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重生之学霸进化论在线阅读小目标

2021/6/11 9:10:55 作者:范宁韫 来源:晋江文学城
重生之学霸进化论
重生之学霸进化论
作者:范宁韫来源:晋江文学城
【玩手机影响学习】—已经关了!【打游戏影响学习】—早就A了~【谈恋爱也影响学习】—咦……会不会是你男朋友成绩不够好啊→_→本文又名《与学神的恋爱史》文案一:重生靠老天,进化靠自己。来呀,一起逆袭当学霸呀。反正有大把时光,不如浪费在学习身上。文案二:高考考砸,重生回初三。陆殊凝的梦想是逆袭当学霸,眼里心里只有学习。直到遇见一个,比她成绩好百倍的学神,眼里心里只有她。食用指南1、学习为主,恋爱为辅。2、女主除重生外无金手指,成绩提高全靠勤奋努力和掌握方法。3、本文设置防盗,购买比例不足会显示防盗章,

吕图眼前一黑,片刻,意识慢慢地苏醒。自己蜷缩着趴在地上,地面潮湿阴冷,全身都冷。然后是胃里不断地烧灼的剧痛,不停地痉挛抽搐地作呕。吕图挣扎着坐起来,观查周围环境,这似乎是个山洞,长不到三米,宽不到两米,高一米出头,根本连站立都不可能,地面铺了一些树叶,极其阴暗,角落有个破烂不堪的陶罐,陶罐一尺高,里边装有半罐水。

吕图慢慢在爬过去抱着陶罐,想喝陶罐里的水,挣扎半天竟无力把陶罐抱起。无力在放开陶罐,吕图看着自己全身累累的伤痕,心中苦笑,这就是天意给我的显赫身世?这就是世间最好的修练体质?吕图捡起一根地上的稻草,伸进陶罐里吸水,几分钟后“哇”地一声把肚子里的刚吸进去的水全部吐了出来。吕图躺在地上大口喘气,喘气半天后再挣扎起来,再吸一肚子水,再吐,躺下喘气,再吸水,再吐,直到把陶罐里的水吸干,终于不吐了,胃里还剩点水,也不再烧灼地剧痛。吕图脑中慢慢地浮现起这具身体的记忆:这片天地间距屠灵塔最远的一块大陆,武昌大陆上的三个最大国家:图海国、陵景国、昌梧国,两百年来,互相争伐,战乱不断,大陆上还有一大堆小国林立,不断地形成各种联盟,时而与大国对抗,时而加入大国对抗更强的大国。三大国各有特色,各有优势,陵景国人口最多,地盘最大,牧场最好,战马和各种牲口也最多,图海国靠海,煮海为盐,富产各种海产,海上妖兽皮毛筋骨,又有最多的良田,所以图海国最富。昌梧国背靠绵延山脉,无限森林,地形最好,有最多的各种精金,灵石矿,又有最广大的森林,能建造最多的攻城防御器械,所以二百年来轮番成为大陆上的霸主。二百年来的杀伐,使得大陆上最繁荣时期曾经多达百亿的人口,到十五年前已经不足十亿。人口剧烈减少,上交的愿力珠也自然相应少了,化神手下护法震怒,派使者警告三大国,限二十年时间内三国并为一国,四十年内将人口增加到五十亿以便获取更多愿力珠。二百年来三大国之间虽然相互杀伐不断,人口不断减少,可是死伤的大多是周边小国的人,三大国之间只不过争夺更大的利益,相互之间其实有默契,战争中的逻辑是争霸,打赢的当老大,获得更多的权利而以。而从十五年前开始,战争的逻辑变了,要吞并周边所有的国家,要灭国,于是战争变得更加没有底线。

十二年前,图海国国君吕程继位,同年皇后诞下皇子取名吕图。经过三年时间,三大国各自吞并了自己周边的所有小国,真正的大国间的决战马上就要开始。此时与争霸战不一样的灭国战体现出来的各国特色优势就会出现越来越大的,不可逆的差距。图海国最富,可是人口最少,战争的爆发力最差,而吞并之后好处却最大,所以一开始就受到陵景国、昌梧国两大国的合击。被两国合击的图海国节节败退,每战必失一城,死伤无数。吕图6岁时展现出无比的修练天赋,拜在国内唯一的修士图海国国师门下修练。此时图海国仅剩下王城末失,陵景、昌梧两国正路上准备围城而破之,使者已经多次劝降。王城内2000万军民死战不降,两国围城两年有余,城内粮尽,吕程带一万炼体五重的近卫军冲出城外杀灭两国近百万重甲后战死,皇后自缢。吕图此时末满九岁,炼体两重,国师带吕图杀出重围,逃走千里后国师伤重陨落。吕图独自再逃百里后被昌梧军当做流民抓住,送回昌梧国的一个矿脉,吕图与数十万流民、战俘一起在这个矿脉日夜挖矿,昨天晚上伤重饿死在洞中。

