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僵尸之老子是文才在线阅读第四节

2021/6/11 7:04:49 作者:白醋 来源:飞卢小说网
僵尸之老子是文才
僵尸之老子是文才
作者:白醋来源:飞卢小说网
麻批,穿越了。穿越到僵尸先生里面,成为了文才。是的,那个屌丝的鼻祖,未老先衰的典范。尼玛,这个世界还不简单,不止一个僵尸先生,什么僵尸叔叔、灵幻先生、音乐僵尸都跑来乱入了。这简直就是个僵尸电影大杂烩嘛,这么多人,穿越成谁不好,非要穿越成文才。老子是文才,脸是没有,只有靠手段去泡妹子了。(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一天后,众臣众将聚集于狩猎场,杨沐谌和李恢弘也都来了。当然,皇帝、岚皇后都来了,就连灵儿也被皇帝拉了去。

“众卿都来此地,与朕一同狩猎。朕今日心情愉悦,在朕狩猎之前,朕想先看一看本朝最勇猛之两将杨沐谌将军和李恢弘将军的狩猎技术,顺便看一看你们的武力,你们可以来一个争夺,看谁最先打到猎物,看谁最后打到的猎物最多,猎物的个头最大。你们一定要努力。不要让朕失望。”

“微臣遵旨。”两个将军一齐说道。

狩猎开始,杨沐谌打马而出,首先带着弓箭往林中奔去。李恢弘见状,打马紧随其后,也进入山林中。随行的随从们见状,也都纷纷跟随自家主子前去。

灵儿看着这一切,也看着已与自己订婚的李恢弘的一举一动。她想,她是喜欢这个男人的。这个男人有时会有点冲动,但是更多的是对于她的细心和关怀。他会陪她一起散步,会陪她一起玩闹,也会坐在一旁静静看着她绣丝绢。

这样想着,她的嘴角有了些笑意。

另一边,杨沐谌正驾马奔驰,寻找着猎物,忽然,他看见前方一只野兔飞奔而去,他马上抓住这转瞬即逝的机会,策马狂追。另一边,紧随其后的李恢弘也发现了那只野兔,于是也驾马而上。眼看着杨沐谌就要追上,这时李恢弘突然闪出,一个顶撞将杨沐谌连人带马撞到一边,然后自己马上驾马向猎物方向奔去,并拔剑做准备。这边杨沐谌险些落马。他正了正身子,整理了衣装,怒视李恢弘,于是策马追击,就在李恢弘将要拔箭射中兔子时,一旁冲过来的杨沐谌拔出随身携带的短剑朝着李恢弘刺过去,李恢弘闪身一躲,接着一个转身,也拔出腰间携带之剑刺向杨沐谌,二人竟在此地打了起来。随后赶到的随从们面面相觑,并未搞懂时前的情况,便只能等在一旁候着。

这一边,二人激战正酣,刀剑相交错发出“乓乓”的碰撞声,清脆动听,两位将军也越战越怒,刀法手法均变得又急又快,变幻莫测,不愧是此朝最勇猛之两将。数回合之后,只见李恢弘一个闪身,躲去了面向自己而来的短剑,然后一个转身,又用手中之剑一下挡住杨沐谌再次袭来的短剑,就在这个空档,李恢弘说道:“杨沐谌,你以后少碰我的女人!”

“哦?此话怎讲?”杨沐谌听闻一个用力,用短剑剥去对方抵挡在面前的剑,然后一个回转,举剑问道。

“哼!你别装疯卖傻,皇上那次对欲给皇后下药的人施刑的时候灵儿也去了,她没见过这种血腥场面,吓到了,是你自作主张一厢情愿的去安慰她,还派人送她回宫吧。哼哼,你好大的胆子,灵儿是皇上早已许配给我的女人,我们只差还没成亲,不过那是不久之后的事情,你竟敢去撩拨我的女人!”

“哼!一派胡言!什么叫撩拨你的女人!你又不在现场,你了解什么?知道什么?灵儿那时被吓得瑟瑟发抖,瘫倒在地上,我不去帮她,难道我还甩手就走、袖手旁观吗?”杨沐谌也不甘示弱,用言语予以回击。

李恢弘听后更加愤怒,“哼!谁要你在那装好人,什么就是帮她一下,你不帮自会有别人去照看灵儿,更何况我父亲在那,他也会派人护送公主回宫的,哪用的着你操心?我看,你就是成心和我作对,还妄想抢走我的女人!你看我怎么跟皇上说!”

