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灵夕第1章在线阅读

2021/4/8 16:37:56 作者:龙与夕 来源:飞卢小说网
灵夕
灵夕
作者:龙与夕来源:飞卢小说网
噗~~~~~灵夕身上溅满了鲜血~“啊~~~~为什么~~”灵夕仰头撕心裂肺的喊了起来~“不用替我难过,我已活了千万年,如今我已经活够了,爱过,就值得”刹那间,灵夕双眼变的血红“那我就让这天地同你陪葬”(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月暗星隐,荒山孤冢。

火光明灭,一缕缕青烟随风飘散,刘芒手中的木棍轻挑,最后一片残纸腾的一下子蹿起老高的火苗,就像老瘸子昨夜的回光返照,迅速的熄灭了,只余一堆灰烬。

刘芒把脚边放着的老酒拿起来,拍碎坛口的泥封,绕着坟走了三圈,发小刘二楞跟在他的身后,捧着一个烟笸箩,一人洒酒一人洒烟,三圈走过,烟酒散尽,酒坛和烟笸箩统统砸烂。

一直趴在新坟九尺之外的大黑狗突然间站起来,仰天长嚎,那声音不似狗叫,倒像是大漠苍狼的悲鸣。

远山回荡着大黑狗悲戚苍凉的叫声,在这深沉寂暗的夜色里,徘徊不去。可是,大黑狗却已经跃入了荒草野树之间,一去不返。

“叉哥,卧龙走了。”二楞看着大黑狗远去的方向,有些伤感。

刘芒捧了一把湿润的新土放在刘瘸子的坟头上,压住了那张想要随风而去的红纸,他退后三步站直微微有些佝偻的身体,踢了傻呵呵站在那里冒充木桩子的二楞:“跪下,磕头。”

二楞噗通一下子就跪下了,三百多斤小山般的身躯,膝盖瞬间便把草地上砸出来两个坑,刘芒无奈的叹了口气,跪在胖子旁边,两人一起三拜九叩,给老瘸子送行。

站起身,刘芒手插进兜里习惯性的摸了摸那只水笔,冰滑的触感让他精神一振,一巴掌拍在二楞肉呼呼的后脑勺上:“傻比二楞,起来走啊,你还想跪在这里等着吃老瘸子做的年夜饭啊?”

二楞呼哧呼哧爬了起来,挠着后脑勺憨憨问道:“叉哥,咱们去哪儿啊?”

刘芒摘下头上的毡帽把二楞和自己裤子上的尘土草叶拍打干净,戴上帽子抬腿便走:“说好了的,你忘了啊?”

二楞搓着胖手嘿嘿傻笑,表情稍稍有点猥琐,跟在刘芒的身后:“俺还以为老头死了,叉哥你就不去了呢。李寡妇,俺们来了!”

。。。

刘家堡子屯西头,李寡妇家西墙外,两个身影鬼鬼祟祟爬墙头。

“叉哥,看到了吗?”

“看到你妹!”

“俺妹。。。叉哥,咱们都说好了的,你不能偷看俺妹洗澡,俺娘知道会打死我,还得剪了你的小叉叉!”

“叉你妹啊叉叉,这里是李寡妇家,傻比二楞。”

二楞笑了,抬头崇拜的看着黑暗中模模糊糊叉哥的脸,“叉哥,你不能叉俺妹,俺娘知道会打死俺,还得剪了你的小叉叉!”,他动了动肩膀,上面的叉哥摇晃了一下,又叉了好几下他妹,二楞又让他娘给打死好几次,剪了好几次叉哥的小叉叉。

“快跑。”

刘芒突然间从二楞的肩膀上跳下来,撒腿就蹽,二楞反应慢,十多秒之后才起跑,结果随着李寡妇家的大门一响,轰的一声,二楞后背一热一疼,就飞出去撞在了电线杆子上,晕了过去。

