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正文

神级赘婿第九章

2021/6/11 7:56:00 作者:美食撸串大叔 来源:飞卢小说网
神级赘婿
神级赘婿
作者:美食撸串大叔来源:飞卢小说网
入赘仅仅只有一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她牵起我的手,便可以给她整个世界。(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08.

我叫安熙,性别男,年龄二十六,是一个普通人,我觉得我的世界观还能挣扎一下,但平凡这两个字大概不能了。

.

我的救命最终也没叫出口,在我掉下去的同时,兔子突然从天而降——

然后手握一把匕首刺向了“学妹”,拎住我的是齐晏。

虽然被人拎着后衣领吊在半空这样的场景听起来有些丢脸,但我还是很感谢他拉住了我,让我免于被摔成肉酱的下场。

被齐晏扔到一边平地上的时候,兔子那边已经和“学妹”打起来了。

火花四射,非常炫酷。

然而我无心观赏,我只是不小心瞄了一眼深坑,就忍不住转回头去吐了。

不止是因为我恐高,还因为底下废墟里红通通的淌了一地,让人细思恐极。

但我很快就就没有细思的机会了,齐晏突然又拎着我直接从楼上跳了下去——

没错,从六楼直接调到了地上。

我脸都吓白了。

落到地上的时候,我觉得我的灵魂大概已经出窍了,头昏脑重,险些一头栽到地上去,紧要关头还是齐晏眼疾手快,又拉住了我。

在那同时,我感觉到地面一阵轻颤,兔子踩着“学妹”的背将她压在地上,没出意外的话,他们应该是从天上打到了地上。

下一秒,另一侧又摔出一个人影,砸出一道深坑,里面的人显然也失去了行动能力。

要不是旁边齐晏收回了手,我都没有发现他离开了这一会儿。

虽然今天是周六,但这样炫酷又辣耳朵的场景竟然没有引来任何人的围观,我感觉有些奇怪,却也不敢再去看那栋被劈成两半的楼一眼。

齐晏似乎看出了我的困惑,主动给我解释了两句。

“这里会有专门的负责人来解决的。那只兔子早就跟在这儿了,外围有结界,普通人看不到这边的情况。”

正说着,不远处一个戴眼镜的男人——准确的说是个男孩儿,他看起来像是个大学新生,他抱着一个文件夹慢吞吞地走过来,在兔子不远处站定,推了一下眼镜,然后……就开始跟兔子大眼瞪小眼。

“他是阴阳百货的。”齐晏看不下去了,主动开口提醒道,“人大概是要带走的,你们负责收尾就行了——坑里那个最好多审审,回头顺便告诉琴一声,不然他又要发疯了。”

眼镜男孩儿眯着眼前打量了齐晏一会儿,面无表情地无视了我,又去看兔子。

无声地对峙了片刻后,这位据说是负责收尾的人才慢吞吞地点了点头。

“两位慢走。”

兔子带走了“学妹”,她昏了过去,脸色却很不好看,似乎陷入了什么梦魇。

我则是被齐晏拖走了,就跟在兔子后面,他以怕我吓哭为由非要拖着我走,我腿软,只能随他了。

学妹的情况有些奇怪,但老板都没有事先提醒,我总不能去问兔子,于是我只能曲线救国,戳了戳齐晏。

这一刻齐晏看起来心情不错,很好心地回答了我。

“那个女人已经不能被称之为人了,几乎大半都是恶灵的集合体——恶灵你知道吧?”齐晏瞟了我一眼,又说道,“哦,我差点忘了,你不知道。”

我默默忍住了给他竖中指的冲动。

“万物有灵,不过一般说的恶灵都是普通人类的灵,人类有轮回转世,但执念未消,身死后灵魂便会滞留人世,长时间得不到指引,执念愈深,会慢慢堕落为恶灵,失去理智,以同族的灵魂为食,再入不了轮回,地府的大门不会向恶灵打开,不过通常它们都能活得久一些。”

我忍不住反驳了一句:“但小白说她是老板的有缘人,转世了很多次了。”

“她是唯一的特例,她一人便独享一道轮回路,你不知道吗?”