“哦,这么点小事就要跟皇上说,哼!你也太懦弱了吧,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别人好心去帮,结果蹭得一身灰!李恢弘,你太不识抬举了吧!”杨沐谌也很是愤怒。

李恢弘听后大怒,“敢说我不识抬举!看剑!”于是他举剑冲过来便刺,杨沐谌一惊,反身一躲,而后迅速打马回转,用剑抵住对方飞驰而来的剑,双方再次混战。

不过,数不清多少回合之后,李恢弘一个忽略,竟被杨沐谌刺中衣袖,将其剥落。李恢弘惊恐的捂住裸露出来的皮肤,并后怕幸好没有伤到皮肤。这时一旁的随从们大叫不妙,马上赶上前挡住杨沐谌的剑,护送主子回返,杨沐谌见状也打马回返。

回到皇帝那边,皇帝见到捂着左臂的李恢弘大吃一惊,以为被人所伤,谁知一看只是刮去了衣袖,皮肤并无大碍,这才放下心来。谁知灵儿立马跑上前,要去查看李恢弘是否无大碍,却被拦下,李恢弘笑着对灵儿说:“灵儿,不碍事的,没有伤到我,你快坐回去,这边刀剑众多,危险。”

“不,李将军,你让灵儿看看你的胳膊,看看是否有大碍,灵儿看过无碍便自然离去,让灵儿一看可好?”灵儿见被拦住,便低声央求道。

李恢弘见状也不忍心,便命了随从撤离,放灵儿过来。灵儿跑过来一看发现并无大碍,便登时放下心来。“将军,你以后可要小心,要是受了伤灵儿会担心的。”李恢弘看着灵儿明亮的双眼,那眼中似是充满了灵气一般,吸引去了他的魂魄,他只想时间永远定格在这一刻,然后,把自己的心融入她的眼睛之中,向她表达自己最纯真的爱意。

世上怎会有如此美的女子,这样吸引着他的心扉。

另一边,杨沐谌看见了这一切,也看见了灵儿飞奔过去查看李恢弘伤势的时刻,他感到自己的心好像空了一下,有什么东西在那个瞬间消失了一般,他只知道,自己的心此刻有些隐隐作痛。他忽然想到刚才自己跟李恢弘说过的那番话,也想到了李恢弘看着他,得意洋洋说出的“灵儿是皇上早已许配给我的女人!”一句话,他感到自己忽然陷入一阵悲哀中。他也是喜欢灵儿的,喜欢她的那份纯真、那份可爱,他记得他第一次看见灵儿时,那一年他10岁,灵儿8岁,在花园中,他远远地看到对面一个翩翩起舞的女孩子,那身形美极了,他不觉得看痴了。后来,他的父亲寻到了他,告诉他那是皇上的女儿,灵儿公主,也是皇上唯一的女儿、唯一的公主。皇上还有两个皇子,一个驻守西部,另一个是太子,不过这个太子性格温和,时常读书练武,再就是随士兵一起深入民间考察民情。

不过,杨沐谌始终记得的是那个翩翩起舞的身影,那个美如仙子一般的灵儿公主。

后来,皇帝见国家高枕无忧,便开始不理朝政,纵情享乐,并且开始暴露出他性格中残暴昏庸的一面,肆意压迫百姓,加重赋税,草菅人命。李拓和杨城两派大臣开始把持朝政,这两派也开始互相明争暗斗。李拓更是利用职务之便多让其子李恢弘立战功,并最终获皇帝赏识,将女儿灵儿公主许配给李恢弘,只是还没有成亲,但是已经订下婚约。

“李将军,这伤是如何发生的?可是打猎时过于激烈?”这一边,皇帝问道。

“回皇上,”此刻李恢弘理直气壮的回禀皇上,“这伤乃是杨将军所伤。”

“哦?杨将军伤了你?为何?”皇帝很是疑惑。

“回皇上,这还不是他嫉妒微臣即将捕获猎物,一时心急,便刺伤了微臣,好在微臣及时闪身躲避,这才免去皮肉之伤,只让他割去了衣袖。”李恢弘更加大声的说道,一边还用眼睛斜睨着杨沐谌,杨沐谌气的只想拔剑杀了他。

“回皇上,他胡说!明明是他先看到微臣即将捕获猎物,一时心急,便撞了微臣,微臣这才反击的。”杨沐谌也跪在皇帝面前,为自己平反道。

“杨沐谌,你才胡说!”旁边同样跪在地上对皇上回话的李恢弘见状转头对杨沐谌说道。

“哼哼,皇上,这样信口雌黄的人,说出的话有几分真几分假恐怕难以辨别,望皇上明察。”杨沐谌不理会李恢弘,对皇上回话道。

“杨将军,朕知道此事李将军说的有理,依朕看,杨将军给李将军道个歉这件事便解决了。”

