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西凉关外渡春晖在线阅读第10节

2021/6/11 7:24:42 作者:不苦果子 来源:晋江文学城
西凉关外渡春晖
西凉关外渡春晖
作者:不苦果子来源:晋江文学城
不知从哪里开始,但唯有一个终局。宇内宙间寻君去,不负相逢负此生。故事完整,框架虚构。是将军攻×谋士受的因果循环、离恨悲欢。全文四万字出头,如果我要是勤劳一些,这个故事的字数翻三番成为一个长篇应该毫无问题,但我懒得写太多,也太冗杂。所以故事情节毫不拖沓,如江湖奔流入海般畅快。遣词造句复古,具有一定可读性。篇幅不长,但有痴情爱恨、有家国信仰、有纵横谋略。总之入股不亏!

容家答允了贺成章去附读,贺家便将此当做了一件大事来办。贺瑶芳的那点子小心思,在这样的一件大事里,简直不值一提。贺家是科考起家,罗老安人的娘亦如此,自然将读书科考做官看得极重。

罗老安人且将旁的事都按下,张罗着贺成章随侍的书僮、小厮一类,又有穿的衣裳、带的食盒、文房四宝。贺成章年纪小,书僮本是没有的,少不得自家中遴选。贺家仆人又不多,除了书僮,还要个年纪略长的跟着压阵。

最后罗老安人选了自己昔年陪房的孙子,一个比贺成章大一岁的男孩子。又思容家是书香人家,恐这小男孩子名儿不雅,遂给他改名唤做捧砚。

贺瑶芳对这个捧砚倒是有些印象,一个沉默又聪明的男孩子——可惜走得太走。在他们觉得柳氏为人不坏的时候,便是捧砚先察觉出不对来的。奈何人微言轻,最终逃不过一个被发卖的命。对捧砚,贺瑶芳是极放心的。再一看贺成章的那个小厮,也是个可靠的人,她便不操这份心了。

贺敬文又特意篇出了开蒙的书来,郑重将贺成章唤到面前:“我原也教过你识字,我问过你容伯父了,他家开蒙便是用这几本书,你要用心读书,尊敬师长、友爱同学。”

贺成章恭敬地答应了,双手接过了书,转交给捧砚捧着。

贺敬文又板起脸来对捧砚道:“你是捧砚?”

捧砚抱着书,低头道:“是。”

贺敬文道:“服侍哥儿往容家去,不许淘气!”

捧砚又答一声:“是。”

贺敬文又不好跟他小孩子多计较,对自己儿子却是可以多训导几句的:“你到了容家,万不可戏笑,一则你尚在孝中,二则你容伯父也在孝里。定好了下个月你往他家去,这个月你便在我跟前,我好歹多教你些儿,免得到那里露了怯,叫人小瞧了去。”

贺成章唯唯。算来他长到这么大,跟这亲爹相处得实在有限,贺敬文说“教过你识字”未免有些自夸。教授他识字的事情,做得最多的,实是他母亲和祖母。然而这两位教导他的,万事以孝为先,要“听话”,不得与长辈顶嘴。贺成章也乖乖地点头答应了下来。

贺敬文见儿子“听话懂事”也颇为满意,给儿子定下了作息,每日何时过来授课,又说要每日检查功课,喝问一句:“你可都记得了?说一遍我听!”

捧砚心道,这老爷比我爹还凶哩!不免为新跟的小主人担心。

贺成章记性也不错,一一复述了:“辰时初刻往书房来读书,每日功课当日做完,第二天还功课。”

贺敬文才摸一摸新蓄的髭须,满意地点点头。一摆手:“去罢!”这个动作是跟他爹学的,他爹大小是个官儿,也有一点官人派头。那位老爷子去的时候贺敬文还小,就只记得这个连进士都没考上的亲爹的威风了。长大了不免模仿一二,顾盼之间还颇为自得。

————————————————————————————————

贺成章从贺敬文书房里出来,早在门口候着的乳母张妈妈便想要抱他走。贺家便是在贺成章的祖父还在世的时候,官也做得不很大,按制,无论如何也盖不了五间七架的大屋。然而乡下地方,不能建大屋,便多建院子,远远看去也是大大的一片。足够主人家一人一个院子还有富裕。

从贺敬文的书房往贺成章的院子,要走不少路。张妈妈恐贺成章走得累了,身上发热出汗,便要抱他。贺成章牢记着亡母教导“你姐妹们日后如何都要看你的了”、“你要快些长大懂事”,以自己将要读书,是个大孩子了,便不肯要张妈妈抱。

才将小手一摇,话未出口,就听后面贺敬文极威严地斥道:“叫他自己走!多大的人了,读书了还要人抱,成何体统?哪里学来的臭毛病?以后都自己走!”

