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正文

萌动魔君在线阅读第一章

2021/6/11 7:36:35 作者:光痕 来源:纵横中文网
萌动魔君
萌动魔君
作者:光痕来源:纵横中文网
人才魔才,一字之差;人道魔道,一念之间;人心魔心,一墙之隔。浩瀚之体,神宠降世;上古魔魂,众叛亲离。游龙变蜥蜴,凤凰变麻雀,灵龟变王八,麒麟变大狗,一人四宠的奇幻旅程。龙凤龟麟,萌动魔君。

桐市市级人民医院。

特级病房。

玻璃窗外数十年如一日的指示牌在阳光的照射下有些刺目,初夏温暖的阳光洒落在干干净净的路上,每一口呼吸都清新而惬意。

然而,医院里的气氛却不怎么美好。

地下一层是太平间。幽静的走廊安静得吓人。一对约莫五十左右的中年夫妇彼此依偎着,眼眶通红,神情哀痛。妇人捂着唇发出低低的呜咽声,被丈夫轻抚肩膀,已是伤痛万分。

他们的身旁站着一名穿着深灰色西装的年轻男人,身材修长,笔挺的鼻梁架着一副金丝框眼镜,平日里被梳得一丝不苟的黑发有些凌乱,唇抿得死紧,握成拳头的手还在微微颤抖。细细看,肩胛骨处的布料渗出汗渍的印记,明显是匆忙之间赶过来。

几人面前是洁白的病床,柔软的被子拢着少女的身体。她的面色苍白,巴掌大的小脸略显纤瘦,唇色浅淡,眉目纯真,明明是常年不接触太阳的病容,却精致地令人移不开眼。

可惜啊,可惜。

陪同的医生暗暗发出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栖家小女儿可以称得上是命途多舛,从一出生就被诊断出智力缺陷,有着最漂亮纯真的面容,却永远无法像个正常人一样结婚生子。不幸中的万幸是,栖家家大业大,又宠爱有加,从小将女儿当做宝贝疙瘩疼。

……谁能料到,灾难再次降临在栖家小女儿的身上。就在今天,本应该庆祝十七岁生日却意外从服装店跑出来,差点儿跟一辆车撞在一起。车刹住,人因为受到惊吓突发心脏病,还没来得及拉到医院抢救就离开人世。

尸体要被推到太平间,医生向家属示意之后,在他们悲伤而不舍的目光中让护工推进去。

冰冷的大门推开,合上,已是天人相隔。

栖母眼睛一闭,差点儿昏过去,幸好有父子两人连忙扶住。

“是我的错。”栖家长子栖望深深吸了口气,哑着嗓子,“我为了赶一单生意,推迟半天回来……结果就出了事。”

“这事不怪你,妙妙她……命中注定有这么一劫,逃不过。”

提起伤心事,栖母眼泪止不住地流。她擦擦眼泪,颤颤巍巍地从怀中掏出一枚红色的护身符:“这是我替她求的护身符,保佑她平平安安,邪祟祸事都离得远远。没想到啊,这竟然成为她留下的唯一的遗物……”

同一时刻。

太平间内部。

两名管理人员把尸体停好,本应该现在就通知殡仪馆开车来接,家属不同意,只好先将人放着。

“年轻的小姑娘啊,真可怜……”

“是啊,唉……”

两人背对着尸体,没有注意到身后原本凉透的尸体竟然有了异动。

隔着白布,像被惊醒的鸟儿似的,手指关节猛地颤了颤,安静片刻之后,又动了一下。

像是拖着万千的疲惫,她的眼皮迟钝而沉重地掀起一半,露出半截眼瞳。在冷冰冰的惨白的灯光中,她的瞳色极浅淡,就像是最纯净的琥珀,不掺杂一丝杂质,却又过分干净,过分清亮。

“……”

琥珀色的眼瞳闪现一丝茫然困惑,眼珠僵硬地来回转动,观察着陌生而奇怪的环境。终于,她的目光定格在声音响动的地方,两名中年男人背对着她正在忙活,就在她的身旁不远处,还停着两具尸体。

她陷入沉默。

杀千刀的父亲也太狠了。怎么的,不就是吵个架,还要趁着她睡觉的时候让她体验一回坟头蹦迪?

她低下头,看到一览无余的小平胸,忽然意识到这场景明显不是恶作剧,表情刹那间凝固。她拽住身上的白布,缓缓坐起身来。她的动作不快,但太平间太过安静,稍有动静便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忙活的两人见了鬼似的慌忙回过头。

六目相对。

“……”

“……”

太平间里响起两记惨烈的嚎叫声:“鬼啊!!”