齐晏看向我的时候表情很奇怪,像是有些生气,但我又觉得是我感觉错了。

“被困在那一点大的地方上万年,终生不得踏出半步——你以为他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直觉让我闭上了嘴。

学校距离阴阳百货并不算太远,走过去也不需要很久,走到门口的时候兔子立刻放下了学妹。

紧跟着学妹似乎又醒了过来,兔子握着刀警惕着,但醒过来的这个好像是平时的那个,她神情茫然地看了看左右。

“这里是……诶,我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刚刚不是还在实验室吗……学长?”

学妹转头看向了我。

齐晏拉着我退了一步。

“齐老师?”学妹又注意到了齐晏,“你来找店长姐姐吗?”

齐晏不客气地笑了一下,然后抬了抬下巴,看向站在门里面的老板:“他不欢迎我进去啊。”

老板朝兔子招了招手,又看了我一眼,笑了一下。

兔子会意地先进了门,然后将之前放给宋墨看的那块牌子又摆了出来,就是“七杀与狗不得入内”的那块。

齐晏开始假笑。

“年轻人不要这么浮躁。”老板摇了摇头,将学妹迎进去,然后才转回身,“就这一次,还有安熙,旷工我要扣你工资的。”

我立马飞奔进门。

齐晏也跟着进来了。

学妹坐在一旁的凳子上,老板给她倒了一杯热水,她也没有多问,只是视线好奇地在老板和齐晏之间徘徊,似乎在思索他们之间会存在什么样的矛盾。

但老板很快就用另外一个话题引走了她的注意力。

“你的项链我已经帮你修好了。”老板说,“需要我现在帮你拿下来吗?”

老板的语速一如既往的慢,不过学妹一点都不介意,只是安静地等她说完。

所以在学妹点头说好之前的这个时间段里,我空出了一点时间去观察店里的陈设,我总觉得店里好像哪里出现了变化。

最后我的目光落到了角落里多出来的的立镜上。

那是一面水银镜,包裹着金色的花边,或许是因为光线的缘故,显得有些昏暗。

可能是因为那面镜子与周围陈设的古典画风并不一样,所以自然而然地显出了突兀,也吸引了我的注意。

同时也吸引了学妹的注意。

“我能看看那面镜子吗?”学妹说话的时候已经起身走向了那面镜子。

我猜她是不由自主地走过去的,因为我也有这样的冲动,很奇怪。

不过或许是走过去的学妹给了我一个理由,我犹豫了一下,也起身跟了过去。

说实话这种充满诱惑力的东西在我的观念里都无异于成瘾的毒|药,都是需要抵制的。

但或许是齐晏这个熟人在这里,我又稍微安了心。

虽然齐晏为人比较欠,但总得来说人品还是值得信任的,起码应该会记得给我收尸。

学妹在我之前走到了那面镜子面前,异变也就是在那一瞬间的事。

学妹在镜子面前愣住,兔子一抬头也愣怔了片刻,在场唯一还镇定着的也只有齐晏——还有后来下来的老板。

之前镜子里映出的明明就是店里的景象,但当学妹站到镜子前面的时候,镜面却突然开始扭曲,然后显出一个人形来。

镜子里的映像笼罩在一片黑影里,黑影之下,一半隐约可见学妹那惊讶惶然的表情,另一半则是暗红的眼睛漆黑的虚影,嘴角诡异地翘着,似在冷笑。

一大半都是黑色而具有粘稠感的东西。

那是人吗?不像是人了。

那映出来的是什么东西?单纯的怪物?

老板的到来安抚了惊慌失措的学妹,他俯身将那串眼熟的项链重新挂到她的脖子上,然后轻轻地搂住了她的肩。

“我们聊聊好吗,鸦。”老板说出那个字的事后语气温柔得不可思议,“我等你很久了。”

“学妹”忽地笑了一下,转而伸出双手缠住了老板的脖子,用一种黏腻而轻快地语调说:“好啊,我们也等你好久了。”

这像是刚刚那一个跑出来了——或许还是另外一个?

我惊呆在原地,一时间大脑都无法运转,只能目瞪口呆地看着老板带着学妹上去。

“……我们要多一个老板娘了?”最后我也只能硬憋出这一句来。

“那镜子……”齐晏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昨天夜里有人送来的。”兔子主动开口解释,他的震惊和困惑看起来并不比我少多少,“老板说就放在那里,不过我也不清楚是干什么用的。”

“似乎是灵体本相?”齐晏语气有些迟疑,似乎说不太准,干脆转头撺掇兔子,“不如你去照了试试?”

