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隋唐:老子要做反王在线阅读第三章

2021/6/11 13:44:16 作者:萌新洪荒大唐 来源:飞卢小说网
隋唐:老子要做反王
隋唐:老子要做反王
作者:萌新洪荒大唐来源:飞卢小说网
大业十二年。赵毅来到隋末,本想去抱李家的大腿,结果从记忆得知,自己和李家三娘有娃娃亲,但李家看不上自己,为了拉拢柴家,竟然不承认这婚事?这个耻辱,老子不能忍,赵毅气的掀桌子。姥姥的,老子抢你们李家的江山。什么?李老头想称王?不好意思,唐王被老子抢了,你后面排队去。李家二娃:我的观音婢。赵毅:想什么呢,你都成太监了。老子要做反王。……………(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简单当然知道这样一来想要让夜墨接受采访变得更难了,她能想到的办法只有死缠烂打了。于是第二天,她一早就来到夜墨的家门口。

叶允墨一开门就马上听到了那个声音出现。

“嗨,早上好。”简单笑着说。

叶允墨不禁皱眉,“你怎么又来了?”

“我在等你呀。”

“等我?”

虽然知道他看不见,可是简单还是大力的点点头:“因为我要采访你,所以当然要等你了。”

“为什么一定要采访我?”叶允墨的声音听起来又没有了耐性。

“因为你是作家呀,你的作品都很有价值。”简单说。

一个连他的作品都没有看过的人竟然能说出他的作品有价值,这些记者真的是信口开河,所以他才会一直拒绝接受采访,一个不小心就会被他们抓到把柄。

叶允墨贴近简单,“你这么执着的要采访我,是因为我是一个作家还是因为我是一个瞎子?”

这个男人怎么每次说话都这么刻薄!简单忿忿的想,嘴上却还是充满耐心的回答:“当然是因为您是著名的作家。”

“是吗?我可不觉得自己著名,连简记者你都没有看过我的书我怎么还能算得上是著名。”他波澜不惊地说。

说实话简单已经开始佩服他了,佩服他怎么能这么镇静地说出那么刻薄的话。

一句话把简单噎得说不出话来,丝毫没有意识到他竟然还记得她的名字。

等到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夜墨已经关门离开了。

因为每走一步都要先用盲杖探路,所以他走的并不快,简单想要追上他很容易。简单跑了几步赶上他,微微有些挫败地问:“你为什么就是不肯接受采访?”

叶允墨停下,侧着头,“你为什么就是一定要采访我?”

简单真的是无语了,只能站在原地看着他走远。

她真的是很不幸,第一次要采访就碰上了这么古怪的人。

忽然简单从后面看到他的陡然停住,然后探出手,似乎在找着什么,见他这样茫然的样子,简单的心一软,接着他的身体晃了一下,眼看就要倒下去了,简单马上跑过去自作主张地扶住他,“你怎么了?”

他的态度一直很恶劣,可是简单决定暂时不和他计较。

从早晨到现在,叶允墨的头一直在痛,刚刚的一瞬间简直是痛得快要炸开了,于是他想要找到墙壁然后靠着休息一下,可是却失败了。

就在他觉得自己快要倒下去的时候,感觉有一双手扶住了他,接着听到了询问的声音。

“头痛。”他说道。

简单这才发现他的脸色很苍白,额头还渗出了点点的汗珠,而他的体温却很烫。

她抬手覆上他的额头,果然他发烧了,而且烧得很厉害。

感觉到她的手覆上他的额头,叶允墨竟然觉得很舒服,大概是因为她的手在这样的夏天竟然出奇的清凉。

“你发烧了,要赶快去医院。”其实他们严格说来根本就是陌生人,可是简单竟然已经紧张了起来。

“不用,扶我回家。”

拜托别人口气还这么差,简单撇撇嘴,“不行,烧成这样不去医院很危险。”

发个烧还能有多危险?叶允墨想着,却真的没有力气再说话,只好放弃,她爱怎样就怎样吧。

见他竟然没有再反抗,简单利落的拦了一辆出租车,他现在大概已经烧糊涂了,不然怎么会这么听话呢,还是趁着他不清醒的时候赶快把他送到医院。 一坐到出租车里,简单觉得脑子里“轰”的一下,接着胃里就不舒服起来,车里密闭的空气里是不是的传来一阵阵奇怪的味道,这让简单觉得很恶心,好像下一秒就要吐出东西来一样。她只能用力的用手捂住嘴巴。

虽然她尽力不动声色,可是却还是被旁边的人察觉。

“你怎么了?”他问。

“有些晕车。”

听完她的的话后他竟然马上打开了车窗,顿时一阵清新的空气涌了进来,还伴随着习习的凉风,很舒服,可是马上她就想到旁边还有一个人在发烧,不能吹风,于是连忙关上了车窗,笑笑说:“还是关上吧。”

谁知他竟然不理会简单的话,又打开了车窗。

“你在发烧,不能吹风的。”简单道。

“我不想你吐到我身上。”

说完这句话,他就把头靠在了椅背上,不再理会简单。

到了医院一量体温,39度8,已经快要40度了,简单暗自庆幸还好把他带到了医院来。

“你以为你这样我就会感激你答应你的采访吗?”输液的时候,叶允墨半躺在床上面无表情地问。

“你放心好了,我不是为了让你感激我才这样做的。”简单斜眼看他,“再说我可不觉得你会因为这就感激我。”

“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似乎很怀疑简单这么做的动机。

“你要听实话吗?”简单问。

叶允墨做了一个当然的表情。

简单意会,说道:“因为如果你真的有什么事,当时在场的只有我们两个人,搞不好警察会怀疑到我。”

“有这个可能,你有这么做的动机。”他说。

简单气结。

输完液,简单跟他一起走出医院。

“你怎么还是跟着我?”