张妈妈原是笑迎贺成章的,闻言,笑容便僵在了脸上,心道:不让抱便不让抱,何苦这般吓人?

贺成章小小的心里更是尴尬,他原就不想叫抱的。现在被他爹一说,倒显得是他娇贵了。

一主一仆,一高一矮,都有些讪讪。

张妈妈脑筋转得快些,顺口便对贺敬文道:“老爷说得是。读书人家,与那等勋贵家的纨绔是不能一样的。”

贺敬文满意地道:“就是这样。去罢。”

张妈妈不敢再抱,只管牵着贺成章的手,小声嘱咐:“哥儿没走过这么远的路,还是牵着我的手,以后走惯了,便自个儿走。”

一路将贺成章领回了小院儿里。

一脚踏进院门儿,张妈妈就看到了胡妈妈——贺丽芳来了。

胡妈妈自打多了两回嘴,就常被贺丽芳支使做这等活计。看着像是信重,贺丽芳的心里,实是有些疏远的。两人一打了照面儿,都露出一个苦笑:平日里不觉得,可自打没了主母,这家里可真是够乱的。

贺瑶芳原就是想紧盯着大哥,注意他一举一动的,她如今看这个哥哥,倒不全像是个兄长,反而有些像看儿子。都说外甥肖舅,她的儿子跟贺成章眉宇间还真有那么四、五分相似,越看越像——看着格外的亲切,也格外的放不下。

本想着自己过来的,没料到半道上遇到了大姐,姐妹俩就一同过来了。贺丽芳见弟弟自己走了过来,也不惊讶,只上下打量着,问他:“爹说什么了?”

贺成章不好意思诉苦,默默地自己咽了,答道:“爹说的,与容……尚书说好的,叫我下个月过去。这个月且教我识字温书。”

贺瑶芳眼睛一亮,有门儿!她们家里,倒是不禁女孩子读书识字的,学得好时,贺敬文还要夸奖。当即便说:“我也想读书!”

贺丽芳恨声道:“你要死!俊哥是往容大人家里去的,你女孩子家家的,往人家家里跑,成何体统?”

贺瑶芳道:“谁要去他家?我要跟爹学……”说着,声音小了下去,一双手捏着衣角,仰脸问贺大姐,“不行么?”那小模样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贺丽芳也心软,犹豫了一下,道:“那你先把爹哄得开心了,再跟爹撒个娇,好声好气儿地说。”

【行啊!够机灵!】贺瑶芳原也是这么想的,只因老皮老脸的不好意思说出来,现在是大姐“教唆”的,她便大大方方地点头:“行!阿姐一起来么~”

贺丽芳一点也不犹豫地道:“你们都去了,我自然要去看着你们。”

贺瑶芳对贺成章扮了个鬼脸儿,贺成章“噗哧”一笑,因领训而抑郁的心情瞬间好了不少。贺丽芳见一弟一妹挤眉弄眼儿的十分快活,原欲斥出口的话也咽了下去,哼了一声道:“你们就会淘气!俊哥,你怎么自己走了来?这么远。”

贺成章道:“爹说了,不叫抱着走了。”

贺丽芳想了一想,道:“近了自己走,远了、累了,顶好说……等等!”说着,朝贺成章招了招手。

贺成章狐疑地走过去,贺丽芳又一把拉过了妹子,三人头碰头。就听贺丽芳小声道:“往后你们遇着了这样的事儿,先不要反驳,照做,觉得累了,便直接累倒……顶好倒得叫人都知道了。”

【好主意!】这位大姐不去宫里弄死吴妃真是屈才了!贺瑶芳翻了个白眼,一面想【这个我不用你教】,一面想【怎么不记得当年还有这么一回事儿了?】直到被贺大姐拉着手领出贺成章的院子。

