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正文

[hp]德拉科和哈利的儿子们小三

2021/6/11 6:58:27 作者:蜂蜜柠檬语 来源:晋江文学城
[hp]德拉科和哈利的儿子们
[hp]德拉科和哈利的儿子们
作者:蜂蜜柠檬语来源:晋江文学城
预收文《穿成塞德里克后我被黑魔王缠上了》、《系统今天又逼我做任务》、《我的爸爸是超级英雄们》,欢迎小天使们戳专栏收藏。完结啦!欢迎小天使们到专栏里看第二本,和第三本hp同人。假如战争后,德拉科和哈利因为种种原因步入婚姻殿堂,并且生了俩个儿子。他们的儿子又因为意外回到了过去,那年轻的他们是否因为儿子们的到来而早早陷入恋爱。小剧场一,“天哪?明明长得像马尔福,眼睛却是绿色的。”“还有,你们看他怀里搂的小孩长得多像波特。”坐在格兰芬多的哈利.波特和坐在斯莱特林的德拉科.马尔福身体都有些僵硬。要知道哈利

“求求你们,不要让瑾瑜姐姐走!”夏虫跪在地上已经是泣不成声。

原来她是在外头听见了二人的谈话,瑾瑜只得将这孩子揽在怀里,细语安慰。

“胡闹,简直是胡闹。”李显达坐在厅前,喝道。

“老爷消消气,既然宗儿没事,依我看,这事就算了。”夫人端了一杯热茶递给了他,向老夏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将夏虫带下去。

“若是要怪罪,怪罪瑾瑜便是。一切皆因我而起。”

她又怎会知道,这个小丫头竟是这般的依恋自己。

李显达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寻了大半夜,自己也有些乏了,说道:“罢了,罢了!老夏,把你这丫头带回去,别再折腾了。”

“我……不要和瑾瑜姐姐分开!”一听要被带回去,夏虫顿时就像一只八爪鱼,紧紧地箍着姐姐,生怕她会跑。

“聪儿,休得胡闹。”老夏急道。

“不碍事的,就让她今晚跟我一起睡!”她摸了摸夏虫的头,柔声道。

“这……怎么可以”

“老夏,就由着她去,你也回去歇着吧!大家都散了!路先生,你也回屋休息,傅恒,今晚就别走了,你也累了一天,明天还得早朝呢!琴瑶,收拾间厢房出来!”李显达的声音里是浓浓的倦意,一抬手,夫人忙搀了过去。

路崎远看了正蹲在地上抱着夏虫的李瑾瑜一眼,眉头微蹙,嘴角刚刚张开,却又终究没有说出来,紧跟着也便转身离去。

李瑾瑜因起身过猛,只觉得眼前一黑,随即是一阵天旋地转,跌到了一个舒适的怀里。

“投怀送抱……李瑾瑜,你果然有趣!”

傅恒附耳小声道,一股热气吹得她耳根子发痒。本想道谢,如今可好,她一使劲便将他推了出去,“六爷,请您自重!”

“纤云,我们走!”

纤云闻言,连忙扶住气得浑身发抖的小姐,夏虫揉着脚也跟了上去。

望着她们渐远的身影,他嘴角浮起了一丝笑容,看着候在一旁的琴瑶道:“小琴瑶,我们,走吧!”

一时间,众人都相继离去,大厅又恢复了先前的空寂。

躺在床上的夏虫,紧紧地抱着李瑾瑜,“姐姐,你不走,留在这里陪我和小少爷,好不好?”

因着她的辈分在家族里怎么排都是掉尾巴的,即便她已是个成年人,却从来只有当小孩的份,与孩童的沟通也自然是少。也不知道自己竟是有何等的本事,令这个鬼灵精怪的丫头喜欢, “为什么舍不得姐姐走?”

“姐姐像我娘!”

