,几日后,一个身形高大的中年男子带着一群士兵横冲直撞闯入了凌府中。

惟静苑中凌怀安听见外面的嘈杂之声,冷冷一笑,眸中笑意幽深,猎物终于上钩了吗?

外面钱管家带着凌府的侍卫快步走上前去拦住了那些人:“你们这是要干什么!这可是镇国大将军的凌府,岂容得你们撒野!还不快滚出去!”

那领头的军官不以为意的道:“把他给我绑起来!”

说完就有两名士兵将钱管家五花大绑的捆了起来,凌府的侍卫见情况不妙正想要拔出佩剑,就听见那军官大声地道:“凌府涉嫌窝藏大商奸细,来人给我搜!”

外面乱成一片,而惟静苑里凌怀安却依旧面色平静地饮着茶。

孙佳不由担忧的皱眉道:“小姐不用出去看看吗?”

凌怀安又浅饮了一口茶,等到将茶盏中的茶水饮尽后,她才缓缓起身:“走,随我去看看。”

就在这时,外面的军官呼喝道:“给我仔仔细细地搜!”

“放肆!都给我住手!”凌怀安面色冰冷地看着那些人,周身散发着冰冷刺骨的寒气。

那些原本想要搜查的士兵一下子怔住了,而那个军官却冷冷地道:“凌小姐,有人检举凌府窝藏大商奸细,我们也是奉旨搜查,还请凌小姐不要妨碍我们!”

“哦~奉旨搜查?圣旨呢?”凌怀安挑眉问道,美目中似笑非笑。

军官没想到这个十四岁的闺阁少女竟会如此凶悍,他不甘示弱地道“这是陛下口谕。”

“满口胡言!”凌怀安怒斥道,全身散发着不符合年龄的强悍气势:“陛下一直昏迷不醒哪里来的口谕?!莫不是你假传圣旨妄图陷害忠良?你说!是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说着她拔出旁边侍卫的佩剑,上前几步,架在军官的脖子上。

众人都深吸了口气,谁也想不到凌府的大小姐居然如此霸道强悍。

凌怀安却不以为意,她要是再不强悍,这些人只会以为凌府是任何人想搜都可以搜的,那样的话凌府威严何在?不过更重要的原因是她要逼出幕后之人。

凌怀安的疾言厉色使得原本气焰嚣张的军官一下子不知所措,他后退一步躲开凌怀安手中的剑,声音也低了下来:“凌小姐,您这是何必呢?要是凌府真没有窝藏奸细,那等我们搜完自然能还凌府清白。”

“废话少说!没有圣旨你们休想搜查凌府!”

“圣旨到!”就在这时,一个身着官袍的男子缓缓走来,手上还捧着一卷明黄色的圣旨。

凌怀安一看,这人正是杜辛的父亲,也是杜皇后的哥哥,兵部侍郎杜泉。

没有人看见凌怀安唇角泛起幽幽冷笑,想要害凌府也要看看你们有没有这本事。

杜泉朗声宣读了圣旨,凌怀安面色微变,放下佩剑,后又微微一笑,眸中亮光闪烁:“既然是太子殿下的旨意,那你们进去搜吧,可若是什么也没有搜出来呢?”

“那我就向凌大小姐赔罪”杜泉信誓旦旦地说道

就在凌怀安打算放他们进去搜查时,却突然听见一个人笑道:“这里是发生什么事了吗?怎么如此热闹。”

那声音慵懒而带有磁性,宛如玉石之声,清脆,悦耳。

众人闻声望去,却都呆住了。

只见一个年轻公子,身着一件石青色滚边锦袍,腰束八宝玉带,头戴金冠,俊美如玉的脸上带着一抹慵懒的笑,浓密的眉毛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晶莹剔透的琥珀色眸子,不含任何杂质,却又深不见底。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五官如雕刻般俊美异常。身材挺拔修长,玉树临风。他就那样悠闲地走进来,一举一动都有着说不出的优雅贵气,给人一种雍容清华的感觉。这个少年正是楚西当朝太子——柴丰瑞。

柴丰瑞左右打量着众人,当看见杜泉时,狭长的凤眼中闪着幽幽冷芒:“你不是去抓奸细了吗?怎么会出现在镇国大将军的府邸?”

杜泉看了柴丰瑞一眼,立刻讪笑道:“太子殿下,有人说奸细就藏在凌府属下才带人来搜查的。”

柴丰瑞唇角轻轻上挑,在那俊美的脸庞上勾勒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神情:“本宫叫你们搜查奸细,没让你们搜查凌府,你们是听不懂话吗?”