刘芒听到后面一声枪响,赶紧回身去看,正好看到了精彩一幕,他后脑勺一凉,心说李寡妇真他妈不是人,这一洋炮要是轰在他这小体格上,非打成筛子不可。

不过二楞能扛住,刘芒有这个信心。他跑回去一看,果然大胖子就是后背上多了些铁豆粒,皮糙肉厚都没有出多少血。

刘芒把二楞往自己的身上一搭,拖拖拉拉就赶紧跑,身后传来李寡妇甜细的骂声,以及李寡妇他闺女李小花的规劝声。

刘芒跑到柴禾垛的时候,一只小手猛然间握住了他的手腕,吓了他一大蹦,耳边响起女孩儿脆脆的声音:“叉哥,往这边跑。”,不是女鬼,是二楞他妹刘九九。

“九九,你咋在这儿啊,你哥太沉了,快接一把,累死我了。”刘芒呲牙咧嘴,刘九九嘟囔了一声不是个爷们儿,就轻轻巧巧将二楞弄到自己背后,撒开两条笔直圆浑的长腿,跑的像一阵风。

刘芒捂着肚子呼呼喘着粗气,突然又是轰的一声响,身旁的土墙给轰出来一个大坑,李寡妇披着褂子光着脚丫子端着她男人留下来的大洋炮追了上来,李小花在后面一边跑一边提鞋,花枝乱颤。

刘芒后脑勺又凉了,顾不得欣赏李寡妇和李小花跑动间单薄衣着下的美妙风光,撒丫子嗷嗷跑,追着李小花一直跑到了村南头十里外的仙水河畔,这才终于脱离了险境。。。

***

二楞醒来的时候,看到了叉哥,憨憨一笑,感觉身上很疼,问道:“叉哥,这是啥地方啊?”

刘芒拨了一下灯芯,非常严肃的问道:“二楞,你说想跟我出去见见世面,这话还算数吗?”

“算数啊,咋就不算数呢?”二楞一听这话就坐了起来,顾不得背后的疼痛,抓着刘芒瘦小的肩膀一阵摇晃:“叉哥,算数,那你啥时候带俺走啊,俺好让俺娘和俺妹好好整些干粮布鞋,还有衣裳啥的,叉哥,也有你一份呢!”

刘芒膀子一晃,从二楞的熊掌里摆脱开来,有些歉意的说:“二楞,你说的有点晚了,咱们现在已经在船上!”,他掀起了旁边的布帘,二楞看到了一张惨白的老脸,正在呲牙对着他笑,妈呀一声,晕了过去。

“草,这么大一坨,感情是个草包,胆子比蚂蚁的还小。”老脸活泛起来,恢复了正常,他是一个老头,也是这艘船的主人,人称老白头,具体姓名无证可考。

刘芒和刘九九都认得这老头,二楞却没有见过,要不也不会给吓成这个德行。

刘芒打了个哈欠,在二楞的人中按了一下,对方吐了一口气,便打起了呼噜,沉入香甜的梦乡。

刘芒走出船舱,坐在船头,双脚伸入冰凉的河水里,从口袋里摸出一盒皱巴巴的葡萄香烟,扔给老头一根,自己点上一根,便抽烟边问道:“老鬼头,多长时间才能到五家集?”

老白头叼着烟,眯着眼睛看着黑暗中的远处,吐了口烟:“如果你说五家集的地面,明天早上就能到,要说五家集镇上的话,最少也得后天,那边水路难行,到处都是暗礁鬼眼,除了我,已经没几个人敢走那里。”

“想不到五家集这么近,要是早知道的话,我们早就出来看看了。”刘芒年轻稚嫩的脸上有着与年龄不符的沧桑和成熟,长叹了口气,又问:“老白头,五家集那边真的像刘老四他们说的那么容易赚钱吗?”

“刘老四?”老白头不屑的撇了撇嘴,沉默了一会儿,他说:“小叉,你相信这世界上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吗?”

刘芒摇头,一阵风吹来,掀起了他头上毡帽的宽大帽檐,伸手按了一下,说道:“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好的事儿,天上掉馅饼,不是火坑就是陷阱,无缘无故的,傻子才会白白给你钱花。”

老白头用力的吸了两口,把烟蒂弹进了水里,看着那火红的烟头滋的一声熄灭消失,他才把烟从口鼻间吐出来:“你明白就好,看来那老瘸子倒是教了你点有用的东西。你这次出来老瘸子知道吗?”

刘芒默然无语,许久才淡淡的说:“他已经走了!”

老白头一惊:“什么时候,怎么谁都不知道?”