————————————————————————————————

贺瑶芳果依着她姐的方子,去贺敬文那里讨人情。走之前还顺手带了碟茶果装到食盒里,让何妈妈拿着,她却与绿萼一前一后慢慢地踱。到了贺敬文的书房外头,先问一声好。

贺敬文对儿子严厉,对女儿却好很多,让女儿进来。见她接过了何妈妈手里的茶果,小小的身子慢吞吞地挪了过来,一脸认真的模样问他:“爹读书这么久,不饿么?要爱惜身体。”不由失笑。

贺瑶芳哄人是有一套的,昔年能在气氛诡异的帝后中间左右逢源,如今重操旧业,对付亲爹,自然是手到擒来。贺敬文一面嘲笑她:“小小年纪又懂得什么?偏来装大人样儿教训起我来了。”心里却是十分熨贴。

贺瑶芳歪歪头,趁着拿茶果的功夫,爬上了父亲的膝盖,贺敬文也顺势接了。贺瑶芳并不提贺成章,却拿眼睛瞅桌上的书。贺敬文故意逗她:“你认得么?也跟着看。”

贺瑶芳道:“认得两个字,娘教过我的,还说要接着教哩。我都能学会。爹,娘什么时候叫我接着学?”

贺敬文心头一酸,接着就说:“你娘……”吐出两个字,又生硬地折了回来,“爹教你吧。”这么点儿的孩子,哪儿知道什么生离死别呢?还是自己多照顾些儿吧。

“爹不教我哥?”

贺敬文犹豫了一下:“你哥哥……嗐,明儿你们几个都过来,你哥哥姐姐们背书,你认字儿。既是你自己要学的,便不许哭闹吵到你哥哥背书。”

贺瑶芳痛快地答应了:“我一定学好。”能读书写字就好,不但能多明白些道理,要紧的是能拿到笔墨。

自此,贺家三个孩子便一同在父亲的书房里读书。原本贺丽芳还想让小妹妹汀芳一道过来,无奈汀芳委实太小,坐不住,贺敬文只得遗憾地作罢。命人带汀芳下去的时候,还掸了洪姨娘一眼。那眼神看得洪姨娘委屈得要命。

贺瑶芳当时没在意,等下了课,贺丽芳领她往罗老安人那里去。罗老安人亦不阻拦孙女儿们识字,现见了她们,也是笑吟吟的,问今天学了什么,又问:“俊哥呢?”

丽芳道:“爹还要多教他些功课,好应付容家那里的先生呢。我们先来了。”

罗老安人又问今日学了什么:“你爹和俊哥都还好?”

贺丽芳道:“爹教的我们都会,爹乐着呢。只有一条不太好,爹只夸我和二娘,不肯多夸俊哥。”

罗老安人笑道:“教儿子和教女儿,怎么能一样?你看你爹,可曾真的生气了?”

丽芳点点头:“有那么一小会儿,三娘坐不住,爹瞪了洪姨娘来。”

罗老安人点评道:“那是他不好,儿女事,怪个妾做甚?先是三姐儿年纪小,你娘想教她也学不了,现在……总归不是姨娘份内的差使……”

次后,罗老安人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要家下都改过称呼来,全依着北面的称呼,管丽芳姐妹叫“姑娘”或是“姐儿”,贺敬文坐实了是这家的举人老爷,其余依次类推。

贺瑶芳的心却已经不在这个上头了,她觉得自己像是被人从天灵盖上狠狠地劈了一刀,整张皮肉都裂开了,露出里面的骨头一般。那样的赤-祼-祼-地,直直地暴露出了她内心最在意的事情。贺太妃到死,也不过是个妾。皇家的妾,做到太妃,有亲儿子,风光,可对贺瑶芳来说,到底意难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之末世双子之旧地旧伤(5)

    折腾了半大天,两人才收拾妥当出来。陆钧霆心情大好地系上了宝蓝色西装腹部的扣子,难得主动拉开车门对着黑了一张脸的顾向晚道:“请上车,顾小姐。”她看见他就来气!哼,不就是有钱嘛,总有一天,老娘一定要比你还有钱!车子轻快地行驶到了陆宅,男人的心情显然很不错,可却未注意到,顾向晚的拳已经越攥越紧——这陆家大

