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异变噬世录捡漏?

2021/6/11 14:17:06 作者:兰陵3 来源:17K小说网
异变噬世录
异变噬世录
作者:兰陵3来源:17K小说网
一夜之中,万道星光坠落地球,从此地球上出现了无数变异的生物,姜承也是其中之一,他靠着自己的腹黑以及一丝运气,不断探索着变异的奥秘!!

老王犹豫了片刻,“我把东西放小旅社,让我儿子在那看着,陆老板真要有意想买的话,跟我一块去旅社?”

陆运也有些踌躇,哪里都有那么些渣滓,万一到了地方,对方强买强卖,或者对方直接开抢的话,怎么办?

陆运一拍额头,瞧自己这傻样,身上就揣了不到两百块钱,银行卡也没在兜里。就算被抢了,也就两百块钱而已。

老王见陆运不答话,忙道。“要不,我打电话叫我儿子带过来,我们找个小巷子,去里边给你看货怎样?”

“不用那么麻烦。”

陆运摆了摆手,“旅店在哪儿块?老王你带路吧!隔着远了,我们打的过去。”

东西若是真的,能买到最好,买不到就当长个见识也行。

路上,陆运好不激动,或许是太阳太过于毒辣,连手心都冒出豆大个汗珠儿,黏黏的,好不难受。

真能捡到漏,这辈子都不用愁了。

俩人钻进巷子,很快到了地方。

是一个破旧的旅社,陆运随意瞟了一眼,发现这旅社还真是便宜。二十块钱一晚上,估计连身份证都不用登记了,最适合老王他们这行人了。

等出手了,真出了事儿,也不怕查到他们。

要知道,国家对这古玩这一行当,打击的十分严厉。特别是他们这些盗墓的,一旦被抓到,不是无期就是枪毙。小心点,自然为好。

见他们父子住这样的旅社,对于那件还没见面的铜器是真是假,陆运也信了几分。

“咚咚咚!”

开门的是个中年汉子,一张典型的庄稼人脸,黝黑泛亮。他很是戒备,岔开半个房门,半掩着瞟了老王身后的陆运一眼。“爹,他是?”

老王唾了句。“进去吧!这是陆老板,过来看货的。”

陆运朝老王儿子点头笑了笑,落在最后,反手关上房门。那老王的儿子颇为谨慎,等陆运走后,还刻意跑到门边,确定房门已经反锁后。又细细打量了陆运一眼,这才弓着身子,蹲在电视机下面柜子前,打开柜子,吃力的抱着用肥料袋子装着的铜器,放到床铺上。

“老板,这是辽代的铜器,你看看。”说话间,他小心翼翼的扯下肥料袋子,顿时一尊三足鼎,突兀乍现在陆运面前。

老王把窗帘布拉紧,开了灯。“陆老板,你仔细看看吧!”

“嗯!”

陆运闷声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个放大镜,绕着三足鼎,细细观察起来。三足鼎锈迹斑斑,上面还染了不少泥土,显然是刚出土不久的东西。三个足,健硕有力,如同非洲雄狮,充满力量。

鼎身雕刻满象形图纹,环抱一圈,看起来像记载着某种祭祀活动。整个三足鼎有近一米高,宽约八十厘米,两只耳朵,三只脚。果真是大家伙,鼎内一片锈色,铜色剥落不少。

好东西啊!

无论从那个角度看,这东西都像是真货。

三足鼎静静伫在床铺上,两耳向天,三角屹地,浑身上下泛着一股子古朴气息。看着这三足鼎,陆运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诡异的画面。岁月变迁,匆匆流逝数千年,三足鼎却杵在佛堂前,纹丝不动。

这东西,从外观,气息,以及老王他们出土的情况来看,应该假不了。但一百万的价格,陆运着实拿不出手,就算有,也不会轻易就这么出手的。

看了大概七八分钟,陆运收起放大镜,不无感概,摇头叹息道。“可惜了,老王出土的时候,没找到顶盖吗?”这三足鼎顶端内沿有个圈,显然是有盖子的。

“没,我花钱请专家鉴定了,这个是真货,你别 拿你那一套唬我。”见陆运这样,老王似乎很紧张,甚至有些恼怒,好像陆运否定了他的宝贝,让他很不开心。“陆老板要是不买就算了,甭说那些没用的,这东西一口价一百万,是不会少的。”