“……”

“会教我们早操,嗯,姐姐下腰特别厉害,还会做大风筝……”

“就因为这些?”李瑾瑜心下觉着好笑,小孩子的心思简单如斯。这丫头之所以把府里闹得鸡飞狗跳,竟是因为在书房外偷听到了她与六爷的谈话。

“反正我就是不想让姐姐走!”夏虫耍赖地钻进了她的怀里。

“傻聪儿,姐姐就算不住在这里,依旧是你的姐姐。而且,以后能玩的地方可多了!”

“真的?不骗我?”

“当真……”

“那姐姐就跟着六爷走吧!以后要带……”

“夏虫?嗯?……睡了?”

到底是小孩,一句话还未说完,便去会了周公。她打了个哈欠,也合上了眼皮子,折腾了一天倒真的有些乏了。

***********************************************************************************

“瑾瑜,当真要走?”夫人捂着帕子拭泪,与她处了些时日,心里自是舍不得的。

“夫人……昨儿个不是都已经说好了么,怎这会又……”李显达拍了拍夫人的肩,“让这孩子安心地去那边,再说了,瑾瑜又不是不回来了……”

离别的场景被这么一渲染,李瑾瑜也红了眼眶,声音有些嘶哑,点了点头,“大人说得对,我会经常回来看望你们二位的!夏虫,你也要乖乖的,不许惹事!”

这里……她俨然已经把它当做自己遮风避雨的港湾了。

“夏虫会乖乖的,姐姐可要说话算数!”夏虫笑得甜甜的,攥着袖子给她拭泪,“姐姐笑起来,才漂亮!还有一个秘密……”

她听过后,有些哭笑不得,转头又拉了拉宗儿的手,“姐姐不在的时候,每天都要做早操,只有身子好了,方能将书读好!”

“放心吧!”

宗儿点点头,眼中泛着晶莹的光亮。

“路先生……宗儿他们,就拜托您了!各位,保重!瑾瑜会回来看你们的!”她鼻子陡然一酸,转身便与纤云钻进了马车。

“傅恒,替我向大同捎句话,他若是敢欺负我们家瑾瑜,定不饶他!”

“必将原话带到!放心罢!”傅恒双拳一抱,也上了马车。

马车内,纤云掏出绢子给小姐拭泪,眼圈子也跟着红了。

让云儿跟来,虽是夫人的意思,但她六岁便在府里长大,如今却因她的缘故而离开了自己的家,心里觉得有些愧疚,“纤云,让你跟着我受苦了!”

“小姐折煞纤云了,能跟着小姐,是纤云的福气。”

傅恒闭上了眼睛,女子哭哭啼啼的场面,不看也罢。

约莫半个时辰,马车在一处宅子前停下。

下了马车的李瑾瑜,向四处环视了一番,却是未曾见过半个‘當’字,疑惑道:“六爷,我们这是要去哪?”

“随我来便是。”见她似有些迟疑,傅恒扬起嘴角,“怕我吃了你不成?”

李瑾瑜紧咬着嘴唇,怒目而视,一副随时准备英勇就义的模样。你敢!

他嘴角浮起一丝笑意,走至一座府宅前,轻叩了两声,那扇门便开了,一个管家打扮的老伯连忙迎了出来,“六爷,请!”

这座府邸虽未及太傅府的气势,看着也是个大户人家,新刷的牌匾却是有些不解——李府?来不及细想,便也跟着进了那宅子。

“这宅子可还满意?”傅恒转头望了她一眼,问道。

她手指头指着自己,有些不敢相信,“这是……我的?”

这待遇可比她在现代的都要好!

“再不合上你的嘴,下巴要掉下来了!”

拴好马车的莫君,刚一进门就见到六爷眸子里的笑意,看了一眼那位姑娘,心下便暗自窃喜……

“怎么样?有什么不满意的,直接提便是,反正你老板是开当铺的,请你来当铺,差不多就是花钱让你过得舒坦。”

这话听起来似乎是说,她应聘的职位是余同华的小三?李瑾瑜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当真劳烦六爷了!”

“你我之间,何须客气!你说呢?瑾瑜姑娘!”