“他不想给谁知道,所以除了我谁都不知道。”刘芒也把烟蒂弹进了水中,打了个哈欠:“这件事儿别和人说,走都走了,埋也埋了,就不要再去打扰他,他不喜欢。”

老白头欲言又止,最后还是选择了沉默。船上再也没有人说话,只有木浆划动河水,发出有节奏的响声,以及二愣在船舱里发出高高低低抑扬顿挫的鼾声,在这雾气弥漫的仙水河上轻轻回荡。

突然,刘芒的耳朵动了动,皱眉问道:“老鬼头,你听到没有?”

“听到了,有一艘游艇朝咱们这边来了。”老白头压低了声音,刘芒掀开布帘,看到老头正从船头的箱子里拿出来一把双管猎枪,杀伤力很大的那种,他曾经见识过一次。

刘芒眯起了眼睛,继续倾听着由远及近的马达声和破水声:“老鬼头,不是你的仇家来了吧?”

老白头没有回答,很严肃的说:“小叉,你和那个傻小子在里面别乱动,躲一阵儿就,没事儿了,要不然吃了枪子丢了小命,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刘芒耳朵一颤,猛然缩回了头,趴在了呼呼大睡的二楞身上,二楞惊醒,刚要说话,外面就响起砰砰轰轰的枪声,子弹打在了船舱上,咚咚作响,竟然是金属相撞的声音,这船舱不是木头做的,而是钢铁所制,难怪老白头说躲在里面就没事儿。

“娘啊,叉哥,西屯的人都和咱屯人又干起来了?”二楞还没有太睡醒,迷迷糊糊揉着眼睛。

刘芒手撑在船上,避免压到二楞背后的枪伤,他大声说:“你做梦呢,这里是仙水河,不是大场院,老鬼头不知道和谁干起来了,对方火气真他娘的猛!”

二楞终于清醒了,轻轻推开给老白头关上的船舱门,从那条小小的缝隙之间向外面看,暗夜之中,河面之上,一艘游艇就在百多米外停着,点点火光在夜空中穿梭,射向这边和那边,战况十分激烈。

刘芒和二楞都没有看到对方是什么人,也看不太清那游艇的具体模样,只是能够隐约分辨出那是游艇而不是普通的渔船。

战斗僵持不下,老白头不断的从箱子里补充弹药,和对方打个旗鼓相当。不过,他已经受了伤,左面胳膊给子弹打出来一个眼儿,好在不是炸子儿,否则那就是洞而不是眼了。

刘芒和二楞给游艇那方的火力封锁在了船舱里出不去,他们还没有活够,就没有冒然出去送死,乖乖的趴在门缝看热闹。

突然,远处传来警笛的声音,并且还想起了大喇叭的喊话声,水警来了!

战斗双方立刻非常默契的停火,老白头拉着了马达,停泊的小船立刻飙飞起来,在河面上急掠,雾更浓了,那艘游艇已经看不清,不过那陡然响起的强劲马达声。

远处射来一束耀眼的强光,那是水警巡逻船上的探照灯!

小船在迷雾中飞驰,突然有一艘豪华游艇冲出迷雾,从小船旁飞掠而过。

刘芒抬眼看去,只见游艇的侧面印着一朵蓝色的丁香花,一个穿着黑色短裙的女人伫立在游艇上面,裙摆随风飞舞,露出一双雪嫩纤润得惊心动魄的长腿!

刘芒所有的注意力都被这双美腿所吸引,等到想要看看她长的什么样的时候,那游艇已经隐没在远处的迷雾之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王者荣耀排位系统的制裁第4章在线阅读

    接下来的事情,对于秦铮来说,并不难猜测。秦一根把那株何首乌交给了这个修士,条件便是让这个修士带着秦铮走,并且传给秦铮修炼法门,让秦铮能够修炼。在那个修士带秦铮离开之后不久,秦一根便拿出一株普通的何首乌,后来便传出了‘广西省玉林市陆川县一个老农谎称捕捉到活着的何首乌以卖高价’的新闻。就在这件事情平静之