杜泉勉力道:“可是殿下,奸细就藏在凌府。”

柴丰瑞神情一变,有些微怒地道“本宫以性命担保奸细不在凌府。”

“可......这......”杜泉神情为难地道。眼见他的目的马上就要达成了,可半路杀出个太子,他绝不能让太子打乱他的计划,只要凌府一倒,太子的靠山也就倒了,到时候杜家重振旗鼓,指日可待。

想到这,杜泉俯身向着太子重重叩首,一副大义凛然,誓要为国锄奸的模样:“殿下,属下这也是为楚西着想,请殿下允许属下搜查凌府。”说完又重重的磕了个头。

柴丰瑞面上有一丝踟蹰,他确实让杜泉捉拿大商奸细,可不想他居然把主意打到了凌府头上,他心里清楚这就是一个阴谋,若是让他搜出什么的话一旦凌府被诛,下一个杜家要对付的就是他这个碍眼的太子,可若是不让他搜,别人定会说他包庇臣子。

就在太子进退两难时,凌怀安突然淡淡一笑,眸中冷光闪过,杜泉既然你执意找死,那我就成全你:“太子殿下,凌府绝无奸细,若是杜大人偏要搜查那就搜吧,这样也好还给凌府一个清白。”她轻轻叹了口气,语气颇有无奈地道:“只是我的父亲与兄弟正在沙场浴血奋战,而我却要在这里受奸人诬陷,不知父亲他们知道会不会心凉啊。”

太子正要开口时,凌怀安又继续说道:“要搜查也可以,可若是单单搜查凌府的话就算证明了清白日后也难免会惹人非议,凌府可丢不起这个脸,不如这样吧,杜大人的杜府也与凌府一同接受搜查,杜大人你看可好?”凌怀安看向杜泉问道。

哼,搜就搜呗,反正凌氏一族的死期马上就要到了,杜泉心里这样想,口中却说道:“殿下,属下愿意与凌府一同接受搜查。”

要的就是你这句话,凌怀安微微移开了身子,淡淡道:“杜大人请吧。”

太子轻瞟了眼凌怀安,见她面上毫无惧色,不由有些疑惑,她到底想做什么?

“杜大人,若是什么也搜不到的话那本宫定会替父皇治你个陷害忠良之罪,你可想好了?”柴丰瑞面色阴沉地道

杜泉闻言微微一怔,后又咬牙道:“属下愿意”

“好,其他人跟本宫去杜府搜查”柴丰瑞带着一批人向着杜府方向走去。

旁边一直没有吭声的凌舜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猛地转头看向凌怀安,凌怀安却没有理会他,现在反应过来了?呵,太晚了。若不是她早有计策,怕是凌府现在真的中了别人的连环毒计了。

不一会就听到一阵喧哗:“搜到了!搜到了!快把他捆上!”

凌舜心中大惊,凌怀安却依旧面色沉静。

杜泉高声道:“将人押来!”

只见一个身中箭伤还在昏迷的少年被五花大绑丢了出来:“杜大人,就是他!”

杜泉看了那人一眼,确实是箭伤,那应该就是他了。

他得意洋洋地望着凌怀安说道:“人赃俱获,凌大小姐就不想解释一下吗?”

他总觉得这个小丫头有点邪,可又说不上哪里邪,不过现在奸细已经抓住了,众目睽睽之下,任凭她再如何伶牙俐齿也抵赖不了。

凌怀安却是看都没看那人一眼,不以为然地挑眉道:“解释?这有什么好解释的,人赃俱获?难道随便抓一个人说是奸细就算人赃俱获了吗?”

杜泉微微一怔,没想到这丫头临死还嘴硬,他冷冷一笑道:“凌小姐不想承认也没关系,我听说但凡大商皇室中人或是奸细死士足上都会刻有大商徽印,我这里有瓶药水,只要他有徽印,那么将药水涂上一个时辰后定会显现,凌大小姐可敢一试?”他一边说一边拿出一瓶药水,面上是掩饰不住的得意。

凌怀安突然眼神犀利地看向杜泉,声音严肃冷然:“我说他不是奸细而是凌府的药童,上山采药时不慎中了猎人的箭,你可相信?”

杜泉冷笑一声,不置可否。

“既如此,那杜大人就随意吧。”凌怀安淡淡道

“将人带进来!”就在此时,带人去搜查杜府的柴丰瑞也回来了,他的侍卫也带着一个身中箭伤的男子,只是这个人长相俊俏,而且已经死了。

太子命令人将这具身中箭伤的尸体丢在地上,看向杜泉,厉声道:“杜泉,这是本宫在你府上搜出来的!你怎么解释?”