“什么!”杨沐谌没有想到,皇上仅仅是听了李恢弘的一面之词,并没有派人详查就下定结论是自己的不对,还让自己给李恢弘认错,他的脸上写满了错愕,怎么也想不到皇帝竟会昏庸到了这样的地步。

一旁的李恢弘笑的格外灿烂:“谢皇上,皇上英明。”

“杨将军,快去给李将军道个歉。”皇帝和颜悦色。

杨沐谌气的半死,并没有理会。

旁边候着的杨城见状,深怕杨沐谌会激怒了皇帝,便在旁边小声说:“谌儿,快道歉,有什么事回去再说!”杨沐谌回头,看见父亲一遍遍的暗示与提示,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也只好勉强说了声抱歉这才了事。

眼见着李恢弘大步流星的回去站定,杨沐谌只觉得心中似火烧一般,可是又不能发作,只好忍气吞声也站到一旁。

二人竞赛狩猎一事也就不了了之。随后的皇帝狩猎,众大臣跟随,杨李二人也就随行上马跟从,并不多言。

几个时辰之后,夜,杨府。

“父亲,你看皇帝都昏庸成什么样了,啊,这件事不分青红皂白就认定是我的错,我是得罪谁了吗?”杨沐谌屏退了下人,对父亲气急败坏的说道。

“谌儿,莫要恼怒,皇上这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不过,今日之事的确有些奇怪,至少皇上应该盘问几个回合再做定夺,他这样,难免过于武断,实在难以辨别其缘由。”杨城捋着胡须,一字一句说道。

“父亲,你说,是不是李拓那边又给皇上什么好处了?他那边现在可是大红人,你没看皇上把女儿都许配给了李恢弘吗,你看他那个春风得意的样子。”

“谌儿,父亲可是听出了你这句话中的酸味哦。”杨城笑着低声说。

杨沐谌听后有些脸红,心事被说中难免会这个样子。“哎,好了,父亲,你就别拿谌儿取笑了。谌儿累了,要去歇息了。”说着,杨沐谌急急告退而去。

杨城好笑的看着自家儿子慌忙逃脱的背影,不过,他的眼中似乎多了些许的深思。

这一边,岚皇后轻轻靠着皇帝,手里把玩着一个小玩物。“皇上今天对于李将军,可是足够关照了呢。”

皇帝听后一笑,“岚儿是说朕黑白不分?”

“哪的话?”岚皇后直起身子,娇嗔的轻推了一下皇帝。皇帝笑着握住她的手。

“岚儿,朕虽天天与你在一起,可是对于外界之事,耳朵还是灵着呢。”

“哦?此话怎讲?”岚皇后又回倚在皇帝的肩头,看着皇帝问道。

“李恢弘想谋反。”皇帝笑着看着岚皇后,可是嘴里却缓缓吐出这几个字。

岚皇后听了这句话一惊,立马直起身子。“皇上可是当真。”

“当真。那日在军中,朕派去的心腹听到了李恢弘在听到灵儿被吓到,杨沐谌去安慰之事后说的那些话,尽管那些话声音很小,可是朕的心腹还是听到了个大概,内容就有什么等他的父亲,就是李拓掌权之后,要好好收拾朕之类的话。”皇帝依旧笑着,可是却看着前方。

“那,皇上打算如何处置他们?”岚皇后问道。

“哈哈,处置嘛,这个不急,朕想先玩玩他们。朕今日不假思索让杨沐谌给李恢弘道歉,就是想先顺着他们的意,让他们逐渐得意,这一得意,狐狸尾巴就很容易露出来,到时候,难免会泄出什么蛛丝马迹,到时候,朕会好好关照他们的。哼哼,既然他们想玩玩,那朕就陪他们玩到底。”皇帝的笑容越来越深,可说出的话却让岚皇后后脊梁感到阵阵发凉。她虽没做过什么对不起皇上的事,可是冷不丁听到这些发狠的话,还是吓了一跳。

“岚儿,时候不早了,歇息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美丽新世界之破晓黎明在线阅读第8章

    Chapter7那天西弗勒斯身上发生了什么不用阿尔布雷特刻意去打听就被人告知了。毕竟他在斯莱特林的地位不一般,在知道了他的身份后,那些孩子的家长们都好生叮嘱了自家孩子一番。或许他的同龄人只听说过阿尔布雷特的教父路德维希·菲尔绍菲尔绍家族族长和魔药大师的身份,但是对于那些大人们来说,尤其是崇尚黑魔法的

