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正文

问鼎仙缘在线阅读第3节

2021/6/12 1:41:48 作者:我是屌丝我怕谁 来源:纵横中文网
问鼎仙缘
问鼎仙缘
作者:我是屌丝我怕谁来源:纵横中文网
天若欺我,踏碎便是

冷泉烈士陵园在城市西郊,群山之下。山上生长的都是落叶乔木,唯独冷泉烈士陵园中遍植松柏。四季轮回,群山之上秋叶斑斓冬木凋零,唯独陵园是一抹永远不变的苍翠。

冷泉烈士陵园是对公众开放的。方迟打车赶到时,陵园门口已经聚集了很多人,其中有相当大部分都是媒体记者。他们同前来吊唁的其他人一样,胳膊上都围了黑纱,胸口佩戴白花。身穿黑色作战服、头戴墨镜的特警警卫四处可见,笔直地站立。

没有人大声喧哗,整个陵园中,弥漫着沉重的气氛。

方迟绕开了人群。葬礼很快就要开始了,她在附近的山坡上,选择了一个视野好的位置,远远地观望。

早春的风还很大,卷起她细软漆黑的长发,缠卷在身边的侧柏布满鳞片的枝叶上。她粗暴地把头发扯回来,塞进了风衣的领子里。

距离葬礼现场的距离,刚刚好。她戴上一个无线耳机,打开开关,耳中立即传来杂乱的噪音。她耐心地调节,耳机中传导过来的声音渐渐清晰了起来。

“手机都关了吧?”

“放心。来的路上就已经关了。这种场合,我也不希望受到打扰。

是她的母亲谷鹰和继父何心毅。

干得很好。这样宁大夫发现她跑了,想要打给何心毅,何心毅也接不到了。

昨天何心毅给她进行PTSD治疗后,她送了他一个黑色的领带夹。领带夹设计简洁,镶嵌着两道铂金斜纹,沉稳大气,很适合佩戴在黑色的领带上。

作为给何心毅的生日礼物,这样一个小小配饰毫不过分。因为很不喜欢那个从小就爱唤她“小猫”的继父,所以她不喜欢欠他的人情。她的生日,何心毅的礼物总是别出心裁,那么送给可恶的继父的生日礼物,也必然不会缺席。

何心毅收到这个礼物,自然高兴。这代表着方迟的情绪状态有所好转。

但领带夹中装着一个微型近场窃听器。

何心毅是一个很注重仪表风度的人。春天风大,他一般会用领带夹。她注意过,他过去的领带夹,总是和各种其他颜色和条纹的领带所搭配。

但参加葬礼,他必然会穿纯黑的西服,戴黑色的领带。

那么送他一个和黑色领带相搭配的领带夹,就很合适了。

“她不会从医院逃出来吧?”

母亲果然问了。母亲很少提起自己的名字,总是只用一个“她”替代。

可能母亲比较忌讳自己的名字吧。这个名字是母亲取的,母亲从来没有解释过这个名字的意义,但方迟心里很明白,“迟”,是她来晚了,都没有见上亲生父亲一面。

或许在母亲心中,父亲的选择从来没有错。父亲的牺牲也是宿命。只是她,来晚了。

“我都安排好了,小猫应该没有什么机会能逃走。”

“确定万无一失?她很狡猾。”

呵。真是知女莫若母。

她听见何心毅在苦笑。他说:“为什么一定不让她来呢?她有知情权。就算她不来,后面在媒体上她也能看到。十九局这次猎狐行动牺牲一名警员,一名卧底,一无所获,是成立七年以来最为失败的一次行动。十九局向来都是争议最大的一个组织,媒体的报道不会少的,恐怕还少不了有深度文章。”

“她和盛琰本就不应该开始。”母亲谷鹰冷漠地说,“现在既然盛琰都去世了,他们就应该彻底结束。盛琰的父母都来参加葬礼,我不希望他们相见。”

“你对小猫的要求太苛刻了。人都是有感情的。小猫现在的症状,除了器质性伤害之外,情感上的压抑也是很大一方面。”

“她是生来就有使命的人。她要替代她父亲活下去,她注定要承受更多。”

“谷鹰!你对小猫的教育,是我最不能苟同的地方。”

“这么多年了,您还要和我争辩这个问题吗?”