杜泉见此,不由心中大震,钱管家明明告诉他,凌怀安已经将那人收留治病了,可这具尸体怎么会出现在他的府上?而他在凌府中搜查出来的人又是谁?

他怒视着被五花大绑着的钱管家,而钱管家也是一副惊愕的神情,显然他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凌怀安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唇角划过一丝冷笑。若不是她发觉钱管家不对劲派人盯着他,她还不知道究竟是谁暗中策划的这一切呢。

凌舜茫然的看着这一切,当看见那具尸体时,心中一颤,身体微微有些发抖,谁能告诉他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杜泉跪下,高声道:“殿下,臣冤枉啊......”

凌怀安冰冷的目光在杜泉的脸上打转,她淡淡道:“杜大人,太子殿下只是问你一句你就说冤枉了,冤不冤枉用你那药水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太子柴丰瑞看了眼放在地上同是被箭所伤的两个“奸细”,他又看了眼凌怀安,凌怀安也正看着他,那双微微上挑的美目因睫毛的覆盖浓的如夜色般惹人遐想,雪白的面庞不知为何有一丝绯红,柴丰瑞的目光落在她那精美的脸颊上,只觉得一瞬间放佛看见了九天仙女一般,这样的美丽,使他一时间竟有了几分痴意。

不过很快他就缓过神来,他冷笑一声道:“给这两个都涂上药水,本宫倒要看看,到底谁是奸细!”

说完,就有侍卫将药水涂在那两个“奸细”的脚上。

一个时辰过去后,就有一个侍卫禀报道:“太子殿下,从杜府搜出的那具尸体上面有大商徽印。”

意料之中,凌怀安微微一笑,并没有多大的反应。而杜泉却一个接一个的磕着头,他大声道:“臣冤枉啊,冤枉。”

就在这时,从凌府中搜查到的身中箭伤的少年忽然缓缓睁开了眼睛:“这,我这是在哪里啊?”

众人见状,不由大惊。

柴丰瑞俊美的面容上闪过一丝惊讶,他看着那个少年冷冷地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少年被柴丰瑞威严的气势镇住了,他颤抖着声音道:“小的是凌府的药童,前些天上山采药中了箭,还好凌舜公子路过将我带了回来,要不然小的恐怕早就死了。”

原来是这样,众人都松了口气。

柴丰瑞眼神如刀般看着跪在地上的杜泉:“杜大人,人赃俱获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杜泉心中恼怒,他突然抬起头恶狠狠地盯着凌怀安,那眼神放佛下一刻就要将她生吞活剥了一般:“是你!一定是你在陷害我!”

凌舜看着这样恐怖的眼神,不由后退一步,站在凌怀安身后。

凌怀安面不改色地看了杜泉一眼,缓缓道:“杜大人,事情已经败露,明明是你们杜府窝藏奸细,你却将这污水泼在凌府身上,在凌府随意抓的一个药童仆从就说是奸细,可真正的奸细却在你们杜府,而且还是个死的,哎。”说到最后凌怀安轻轻叹息了一声。

杜泉不禁咬碎了一口银牙,瘫倒在地。是啊,还是个死人,若是个活人他自然有办法洗清嫌疑,可却偏偏是个死人,这下完了,死无对证了。

柴丰瑞看到这心里也明白了过来,他微微一笑道:“既然事实已经水落石出了,来人,将杜大人押起来,哦,不,现在应该是杜泉了。”他俊美的面颊笑意盈盈,仿若敛聚了天地间所有的光辉,使人不敢直视。

杜泉一边挣扎一边吼叫道:“太子殿下,我是冤枉的啊......太子殿下......”

柴丰瑞有些厌烦地挥了挥手,就有两个侍卫上前将一块布塞进了杜泉嘴里。

众人看到这皆叹了一口气,谁能想到刚才还气势汹汹的杜泉一下子就成了阶下囚。

柴丰瑞临走前眼神颇有深意地看着面容平静的凌怀安,轻声道:“干得好。你且恭候佳音吧。”

恭候佳音,这意思就是杜泉必死了。凌怀安笑容温和,躬身行礼:“恭送太子殿下。”

太子办事果然效率奇高,三日后,对于杜泉的判决就定了下来。杜泉以陷害忠良,包庇奸细,通敌叛国等罪名被判斩首,而杜泉府上所有财产一律充入国库,家中成年男子一律抄斩,女子发配为奴。这样的惩罚对于一个有着叛国通敌罪名的人来说算不得严厉。一般通敌叛国者都会被诛灭九族,而凌怀安知道太子之所以这样判决是因为现在还不是动杜氏一族的好时机。

给读者的话:

为了庆祝签约和补上前几日的断更这一章大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我只有一块地在线阅读第9节

    陷害那天过后,他们各自回到了家中。--------千月魅家中--------------“妹妹,你是不是喜欢那个紫色头发的啊?”“额........这个.........那个......”“哎呦,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结巴了啊。你快说,你是不是喜欢那个紫色头发的啊?”“那个.....那个....恩...