他眸中的笑意加深,却浑然不知,初次见面的那一幕又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你……”

她的眼珠子滴溜溜地一转,先前懊恼的情绪顷刻烟消云散,“这个,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都换了?”傅恒挑眉,这些都是上等的玉器陶瓷,还有那扇屏风,还是他亲自指定的……可惜了,不识货。

“不不不!六爷,我看您是误会了,除了这四件,其他的,统统换掉!”

她躺在贵妃椅里,无辜道。

“起来!”

他笑得绅士,却是让她汗毛耸立,警惕道:“干嘛?”

“搬——椅——子!”

“……”

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宅子里便空空如也,平添了几分苍凉。

傅恒自然地拉过她的手,“跟爷走!”

“放手,我自己会走!”

她低头小声怒道,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是小两口闹别扭,旁人眼里尽是暧昧之色。

他微微一怔,便松开了她的手,面上亦是悄然爬起一抹尴尬之色,转瞬即逝,“哟!还害羞呢!”

“得了得了,爷不逗你了!”看着她脸色越来越差,方停住了调侃。

李瑾瑜压低了自己的怒意,尽量让自己显得高贵大方,“不知六爷要带我去哪里?”

“既然东家为您置办的,您不满意,当然得邀您亲自去置办咯!”

答得理所当然,看着她多变的表情,他心里竟是莫名的有些惆怅……

虽是对眼前之人颇有意见,但她对自己的房子还是比较上心的。

在市井里,除了些普通的家什比较正常外,她搜罗的东西可谓是千奇百怪——莫名其妙。

“你买这些白色的丝绸做什么?这个呢?都是些木料,你打算自己动手?还有这个……这个,都是干嘛的?”傅恒对院子里一堆的东西表示头大,甚至完全不知道她要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想干什么。

压根就不理会他的言辞,她只抬头冒了一句驴头不对马嘴的话语,“老板有没有对我所用的银两有限定?”

他微微一楞,摇了摇头。

“烦请六爷为瑾瑜将京城里最好的木匠,花匠,缝纫师傅,剪裁手艺了得的人,全都召集过来。”

“姚管家!”

姚管家应声低头,抬眼小心地察看着六爷的表情,捋起袖子一边擦汗一边迟疑道:“六爷……这?”

“速去速回。”

待宅子里的人都被遣走,李瑾瑜方接过纤云拿过来的笔墨纸砚,开始拟画稿。傅恒好奇地凑过去,却见那纸上画的东西都奇怪的很,心里有些疑惑,但瞧她那专注的模样,倒不像是在寻思什么鬼点子。

有钱能使鬼推磨,金钱的力量确实不容小觑。不过一盏茶的工夫,一行人都齐刷刷地在院子里亮相。

幸好她动作迅速,该弄的东西都已准备妥当。李瑾瑜将刚刚画好的东西,交给各个师傅,详细地讲解了一番后,院子里七零八落的物什也渐渐有了着落。

看着她忙忙碌碌的身影,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萦绕在他的心里,似乎察觉到自己的异常,他狼狈地视线移到了别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捡到一只Omega在线阅读第5章

    闵枝把水从厨房端来。贾壮夺过水碗,用手指在水里划几下,随即把水一饮而尽,当他把水喝过,胸前血齿印停止旋转,灼红色也逐渐褪去。“夫君,你这是什么问题?怎么从未听你说起。”闵枝吓得惊慌,在看贾壮时如见异类,道:“你不会如异士所说,也是什么异类转世吧?”“夫人莫怕,这是我们火系血齿印,护身至宝。”贾壮擦下

  • 追不到男二就会死[穿书]之他会做梦【一】(1)

    对于这次穿越的新身份,明珠还是很满意的。看着镜子里姣好的眉眼,她忍不住愉悦地笑起来。无论穿越到什么世界,一张好看的脸总是非常大的加分项,不要说什么心灵美比外表美重要的话,第一印象足够好,人家才会有兴趣去了解你的内在不是么?何况原主申熙玟还不只脸长得赏心悦目,学历家世样样不差。年纪轻轻就考上检察官,出

