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HP]Thirty-Five Owls在线阅读扭曲的人偶

2021/6/11 12:51:23 作者:言茗 来源:晋江文学城
[HP]Thirty-Five Owls
[HP]Thirty-Five Owls
作者:言茗来源:晋江文学城
AlbusDumbledore(1881年-1997年)GellertGrindelwald(1883年-1998年)跨世纪的倾世之恋,两个天才少年,循规蹈矩和潇洒随心的碰撞,被家庭束缚,被世俗约束,但就如同火和锅的相遇,一发不可收拾,慢慢蒸煮一锅火热的爱。我依然那么爱你,就算知道你是多么恶劣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你的离开,我不明白是逃避责任还是希望我寄托恨意到你身上;三十年来,我认清你的全部,但三十天的爱恋让我忽略了你的所有罪状。到底什么时候我才能停止爱你?重译经典,本命CP太虐,还是呕心沥血也

“亡灵是鬼族最初的形态,没有形体也没有意识,全凭本能行动。

当亡灵拥有意识后便可以依靠吸收元素和死亡之气来修炼,拥有意识的鬼族被称为鬼体。从鬼体开始修炼分为四个等级:魅影、魍师、魉魂、魑灵。

每一等级之间的晋级变化称为转生,只有吸收了足够的死亡之气才能转生。

话说,死亡之气到底是什么?”静妖月平复了呼吸起身到实验台前继续着刚刚被中断的实验,同时口中吐出脑海里想到的鬼族资料。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记忆中会有这些东西,有可能是飘羽记忆中的。于是他转头对坐在桌上的灰白色的飘羽问道。他们本不应该相识,但是命运却让他们同在一个身体中,就连记忆都共同分享着,而造成这一切的就是一个女人,一个想将他和他的家人都杀死的女人。

李艳娘,他那素未谋面的父亲的二夫人。

从出生到现在那个女人为达目的几次下手想毒死自己却始终未成功,就在一个月前他二哥静焰斌的生日上她转换了目标想要毒死他二哥,却被他看似无礼的举动挡了下来。当他将盛有剧毒的酒喝下去时他以为自己这一次死定了,但是他没有。因为化身亡灵的飘羽救了自己,他吸去了自己身上的死亡之气。只是到现在他都不明白死亡之气到底是什么。

“死亡之气是人之将死时所散发的一种魔力,就像风元素会使人身体变轻一样,死亡之气会让灵魂与身体脱离,当灵魂离开身体后人就死了,而我就是靠吸收这种魔力达到转生的,而被我吸取了死亡之气的你灵魂不会脱离身体也就死不了了。”飘羽趴在桌子上看着忙碌的静妖月慢条斯理的解释道,连他自己都不曾察觉在说静妖月死不了时他那血色的瞳中闪过一抹轻松与庆幸。

“是谁告诉你鬼族的修炼方法的,阿修罗吗?”在得到飘羽的回答后静妖月又问出了另一个疑问,飘羽知道阿修罗这是他一直以来最疑惑的问题。他想知道阿修罗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他有能力让自己的灵魂穿越到这里,却又不消除自己的记忆?自己到这个世界到底是为了什么?一切的一切让静妖月十分迷茫和彷徨,他决定在今天解决这一切,他不想再逃避下去了。

“不是阿修罗,他是魔族的前魔王并不知道鬼族的修炼之事,告诉我这些的是冥王。他是一个老好人,总喜欢去帮助别人,现在不知道又在哪里帮谁呢?说不定哪一天你也会见到他。”提到往事飘羽的神色变得柔和而安定,就连嘴角都挂起了淡淡的笑容,好像在怀念着什么。静妖月被飘羽的表情触动了,不由自主的张开口吟唱出了记忆深处被埋藏的歌曲。

“想要抓住那被切断的白色梦境的边缘少年奋力奔走

仿佛稍一松手就会像吹向远方的风声消失无踪

将那仅存的一丝思念吹走

在梦境深处描绘出的图画在手心里变得模糊不清

那曾经的温柔已不复存在

但见那只身一人踏上路途的脚步

消失在清晨中的歌声总是在耳畔萦绕回响

生长在小路尽头交错得红色酸浆花孩子们争相采摘

那曾经熟识的温柔之中

若也有相同的景象该多好

消失在清晨中的歌声总是在耳畔萦绕回响

我们永远不会停止对前方遗留足迹的追寻

消失在清晨中的歌声永不停歇永不停歇

我们永远不会停止对前方遗留足迹的追寻

正因为离别伴随着终结来临才要放下所有包袱

在清晨的曙光中口中吟唱着崭新的歌曲”

“很安静的歌,叫什么名字?”飘羽半坐起身带着淡淡的微笑问道,静妖月很少唱歌,但他的歌却有着让人安定感觉,就像被施了魔法一般。不对,这就是这个孩子的魔法,只属于他的魔法。

“再会之歌*。”歌声渐止静妖月回过神来面色阴沉的扔下一句话将里屋实验台上的东西简单一收拾,然后从墙边的衣柜中拿出一套刺绣红色长衫穿在身上,走到门前轻轻拉开木门,阳光从逐渐敞开的空间照射进来将他脸上的阴郁蒸发殆尽。转头看向房间正中的圆木桌,那里已经空无一人只留下几缕淡淡的灰色轻烟飘荡着。

微微叹了口气小声的吐出一句话,静妖月走出了一个多月未踏出的房间向府邸的大门走去。

“到了魅影阶段还是无法在阳光下保持虚体吗?”