“我拒绝。”兔子一脸冷漠地摇头。

“那个,兔……咳,喻、喻先生啊,你不是跟老板一百年了吗?”我主动举手发问,“你知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回事啊?”

我指了指楼上。

“不知道。”兔子拧着眉摇了摇头,“你是我一百年来看到的第一个人类。”

齐晏嗤笑了一声。

这声音太过响亮,我和兔子同时转过头去瞪他。

“那镜子——”齐晏转移了话题,顿了顿,接着说,“既然琴敢放在这里,说明没什么伤害,大概也就是照出本相的作用。”

“本相?那学妹那个……”我说到一半就不想说下去了。

学妹照出来的那个影子实在是有些吓人,如果那是所谓的“本相”,我都没法违心地还把她当成一个普通人。

“你都不会动脑子吗——不记得我之前说的了吗,那个灵魂已经转世上万年了,这世上万事万物都有终结,何况是最脆弱的人类。”

你明明没有跟我说过——我原本想对着齐晏喷回去的,但听到后半句的时候我沉默了下来,虽然不太清楚所谓轮回转世是什么样的规则,但他的意思我已经猜到了。

“她转世太久了,就要死了,虚弱得连转世也要间隔那么久,但是她又不想那么早死,只能选择恶灵那条路——现在她和恶灵已经没有什么差别了。”

齐晏说着话锋又是一转。

“不过这种明明失去了记忆,还偏要死抓着执念不放的——真是蠢透了。”

我正震惊于学妹身上的“真相”,暂时没空跟齐晏斗智斗勇,他大概也知道我的心不在焉,并没有再说下去。

等到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发现我已经站到了镜子前面,齐晏则慢悠悠地跟在我后面晃过来,嘴里还念念有词。

“……对某些人有特定的吸引力吗……重点是记忆?也可能是蠢……”

当我抬起头看镜子的时候,齐晏停了下来,也跟着抬起了头。

“你确定你现在想看?”齐晏冷笑了一下,带着十足的嘲讽。

我没什么空闲的注意力留给他突转的画风,我原以为镜子里映出来的会是我原来的模样——

就算是学妹也还保留了自己的那一半呢。

但出乎我意料的是,镜子里几乎是一个陌生的人。

黑发、黑衣、红眼睛,头发很长,过了腰,黑色的长袍,不知道是哪个年代的衣服了,领口用暗红色的纹,看着就带着一种久远的仪式感。

我猜这个照的并不是我,因为我做不出这样空洞而淡漠的表情,而且镜子里那个,看起来比我还小。

现实里的我,脸虽然嫩,但好歹成年了。

其实再细看,脸倒是有些许相像,但要比我本人柔和一些,也白得吓人,几乎能和小白一较高下了。

我宁愿相信这是前世的幻影什么的——不过这倒不是关键。

最让我感到惊悚的还是镜子里照出来的另一个人,差不多的装束,相似的脸,不同只在于后面那个头发束了起来,略高了一些,表情更冷漠了一些。

如果单拎着这两张脸出去,恐怕没人会怀疑他们的亲缘关系。

问题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跟在我身后过来的是齐晏。

就算是脑补成前世今生也止不住我的心塞,还有什么比跟死对头住一栋楼更悲哀的事吗?

有,当你意识到你跟他可能做过兄弟的时候。

亲生的那种。

我突然萌生了一种想砍了他们的那个爹的冲动。

非常强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漠世界第9章在线阅读

    馆陶公主喜欢陈午喜欢的不得了,近日来陈午这般待她,她更是把整颗心都放在了陈午身上,直到宫中有消息说,王夫人想见自己一面,馆陶公主没有回应,第二天就带着陈阿娇进了宫。刚巧那日窦太后心情好,就留了汉景帝跟刘荣一起用膳,刘荣看着面前粉雕玉琢的阿娇,心中有千言万语要说,怎奈时机不对,只能强忍着。陈阿娇什么都

  • 天王的文艺人生在线阅读第7节

    都说天家无手足之情,福临不愿让这话在自己的儿子们身上再次应验。哪怕因玄炜是玄烨一母同胞亲弟弟,福临也高兴玄烨会这般让着玄炜。原本给玄烨准备的纳兰容若让玄炜挑走了,福临琢磨着怎么也得再给玄烨再来一个伴读。毕竟玄烨日后是要做太子的,和其余兄弟都是一个伴读也有些说不过去。但一时间福临也没想起来有什么合适的