  • 影视:从生化危机开始在线阅读第三节

    好不容易赶到餐厅,还是迟了那么一个小时。店长是个中年胖女人,特别的刁钻刻薄,逮着机会就喜欢骂人。也许是因为苏青蕊长得漂亮,更或者是她脾气好,店长王悦就特别针对苏青蕊,站在那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骂。“苏青蕊,我电话里面没有跟你说清楚是不是?让你马上来上班,你看看你,这都多久了。”“店长,我让我朋友帮我看

  • [韩娱]由始至终在线阅读第10节

    有一个男孩,名字叫石猛,十二岁那年,读进了黎平先锋小学四年级。那时,我还是一个懵懂的少年,在不知道什么叫爱情的时候去恋爱,更加不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情。我坐在一个女孩身边,心跳因女孩的一举一动而有着奇妙变化,这一切只是因为,从一开学就喜欢上了。天真可爱是女孩的性格,学习是唯一的强项。这就是李文娟,这就是

  • 月岚传奇第五章在线阅读

    商容一直以来,对自己的中二本质还算明了,放在后世,他也就是熊孩子的级别。但是,遇上他的病友【并不是】比干之后,商容才明白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和比干比起来,他妥妥儿的五好少年一枚好么!遇上比干之后,商容终于能直面一直想把他塞回娘胎重造一遍的老爹商恪了。这么想着,商容庆幸之余,对现任商王,也就是

  • 混沌归元诀兽化的原因

    当秦墨再次回到房间时,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回到房间的秦墨,赤裸着身体盘坐在地,他此时无心收拾。仔细回想昨晚发生的一切,自己的兽化与那枚兽妖蛋绝对有着必然的关系。但是他从未听说过,有人可以通过吃掉兽妖蛋完成兽化的。任何资料,任何人都未有提到过。所有关于兽妖蛋的记载都没有特殊之处。再次想起官方对

  • 天下第一删档重来了第一章在线阅读

    所谓无罪而死:或寿命未尽,错投药故,或不顺药法,或无看病人,或饥渴、寒热等夭命,是名横死。民间特别畏惧这些横死者,将其称为“厉”,认为他们不能进祖宗坟地,不然会化成尸妖遗祸子孙。人死为鬼,横死者的鬼魂自然是厉鬼。在世人的眼中它们因仇恨而存在,并没有冤有头债有主的意识,喜欢无差别杀戮,所有被杀者的怨念

  • 梦回西游之天地有劫深山

    颜绮薇昏昏沉沉地坐在汽车后座上,车身因崎岖山路不断颠簸起伏,震得她一阵胸闷。身旁的女人低眉看她一眼,声线温软柔和:“薇薇再坚持一下,我们马上就到了。”她轻轻应了声“嗯”,神情还是恹恹的。颜绮薇已经穿来近一个月了。这具身体的主人也被称做“薇薇”,只不过姓梁,叫梁薇;这个世界也和她之前所在的一模一样,只

  • 海贼之我爸黄猿在线阅读鬼学校之接近(来点鲜花鼓励一下吧)

    郝天宝听完了整个故事吓的不轻,他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赵侦探,你见多识广,你觉得这件事是真的吗”在郝天宝的眼里,赵无邪现在可是国际大侦探,经历的案件和类型一定很多,他急需要赵无邪这种人的建议和帮助。“这种事以前倒是也有碰到过,毕竟这个社会上还是有很多事情是科学解释不了的”赵无邪坦白的说道。“哎,这下

  • 我似乎成了反派在线阅读第4章

    面对女孩子,嘴巴甜一点总没错。“哈哈,被你这样夸奖,我会很不好意思的。近来认真的学生愈来愈少,如果说自己有什么改变世界的梦想,也会招来更多人的取笑,或许不会彼此取笑的我们,确实存在着某种共通点吧!”“猎灵师学院里也有不少不认真修习的学生吧……”“因为我们学院的校风十分自由,这一点其实不是坏事啦,也可

  • 奥运之超级冠军在线阅读第九节

    雪和月在同一时间回到家,雪就问月:“在Party的时候你去了哪里?”月说:“那你去了哪里?。”雪说:“是我先问你的,所以你先回答。”月说:“逸向我告白。”雪问月:“那你答应了吗?”月说:“答应了,那你在Party的时候你和北城轩去了哪里?”雪说:“你怎么知道我和他在一起?”月说:“猜的,先别,管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