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凤临天下之谁与争锋小偷

2021/4/8 18:04:40 作者:东方耀阳 来源:17K小说网
凤临天下之谁与争锋
凤临天下之谁与争锋
作者:东方耀阳来源:17K小说网
本书是女主女强作品。本书作者却是位男士。男人描述女人的世界。她,太普通,没学历,没本事。她,意外穿越变成另一个人。她,行事乖张,出人意料。她,遭遇各种危险终于醒悟。她,要建立属于自己的世界。她,最终决定统一天下,化身为王。

“小姐,那快换衣服吧,我也去换了。”雪落把准备好了的罩衫靴子整齐的放在她的面前,乐颠颠的跑出去了。

看得出,雪落的期待绝对不少于她。

每一次心烦气躁时,伊璃都会跑出香间坊,去逛街,会去凤城城外的梅山看山花看野草看漫山的无限清幽,而雪落会陪着她一起疯一起笑。

一个小丫头,呆在一起久了,自然就通了心气,明里是丫头,实则比姐妹还亲。

出来多了,才发现外面的世界比香间坊要阳光灿烂的多了。

……

收起心思,伊璃利落的换好了一身淡青的罩衫,绾好了发,望着镜中着男装的俊美容颜,竟是意气风发,英姿飒爽,这样的面容不知要迷倒多少待字闺中的少女了。

推开了房门,雪落已经等在了门外。

一主一仆,一个‘少爷’一个‘小厮’,一前一后,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出了暖香阁。

伊璃看到娘立在门口的梧桐树下,正望着那心形的叶子和黄绿色的小花怔怔的出神。

她拉着雪落以手示意只轻轻的走,只想躲过娘,让娘知道她又跑出去玩,不知要增多少的担心。

才走两步,娘已然转身,手里绞着一片梧桐的叶子,幽幽道,“伊璃,要早点回来呀。”

伊璃望着娘,她知道娘是无奈的,娘知道此刻即使留住了她一时,她还是会寻着机会再跑出去,这么些年,没有谁比娘更了解她。

“娘,放心,晚饭前我一定回来。”陪着娘一起吃晚饭,是伊璃多年不改的好习惯。

娘拿着一块碎银子放在她的手上,“去吃些东西,别饿着了。”

伊璃收了银子点了点头,经过了娘的身边,转眼出了暖香阁,她知道娘还在望着她的背影。

奶娘说男装的她象极了娘经常痴望的那幅画中的男子。

那是爹吧,却除了娘,没有人知道。

她见过那画,有一次娘睡着了,画摊在桌子上,她望着画中的男子俊美邪魅,而她居然有五分象他,尤其是她的鼻子,鹰钩一样的绝对不是娘的再版,象极了画中了那个他。

娘不说,她也知道,那就是她爹。

娘总是默默的倚栏而望,仿佛是要望断满天的云彩,望断曲转回廊间的悠长古道。

只有她知道,娘其实是盼望着那条路上爹的白马车会突然的出现吧。

相思红豆,红豆想思。

女人的心是水做的骨肉,娘的心苦楚而酸麻。

娘是被采摘的女人花,无人观赏,她只会慢慢老去。

她的出身,她不怨娘。

她宁愿凄清的走过一生,也不要与不爱的人相守一世。

出了暖香阁,就到了香间坊的正院,天井里一片的宁静,姑娘们尚在梦乡里酣睡,那古老的榕树落了一地的叶子,淡淡的微风吹了叶子轻轻的在地上滚落着,此时的香间坊比起多年前似乎冷清了许多。

守门的小厮低了头即是行礼又是打着招呼,香间坊是娘的,也就是她的,她是小姐,更是主人。

进了街口的凤香店,正卖着早点的吴大娘就迎了来,伊璃她是认得的,也知道是姑娘家,却从不对外人说起,老顾客了,伊璃买东西总是多给一份的钱,说是赏的,赏他们老两口的好人缘。