  • 靠脸吸粉征服娱乐圈之国士无双

    【4——国士无双】诸将易得耳,至如信者,国士无双。——《史记-淮阴侯列传》***********“国……士……无……双?”一字一顿地念出看到的字,小当家茫然地看着挂在青砖墙上有关考试主题的字幅,冷不丁地席地而坐,拧着眉头撅着嘴,抱起双臂苦思冥想起来。作为一个打小便是动不动就跑到山里采食材的孩子,小当

  • 红颜黯香在线阅读第10节

    卫大柱虽然是农家出身,但早些年他从了军,解放之后就留在了部队,成为了干部,后来便再也没有碰过农活之类,如今让他来和泥补墙,虽说他脑子里那些关于和泥补墙的理论方法还在,可他拎着黄泥铲子就犯了难。卫老太眼光多毒辣,她出来倒水的空档,见卫大柱盯着黄泥铲子犯愁,便问,“咋,大柱,你不晓得怎么糊墙了?”卫大柱

  • 穿成反派的恶毒姐姐所恨风霜早

    次日清晨,汪公馆。汪曼春手抵着脑袋坐了起来,出声唤道,“小英。”“哎,小姐你醒了啊?我现在就去给您准备早餐吧?”家里的佣人小英闻声就进门了。“嗯。”汪曼春点点头,“昨晚我是怎么回来的?”“哎呀,小姐您喝醉了,是您的手下送您回来的,老爷后来回来后听说了还有点生气呢,说您一个女人还跟其他男人拉拉扯扯什么

  • [老九门]九门纪事在线阅读第3章

    水友们疯狂的刷着弹幕,讨论着吴钟明和之前两名女明星遇害的事情的时候。吴钟明肥头大耳的脸部因为惊恐扭曲成恐怖的样子,额头上满布着青筋!“你……你……是怎么知道那两名女明星是我杀死的?”是的,他惊恐了,这件事情他发誓他绝对做得天衣无缝,那两名女明星看起来无比清纯,但其实内心就是两个肮脏的婊.子,她们在给

  • 我和张杰的逆战之旅在线阅读第二节

    “陆璐璐,你又迟到了!”不是八点才上课吗?为什么才七点五十老师就已经在了?迟到?又?这就是位面意识根据她的行为补足的吗?“老师,我下次一定不会了!”陆璐璐挂着笑脸,在她那两个黑眼圈的衬托之下,美不美这种问题,见仁见智了!“你还好意思说下次,你哪次不是迟到了的?”老师看了她脸上的黑眼圈,“算了算了,快

  • 十一月没有初夏之第九章

    第九章:清晨在透明的玻璃上结了花,大雾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起的,将整个临城都笼罩在一片朦胧之中,这样的日子,觅食的鸟儿都安稳的休憩在巢穴里,不用工作的人们也懒懒的躺在床上不愿意动弹。陈曦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解锁,八点四十五分,赵好还在她的身边呼呼大睡,睡姿丝毫不见人民教师的庄严严谨,四仰八叉。陈曦下床去洗

  • 九州山海经过去的吸血鬼

    一条正在和她解释他们为什么有管理LevelE的义务。蓝堂轻蔑的态度让优姬不快了。月诚他也在听,他问︰「不应该是把那个LevelE抓起来,问他咬他的纯血是谁吗?他才是真正的坏人吧。」一条说︰「我们没有审讯纯血的权力。」意思是他们不会做间接冒犯纯血的事。月诚皱眉︰「…那不是很奇怪吗?」问题永远不会根除。

  • 冷傲郡主:不做帝王妻之第八章

    外面的大锅咕嘟咕嘟煮着沸水,燕洵站在灶台旁边,拿着水瓢往外舀热水。小幼崽抱着自己的小木盆站在旁边等着,沸水和凉水兑成温水,小幼崽再抱着木盆到一旁洗脸洗手、洗脚,再擦地干干净净的,这才进屋。以前正房里面什么都没有,小幼崽要自己挖洞睡在里面,现在除了学习的正房,另外一间正房地上铺了石板,上面又铺了一层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