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无敌相师富贵何处求?

2021/6/11 8:39:55 作者:林天 来源:3G小说网
无敌相师
无敌相师
作者:林天来源:3G小说网
卦推天地,震古烁今,风水堪舆,扭转乾坤。林天一名普通的山村少年,在一次意外中获得了卜算推测的能力,从此开始了他的妖孽人生。寻龙点穴,吉凶断测,铁口直断,一卦千金。结金丹,入大道,笑傲红尘。

寒风凛冽,星光疏淡。

在芦月国渺无人烟的边境,只有一个地方亮着灯光,那是方圆十几里中唯一的客栈,比一座孤零的坟包还要凄凉。

卢荻不是这家客栈里唯一的客人。他坐在客栈靠东的一张桌子前。

另外四个人坐在角落里,从背后打量着他。准确地说,打量着他背上沉甸甸的包裹。

因为卢荻从走进客栈直到现在,从未放下过那个包裹。

也因为卢荻的脸色有些日晒的颜色,这是从别的大洲游历回来的标志。现在的东岳王洲,是冬天。冬天里,没有这样温暖的颜色。

另外,卢荻的衣衫很单薄,鞋子上还露着洞。这是另一个证据。他似乎刚刚从别的大洲回来,还没有来得及更换衣衫。

而别的大洲,那广袤的未开拓的富饶之地,到处都是宝贝和奇遇,至少在传说中是如此。

店小二儿在打着盹儿,这种状况他见多了。他不是武术高手,他没有能力保证任何人的安全。因此他还是装睡比较好。

夜很静,人很少。只有卢荻一个人。

那四个人不把自己看做人,或者说普通人。他们被称为强盗。但是他们可不这么看。他们把自己看做是人中的强者。

能用简单粗暴的方法解决问题的人,都是强者。

弱者只能被解决,或者需要别人的帮助才能解决问题。而卢荻,现在没有帮手。

他们准备动手了。他们想知道那个包裹里究竟是什么。不是因为他们有权力,而是因为他们有能力——简单粗暴解决问题的那种能力。当然,有时候,这两种力量是等价的。至少在这个客栈里是如此。

两个人站了起来。走到卢荻的对面。

“打开你的包裹。” 一个灰衣人说道。

“走开!”卢荻面无表情地说了两个字。

“找死!”灰衣人喊道。他抡起钢刀向卢荻的头顶劈去。

钢刀劈来,带着呼呼风响。

卢荻身体没有动,他右手两指向空中弹出,一道白光从指尖飞射而出,如流星一般没入到了钢刀之中。

钢刀飞劈过来,却停留在卢荻的头顶上不动了,嗡嗡地挣扎作响。

“你是炼气士!”灰衣人大惊失色,喊道。

“你说呢?”卢荻冷冷地说道。

“仙长赎罪,我吃了熊心豹子胆,不...,” 灰衣人人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哆嗦着说道:“我有眼不识泰山。”

“走吧!走远些!别耽误我做生意。”卢荻淡淡地说道。

四个人走了。出了客栈,走得很远,因为他们也怕死。

今天他们错了。错在了他们的眼睛,因为那个年轻人生得太清秀,眼神太单纯,脸上日晒的颜色也掩盖不了的清秀和单纯。他们觉得这只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年。

他们也见过别的炼气士,他们的判断从来没有错过。今天是第一次犯这种错误。

或许不是他们错了,而是那个年轻人故意给他们布置陷阱。一种用外貌布置的陷阱。

再遇到这样的年轻人,再也不去抢了,他们发誓。那个年轻人的脸庞已经印在了他们的脑海里。

他们忘不了,酒醉了也忘不了,应该一辈子也不能忘。因为这是生命的代价。

..................................

卢荻确实刚从南方的一个大洲来。那个大洲叫南金汇洲。不是因为那里金子比较多,是因为那里未被别人霸占的金子比较多。对炼气士来说,那里未被别人霸占的灵石比较多,而且,绿色的比较多,这点很重要。

卢荻也确实是个修仙者。但他不是修仙者中的强者。他只是炼气期十八层,一个刚刚打好基础的修仙者。

他本来也是芦月国人,一直与一位老伯和老婆婆生活在一起。可是五年前,当他们一起外出时,却突然冒出来几个蒙面人想杀死他们。老伯和老婆婆拦住了蒙面人,喊他逃跑,跑得越远越好。