时间一转已到傍晚

“什么,妖月出去到现在还没回来?”经过细致打扮一身亮紫色华服的蓝玥端坐在将军府大堂中。冷清昏暗的大堂瞬间被她的光华所点亮,紫色的雪纺长裙,袖口上绣着淡粉色的牡丹,银丝线勾出了几片祥云,下摆密麻麻一排蓝色的海水云图,胸前是宽片淡黄色锦缎裹胸,身子轻轻转动长裙散开,举手投足如风拂扬柳般婀娜多姿,又不失庄重。

原本想派人去叫妖月却不想听到了令她意外的答案,这让一向以优雅郝和的蓝玥愤怒不已,她一拍桌子大声道,清秀的柳叶眉纠结了起来。

大堂中或站或跪或坐着不少人,大家面对着正座上怒火中烧的蓝玥大气多不敢喘,一句话不敢说。只有坐在右边上首位的的一名身着蓝色华服的美艳女子抿嘴微笑着,细长的丹凤眼中闪过一抹阴狠和嘲讽,她身后站着一位七八岁大的小女孩,白衣胜雪,清纯可人。女子便是靖国将军的二夫人,李艳娘。在她身后的小女孩是她女儿。静百合。

“发生什么事了?”

又一个女人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同时打破了大堂内沉默而压抑的气氛。蓝玥转头一看是一身素色衣裙的三夫人琴玉。琴玉抱着她那把从不离身的黑色古筝走了进来,不同于蓝玥的高贵和李艳娘的娇媚,她周身散发着温雅而幽静的气质。容颜虽美但气质更加让人着迷,再配上淡绿色的长裙,就像一位从天而降的仙子,幽静而不食烟火。

蓝玥见到琴玉收起怒容对她微微一笑心中的火气也消灭了大半,她长舒一口气对刚进来的琴玉解释道“妖月不见了。”

“哦!可是,他不是在这里吗!”琴玉听了蓝玥的话嘴角挂起一丝怪异的笑容,水色的瞳孔有意无意的向身后看了一眼,转头对正座上的蓝玥语出惊人道,同时向右轻移一步让出了进门的路。在她的身后依旧一身红衣的漂亮男孩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翡翠色的瞳孔看着琴玉闪过一些复杂的感情,但最终都如同投入海洋的石子了无踪影。

“妖月,你之前去哪里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你知不知道大家都在等着你,我不是说过了今天要去给你爷爷祝寿的吗。你有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你……”蓝玥见到静妖月若无其事的走进大堂原本压下的怒火再次升起,她站起来三步并两步走到小儿子面前居高临下的呵责,刚说到一半她就被静妖月的一句话卡住了。

“出去了。”静妖月不咸不淡的吐出三个字,声音平淡而深沉,丝毫不像一个八岁的孩子该有的音调。

“我当然知道你出去了,我是问你去了哪里?”蓝月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怒火,她提高音调对静妖月再次问道。同时从她的眼神中洋溢出来的思想全都被他捕获在眼中。为什么这个孩子会惹人生气呢?你就不能乖一点吗?明明是为了你好,为什么你就不能体谅我我一下呢?

“我去魔法公会了。”静妖月依旧用他那白开水般的语气回答道,可是他的心里却像被针扎过一般刺痛着,这样子和上一世有什么不同,到头来我还是逃不掉吗,提线人偶般的命运。想到这里他将目光转向端坐在右边第一位的李艳娘看去,再见到她那一闪而逝的嘲笑后他的眼神冷了下来。

“静妖月……”蓝玥忍无可忍连名带姓的大叫起来,但是很快她又什么也说不出了,就连心中怒火也被熄灭了大半。因为她被静妖月的眼神冻住了,那翡翠色的漂亮瞳孔在荧荧的烛光中一点一滴的结上冰霜,明明不是看向自己,可蓝玥还是感受高一股前所未有的寒意,仿佛是孤身一人置身于冰川上一般。她惊恐的看着自己的儿子,才发现他是那么陌生又冰冷。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静妖月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对面的李艳娘,一字一顿的问道。声音如千年寒冰般冷到透骨。如果不是这个女人他的心智就不会被冲开,如果不是她飘羽不会未出生就死还沦为鬼族,如果不是她他不会像人偶一般再次被扭曲。太多的如果,而这一切的元凶都是她。这个女人该死。想到这里他潜藏在心底杀机慢慢翻涌上来。但是随着目光转移看向琴玉,得到的却是女人的摇头。

是啊,现在还不是时候,就算要杀她,也要等揪出她幕后的主谋,榨干她最后一点利用价值才行。想到这里静妖月将心中的杀机投入到王阳的心灵之海里,瞳孔中的冰霜像轻烟吹过一般消失殆尽。