栖母拿着红色的护身符,正在眼泪汪汪地说着伤心事,说这护身符有多灵帮过许多人逢凶化吉。听到两人的惨叫,几人一愣,还没等他们反应,太平间的门咣地被撞开,一道围着白布的纤细身影光着脚冲出来。

时间凝固于这一刻。

栖望被吓了一跳,但好歹保持镇定,只是吓坏了栖父栖母,吓得眼泪唰地倒流回去。

栖母方才还眼泪汪汪说着庇佑女儿的护身符,尖叫一声当成辟邪符甩到对方脸上,栖父也抖成了筛子。只留下栖望一个人僵硬地抱着老俩,和死而复生的妹妹大眼瞪小眼。

被糊了一脸护身符,满眼写着无辜的“栖妙”仰头望着好久不见的栖望。平时她穿高跟鞋看起来跟对方差不多个头,此刻的栖望站在面前,居然比她高出来大半截,简直匪夷所思。她的目光又定格在夫妇两人身上,表情愕然。

面前的人,是死对头栖家啊。

等等。

这是怎么回事?

……

栖家小女儿死而复生的爆炸性消息在整个医院造成了轰动。若不是怕栖妙受惊,她这样的“医学奇迹”肯定会被一群医生们带着学生过来好好参观一番。经过繁琐而细致的检查之后,确定不仅身体恢复正常,居然还奇迹般地拥有了正常的认知能力。

这一发现,栖家人又惊又喜,栖母又是眼泪汪汪,只想抱着女儿大哭一场。

栖家人暂且先带着小女儿回到家中。

此时他们还不知道,栖妙的灵魂早就换了个人。他们带回来的并不是栖妙,而是借尸还魂的——

楚家二女儿。

楚悠悠。

*

栖家。

回到“自己”房间的楚悠悠坐在印着hello Kitty的床单上,一头雾水地开始捋清楚细节。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昨晚,再次因为一些无聊的争吵,父亲跟她大吵一架,说要让她滚出去讨生活,给她几百万让她自生自灭去。楚悠悠是个倔脾气,当场头也不回地连夜出走,开车到别墅区的房子。

她坐在阳台上喝完两罐啤酒,冷静之后倒头大睡。

再睡起来……就到了停尸间。

楚悠悠的脑袋还很懵。

不过是一晚上的时间,她居然附身到栖家已经去世的小女儿栖妙的身上。好死不死,偏偏楚家的死对头就是栖家。栖家和楚家从父辈开始结着冤仇,无声的战火蔓延至子女身上,即使他们的社交圈多有重合,却是从来不会打交道的关系。

如此紧要的生死关头,楚悠悠却不合时宜地回想起自己曾经当着众人的面调侃过几次栖望,现在阴差阳错,没搞清楚情况回到自己的身体之前,她都只能当栖望的妹妹栖妙。

真是天道轮回,报应不爽。

她抬起头,绝望地盯着镜子里又嫩又清纯的一张漂亮脸蛋,琥珀色的大眼睛一眨一眨,满脸写着无辜,和自己没有任何相像之处。

对……

镜子里的女生绝望地捂住脸。

她现在,得适应自己是栖妙了。

以及,现在还有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急需解决——她还魂到栖妙身上,那自己的身体呢?该不会尸体已经凉了吧?该不会那堪比后爹的薄凉老父亲早就把她火化成一堆粉末了吧!

一想到这,栖妙坐卧不安,只想立即冲到楚家去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咚咚咚!”门外响起栖母小心翼翼的声音,“妙妙?你还好吗?”

栖妙不仅死而复生,还恢复正常,就是表情有些浑浑噩噩,一副不太清楚情况的样子。栖家人脑回路异于常人,先是大惊失色,随即没有任何怀疑立即接受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就差放64组礼炮来庆祝自己女儿终于回来。

栖妙一回家,就说要自己困了想休息休息,把其他几人拦在门外,留着他们面面相觑。

才思考几分钟,其他人就坐不住,生怕她又出什么意外。栖母的话音刚落,栖妙面无表地推开门,她穿着毛茸茸的小拖鞋,一走还会发出吱吱的响声,声音一响就烦躁得想打人。无奈房间就这么一双拖鞋,她又不想光着脚,只能凑活一下。