“别紧张。”

陆运吐出一口气,心里盘算着,要不要出手?沉思片刻后,他终归按捺不下心里的贪念。

不论从哪方面来讲,这东西都是真的。只要买过来,转手卖出去,最起码也得卖个两百万以上吧?一百万买过来,绝对不会亏。

只是,辽代的文化出现断层,陆运入世不深,这大家伙真正的来历他也无从考究。“我没说你这东西是假的,只是少了个盖子,未免不太理想,你这一百万价格是出的太高了点。”

陆运买件衣服还得挑三拣四,价格坎上半天,说这拉链没做好,衣服线条有跳出来什么的。这么大一笔生意,自然更得多挑点刺,砍砍价。“货是真货,关键你这鼎它缺了盖,掉漆严重,图案也不够精美,太过粗糙,价格真不太好说。”

陆运咂巴咂巴嘴,看着三足鼎摇头晃脑,道。“算了吧!一百万,我实在没办法出手,买过来也是个亏,要被人发现了,还是个掉头的 罪。”

陆运这是在暗示老王,能出手就尽快出手吧!万一要被人逮着了,不死也得脱一层皮。“老王,我建议你们尽快出手,这地方鱼龙混杂,眼睛多,被抓到了没什么好处。”

陆运示意要走,却没有要走的姿态,反而还从口袋里摸出包烟来,给老王和他儿子各递了一根。自己也掏出一根塞在嘴里点燃,深吸了一口,吞云吐雾中,终于把视线从三足鼎上挪开,盯着老王眼色。

老王有些为难,吐出一口浓烟,眼眶里布满了红丝。“我也是着急出手,这样吧!陆老板,您个价,能成的话,往后东西多了去了。有什么货,我全找您出手,您看怎样?”

见陆运沉默不语,老王把先前的那个缺了个口子的碗,掏出来放在三足鼎一旁。“陆老板,三足鼎您要是拿去了,这碗我就送给您了。”

“呵呵!”

陆运自嘲的笑了笑,他就是做小生意的人,买这种不值钱的小物件,比较适合他。不过,为了淘走这大家伙,自然也要装一把大老板。“老王,不瞒您说,这碗是前朝的,想必你也知道。豁了这么大个口子,放到世面上,最多也就卖个万八千的,而且还不好出手。”

谁家没事买个破碗回去?乍一看,还以为是偷了要饭人的碗呢!

“这样吧!你要是有诚意要卖,你开个价,只要有的赚,就算冒着生命危险,我也给你拿走了。”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他之所以这么说,只不过是想借此吓唬吓唬老王。真买去了,转手卖给上面的人,鬼知道。就算传出去也没什么,除非有人恶意举报,否则谁吃饱了没事来管这事儿?

人家硬要说是祖传的,你上哪儿调查去?

“八,八十万?”

听到掉脑袋,老王及一旁儿子,面色煞白。陆运满心欢喜,一副奸计得逞的摸样,不管能不能买到,先吓唬吓唬他们。不怪乎他们不降低价格,自己是个外人,已经看了货。他要是不卖给自己,能不担心他出去后,跑去举报吗?

举报是有钱奖的。

“你太不实诚了,加上盖子,也值不了这个价啊!”

陆运不急不缓,坐在三足鼎对面床铺上,又添了一把火。“辽代的文化,有段时间处于断层,这大家伙好是好,也不容易出手。毕竟不好考究它的真假,上家不好联系,这年头赚点钱都挺不容易的。”

“这样吧!一口价,五十万,你要是肯卖,我这就回去提钱。你要是不答应,我二话不说,拔腿 就走,今天这事儿,就当没发生过,你看怎样?”

陆运也不想把对方逼急了,要不然,天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事儿来。

“哎!”

老王长吐出一口气,神色黯然。一旁的大汉,却迫不及待,着急道。“爹,五十万就五十万吧!早点出手,咱早点回家,反正不用本钱的,得多少都是个得。这两天隔这,我都没法睡个安稳觉。”

老王一咬牙,“行,陆老板,这单货,五十万让给你吧!咱初次交易,就算交个朋友,往后再有什么好货,您可不能坑我们这么狠啊!”