“……”

他们的对话,最后总是会回到这个原点上。方迟不能明白,何心毅这么完美的一个男人,究竟是怎么会喜欢上母亲这样一个偏执的女人的。

或许每个人都在寻求一个能够弥合自己所没有的部分的人吧。

葬礼开始了。

刚才打车过来,路过一个天文仪器店的时候她买了一个望远镜。

碧绿的草坪中,站满了穿着黑色衣服的人。黑色臂纱,白色花朵。十九局的人都在,她都认识。人是物非,恍如隔世。这么近,她却不能再往前一步。

透过镜头,她看见了自己的黑白照片。

时隔六个月,再看到这张脸时,竟然觉得有些陌生。

“梅杜莎,女,于16年1月加入网络安全局,在数个暗网非法交易组织中担任卧底。19年10月2日,在缅甸掸邦的一次生化药物交易中不幸牺牲,享年25岁。”

扩音器中,传来十九局局长史峥嵘粗砺而沉重的声音。

母亲和何心毅站得比较远,她从窃听器中听不见场中人的啜泣声。但望远镜里,一名戴口罩的中年男子扶着一个同样戴着口罩的、哭泣得几乎要晕倒的妇人。清晰可见的悲伤。

那是两名专业演员。

从她小时候踏进特训区时开始,她就拥有了两套身份。一个梅杜莎,一个方迟。母亲给她设计好的道路,通向的是曾经的父亲的职业:特警,更有可能是一个卧底。

后来十九局成立,迫切需要精通网络的警力加入。她恰好在燕大读的是信息科学专业,又有着从小受训的经历,便被十九局局长史峥嵘一纸特批要过去了。那时候她研二还未毕业。

她做了暗网交易接近四年的卧底,捣灭了一个儿童色/情组织、一个器官贩卖组织,协助侦破银行信用卡信息贩卖、国家机密情报信息传递之类案件十来个。最后,毁在神经玫瑰手里。

“盛琰,男。14年网络安全局成立伊始加入,参与了历次重大网络安全案件的侦破工作,两次荣立三等功。19年10月2日,在缅甸掸邦的一次生化药物交易中不幸牺牲,享年27岁。”

饶是已经过去了这么久,方迟仍然不敢用望远镜去看盛琰的照片。

看着五彩缤纷的照片化作黑白两色,看着三维世界中活生生的人化作二维世界中的一副静态影像,是太残忍的一件事。就像彩色的肥皂泡在破裂之际,所有的绚丽都会化作灰白。

她垂下头。猛的,她抬高望远镜,看向盛琰的遗照。

竟然没有落泪。心脏也没有抽搐。

原来,何心毅对她加大α抑制剂的用药剂量是有效的。她的整个人都干巴巴的,没有了悲与喜的情绪,也没有了人性。

就仿佛盛琰只是一个陌生人一样。她记忆中的那些过往,都在药效的作用下变得苍白无力。

望远镜中,盛琰的父母、弟弟、弟妹都在垂首掩泣。不久,母亲厥倒在地,父亲和弟弟、弟妹都过去搀扶。白衣的急救人员飞快抬着担架过来,将他们带了出去。

短暂的葬礼结束了。

那些媒体记者没有放过难得出来一次的网安局局长史峥嵘。

“请问史局长,能否披露一下猎狐行动的详细情况?所涉及的究竟是什么犯罪案件?所涉及的犯罪组织、嫌疑人究竟有哪些?是否与国际刑警合作?”

“请问史局长,为何本次葬礼上并没有两名牺牲探员的遗体?他们的遗体是否运送回国?听说盛琰烈士被切下的双腿被冷藏空运了回来,请问这个传言是否真实?”