夫妻两个的店,无儿无女的,伊璃的柔和总让人如沐春风,清淡了一份富家小姐的压迫感,虽然她的出身不是光彩,但那一份由内而外的贵气却是谁也夺不去的。

雪落总是随着她一路来一路去的,调皮的性子笑嘻嘻的模样也更讨喜。

伊璃常说哪一天这丫头不愿随着她了,就把她卖了给老两口儿,她无父无母的,也算是各自都享了天伦了。

雪落总是呵呵笑着,不吭声,这样的卖法,她一百个愿意吧,就是舍不得离了伊璃。

买了两个刚出笼的馒头,浓浓甜甜的豆浆,香香的吃完了,人暖暖的舒服。

打了招呼出了凤香店,伊璃拿着雪落买给她的小糖人,一路走一路品尝着它的甜。

男人的装,女人的心性,知道了她是女人又如何,她依旧只做她的凌伊璃。

雪落远远的落在后面,东瞅瞅西看看,今天的凤城好热闹呢,卖杂货的,卖水果的,写信的,算卦的,好不风光。

大街上熙熙攘攘,人声鼎沸的,一路走在人群中,仿佛自已就是一粒细沙,淹没在红尘之中,一份孤寂将她的影子落寞的斜扬在街路上。

“站住。抓住他。”猛听得这声音,她唬了一跳。

怎么了?

正要回头,一个人影从她身边飞快的跑过。

伊璃想也不想的扯住他的衣角。

一扯。

一拽。

一个小男孩泥鳅一样的将衣衫脱落在地,依旧如风一般的飞跑而去。

“小偷。”这声音真真切切的钻进她的耳朵。

伊璃反射性的弯了长腿,一伸一勾再一弯,那一气呵成的曼妙的身姿果真让男孩仰倒了。

那是健舞中的一记腿功,却不曾想急切间竟被她使了出来。

舞,除了美,原来还可防身。

一个青衣小童从她的身后如飞般的走到男孩身边,一脚踩在了他的胸膛上。

“东西拿来。”丢了东西,大抵都是气愤的吧,他的口气实在是说不上好。

“我没拿。”小男孩倔强的不承认。

伊璃望着那衣衫褴褛的小男孩,突然有些不舍,穷人家的孩子啊,也许有什么难言之隐吧。

“再不还我,就打断你的腿。”小童踩在男孩身上的脚突然加重了力气,惹得男孩咬紧了牙关,血丝从嘴角滑落,男孩却无一声的哼叫。

够硬。

“小姐,快走吧。”是雪落追了来催促她赶紧赶路。

伊璃回转身正欲与雪落说着话,却一头撞在一团香气环绕的胸膛上,那香气不似香间坊的脂粉香,而是香薰久了人身上自然而然散发的一种香气。

沉香,那是印度的一种香,清心、养性。

这香,不是寻常人家可得的东西,伊璃也曾用过一时,那是香间坊的花魁舞娘秦羽裳赠她的,一点点而已,用了没多久就没了。

这人,似乎有些不等闲之。

伊璃恍然抬首,不期然的对上了一双湛蓝眼瞳,望着她的眼神里多了些许探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山海天书在线阅读第九节

    “没事的,没事的。”欧阳杰自然是也顾不得其他了,怀抱着这在他心里像一块璞玉似的女人,他竟也想不出说什么话来安慰。跟在后面的车上也陆续有人下来询问情况:”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晓柔,晓柔她说,她预感到我们再前行的话,可能会遇到连环车祸。”其实欧阳杰也觉得这么说很荒唐,但是钟晓柔的表现让他不得不相

  • 都市之至尊渔场在线阅读第一章

    白云悠悠,绿草茵茵,廊檐下的风铃叮叮当当地响着,像是在为坐在屋檐下的少年们伴乐。面容青涩的少年们统一穿着碧绿色的弟子服,有男有女围坐在一处,叽叽喳喳地谈着修真界的事。一男弟子道:“仙梦宗宗主要举办合籍大典了!”仙梦宗主素灵玉,乃是他们修真界一大名人。原因有二:第一是因为她法术高强,在二十岁时就成为了

  • 武侠之我是至尊在线阅读第七节

    ──比利决定对自己人揭露沙赞的马甲。而他施加在自己身上的干扰魔法,显然很好的「理解」了这句话。具体体现,可以参照蝙蝠洞里此时工作中的超级计算机。它彷佛突然学会自主升级,并且突破性能枷锁,成功破开往日调查相同方向总会遇上的死胡同,开始以前所未有的高效为数据库里的「沙赞」档案夹内部添砖加瓦。得到蝙蝠侠的

  • 大无名神双宿双飞,离开黑木崖(求鲜花!求评价!求收藏!)