他慌忙中逃离了芦月国,在外面流浪了数年,这才敢偷偷回来。

他今天来这家客栈,是要做生意。因为他有一些绿灵石,而在这个东岳王洲,绿灵石比较稀有。

现在他有点忐忑,不知道要面对的是怎样的人。如果要等的人是像那几个强盗一样的武夫,那还好对付。如果也是一个修行者,则可能会有不小的麻烦。

风刮得稍微轻了一些,天上的斜月也变得明亮起来。

那个人来了,他同样背着一个包裹,比卢荻的,更大些,更沉些。

他胖胖的,肚子圆鼓鼓的,像一头刚饮饱了水的牛。他很面善。

他没有让卢荻感到紧张。因为这个人他认得,他是卢荻五年前的好友,谢绵。

记得当年他和老伯老婆婆住在一条僻静的小巷里,而谢绵一家就住在离他们不远处。

谢绵略长卢荻两岁,平日里却总喜欢称卢荻为大哥。卢荻也很是无奈,因为他觉得谢绵是真心实意的。毕竟五年前自己的炼气修为高过谢绵一些,有时候是需要承担一些作大哥的责任的。

“怎么会是你?”卢荻和谢绵几乎同时惊呼了一声。

“你和卢老伯五年前怎么一夜间都消失了呢?”谢绵问了一个困惑他多年的问题。

“哎,别提了。我们匆忙搬家去别的地方,没有来得及告别。”卢荻道。卢荻对五年前的事也充满了疑惑,这样的变故,他一般不想向其他人提起。

“看来这五年来你收获不小啊,那里来的这么多绿灵石?”谢绵看着包裹里的灵石,说道。

“你就别取笑我了,这都是四处辛苦搜寻来的。我还没问你呢?你怎么做起这种营生来了?”卢荻问道。

“咳!”谢绵说道:“你忘记了,我老家就在这芦月国边境。这家客栈,那可是我开的。”

听到谢绵这句话,卢荻对谢绵当即刮目相看了起来。在这样的地段开客栈,那可是需要一些非同常人的能力和胆略的。

不过转念间也明白了过来,谢绵也是个炼气士。卢荻细细观察一番后,发现谢绵居然也达到了炼气期十八层的水平。五年前时,谢绵不过是九层的水平,看来这谢胖子在修炼一道上用功匪浅。

谢绵眯着一双小眼睛环顾了四周一圈,说道:“卢荻,这里太过简陋,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换个地方好好聊聊。”

两人出了客栈,走了一个多时辰后,来到一个幽静宽敞的院子前。

院中有廊阁,有小厅,有盆栽花树,有竹林摇曳,显得颇为精致。

两人在一个僻静的阁楼中坐下。

谢绵问起了五年的往事,卢荻将五年流浪的经历简约说了一遍。说到有趣处,两人不由得一起大笑。

卢荻也问起了谢绵为何迁移到了此处,却不料似乎说到了谢绵的烦心事,谢绵一脸惆怅迷茫的表情。

谢绵用疑惑不解的语气说道:“都说这修炼一途,炼气期圆满之后是焠神期。这炼气期还好说,只要心定志坚,勤于修炼,或快或慢,每隔一段时间,总会有所长进。而这焠神期,却异常神秘,我一年多来,苦苦思索,多方求告,却没有半点进展。卢荻,你修为进展一直快我几步,不知你有没有什么秘术?”

这最后一句话却问住了卢荻。他的修炼的口诀由老伯亲口所传,自从和他们分开后,便没有人传授新的口诀。这五年来,自己似乎也是年华虚度,每天只想着隐蔽逃命,以至于炼气修为也只提高了两层。比起谢胖子来,却是远远不如了。

卢荻道:“听说,要得到那混沌焠神诀,有这部神诀的指导,修炼才能事半功倍,有所成就。”

“这部道书我也听说过,可是如何才能得到呢?”谢绵问道。

“如果没有人传授于你,那你就出价大量的灵石,肯定会有人送货上门的。”卢荻道。

说到这里,卢荻突然明白了谢绵来这边荒地带开客栈的用意。所谓富贵险中求,看来这谢胖子是准备赚取足够的灵石后求购这部道书了。卢荻心中不免赞赏谢绵的心机和勇气。

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传来,却是一个衣着素淡,个头略矮的女子走了进来。

“卢荻,这是我的相好,给我打理家业。”谢绵看到女子进来,嘿嘿地坏笑了起来,此时的谢绵又一脸的满足和得意。

女子显得精明干练,过来和卢荻寒暄了几句,往后院走了。少顷,送过来两碟小菜和一壶酒。

卢荻也不客气,把酒斟满杯子,喝了几杯,有点面红耳热。他有点羡慕谢胖子这种悠闲的生活和平淡的幸福,而他这几年来东奔西走,却从未有过这样的恬淡和平静。

“也许,像谢胖子这样也不错。”卢荻暗暗自语。开口正欲向谢绵恭维几句。

“卢荻,我有一处富贵可求,不知你有意否?”不等卢荻心中之话出口,谢绵说道。

“富贵?” 卢荻疑惑地看着两眼放光的谢胖子,心想这家伙不会是已经醉了吧。

..............................................