栖妙臭着脸,差点一头撞到来人的身上。

介于个子有点矮,她不得不努力努力再努力扬起小脑袋,才能看清楚横在走廊上的拦路虎——栖望。

方才还走出六亲不认的步伐,在和栖望对视的一瞬间,隔着金丝框眼镜背后的冷静眼眸总让她有些心虚,膨胀而暴躁的气球被戳漏了气,嗖嗖嗖瘪下来。拖鞋蹭在地板上,又发出细小的“吱吱”的响声,让她一瞬间有些尴尬。

栖妙继续跟栖望大眼瞪小眼,她很想赢在气势上,只是脖子梗着着实有些酸。

总是一丝不苟看起来相当严谨冰冷的栖望抿着唇,在栖妙的注视中犹豫了一下,伸出手。

栖妙一惊——他终于要对她这个冒牌货动手了吗!

她还没来得及反应,栖望先她一步,修长的手指轻轻触在她的头顶,试探性地揉了揉。那个平日里看起来冷硬得像块石头的栖望,手指的温度竟然异常温暖,触碰她的力道柔软得不像话。

栖妙瞬间石化。

她竟然,被对家的儿子,摸头了?

以栖望的角度,便看到懵懵懂懂的妹妹局促地红了脸,一双漂亮的浅褐色眼眸盈着柔软的水雾。他平静如波的心忽然也跟着软塌塌地陷下去半截。栖望没忍住又揉了几下,很显然,手感不是一般的好。

栖望温着声缓缓道:“妙妙,乖。”

栖妙:“……”她先忍了,回到身体再算账。

一晃眼,到了晚饭。

栖望因为生意的问题临时走人,没能留下来吃饭,让栖妙暗地里松了口气。他临走时又揉揉她的脑袋,栖妙没来得及避开,心里窝火得不行。

身旁坐着栖父栖母,栖妙就像卧底在敌营,浑身不得劲。她没有手机,不能联系外界,还得谨慎一点免得被看出不对劲。栖妙使劲地戳碗里的小香肠,这时,栖父忽然开了话头。

“对了,听说对家女儿也出了事,小女儿楚悠悠。”

栖妙动作一顿,立即竖起耳朵。不得不说,从对家口中听到自己的名字,这种感觉还挺奇特。只是不知道,在栖家人的眼中,她是怎样的形象。

“啊就是那个不学无术的败家子楚悠悠啊。”栖母话题接得极快。

“对对对,就是那个不学无术的败家子。”

栖妙的表情僵硬,默默捏紧筷子:“……”

栖父擦擦嘴,手指叩着桌面:“我听一起打牌的老徐说她睡了一晚上性情大变,要跟家里决裂,带着几百万走人,临走的时候把首饰车房都给卖了。”

栖妙吃了一惊,注意力第一时间放在最后一句话上。

什么?

她的首饰,车房,竟然都给卖了?首饰是她辛辛苦苦积攒的!房子还是她自己参与设计的!居然给卖了!卖了!卖了……

“妙妙,你怎么了?”栖母察觉到她的异色,关切地问。

“我口渴了。”栖妙心不在焉地转移话题。

他们对楚家的事不感兴趣,谈了两句便转移到栖妙身上。十几年当做四五岁孩子似的养,现在恢复正常,得融入到同龄人的环境之中,这对于他们来说还是一个大难题。

两人畅想得天花乱坠,滔滔不绝,就差数数哪家的孩子适合当女婿,栖妙全程一句话都没听进去。吃了饭,栖妙不假思索地拒绝父母想读睡前故事的可怕想法,在他们眼泪汪汪依依不舍的目光中啪地合上门。

她换好睡衣,躺在那张柔软的公主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栖妙盯着天花板上的夜光小星星,开始思考如何能毫无痕迹的弄到楚家的消息。漆黑的房间里,栖妙握紧拳头。

她一定要搞清楚,那个用着她的身体,帮她和家人决裂,把她东西全卖光的混蛋——

到底是什么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捡到一只Omega在线阅读第5章

    闵枝把水从厨房端来。贾壮夺过水碗,用手指在水里划几下,随即把水一饮而尽,当他把水喝过,胸前血齿印停止旋转,灼红色也逐渐褪去。“夫君,你这是什么问题?怎么从未听你说起。”闵枝吓得惊慌,在看贾壮时如见异类,道:“你不会如异士所说,也是什么异类转世吧?”“夫人莫怕,这是我们火系血齿印,护身至宝。”贾壮擦下

  • 追不到男二就会死[穿书]之他会做梦【一】(1)