    任盈盈再次见到叶白的时候,感觉面前的男人似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具体什么变化她不得而知,只知道叶白似乎变得不一样了。习武之人身上自然有一股锋锐之气,武功越是粗浅,这股锋锐之气就越是浓重,所以很多江湖人让人一看就觉得很不好惹。反倒是那些身负绝学的高手,平日里不显山漏水,就和平常人一般朴实。叶白此时不但内

  • 神奇宝贝:末世娘化召唤在线阅读第八节

    习惯了一个人独居的我,生活总是显得很随意。因为大脑神经兴奋度太强,即便已经有十五个小时没有入睡,我的大脑依旧保持着高度的清醒,倦意略浅。便在我寻思着利用我自己编制的翻墙软件进入英国国王学院设计与科技研究机构盗取其内部用光学人像识别软件以及语言转化手段数字化的大量资料典籍,来为书内的世界构架准备大量资

  • DC:我的儿子是海王之⑧歌妓(8)

    天熙朝的版图和顾怜记忆中的游戏地图其实是差不多的,同样是九州大陆。记忆里的中原、东海、南蛮、北漠、西域等地,这里都有,而她记忆中的那些城池,这里也有。唯一不同的是,天熙朝的都城并不在游戏世界中的多朝古都长安,而是风景秀丽的江南水乡,也就是闻名千古的金陵城。不过在天熙朝,金陵不叫金陵,这个名字太晦气了

  • 拯救世界之后,我又成了审神者在线阅读怨憎未相复

    第008章怨憎未相复裴红景还没有想到丽藻会是这样看自己,“丽藻还把我看的真准呢,我的确是从来没有沾染过血。”说话的这一刻,裴红景终于明白老族长的用心良苦了,为何从来不让她吃荤腥。一旦沾血,就会让周身的仙气沾染上污秽,变成狐妖的妖气,狐仙和狐妖本来就两个概念,若是她沾染了血气和荤腥,想必那天雷劫更是恐

  • 魔君的修仙之路在线阅读第2章

    刘氓对着杨戬和吕洞宾一指“你们俩跟我过来”再看这哮天犬一副可怜的样子,躺在那鲜血流了好多,简直不忍直视,刘氓暗想这吕洞宾也太狠了,咬的这么重。“老君,把哮天犬带到你的诊所,让他们把伤口包扎好”“是,氓哥”太上老君赶紧答道。杨戬和吕洞宾跟着刘氓走向凌霄殿,千里眼等围观群众都各自散去了。五年来,刘氓在天

  • 混沌神龙途在线阅读第六节

    今日的阳光很是灿烂,灿烂的众人只是在阳光下行走就流了一身的汗,这会儿,正是正午,太阳比起早晨时更是金光灿烂了,简直快要把“我很热,出来就晒死你”几个大字写脸上了,事实上它还真写脸上了。而此时,我们元阳朝的三皇子殿下就那么坐在了亭子里,这亭子是朝阳的,太阳此时正好把亭子给照的可亮可亮了,所以可想而知,

  • [老九门]张大夫人一)

    “凡哥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们”苏雪落和吴亦凡的对话让十一只狼崽听的一脸懵逼“............”“時間は最高のお金で最高の時間”苏雪落的电话铃就在这时候响了她瞥了一眼来电显示接起了电话“落你在哪呢狩猎已经开始了那群低级异能者和杀手已经开始了,这一次的变异体好像和之前的不一样这次的好像会主动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