“请问史局长,本次猎狐行动直接导致一名卧底、一名办案探员牺牲,网安局是否有失职行为?听说盛琰的直接上司盛清怀目前已被停职接受调查,请问这种处分是否意味着网安局认为他应该为这两名探员的牺牲承担直接责任?请问网安局这种行为是否属于推卸责任?”

“请问史局长,为何要派梅杜莎这么年轻的一个女孩担任如此凶险的卧底工作?”

“请问史局长,网安局去年在猎狐行动上的投入高达全年总预算的三分之二,然而至今一无所获,网安局是否欠纳税人一个解释?”

“请问史局长……”

方迟听见何心毅叹息道:“葬礼刚结束,人都还没散,这些记者就等不及了。”

谷鹰冷淡道:“史峥嵘作风硬派、固执,拒绝召开记者发布会,记者们能抓到他,也只有这里了。”

“现在的记者都这么犀利?世道真是变了。我们年轻时,谁敢这样质问史峥嵘这样级别的人?”

“十九局自成立以来就备受公众关注。猎狐行动后,要求将十九局从国安局属下独立机构划归公安部的呼声甚嚣尘上,史峥嵘压力很大。记者们就是吃准了这一点,所以大胆要求舆论监督。“

何心毅问道:“十九局隶属国安局或者公安部到底有什么区别?"

谷鹰看了眼何心毅,道:“何主任果然是醉心科研的人。隶属国安局,十九局便有权保持一切活动的高度秘密性。划归公安部,十九局则必须每年向公众发布白皮书,公开披露一切信息。”

何心毅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忽然又想起什么来,道:“十九局发给你看的那个录像,你删除了吗?那个无论如何不能让小猫看到。”

“知道,早删了。”

“我听说当时盛琰死亡过程的直播在Maandala暗网中短暂开放过。小猫这孩子现在还有求生信念,但万一看到了那段录像,恐怕就崩溃了。”

“史峥嵘安排人做了扫荡,她应该没有什么机会看到——咦,你今天怎么换了个新的领带夹?”

“哦,昨天小猫那孩子送的,说是提前给的生日礼物……”

“嘶”的一声,信号断了。母亲不愧是和父亲相处多年的人,反侦察能力高超。

方迟撩起围巾,围住大半边脸,背着望远镜,双手插兜快步走下小山坡。途中和一个人险些相撞,她抬眸一看,却是个带着浅蓝色消毒口罩和一顶蓝色帽子的年轻男子。虽然看不清脸,却大概能分辨出年纪和她相仿。个子很高,一双眼睛微黯而跳荡,像森林清晨浓雾中伫立的一匹鹿。

是谁也和她一样出现在这里?

被母亲抓到她给何心毅上窃听器是很可怕的事情。方迟无心在这里久留,向那个年轻人多投去了一眼,发现他也在警惕地看着自己。方迟拢了拢风衣,顶着风快步离开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漠世界第9章在线阅读

    馆陶公主喜欢陈午喜欢的不得了,近日来陈午这般待她,她更是把整颗心都放在了陈午身上,直到宫中有消息说,王夫人想见自己一面,馆陶公主没有回应,第二天就带着陈阿娇进了宫。刚巧那日窦太后心情好,就留了汉景帝跟刘荣一起用膳,刘荣看着面前粉雕玉琢的阿娇,心中有千言万语要说,怎奈时机不对,只能强忍着。陈阿娇什么都

  • 天王的文艺人生在线阅读第7节

    都说天家无手足之情,福临不愿让这话在自己的儿子们身上再次应验。哪怕因玄炜是玄烨一母同胞亲弟弟,福临也高兴玄烨会这般让着玄炜。原本给玄烨准备的纳兰容若让玄炜挑走了,福临琢磨着怎么也得再给玄烨再来一个伴读。毕竟玄烨日后是要做太子的,和其余兄弟都是一个伴读也有些说不过去。但一时间福临也没想起来有什么合适的