价格是谈好了,不过陆运可没这么容易就出手,五十万啊!他出来游荡这么些年,才攒了三十万而已。

还得去找师傅老邹借二十万。

陆运压住心头激动,这三足鼎价格几何,他虽不清楚,却也能知道个大概。最起码转手也能卖出个两三百万吧?要是拿到私下拍卖行去,拍到三五百万也不是不无可能。

“五十万也不是小数目,这样,老王,你们在这里再等一天。我今天回去凑好钱,完了,我拍几张照片,回去好好研究下。”

是真是假,还得回去叫师父好好看看。以前陆运购买小物件的时候,就吃过这样的亏。现在人太贼了,有些瓷器,不用科学手段,单单靠自己去评估,去看去摸去嗅是没用的。

那些高仿的物件,拿手里随便你怎么看,也看不出个瑕疵来,碾碎点屑末,拿去鉴定下年份,立马就分出真假了。

五十万可不是小数目,老王他们也能谅解,让陆运用手机拍了照。“老王,那你们就在这耐心等等,明天中午我取了钱,过来找你们拿货。”

“不地。”

老王儿子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五十万,一分不少,今天晚上,你看能不能来交易。除了你之外,还有几个大老板,也想买呢!他们出的价格比较高多了,只是我这心里没底,呆在这天子脚下,心里害怕。着急出手,陆老板你诚心要,下午或者晚上来交易都成,晚了这价格我们不卖。”

就说这么好的事情,怎么自己遇到了,难道就没别人过问?老王儿子这么一说,陆运心里立马又紧张起来。万一被别人给淘走了,他岂不是白高兴一场?“得,你们等着吧!我尽量早点过来。”

拜别老王父子,出了旅社后,陆运欣喜若狂,大大方方打了辆的士,直奔师父老邹店铺。

心里着急的跟猫饶似的。

辽代的三足鼎啊!那么大个家伙,绝对错不了。关键除了他之外,还有不少人惦记着呢!最主要的是他现在卡里就只有三十万,还差二十万得找他师父老邹借钱,钱是别人的,会不会借,还不一定呢!

师父老邹的店铺地理位置不错,在街头,人流量十分充裕。他家生意谈不上火爆,一年赚个百八十万没什么问题。前两年听人说师父走了眼,花了三百多万买了个什么玩意儿,亏了不少钱。

好在这店面是他自己家的,要不然连店铺都快开不起了。古玩这东西,也是这两年政策放宽了,百姓日子过的红火,能吃饱穿好,才有心思琢磨这些玩意儿,他师父老邹也是这两年赚到点钱。

据说,他之前亏了那单,欠人不少钱。赚的那点钱,还不够还账的,那段时间,店里连活计都请不起,所以老邹才答应收陆运当徒弟,让他免费在店里干了一年活计。

店面宽敞,前边竖了两根金龙大柱子,十分霸气。这样一套店面,现在没个两三百万,想都别想。

陆运快步迈进店面,店内靠墙的位置,镶了两排货架,摆满了稀奇古怪的玩意儿,装修十分古朴奢华,再用灯光照射,给人一种神圣感。特别是中间摆的那一尊大佛,金光闪烁,佛主碧芒难隐。

佛是真佛,东西是假的,是老杨花费重金从福建那边请来的。说是搞古董这玩意儿,经常沾染死气,容易生病发灾。请尊佛来镇镇,谈不上迷信,至少人心里会舒服点。

“邹师傅。”

陆运小跑着跳了进来,店里没人,事实上,古玩这东西,不像小卖部,一天到晚生意火爆。有时候,一年一个店铺能卖出去一个玩意儿,就能赚回一年租用店面的成本价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三分喜第1章在线阅读

    “作业抄好了么?晚上我会再往家长群里发一遍。”班主任拍着黑板在喧闹的教室里扯着嗓子喊着。就算各科作业堆积如山,也阻挡不了高三生放假的热情,此时教室里说话声一浪盖过一浪,伴随着桌椅挪动的声音,眼看就要背着书包往教室外冲出去。“我最后强调一下,假期注意安全!一定要注意!唉...好了好了,走吧走吧。”随后