月近中天,斜月的冷辉照耀着园中有点枯败的竹叶。微风吹来,竹叶簌簌而响,显得宁静而又神秘。

“如何求富贵?” 卢荻试探着问道。

“五百年前的那场大战,西明霸洲的术法师横扫天下。”谢绵神情严肃,仿佛亲眼目睹了那场大战。

“自那以后,非但西明霸洲冠绝天下,天下众人,皆有向往之心。当今术法师炙手可热,便可略见一端。而那西明霸洲盛产的绿灵石,也由此水涨船高,成为人人争欲求取之物,更因此有天灵石之称。”谢绵一段宏论,又让卢荻刮目相看。

“卢荻,你去外面游历多年,是否有获取绿灵石的渠道或者消息?其中每一项都价值不菲呀!”谢绵话锋一转,意味深长地看着卢荻,沉声说道。

“绿灵石,天灵石。”卢荻喃喃地说了两句。

“谢胖子,你是醉了,还是疯了?”卢荻有点失望,没想到谢胖子出了这么个馊主意。

“私自买卖绿灵石可是重罪,这可是橙朱殿的禁脔,橙朱殿的势力,是你我这样炼气期的小人物可以惹得起的吗?莫非你有免罪的铁券?”

“免罪的铁券我没有,但是有一个不小的地方,有一个不小的人物却敢于做这桩买卖。”谢绵听出来卢荻并不知晓此中水的深浅,语气愈加肯定,一字一句地说出了八个字:“百里山庄,百里连溪。”

百里连溪是东岳王洲的名士,其博学多才,杂通百家,满腹经纶,门生云集,一般人对这个名字并不陌生。他确实不是一个小人物,不过,他怎么会突然在自己的山庄里干起这种生意来了呢?这是第一个疑问。

“百里连溪的修为差宇文橙朱太远,他怎么敢打橙朱殿的主意?”这是第二个疑问,但这种以硬实力论高低的问题似乎更容易回答,卢荻直接问道。

“百里连溪的修为确实不及宇文橙朱,但他有一个出色的弟子独孤望鹿,自从两年前两人论道以来,坊间传闻,宇文橙朱也未必能稳操胜券。”谢绵说道。

这场修为高低的较量应该是秘密进行的。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这场较量还是在东岳王洲的坊间传了开来。

“如果真如你所说,那八成是百里连溪的这位弟子在暗地里挑战橙朱殿了。”卢荻似乎说了一句显而易见的白话。

他并非迂腐之人,虽然他的第一个疑问的真正答案或许只有百里连溪才能回答,但是,仅仅凭着目前的信息,他也感到了此中的机会。

“你看这桩富贵是否可求得?”见到卢荻有些意动,谢绵很是高兴。

“我在外出游历到南金汇洲的时候,确实发现有不少的绿灵石,甚至其它的灵石他也有一些。”卢荻说道。

“只是如何才能避过橙朱殿的势力,将这些灵石运到东岳王洲呢?再说,那百里连溪乃当世名士,那百里山庄也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进入的吧。”卢荻问道。

“哈哈,这些都包在小弟身上了。只要你信得过我,明天我带你去见几个人,这些问题包管迎刃而解。”谢绵说道。

“谢胖子,你今天是有备而来的吧。”卢荻觉得从一开始就被谢绵引入了圈套之中。

“我哪敢给你下套,这桩买卖我筹划了很久,就等着你这把东风了。”谢绵得意地说道。

“今天我们暂且歇息,明天晚上我们一道去会会我们的生意伙伴?这桩生意若成,有了这笔资源,我们的修炼破境有望也未可知。”

卢荻望着划过中天的冷月,心中升起了一些久违的暖意。这股暖意来自酒温,来自对未来的期望,也来自与昔日友人共同运筹谋划的快意。他似乎又回到了少年时代与谢绵一道出街游逛的日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祸乱王心之两世劫魔女宁荣荣

    夜幕降临,史莱克学院院长,四眼猫鹰弗兰德正站在大操场上,看着眼前的全部九名学员。戴沐白等六人已经做好了晚上上课的准备,一个个精神抖擞。不过弗兰德的注意力并没有在他们身上,而是放在了三个辅助系魂师身上。“奥斯卡,你们跑完二十圈了?”弗兰德的目光给人一种锐利的感觉,令人不敢与他对视。奥斯卡点了点头回答:

  • 庆余年:动京城在线阅读第4章

    见过柳影浔后,柳幽然回了自家营帐一趟。她到的时候,花誉正捧着一碗粥喝得欢。等他放下粥碗准备抹嘴,柳幽然已将剑伸到他面前:“吃完饭陪我练会儿剑。”留了花誉五分钟把烧饼也吃了,在这期间她则大步走入柳幽然所谓的书房。刚进去还没走两步,花誉便咬着半块烧饼追过来。“柳大人柳大人,忘了把这两样东西还给您。”他边

  • 梦三国之大陆纵横在线阅读第九节

    但是心动归心动,方悦心里明白,恐怕自己并不配站在江凡的身边,虽然不知道江凡到底是什么样的大人物,但就看刚才那些人的态度,方悦就知道,江凡如今跟她,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还说没想什么,你就快把心事两个字写在脸上了,怎么,这么长时间不见了,一见到我就跑,是不是不想看到我?”江凡哪能不懂女孩心里的想法,

  • 综漫之幸福人生在线阅读第8章

    “不是说,至少三个月后吗。”陈言疑问道。按寒舞的说法,至少三个月后才会有灾难。但是现在天空中的那道裂缝,无时无刻的不在宣誓着自己的到来。而且看架势,全大陆都包括了啊!她说的有这程度的不是五个月后吗!危机全人类啊!关键是,现在这个时候,他们有挡下的可能吗?“你知道他们的实力吗?”陈言问寒舞,寒舞走到窗

  • 背叛:妻子的谎言第九章

    早上的课过得很快。转瞬午间,长泽修介出了校园,往商场的地方走去。进入鞋店,长泽修介不清楚夏夜的尺码,不过东都有个跟夏夜身高差不多的母亲。母亲的鞋码是23码。跟中国不一样,其实世界各地采用的鞋码并不一致。东国23鞋码,应该就是中国的36码。但即便两人身高相似,并不代表鞋码就有可能一致。因此,长泽修介分

  • 电竞文旧版在线阅读第5节

    盖伦刚要夹菜的筷子一下落空,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愣了几秒。盖伦和皇子循声看去,只见那盘慢着热气的清蒸东星斑在一个披着斗篷的人手里,由于斗篷的帽沿拉的很低,看不清此人的长相,但从他那结实的身材就能看出来,这人应该也是一名召唤师。“这些菜我要了。”披着斗篷的男子又强调了一遍,说着他就把手伸向了没来得及上桌

  • 卿本娇之第五章

    李大爷指着其中一人,对赵建军说:“那就是李坚强,也是我远房侄子”赵建军往那一看就觉得那个男人不是个好惹的,一条疤占据半张脸,整个人黑壮黑壮的,穿的衣服虽然旧,却是难得没有补丁,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很是凶悍。李大爷对赵建军说:“别看他长得凶,却是个难得的孝顺人。”这边,李坚强抬头看见李大爷,忙放下手里的称

  • 逆锋狂龙任务完成

    巨锤砸在了白速龙王的头上,白速龙王哀鸣了一声,被打的趴在了地上,不过陈东也不太好受,他被反震力震退了好几步,略微活动了一下双手,怒喝一声,在一次发动全力,将巨锤狠狠地向白速龙王砸去,白速龙王看到陈东又攻击过来,向后一跳,避过了陈东的攻击,陈东的攻击砸在了雪地之中,飞溅起了一大片的雪花,将陈东自己的视

  • 最后一个上门女婿之小玲(5)

    苏玉云回来了,我故意躺在床上。她进来后,发现电脑打开,桌面上还有个视频。她好奇地打开了,看到一下后关上电脑。“小奶,肚子饿了吧!”我点点头,又是该吃东西的时候了,做一只猫真的舒服。我的午餐蛋糕加牛奶,她亲自做的蛋糕,也是我最喜欢吃的草莓蛋糕。“小奶,你真有趣,什么都会吃,你会不会吃老鼠呀!”我一听到

  • 亲情戏码第九章在线阅读

    “宋公子......”就在宋师道有些微微出神的时候,一直安静地跟在他身后的易子敬终于忍不住开口,“咱们快些去其他分舵转转吧......”宋师道这才回过神来,有些不自然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好的。”两人这才一路无语,径直出了海沙帮。宋师道本有车驾在海沙帮外候着,两人一同上了马车,往分舵而去。气氛这才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