  • 天生撩人在线阅读第四章

    第4章眼前所看到的景象,无疑令人有些目不暇接。要知道,现代的社会里面,因为人类科技突飞猛进的发展,伴随着现代工业的兴起,与之相对应的则是自然环境被大幅度的碾压牺牲掉。在我的记忆里面,我一定是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这样的景象的——这样的,仅仅是在看到的那一瞬间,就会从心底不由自主的产生震撼的神奇景象。那大概

  • 美丽新世界之破晓黎明在线阅读第8章

    Chapter7那天西弗勒斯身上发生了什么不用阿尔布雷特刻意去打听就被人告知了。毕竟他在斯莱特林的地位不一般,在知道了他的身份后,那些孩子的家长们都好生叮嘱了自家孩子一番。或许他的同龄人只听说过阿尔布雷特的教父路德维希·菲尔绍菲尔绍家族族长和魔药大师的身份,但是对于那些大人们来说,尤其是崇尚黑魔法的

  • 又从零开始在线阅读第一节

    深夜十点。南市街旁,一名清秀男子安静的坐在路旁打着瞌睡。他面前是张蜡黄的布,用几块碎砖压着,布上写着一排清秀的字。“祖传医术,针灸号脉,包治百病,治不好不收钱。”好家伙,包治百病?鬼才信!路过的行人撇了眼,又瞅瞅摊位前坐着的年轻男子,吐了口唾沫,不屑的走开。“娘的,又干坐一天,一毛钱都没赚到。”秦枫

  • 有种感觉,我想成为永远之没落云家(1)(4)

    云家是春风镇本土三大家族之一,在春风镇还没有闻名的时候,就已经扎根于此,传承千年,底蕴深厚,云家曾是一个光耀非常的家族,在春风镇的数百年都是其他家族只能仰视的存在,不仅仅是因为云家的家底丰厚、财富多到令人咂舌,更是因为云家在百年之前出现了一个召唤师!召唤师,浩瀚大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神秘职业,无数人

  • 身患绝症后我爆红娱乐圈之不能说的秘密

    海湾小镇内部禁止行车,是没有任何车道的,所有的私家车、大巴全部都停在小镇外围的巨大停车场,停车场除了地上,地下还有3层,穿着黄色制服的工作人员正在各个关键路口指挥交通。黄杨止最后把大巴停在了停车场腹部,实在没办法,外围车都挤满了。看着前面的小孩子们鱼贯而出,沐尘拉开安全带,站起身来,回头说道:“你们

  • 往生事务所之吃独食(8)

    萧远山听了眉头皱了起来,刘芷岚就道:“你给我喝的鸡汤不用还,她抢人家的鸡汤才用还。所以,她骂的也不是我!”见他生气了,她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劝道。果然,她的话音一落,外头就传来萧天佑不悦的声音:“娘,你瞎说啥呢?不过是一只鸡么?啥天打雷劈?”杨氏讪讪的:“娘又没有骂你和巧珊。”萧天佑:……你这么说,不

  • 牵缘人在线阅读第九章

    【眼前的这抹苍蓝月光,映照着手中锋利刀刃……想要豁出一切守护之物,是你梦想着的,那个世界。】女声悠扬,声线并不婉转却带着磅礴气势。审神者4号听着听着便不由自主地小声道:“倘若我等的思念可以永存,纵使此心凋零飘散……”“大将,怎么忽然听起歌来了?”厚藤四郎一出声,鲶尾也跑了过来:“是什么歌?我也要听!

  • [综]目标是星辰大海第九章在线阅读

    平静的日子总是持续没多久就会被打破,继燕洵的生辰宴后,一件件阴谋诡事接踵而来,浮出水面。“皇姐,皇姐…”进去寝宫,一看到红葵,元淳克制不住地扑进她怀里,眼泪不停地掉,像是受了莫大委屈。“怎么哭了?”从婢女处取来帕子,红葵轻轻擦拭元淳的眼泪,温声哄她。“冰坨子他…他有侍寝婢女…对她很维护…我气不过和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