  • [综英美]马甲计划第1章在线阅读

    “我不是因为极限运动掉落深渊死去了吗?难道这是穿越了,这里竟然是……鬼片的世界?”?“九叔……是我的师兄?”萧云从朦胧中清醒了过来,望着眼前装饰简朴,有些寒酸的房屋一愣,一张床,一个桌子,就再无了其他的物品。旋即一股记忆如同波涛汹涌席卷而来。没错,萧云穿越了,他穿越到了一个由九叔电影世界以及许多恐怖

  • 吞噬之灭世黑龙第7章在线阅读

    李千金乘坐的马车向渡口赶去,行船要比走陆路快不少,只要三四天便可赶到家。杜雪延看着那封信,想想要不要交给母亲,犹豫了一下,还是自己收了起来,包进丝帕,放进了箱子的底部。信正是裴义俊写给李千金的道歉信。在崔府时,两个人生出了误会,李千金怏怏而去,裴义俊也心情焦灼,既想解释,又不敢当着别人的面做的太明显

  • 无限降临之魔神在线阅读第9章

    我一脸郁闷地坐在地上——应该是地上吧,在这里,我连上下都分得不清不楚的,虽然说是“坐”,但我更觉得我是飘浮在这里的,所以,勉强算是坐吧。我觉得自己挺作死的,为什么一定要完成那个交易呢?明明镜君都说了没关系的。我真的是太作死了!“唔,”我把头靠在手掌上,嘟着个嘴巴,我觉得此时我肯定像一只金鱼,“无聊啊

  • 仙凡变带草莓酱吃米其林(一更求鲜花,求收藏,求评论票)

    已经连着直播四天游戏了,由于草莓酱一直吵着想吃那个米其林轮胎,张天霸自己也想放放假,决定给水友们搞一个吃播好了。还好魔都开了一家,不然还得带着草莓酱去国外。“各位兄弟们,现在我和草莓酱是在魔都的米其林餐厅的私人包厢里,等会会有服务员小姐姐给你们介绍哦。”不一会,一群人就排着队走了进来,后面的推车里面

  • 九世遗仙在线阅读第6节

    堂堂西岳华山派掌门,名满天下的君子剑岳不群,此刻,在大庭广众之下,向一名弱冠少年下跪!这简直就是彻彻底底惊爆了所有人的眼球!让人根本说不出话来!不但说不出话来,就连脑筋都反应不过来了!然则,细思极恐,令人更加心神狂震的,乃是——这少年,一剑秒杀岳不群!他的剑法,到底有多高?鸦雀无声!落针可闻!下一刻

  • 神级女婿之编辑杨漾

    根据前台接待所说的地址,余墨和余笙很快就来到杨漾编辑所在的办公室。站在办公室门口,余墨沉住了气,最后对余笙提醒了一下:“小笙,等会进去之后什么也不要说,什么也不要问。否则我们吃一桶泡面扔一桶的日子永远都不存在了!”“明白了,哥哥,你都已经说了三次,不对,这是第四次了!”余笙点了点头,随后纠正着说道,

  • 狂妻万万岁第六章

    一:绯闻闹剧偶像的工作每天基本上都是重复着同样的功夫。今天本是难得的假期,可是却要来上学。不过,说实话在这里上学确实比在BlackberryRose轻松得多。“天啊!不会吧!”“他们两个是在一起了吗?”“这不可能吧?都是同一家公司的艺人哦!”……我经过公告栏时,发现很多人在围着公告栏上看着什么新鲜事

  • 星云噩梦在线阅读忒修斯的降临

    “如果一艘船上的木材被逐渐替换,直到所有的木材都不再是原来的,那么这艘船还是原来的那艘船吗?如果不是,那么又是在哪一刻开始不再是的?”“这就是‘忒修斯之船’的故事,也是在你身上发生的故事。”*“忒修斯之船?”神代切子一愣,旋即明白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你的意思是说,我身上的所有东西都被换掉了?”“

  • 武侠之王者归来之第九章(9)

    她们在训练的时候,任鉴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她旁边的小别墅给买了下来,并改造成了集练习,拍摄,录音棚等多项设施一体的――Muse专用训练场所!然后,他又买了她们对面的那栋大别墅……作为工作人员的住所,包括他自己,助理,保镖,化妆师,服装师等各个方面的专业人才。这些人在龙腾的帮助下一个月之内迅速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