吕图再次苦笑,这特么就是显赫身世。两年多才练体两重,这也不是什么好的天赋吧?虽然是距离屠灵塔最远,天地灵气最稀薄的地方。体力恢复了些之后,吕图挣扎起身,一手扶墙慢慢地走向外边。吕图慢慢地走着,一边想,我得给自己订个小目标,没目标的话得死路上,连这个洞都出不去。就在走出山洞的路上,吕图给自己定了一个比一个小的小目标:第一个小目标、摧毁屠灵塔。这确实是个小目标,天地意志说了,摧毁屠灵塔后能够知道很多必须知道的事情,那就意味着自己有大用,有大用就是重任,重任就是大目标。完成这个小目标的条件,末知。所以当下,设定下一级小目标。第二个小目标、修练到元婴,把天地意志唤醒,揍他。其实这个小目标是吕图最想要达成的,太特么坑了。完成小目标的条件,末知。下一级小目标。第三个小目标,获得源源不断的修练资源。天地灵气稀薄,不把天下资源集中,根本就不可能出现新的元婴。目标达成条件,在十二化神不知的情况下,聚集天下资源。达成的可能性:趋向零。绝望过早,再订小目标、获得修练的资格,资源。完成小目标的条件,自由,富足。再订小目标、自由。达成条件,离开战俘营。最近期小目标,吃饱。

矿长原本是个生意人。生意人永远考虑两件事:风险、利润。五十万矿工源源不断地运送出来的矿石、精金只是任务,不是生意,怎样把它变成一盘生意是矿长到任想到的第一件事。五十万战俘对于看守是个沉重的负担,所以帝国派了一万甲士。两年时间里矿长让这一万甲士不断地活捉周围千里的低级妖兽,在矿脉与最近的大城之间修建了驰道,在矿洞上方修建了斗场,接引城中贵族来斗场观看矿奴与妖兽厮杀,引导贵族赌博,吕图就是被一头没有任何妖力但是力大无穷,甲克坚硬的卷角羊撞伤,被扔加山洞里等死的。此刻矿长的豪华会客厅内,矿长独自在泡一壶原本产自图海国的顶级雨前茶,矿长年仅25岁,出身穷苦人家,灭国战之前十三岁便在一个被昌梧吞并的小国当一个茶馆伙计,十五岁便被东家赏识当了掌柜,昌梧吞并小国时被攻城将领赏识送到矿脉来当工头,短短几年时间当上矿长,对这片矿脉做了翻天复地的改革,姓吴名扬。吴扬把洗茶第一遍的茶水慢慢地倒在一只陶制的貔貅身上,第二泡茶水慢慢倒出来,分到两个杯子里。这时下属请进来一个客人,时间刚刚好。昌梧国巡矿使满意的点点头坐下,张扬确实是他最欣赏的人。昌梧国三千矿脉,共设十路巡矿使,他这一路五座富矿,二百多座贫矿在十路之中排名靠后。可就是因为吴扬的存在,他每年的上缴都在中游,最重要的是他个人从吴扬这得到的私人供奉要超过十路巡矿使的总和。吴扬恭敬地将茶杯推到巡矿使面前:“左大人请用茶。”巡矿使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饮尽,慢慢地加味着这大陆上最好的茶,缓缓说道:“你当上矿长我可是费了不少力,而你的作为我虽然没话可说,上边可是不太满意啊。全国三千矿脉,你这里的减员率可是排在前头啊,虽然按说你这的出产倒也说得过去,可这毕竟拉低本使的总评分呀,另外你一再申请补充矿工,你这矿脉上的食品消耗,特别是肉食也都排在最前,影响向战区的妖兽肉输送,你这一片脉的妖兽肉送出较少,这可不好办啊。”

“大人明鉴,从今年起给大人的供奉增加两成。”吴扬沉默片刻,对巡矿使轻声说道。

“本使为难啊,可不是为了自身利益,不过鉴于你对帝国一片忠心,本使想想办法再给你补上三十万矿工吧。”巡矿使脸上不喜,心中却是很欢乐,太特么懂事了。

“大人,三十万全要战俘,不要流民。”吴扬再次轻声说道。

巡矿使沉吟片刻,说道:“不好办啊。”