  • 难忆后代

    42要说香克斯航海多年没有个女人这种话说给鬼听鬼都不信,但是要说这个男人和她们有什么感情上的纠葛……恩,说给卡普听他能笑掉大牙。敌人都清楚的事情船员肯定更加知道——自家船长看起来这样其实纯情的很。看起来怎样?敞胸衫花短裤人字拖而且看起来就是个颓废大叔的样子……再看看那个看起来似乎就只有十八九岁,笑容

  • 归来已是魔在线阅读第1章

    觥筹交错。酒会大厅布置的富丽堂皇,光彩夺目。年轻男人坐在一处不起眼的角落,头微低整个人陷进沙发里,一副倦怠样子手腕随意地晃着酒杯,时不时抿一口红酒,懒洋洋得不像样。一双桃花眼微敛,男人却不能就这样离开,他一向不喜欢这种应酬场面,如果不是因为他大哥在国外赶不回来,他也不会过来撑场子,只不过刚进这酒会没

  • 大唐:开局铁了心假冒皇太子第一章在线阅读

    “嘀……嘀。”哗啦啦的流水声从远方的瀑布里传出。在瀑布下面有一个山洞,好像就行水帘洞天。因为那个瀑布挡住了这个洞口,所以一般的人是发现不了这个瀑布的。在这个水帘洞天里面好像有一个少年,这个少年躺在洞里的一块石头上裸露着上半身。少年的梦境中“放开我娘,不要伤害她,要抓就捉我。”少年咆哮道。“嘿嘿,要怪

  • 夜岚游(综漫)在线阅读第七节

    古界,中域。乃是传承最古老的一域,无数纪元以来,曾经出现过许多横压一世的大帝强者,诸多道场,传承,绵延至今,已是一派辉煌盛世的景象。其中,占领中域以东的势力是太古道门,门中圣人无数,至圣十人,以及一名活过几个纪元的古老强者,大圣巅峰的准帝。除却太古道门,还有古圣门,生一剑宗,万鬼一脉,分别占着南,西

  • 先驱者的历程第8章在线阅读

    陈天歌来到云水城上次来到的奇宝阁,老管事看到陈天歌进来。热情的招待他。老管事:先生,这次过来,不知道有什么能为你服务的啊。陈天歌:手里有几样东西。说着将系统的50斤土豆和20斤水稻拿出来。老管事看了看:这些灵气都很充裕,品质非常好。50斤土豆给你10斤2块下品灵石,灵谷还是那个价格,一共给您13块下

  • 为了活着修真我成为打手第五章在线阅读

    第四章一巴掌拍死“哼,有你今日这番话,元宗也可以灭门了。就算是王元通在我面前,也不敢说这番话。”叶清辞淡淡的说道。“你认识王元通?他不过是挂着少宗主名头的废物而已。”宇文化淡淡的说道。“啊大,啊二,将这个小娘子给我拿下,其他人给我杀了王洪那小子。”宇文化不再多言,站在原地吩咐道。闻言,宇文化带来的1

  • 龙痣人在线阅读第5章

    萧羽目光倏然一凛,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臂上那个三头六臂的怪物的黑色神纹忽然就是变成了血红色。一种极端可怕的力量便是弥漫了出去,萧羽的右手,忽然泛出了微弱的红光,惊人的杀意便是笼罩了所有人。“不!怎么可能?这……这是什么神纹??”苏明和几个守卫看到萧羽手臂上的诡异神纹时,他们浑身都是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 少年邪医在线阅读第4章

    第二天,天刚刚破晓之时,我的房门便传来一阵“咚”“咚”敲门声,听那声音,似乎不把门敲烂便不罢休似的!我迷迷糊糊的从美梦中醒来,大声地喊道:“谁啊?”房门外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似乎几个mm在看我有没有起床似的,然后就听见思琪说道:“喂喂,大坏蛋,太阳都晒屁股了,赶快起床啦!”闻言,我伸伸懒腰,却怎么

  • 舔夫日记在线阅读第六章

    林璇沉默片刻,才问卫恒:“如此说来,殿下怎知王后娘娘会来救您呢?”其实,她更想说的是,万一这次就是王后派人动得手呢?卫恒不过六岁稚龄,纵使他与这个年纪的孩子相比显得更加持重沉稳,但林璇还是轻易察觉到他已经绝望。他不是不怕的,只是口中还宽慰着她。“王后会来的,毕竟你被恒牵连进来了……”林璇之父官拜祭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