《再会之歌》*出自日本动画《AIR》片尾曲。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老公,壁个咚我成了渣攻的养父⑦

    “我……”楚歌接下来所有的话在这一刻都被噎在了喉咙口,他飞快地低下头,不敢直视林恒的眼睛,双手反反复复绞着,耳边一会是林烽的叮嘱,给他规划的未来,一边是林恒澄澈的眸子。他忽然觉得眼睛比刚刚更加酸涩了。脸颊两侧被一双大掌覆盖着,迫使他抬头,林恒说:“不要想那么多,安心准备这次的专辑,还有,答应我的三个

  • 娱乐:这个演员太残暴残茶

    挽溪病了,这一天的刺激加上那不休的大雨的冲刷使她全身的肌肉酸痛,喉咙肿起说不出话来,但是她觉得值当,她一个女人去找一个孩子无异于大海捞针,即使是有曼媛的帮助也不过杯水车薪,父亲的援助更加有力。她还要去找荃儿,她要跟着江汉城手下的官吏出去,他是京城的官儿,他的触手可以伸及到整个城市,这就是权利的力量。

  • 洪荒:吾为苍天道主第八章

    第二天清晨下了朝,慕容云宜和柳暮并排走出大殿,她是慕容家族的嫡长女,真正的慕容家族掌权者,自小与柳暮亲近,在柳暮心中她更是大姐姐般的存在,虽然整个人沉默寡言却总是在柳暮迷惘的时候给她指点迷津。典型的人狠话不多。唯一的缺点大概就是爱喝酒。“陛下倒是重用你,一回来就给你升官,还操心你的终生大事。”她双手

  • 网游之有种你别跑在线阅读第十节

    萧戎从甘露殿离开时,脸颊通红,步履有些虚浮,元胤让李霖传了御医,而萧戎却拒绝了,径直出了宫。翌日一早,女官正为元胤穿好朝服,梳好发髻,李霖便小心翼翼的走进殿内,行礼道:“启禀陛下,御史大夫萧戎告假,风寒略重,今日恐怕不能上朝了。”元胤微微一顿,想着昨日萧戎在风雪中直挺挺的站了一个多时辰不曾挪动一步,

  • 九叔:我真的就想死第四章在线阅读

    新书期间,各位读者大大多多支持一下,月票鲜花评价票都可以,这些其实都是免费的,作者一定保证努力更新。当然,有打赏就更好了,哈哈哈,这个不强求,喜欢就支持一下。更新方面的话,每天保底四章更新八千字吧,支持给力五章六章不等,谢谢支持了。恩,以上,感谢捧场!!!

  • 功德创世之更新规则!必看!

    更新规则!必看!新书更新规则:必看!更新规则:日更四章!花花多就更!票票多也加更!不要怕作者手速慢,就怕你们没给投花花和票票!什么日更九千一万、什么日更一万五,我都可以,只要票票花花够!放心,作者是一个穷作者,就靠着写书来吃饭了!求支持一波啦!!!!!!!!!!!!!求支持一波啦!!!!!!!!!!

  • 史上最弱超能力者在线阅读第八节

    到云省时,已经是下午,准备随便找一家酒店住下,没想到一进酒店,便看到酒店大堂里,也摆放了许多翡翠原石,一块块有大有小,都标了号。赵军扫了那些原石一眼,便快步走到吧台前订了房。拿到了房间钥匙,赵军直接就到了房间,并没有多看那些原石一眼。这是风行对他的叮嘱,初到一个地方,首先财不能露白,然后不要轻易让人

  • 我跟我自己谈恋爱[快穿]第6章在线阅读

    对于现在的高科技,江纯一不得不佩服。当他摸向自己的口袋的时候,他立马就愣住了。口袋的面积相当大。江纯一把手shen向口袋的时候,一种熟悉的感觉立刻传来。口袋里现在塞满了钞票。江纯一现在把钱从口袋里面一摞一摞的拿出来。一摞一摞的砸向的秋月,你不是为了钱可以献身吗?我现在可以满足你。啪啪啪啪……江纯一的

  • 战争术士在线阅读第五节

    我想我是做了一个梦。梦中小东西的脸与我靠得很近,面色苍白,神色狰狞,冰冷的小手卡在我的脖子上。他的眸子中翻涌着奇异的霞色,似是一簇簇桃花在争相绽放。恍惚间,透明的水滴一粒粒打在我的脸颊上,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反应过来,是小东西在哭。他的嘴一开一合,含在口中反复玩味的,是两个我看不明晰的字。哭什么呢?我忽

  • 网王之追梦曲血液

    65、“但是没关系的。”青年轻松的说道:“鎹鸦已经去通知当主了,相信柱们很快就会赶来了,虽然有些不甘心,但我的工作已经结束了,接下来交给一会赶来的隐就好了。”“总大将!”在天上侦查的鸦天狗俯冲到奴良滑瓢的身后:“刚才我通过乌鸦的眼睛看见了奇怪的一幕。”滑头鬼吐了口烟,晃了晃手中烟斗,转向鸦天狗:“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