“给大人的供奉可以再加一成。”

“好。”巡矿使饮尽杯中茶,起身走出会客室。

“恭送大人。”吴扬口中说道,身体却一动不动。

巡矿使自顾离去,会客厅内吴扬自斟自饮,一个身材魁梧,一脸凶悍的中年大胡子军士走了进来,对吴扬一拜说道:“大人,巡矿使左安河已经乘坐飞禽离开,小人想不明白,他不过和小人一样区区炼体八重,一个靠女人上位的小人而以,大人炼体九重的修为,怎么对他忍让到如此程度。小人愿带左右追上去,将他击杀在山野之间。”

吴扬慢慢地把茶杯放下:“左安何贪得无厌对我们来说不是什么坏事,虽然时刻想着在我们这吸血,但有些事只有这种人才好去办,弄死他之后换个人过来不见得比他好用,此事不可再提。”

“是,大人。”大胡子军士垂首退下。

吕图非常费力地慢慢通过经甬道过几百个小小的洞口走到一条更大的甬道使劲地回想,哪有食物?皇子吕图在矿脉里的两年可算是惨透了,虽然是灭了国的皇子,可毕竟是皇子,加上来时只有不到九岁,除了跟着国师修练以外并没有接触到过人间险恶,矿脉里又完全是一个弱肉强食的地方,吴扬又将看守的甲士更多地用在抓捕妖兽,所以吕图的口粮经常被战俘抢夺。刚开始的时候以吕图炼体两重的修为对付那些战俘单独打他们十个八个还是没问题。可问是吕图能够接触到的战俘们相互之间都认识且团结,而且战俘们经历过战场上的厮杀,基本上多少都会一些杀人战技,针对人体最薄弱部位,经常也能让吕图受伤。另外吕图不懂得跟人打交道,更严重的是炼体两重的修为,当然要被矿脉洞主拉到斗场上跟妖兽博杀,受伤后被扔回洞中时虽然会多些食物,可是战俘们不会跟你客气,经常被抢个干净。

脑中仍是一片混乱的吕图漫无目的地走着,通过一条又一条的甬道,四通八达的甬道原本也是矿脉出产矿石的地方,矿石开采后剩下的一个个空洞,矿工们就不断地延着矿脉地深入就近在矿洞住下。而吕图因为偶而要上斗场跟妖兽博杀,所以他住的矿洞距离出口并不算太远。吕图很快走到矿洞出口,眯着眼慢慢地适应了剌眼的阳光,除了吕图所在的矿洞以外,周围目光所及还有密密麻麻地好一百多个相似的洞口,围成一个圈,在正中间有一片方方正正五千米左右的园子,园子用一种不知名的黑藤围了起来,园子正中有一座三层的纯木建筑物,整体看起来像是蓄奴的农场主的庄园、别墅。距离别墅右边千米有一间简陋巨大木屋,比别墅大了整整十倍,几十个烟囱在冒着烟,整个东矿区十几万矿工的食物都是从这里出来的。木屋后方有几十个巨大的兽笼,里边关着在斗场上受了重创的妖兽,兽笼旁边是个巨大的粮仓,里边是足够整个东矿区所有人吃上一年的口粮。距离别墅左边千米是两排长长的连接一体的小房子,话足够上万人居住,里边都住的都是矿区的伙夫和别墅主人的奴仆,奴仆住所的旁边居然还有一家茶楼。别墅正后方是一个巨大的矿石加工厂,把各种矿石分类,精炼后集中往矿脉总部运送的地方。