    对于这次穿越的新身份,明珠还是很满意的。看着镜子里姣好的眉眼,她忍不住愉悦地笑起来。无论穿越到什么世界,一张好看的脸总是非常大的加分项,不要说什么心灵美比外表美重要的话,第一印象足够好,人家才会有兴趣去了解你的内在不是么?何况原主申熙玟还不只脸长得赏心悦目,学历家世样样不差。年纪轻轻就考上检察官,出

  • 靠脸吸粉征服娱乐圈之国士无双

    【4——国士无双】诸将易得耳,至如信者,国士无双。——《史记-淮阴侯列传》***********“国……士……无……双?”一字一顿地念出看到的字,小当家茫然地看着挂在青砖墙上有关考试主题的字幅,冷不丁地席地而坐,拧着眉头撅着嘴,抱起双臂苦思冥想起来。作为一个打小便是动不动就跑到山里采食材的孩子,小当

  • 红颜黯香在线阅读第10节

    卫大柱虽然是农家出身,但早些年他从了军,解放之后就留在了部队,成为了干部,后来便再也没有碰过农活之类,如今让他来和泥补墙,虽说他脑子里那些关于和泥补墙的理论方法还在,可他拎着黄泥铲子就犯了难。卫老太眼光多毒辣,她出来倒水的空档,见卫大柱盯着黄泥铲子犯愁,便问,“咋,大柱,你不晓得怎么糊墙了?”卫大柱

  • 穿成反派的恶毒姐姐所恨风霜早

    次日清晨,汪公馆。汪曼春手抵着脑袋坐了起来,出声唤道,“小英。”“哎,小姐你醒了啊?我现在就去给您准备早餐吧?”家里的佣人小英闻声就进门了。“嗯。”汪曼春点点头,“昨晚我是怎么回来的?”“哎呀,小姐您喝醉了,是您的手下送您回来的,老爷后来回来后听说了还有点生气呢,说您一个女人还跟其他男人拉拉扯扯什么

  • [老九门]九门纪事在线阅读第3章

    水友们疯狂的刷着弹幕,讨论着吴钟明和之前两名女明星遇害的事情的时候。吴钟明肥头大耳的脸部因为惊恐扭曲成恐怖的样子,额头上满布着青筋!“你……你……是怎么知道那两名女明星是我杀死的?”是的,他惊恐了,这件事情他发誓他绝对做得天衣无缝,那两名女明星看起来无比清纯,但其实内心就是两个肮脏的婊.子,她们在给

  • 我和张杰的逆战之旅在线阅读第二节

    “陆璐璐,你又迟到了!”不是八点才上课吗?为什么才七点五十老师就已经在了?迟到?又?这就是位面意识根据她的行为补足的吗?“老师,我下次一定不会了!”陆璐璐挂着笑脸,在她那两个黑眼圈的衬托之下,美不美这种问题,见仁见智了!“你还好意思说下次,你哪次不是迟到了的?”老师看了她脸上的黑眼圈,“算了算了,快

  • 十一月没有初夏之第九章

    第九章:清晨在透明的玻璃上结了花,大雾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起的,将整个临城都笼罩在一片朦胧之中,这样的日子,觅食的鸟儿都安稳的休憩在巢穴里,不用工作的人们也懒懒的躺在床上不愿意动弹。陈曦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解锁,八点四十五分,赵好还在她的身边呼呼大睡,睡姿丝毫不见人民教师的庄严严谨,四仰八叉。陈曦下床去洗

  • 九州山海经过去的吸血鬼

    一条正在和她解释他们为什么有管理LevelE的义务。蓝堂轻蔑的态度让优姬不快了。月诚他也在听,他问︰「不应该是把那个LevelE抓起来,问他咬他的纯血是谁吗?他才是真正的坏人吧。」一条说︰「我们没有审讯纯血的权力。」意思是他们不会做间接冒犯纯血的事。月诚皱眉︰「…那不是很奇怪吗?」问题永远不会根除。

  • 冷傲郡主:不做帝王妻之第八章

    外面的大锅咕嘟咕嘟煮着沸水,燕洵站在灶台旁边,拿着水瓢往外舀热水。小幼崽抱着自己的小木盆站在旁边等着,沸水和凉水兑成温水,小幼崽再抱着木盆到一旁洗脸洗手、洗脚,再擦地干干净净的,这才进屋。以前正房里面什么都没有,小幼崽要自己挖洞睡在里面,现在除了学习的正房,另外一间正房地上铺了石板,上面又铺了一层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