  • 天生撩人在线阅读第四章

    第4章眼前所看到的景象,无疑令人有些目不暇接。要知道,现代的社会里面,因为人类科技突飞猛进的发展,伴随着现代工业的兴起,与之相对应的则是自然环境被大幅度的碾压牺牲掉。在我的记忆里面,我一定是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这样的景象的——这样的,仅仅是在看到的那一瞬间,就会从心底不由自主的产生震撼的神奇景象。那大概

  • 美丽新世界之破晓黎明在线阅读第8章

    Chapter7那天西弗勒斯身上发生了什么不用阿尔布雷特刻意去打听就被人告知了。毕竟他在斯莱特林的地位不一般,在知道了他的身份后,那些孩子的家长们都好生叮嘱了自家孩子一番。或许他的同龄人只听说过阿尔布雷特的教父路德维希·菲尔绍菲尔绍家族族长和魔药大师的身份,但是对于那些大人们来说,尤其是崇尚黑魔法的

  • 又从零开始在线阅读第一节

    深夜十点。南市街旁,一名清秀男子安静的坐在路旁打着瞌睡。他面前是张蜡黄的布,用几块碎砖压着,布上写着一排清秀的字。“祖传医术,针灸号脉,包治百病,治不好不收钱。”好家伙,包治百病?鬼才信!路过的行人撇了眼,又瞅瞅摊位前坐着的年轻男子,吐了口唾沫,不屑的走开。“娘的,又干坐一天,一毛钱都没赚到。”秦枫

  • 有种感觉,我想成为永远之没落云家(1)(4)

    云家是春风镇本土三大家族之一,在春风镇还没有闻名的时候,就已经扎根于此,传承千年,底蕴深厚,云家曾是一个光耀非常的家族,在春风镇的数百年都是其他家族只能仰视的存在,不仅仅是因为云家的家底丰厚、财富多到令人咂舌,更是因为云家在百年之前出现了一个召唤师!召唤师,浩瀚大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神秘职业,无数人

  • 身患绝症后我爆红娱乐圈之不能说的秘密

    海湾小镇内部禁止行车,是没有任何车道的,所有的私家车、大巴全部都停在小镇外围的巨大停车场,停车场除了地上,地下还有3层,穿着黄色制服的工作人员正在各个关键路口指挥交通。黄杨止最后把大巴停在了停车场腹部,实在没办法,外围车都挤满了。看着前面的小孩子们鱼贯而出,沐尘拉开安全带,站起身来,回头说道:“你们

  • 往生事务所之吃独食(8)

    萧远山听了眉头皱了起来,刘芷岚就道:“你给我喝的鸡汤不用还,她抢人家的鸡汤才用还。所以,她骂的也不是我!”见他生气了,她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劝道。果然,她的话音一落,外头就传来萧天佑不悦的声音:“娘,你瞎说啥呢?不过是一只鸡么?啥天打雷劈?”杨氏讪讪的:“娘又没有骂你和巧珊。”萧天佑:……你这么说,不

  • 牵缘人在线阅读第九章

    【眼前的这抹苍蓝月光,映照着手中锋利刀刃……想要豁出一切守护之物,是你梦想着的,那个世界。】女声悠扬,声线并不婉转却带着磅礴气势。审神者4号听着听着便不由自主地小声道:“倘若我等的思念可以永存,纵使此心凋零飘散……”“大将,怎么忽然听起歌来了?”厚藤四郎一出声,鲶尾也跑了过来:“是什么歌?我也要听!

  • [综]目标是星辰大海第九章在线阅读

    平静的日子总是持续没多久就会被打破,继燕洵的生辰宴后,一件件阴谋诡事接踵而来,浮出水面。“皇姐,皇姐…”进去寝宫,一看到红葵,元淳克制不住地扑进她怀里,眼泪不停地掉,像是受了莫大委屈。“怎么哭了?”从婢女处取来帕子,红葵轻轻擦拭元淳的眼泪,温声哄她。“冰坨子他…他有侍寝婢女…对她很维护…我气不过和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