不得不说吴扬这个矿长管理的这片矿脉深得巡矿使器重是有原因的,吴扬这个不折不扣的商人本质在这个矿脉每一处都能得到体现。在别的矿脉经常向上汇报军力不足,矿工难以镇压的时候,吴扬就敢把所有军力调动去抓捕几千里范围内的低阶妖兽。在别的矿脉使用的都是高压的奴隶制度的时候,吴扬对制下的矿脉使用的竟然是福利制度。吴扬把所有的矿工分成了五个部分:身强力壮的战俘分四部分,建立了东、南、西、北四个矿区。选出战俘中原本品级最高,战力最高的四个炼体七重的战俘对矿区进行管理,炼体七重原本至少也是百万大军的将领,在矿区称监首。定时对各个矿区进行评比,奖赏和处罚力度都极重。每个矿区制下又再分成十二组,每一组由一名炼体六重战俘分管,称组令。每一组再分成十洞,由炼体五重战俘分管,称洞主。每一名洞主分管一千战俘,分配等量资源,所得各凭能力、机遇。对于矿工中来源于流民中年老体弱的,战俘中受伤身残的,妇女中长得不好看的,体力难以承担高强度挖矿的全部划为第五部,在矿脉外千里范围之内开荒种粮,单独对粮区设定奖罚标准,然后所有军士只在最外围设防和根据斗场的需要抓捕妖兽。就在矿脉开荒种粮的第二年收成起,吴扬竟准许第五部劳工男女之间自由组建家庭,准许生子。东、南、北、西、四部矿工在定时评比中表现出色的也能获得超乎想像的奖赏,为此吴扬还将不少姿色尚可的女子分配给四大矿区的茶楼,而在矿区内采矿数量最多的,运气好采到特殊精金、晶石的洞主、组令,在斗场上获胜的矿工,都能进入茶楼暂时享受比成为矿工之前更奢靡的待遇。姿色最佳的女子则留在斗场,用于招待前来斗场赌博,销金的贵宾,豪客。斗场内每都会有很多场战俘与妖兽的搏杀,有资格进入斗场的至少要达到炼体一重,以炼体一重两倍于常人的体力,比常人至少快两成的速度和反应,配合利刃和各种战技才有可能杀死较弱的妖兽。而能够达到炼体一重的人,在所有的战俘这群百战老兵中也不足两成。像吕图这样能够达到炼体二重的战俘,在他所在的洞中也仅有十余人,配合合适的战技,对付寻常百战老兵可以以一当十,而且被抓捕而来的妖兽大多实力与他们相当,所以这一境界的战俘就成了斗场内一妖兽搏杀的主力。斗场建成两年来死在妖兽利爪下这一境界的战俘就超过了一千。按吴扬的本意,战俘参加斗兽是自愿的,所以给出的赏格极高,战俘每次上场这前可以静养三天,三天内食物无限量供应,累计胜十场可以进入茶楼享受三天,胜百场可获自由,同时获得挑战洞主资格,战胜者可取代之。两年来获得自由的战俘也有近百人,敢挑战洞主并能战胜的一个也没有。对战妖兽时可以选择越级挑战,越一级胜一场当十场,越二级胜一场当五十场。对于战俘的参与吴扬也只对监首有总数量上的要求,下面的战俘是可以自愿报名参加的,可是层层指派下来,真正上场斗兽的战俘是被强迫的。皇子吕图之前在斗场内与各种妖兽搏杀已经赢了八场,八场全是被逼迫上场的,国已灭,父母皆亡,他已经完全没了活下去的欲望,活着只是源于本能对死亡的恐惧,所以最终还是死了。

吕图看着炊烟袅袅的大木屋,心里盘算着距离和自己的体能,难,几乎不可能。吕图距庄园大门约三千米,从大门到木屋一千五百米。现在这么虚弱的身体走完全程至少一小时,而自己已经眼前发黑,十分钟都可能支持不住。吕图有个相当好的习惯,遇到任何困难时他会把脑中出现的所有‘如果’强行关闭,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的‘如何’。吕图直接放弃了勉强自己走到大木屋的想法,思绪从一个个‘如何’中进行排除,最终确定自己需要帮助。视线所及空无一人,只见矿洞口一棵歪脖树上挂着一口铜钟,铜钟只有每三日分发口粮时才响起,因为洞内不见天日无法知道时间,听到钟声时洞内的人才能出来领取口粮并在洞外停留片刻,另外就是发生矿难时才能敲响。如果矿工擅自敲响,必然要受到最严厉的处罚。此刻吕图别无选择,必须赌一把,赌自己在受罚之前能够在有足够分量的人面前有辩解的机会。吕图望向大木屋,隐约有个瘦小的身影走出来,吕图捡起一起拳头大小的石头,用尽全力抛向铜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之末世双子之旧地旧伤(5)

    折腾了半大天,两人才收拾妥当出来。陆钧霆心情大好地系上了宝蓝色西装腹部的扣子,难得主动拉开车门对着黑了一张脸的顾向晚道:“请上车,顾小姐。”她看见他就来气!哼,不就是有钱嘛,总有一天,老娘一定要比你还有钱!车子轻快地行驶到了陆宅,男人的心情显然很不错,可却未注意到,顾向晚的拳已经越攥越紧——这陆家大