“送你回家。”简单说得理所当然。

“我输过液,已经没事了。”

“不行,必须把你送到家,不然你路上出了什么事,我可能还是脱不了干系。”

“为什么?因为我是个瞎子?”

简单想都没想就回答:“没错。”

这回换叶允墨无语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降纨绔海贼培养从娃娃抓起

    时间飞逝,三个月的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香克斯和他的红发海贼团早已离开了东海,虽然香克斯断臂救路飞的事件,因为李玉的出现没有发生,但是路飞依然得到了香克斯心爱的草帽,与香克斯之间有了约定。当有着海军英雄称号的蒙奇D卡普中将,休假回到东海的时候,听到路飞梦想要成为海贼王时,当即就是一顿爱的铁拳,追着路

  • 直播做饭后爆红了第9章在线阅读

    那人听见动静侧过脸来,看见苗苗站在门旁,显然还记得她,虽然意外在这里看见她,但还是冲她点点头微笑起来,那个夜里他又冷又急,想不到会遇见苗苗这样替旁人尽心尽力的姑娘。苗苗没想到问路人会是同事,又不好问他找没找到人,说不定还没找到,问了也是遗憾,也回了他一个笑容,拿着杯子去装热水,装了半杯才想起来应该对

  • 无尽罪旅过往(下)

    但凡修炼者都会炼化一些冤魂厉鬼为自己所用,一来是好用,这二来嘛是因为,排面!这会破军看清楚了,杨尘一握拳手上的骷髅戒指发出淡淡的幽光,几道虚幻的人影从从骷髅嘴里飘出,室内的温度一下子降下来,吴思邈身子一挺,原来是一个鬼影从他大腿上穿了过去,阴风顺着大腿根子逼进脑门吓的他冷汗直流。“信了吗?”“你……

  • 网游之英雄之初拜太后

    在灰暗的灯光下,回应我的是一片寂静,因为脸上未加遮掩,我迅速拿起旁边的单衣披上,将不远处的烛火熄灭。“大胆奴才,竟然连本宫的地盘也敢私闯,难不成活得不耐烦了么?”虽然借着窗外的月光,但还是看不清楚来人的脸。“夏小姐,哦...不对,应该改口称呼你为冷妃娘娘了。哈哈。”借着月光,可看见来人一身月色白衣,

  • 止善于严在线阅读林子君满血复活

    引子树影零乱,残阳如血。一辆黑色的桑塔纳轿车停在路边,车身轻轻地颤动,引擎没有熄火,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冲出去,就象一头黑色的怪兽在准备猎食,耐心地守候。林子君坐在驾驶位,紧紧盯着前方的十字路口,握着方向盘和离合器的双手满是汗水。交通信号灯变换成红灯,一辆白色的丰田凯美瑞轿车从南向北,出现在路口,停下,

  • 玄黄问道在线阅读第2节

    再过几个小时,2015年11月就走到了终结,新的一月里,希望能有更多的故事啦~~哈哈哈~其实我不擅长写长篇故事,因为我很善忘,有时候写着写着就忘记前面说着什么东西了,所以长篇故事有时候越到后面就越离题-_-lll不过我都是一直从头看起,在写,写完再看,看了再写……希望各位读者看的开心就好啦~哈哈哈哈

  • 衰者运道在线阅读第6节

    被安排到陈道冠处当丹童,林枫怀揣着期待与忐忑走进了陈道冠的私人院落。作为丹师,在雪凌宗都拥有自己的私人院落,这是雪凌宗的规定。而陈道冠的私人院落名字非常霸气,就叫道丹院。“师兄们好,你们……这是?”林枫刚走进院落,竟然看到三人站在院落里劈柴。没错,就是劈柴,作为炼丹一脉的弟子不是在培育药材,也不是在

  • 穿到异界当驸马暴力飞扣

    “啊……”惨无绝伦的叫声从医务室中传出,帮忙看门的校工早就跑没影儿了,生怕自己被殃及池鱼。医务室里面,罗雷咬着牙皱着眉,一副慷慨赴死的表情,说实话,他觉得自己有点儿无福消受眼前美女的服务,黎琪涵觉得酒精棉球上的酒精不够多,就直接从里面拿了一瓶新的出来,用棉球蘸上酒精然后擦罗雷的伤口。擦伤算不上严重的

  • 都市:我有一间百宝屋戏耍(求鲜花求收藏!)

    刚才的撞击,只是把卓威等人吓了一跳,并没什么问题。卓威看到陈乐天向着他们这边跑过来,连忙给自己的小弟打了个继续拍摄的手势,同时道:“我们没事,你那儿有没有怎样?”“我老婆头部受到了撞击,现在昏迷不醒,我手机不知道哪里飞去了,你们能不能帮我叫救下护车?”陈乐天的话,让卓威他们既是兴奋,又是紧张。兴奋的

  • 异次元的终章之旅第十章

    “哟,你小子偷着乐什么呢,快跟妈说说,什么情况了?”李妈兴冲冲的问。“有吗?”李子昊怔怔地摸了摸嘴角。他笑了吗,他自己怎么不知道。“哎,你小子是不是请人家姑娘喝奶茶了?”李妈猜测。“嗯。”李子昊淡淡的回答道。哟,还真猜对了。“可以啊,”李妈有种自己养的猪终于会祸害别人家白菜的安慰感,“那人家姑娘有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