  • 又从零开始在线阅读第一节

    深夜十点。南市街旁,一名清秀男子安静的坐在路旁打着瞌睡。他面前是张蜡黄的布,用几块碎砖压着,布上写着一排清秀的字。“祖传医术,针灸号脉,包治百病,治不好不收钱。”好家伙,包治百病?鬼才信!路过的行人撇了眼,又瞅瞅摊位前坐着的年轻男子,吐了口唾沫,不屑的走开。“娘的,又干坐一天,一毛钱都没赚到。”秦枫

  • 有种感觉,我想成为永远之没落云家(1)(4)

    云家是春风镇本土三大家族之一,在春风镇还没有闻名的时候,就已经扎根于此,传承千年,底蕴深厚,云家曾是一个光耀非常的家族,在春风镇的数百年都是其他家族只能仰视的存在,不仅仅是因为云家的家底丰厚、财富多到令人咂舌,更是因为云家在百年之前出现了一个召唤师!召唤师,浩瀚大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神秘职业,无数人

  • 身患绝症后我爆红娱乐圈之不能说的秘密

    海湾小镇内部禁止行车,是没有任何车道的,所有的私家车、大巴全部都停在小镇外围的巨大停车场,停车场除了地上,地下还有3层,穿着黄色制服的工作人员正在各个关键路口指挥交通。黄杨止最后把大巴停在了停车场腹部,实在没办法,外围车都挤满了。看着前面的小孩子们鱼贯而出,沐尘拉开安全带,站起身来,回头说道:“你们

  • 往生事务所之吃独食(8)

    萧远山听了眉头皱了起来,刘芷岚就道:“你给我喝的鸡汤不用还,她抢人家的鸡汤才用还。所以,她骂的也不是我!”见他生气了,她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劝道。果然,她的话音一落,外头就传来萧天佑不悦的声音:“娘,你瞎说啥呢?不过是一只鸡么?啥天打雷劈?”杨氏讪讪的:“娘又没有骂你和巧珊。”萧天佑:……你这么说,不

  • 牵缘人在线阅读第九章

    【眼前的这抹苍蓝月光,映照着手中锋利刀刃……想要豁出一切守护之物,是你梦想着的,那个世界。】女声悠扬,声线并不婉转却带着磅礴气势。审神者4号听着听着便不由自主地小声道:“倘若我等的思念可以永存,纵使此心凋零飘散……”“大将,怎么忽然听起歌来了?”厚藤四郎一出声,鲶尾也跑了过来:“是什么歌?我也要听!

  • [综]目标是星辰大海第九章在线阅读

    平静的日子总是持续没多久就会被打破,继燕洵的生辰宴后,一件件阴谋诡事接踵而来,浮出水面。“皇姐,皇姐…”进去寝宫,一看到红葵,元淳克制不住地扑进她怀里,眼泪不停地掉,像是受了莫大委屈。“怎么哭了?”从婢女处取来帕子,红葵轻轻擦拭元淳的眼泪,温声哄她。“冰坨子他…他有侍寝婢女…对她很维护…我气不过和他

  • 离离野火之姗姗来迟的主角

    被拖入地下的玛修尝试用自己的力量和身体里的魔力去挣开蛇形魔兽的束缚,但是当她发现力量不行,开始释放魔力的时候,大蛇(暂称)的大嘴突然咬上了她没有铠甲阻挡的大腿内侧,开始疯狂的吸食她释放的魔力,并对她的身体释放了麻痹她的毒素。随着身体里魔力的减少,玛修的身体变得越来越无力,而大蛇则是越来越精神,力量逐

  • 龙的信仰在线阅读第四章

    逍遥老祖斜视鄙之。偶然心生一计,睁眼回笑,道:“浚源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们的好日子要到头啰!”说罢,他一声令下,丛密林中,无以计数蠢蠢欲动的邪派弟子一拥而上。喊杀之声淹没壑山之下。逍遥老祖中意宋仙雪出尘脱俗,奈何身形一动,十多个瑶碧派高手迎面拦来,不得已只好先把宋仙雪置一边。浚源老祖有不好预感

  • 超级系统之异能少年在校园第七章在线阅读

    老将魂归黄沙阵,兵乱何人咏泣悲?意气风发窃军令,百骑便能定乾坤。上将军坐镇东岭,虽年事已高,然其本部兵马。亦只服于上将军,左岸虽知上将军危急,却不敢轻易差将前往。左岸心底盘算得定,东岭必被攻破。即使群龙无首,也能迟滞叛军。便亲自提了所有兵马,汇合陆辅向东岭叛军杀来。叛军首领调集所有兵马,兵分四路,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