  • 你喜欢吃糖油粑粑吗在线阅读第七节

    【感谢(哇哦111)老哥的打赏,这是红尘这本书收到的第一笔打赏,真的感动,谢谢老哥们的支持,我一定会努力写出更搞笑好看的章节,也希望老哥们继续支持!】秦羽离开公寓,试着从系统中兑换一百个装逼点出来,想看看装逼点是不是真的能换成钱。“系统,帮我兑换一百装逼点。”“叮!兑换成功,一万块华币已成功转入宿主

  • 平行绝爱在线阅读第十节

    这话一说出来,司马超帅简直想找个洞钻进去。旁边的人也是给弄得哈哈大笑。厉英说完话,眼里还闪烁着崇拜的光。华灵月捂着嘴,偷笑个不停。可是一看到厉英再也没有了双臂,华灵月的心里不禁有些忧伤。厉英见他们笑的开心,可是自己却笑不起来,回过头才发现华灵月神情悲伤,似乎是有心事,厉英问道:“月儿,你怎么了?”问

  • 疯狂医师之第一章

    桌上摆放着一式两份的离婚协议书,一边已经签好了名。Alpha低垂着眸光,看了会儿上面小娇妻的名字,掀了掀眼皮:“练字?”小娇妻结结巴巴,完全没有底气,小小声说:“离,离婚……”“离婚?”Alpha扬扬眉,“我会是第一个被自己的Omega抛弃的Alpha吗?”小娇妻:“我可以……洗掉标记。”Alpha

  • 裂纹之上第三章在线阅读

    “现在,船上又凑齐五十人了,看来和我想的一样,伴随着每次任务中死亡减少的人数,诡异号会逐渐补充。”男人缓缓的朝着他们走来。“你们都是什么人,为什么我们会被这艘游轮邀请,来到这里?”范乐乐焦急的问到,他想搞清楚这里的一切,自己只不过是参加了一个派对,就莫名其妙的被送到这万物黑夜的异世界中。“我叫杜映,

  • 秦时明月之王者归来在线阅读第九节

    王成身着黑色王服,头戴黑底描金翼善冠,脚上穿着黑底红边的吞云靴,整个人气势显得格外的肃穆。他那并不高大的身躯,就好像黑洞一般吞噬着周围的光线,辅一出现在建极殿的门口就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皇叔。”“王成。”“武王!”王成信步向前,并不高大的身体就好像是巡视领地的狮子一样,所过之处文武大臣们潮水一般

  • 总裁爹地宠上天在线阅读第8章

    听得莫羽这话。以及先前的他那的一系列表现,莫苍狂彻底傻眼了,平常只要莫羽惹了事都是他出来擦屁股。可今天他这儿子怎么了,不仅嚣张了许多,这嘴皮子的功夫比他还溜。莫苍狂心想:病一次就能脱胎换骨,那要是多病几次,岂不是可以日翻苍穹了?莫苍狂的这般想法若是让莫羽知道,肯定要臭骂自己这个便宜老爹,哪有父亲这样

  • 秋夕调所有人都有一个攻的心

    而房间里的崔志皓可就没那么多心思去考虑外面的妹子们怎么想的了,他现在感觉自己的情况不是很乐观,因为他现在被朴草娥壁咚在墙上,没错,是被朴草娥壁咚在墙上,他就不明白了,怎么自己老是遇到这种喜欢强攻的女人!朴草娥不顾视频里的羞耻表现,抬头强硬的直视着崔志皓,努力的维持着自己的气势,窗外的阳光刚好照进来,

  • 西游圣龙:我的外挂是幸运在线阅读第九节

    姜朝祁一怔,叶惊蛰?先前调查他背景的时候,密报上写的是任骁骑尉,要提拔他也不是不可,只是他目前官职着实低了些,需要费点功夫,而且他的父亲……“阿辞,你怎么想起他来了?”“他怎么也算是我的救命恩人,如果没有他,我现在还在青虎寨上做压寨夫人呢。”这也算是姜曦辞掏心窝的一句话了,谁让她刚重生回来这么背呢。

  • 我可以和你互暖吗第3章在线阅读

    果然,道长眯起了眼睛,翻身从树上下来,疑惑地打量他道:“咦,你在叫谁?”箫少年干脆朝他翻了个白眼儿,没好气道:“我就一个师傅,不是叫你,叫的是谁?”“诶,不对,看你的面相,应该是我徒儿啊!可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你!”道长闻言兴奋地围着他转了几圈,掐指算道,“莫非你就是我应该在昨天那破庙的短墙外,收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