  • 你喜欢吃糖油粑粑吗在线阅读第七节

    【感谢(哇哦111)老哥的打赏,这是红尘这本书收到的第一笔打赏,真的感动,谢谢老哥们的支持,我一定会努力写出更搞笑好看的章节,也希望老哥们继续支持!】秦羽离开公寓,试着从系统中兑换一百个装逼点出来,想看看装逼点是不是真的能换成钱。“系统,帮我兑换一百装逼点。”“叮!兑换成功,一万块华币已成功转入宿主

  • 平行绝爱在线阅读第十节

    这话一说出来,司马超帅简直想找个洞钻进去。旁边的人也是给弄得哈哈大笑。厉英说完话,眼里还闪烁着崇拜的光。华灵月捂着嘴,偷笑个不停。可是一看到厉英再也没有了双臂,华灵月的心里不禁有些忧伤。厉英见他们笑的开心,可是自己却笑不起来,回过头才发现华灵月神情悲伤,似乎是有心事,厉英问道:“月儿,你怎么了?”问

  • 疯狂医师之第一章

    桌上摆放着一式两份的离婚协议书,一边已经签好了名。Alpha低垂着眸光,看了会儿上面小娇妻的名字,掀了掀眼皮:“练字?”小娇妻结结巴巴,完全没有底气,小小声说:“离,离婚……”“离婚?”Alpha扬扬眉,“我会是第一个被自己的Omega抛弃的Alpha吗?”小娇妻:“我可以……洗掉标记。”Alpha

  • 裂纹之上第三章在线阅读

    “现在,船上又凑齐五十人了,看来和我想的一样,伴随着每次任务中死亡减少的人数,诡异号会逐渐补充。”男人缓缓的朝着他们走来。“你们都是什么人,为什么我们会被这艘游轮邀请,来到这里?”范乐乐焦急的问到,他想搞清楚这里的一切,自己只不过是参加了一个派对,就莫名其妙的被送到这万物黑夜的异世界中。“我叫杜映,

  • 秦时明月之王者归来在线阅读第九节

    王成身着黑色王服,头戴黑底描金翼善冠,脚上穿着黑底红边的吞云靴,整个人气势显得格外的肃穆。他那并不高大的身躯,就好像黑洞一般吞噬着周围的光线,辅一出现在建极殿的门口就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皇叔。”“王成。”“武王!”王成信步向前,并不高大的身体就好像是巡视领地的狮子一样,所过之处文武大臣们潮水一般

  • 总裁爹地宠上天在线阅读第8章

    听得莫羽这话。以及先前的他那的一系列表现,莫苍狂彻底傻眼了,平常只要莫羽惹了事都是他出来擦屁股。可今天他这儿子怎么了,不仅嚣张了许多,这嘴皮子的功夫比他还溜。莫苍狂心想:病一次就能脱胎换骨,那要是多病几次,岂不是可以日翻苍穹了?莫苍狂的这般想法若是让莫羽知道,肯定要臭骂自己这个便宜老爹,哪有父亲这样

  • 秋夕调所有人都有一个攻的心

    而房间里的崔志皓可就没那么多心思去考虑外面的妹子们怎么想的了,他现在感觉自己的情况不是很乐观,因为他现在被朴草娥壁咚在墙上,没错,是被朴草娥壁咚在墙上,他就不明白了,怎么自己老是遇到这种喜欢强攻的女人!朴草娥不顾视频里的羞耻表现,抬头强硬的直视着崔志皓,努力的维持着自己的气势,窗外的阳光刚好照进来,

  • 西游圣龙:我的外挂是幸运在线阅读第九节

    姜朝祁一怔,叶惊蛰?先前调查他背景的时候,密报上写的是任骁骑尉,要提拔他也不是不可,只是他目前官职着实低了些,需要费点功夫,而且他的父亲……“阿辞,你怎么想起他来了?”“他怎么也算是我的救命恩人,如果没有他,我现在还在青虎寨上做压寨夫人呢。”这也算是姜曦辞掏心窝的一句话了,谁让她刚重生回来这么背呢。

  • 我可以和你互暖吗第3章在线阅读

    果然,道长眯起了眼睛,翻身从树上下来,疑惑地打量他道:“咦,你在叫谁?”箫少年干脆朝他翻了个白眼儿,没好气道:“我就一个师傅,不是叫你,叫的是谁?”“诶,不对,看你的面相,应该是我徒儿啊!可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你!”道长闻言兴奋地围着他转了几圈,掐指算道,“莫非你就是我应该在昨天那破庙的短墙外,收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