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有灵觉醒酒吧偶遇

2021/6/11 18:45:20 作者:喜欢雨天发呆 来源:17K小说网
有灵觉醒
有灵觉醒
作者:喜欢雨天发呆来源:17K小说网
人类思考,机器人发笑。国民邻家少女主播,灵魂出窍;高暖帅超能机器人,意识觉醒。然而,成为人工智能新物种的契约女友,注定人机相恋、终归殊途。他知道,她知道他绝非人类。他知道,她知道若别人也知道他绝非人类,他将面临终结。他知道,她知道她必须在试验项目结束后残忍地抛弃他,无论爱与不爱……他们是否也可以拥有一份“只求今生、不求来世”的永恒之爱?AI新物种or人类物种,谁才是世界未来的主宰?这是写给未来AIs人工智能新物种的系列故事、第一部《有灵》正在更新ing。

“老秋,这事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你放心!”

秋大同阴沉着脸看了眼闫安君才转向闫福景说:“闫老,我相信您,”只这一句便足够了,多余的话不用说,这种事在上流社会在豪门家族比比皆是,秋大同相信有闫家老爷子这句话,定不会让自己女儿吃了亏。

但有句话秋大同却放在了心里没说,如果闫家让自己女儿吃了亏,就算拼到家财散尽他也要为女儿讨个公道回来。

闫福景先行离开了,闫安君和闫少杰紧随其后,闫少烈看了一眼秋婷雅说:“二婶,我们也走吧。”

“爸,我们先回去了,您不用担心,这件事暂时先别告诉妈,”秋婷雅虽然还是有些怔愣,但已然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了。

“婷雅,”秋大同看着好像没事人一样的女儿,心里反而更担心了,他知道女儿这是怕自己担心,在压抑着自己。

秋婷雅扬了扬头说:“爸,您放心,我是秋大同和秦语梅的女儿,是秦时的外孙女,就算是闫家也不能让我受委屈,”闫少烈向来知道他二婶不是一般的女人,在看到她脸上那抹坚定的表情和话语里不容质疑的强势时,他就知道当年的事肯定不简单,向来那么坚强的二婶怎么会那么轻易就抑郁进而自杀了呢?当年必然是有什么他不知道的隐情存在的。

秋大同看了眼女儿又看了眼闫少烈道:“阿烈,帮秋爷爷照顾好你二婶。”

“秋爷爷,您放心,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二婶。”

秋婷雅下楼时看到了在等她的闫家父子,“爸,我坐阿烈的车就行了,”闫老爷子看了眼闫安君也没多说什么就上了车,而秋婷雅也没看闫安君直接上了闫少烈的车,至于闫少杰去了哪他们几个谁也没提。

很快他们就到家了,闫奶奶看到回来的几个人刚要说什么,就发现他们的表情都不太对,“这是怎么了?”闫奶奶看向闫老爷子,闫少烈把老太太扶着坐在了沙发上,“奶奶,您先坐下吧,”他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奶奶解释这件事。

“阿烈,这……”闫老太太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闫老爷子道:“说吧,这事你想怎么办?”老爷子这话是在问闫安君的。

“爸,我,我想把少杰接回家。”

“如果我不同意呢?”

“爸,我只是想接回少杰,并没有其他别的意思,少杰是您的长孙,您难道要看着他一直在外面被人说成是私生子吗?难道您真不想管这个孙子了吗?”闫安君很清楚老爷子的弱点在哪,虽说闫家有了闫少烈,但哪个老人不希望多子多孙呢。

“然后呢?”闫老爷子这会的气已经消了很多了,而且他确实不能看着孙子一直在面外,但,秋家那面也得有个说法才行。

“爸,当年因为知道婷雅不孕要退婚的时候我的情绪很低落,有一次喝多了酒,才……不小心有了少杰,”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和秋婷雅离婚,而他说的也算是事实,只不过他是喝多了酒,但人却是清醒的,对于那个女人的主动献身他更是清楚的,他只是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而已。

闫老爷子点点头,只接回孙子至于孙子的妈……他转向秋婷雅道:“婷雅,你的意思呢?”

秋婷雅听到闫安君的话,再联想到闫少杰只比阿烈大了半年左右,那个时候正是自己要退婚的时候,她心里已然对闫安君的话相信了几分,但出轨就是出轨,而且她可是记得很清楚,阿烈说时光咖啡店是闫安君出的资,不管是为了那个孩子还是为了那个女人,至少他们之间应该是一直有联系的。

“爸,当初我会嫁给安君除了因为我喜欢他之外,还有您承诺的那句话,”秋婷雅眼皮一瞌轻轻的道:“我闫家和闫家人永不负秋婷雅!”

“这话我当年说过,今天我再说一次,我闫家和闫家人永不负秋婷雅,”对于闫老爷子来说既然承诺了就是一言九鼎。

闫少烈听到此处也是一愣,他没有想到当年爷爷居然给过二婶如此重的承诺,但这也更加证明了他的猜测,二婶的抑郁和自杀一定有问题。

“爸,这事您得让我再想想,我没有那么好的心理承受能力,我需要时间来说服自己,”看了一眼闫安君秋婷雅继续道:“我也要想一下我和安君未来的路要怎么走?还能不能走下去。”

“婷雅!”闫安君惊呼出声,他知道秋婷雅会生气会难过,但他也知道秋婷雅是非常爱自己的,所以他压根没有想过她也许会和自己离婚。

秋婷雅并没有看闫安君,而是继续道:“爸妈,我先回娘家住几天。”

“好,去吧,”闫老爷子发了话,闫安君自然不会说什么,而且他也知道现在不是好好和婷雅谈的时候。

闫老太太这回不需要问也听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小儿子因为一时糊涂,居然有了一个儿子,甚至比阿烈还要大上半年,这……这都是什么事啊。

“……”

因为好友相约闫少烈晚上去了酒吧,当然他也是不想在家里看到二叔,当他的保镖钱元要陪他一起去的时候却被他拒绝了,钱元是闫福景给他挑的人,在他上初中时就到了他的身边,但面对这个曾经背叛了自己的保镖他一点也不想亲近。

晚上约他的人是他的好友唐宋和秦孝伦,唐宋是唐氏的继承人,而秦孝伦除了是秦氏的继承人之外还和他们家有一点亲戚关系,秦孝伦的爷爷秦正元和他二婶的母亲秦语梅是亲兄妹,是秦家老太爷秦时的儿女。

按说有了这样一层关系当年有秦家的帮忙闫少烈不应该那么惨的,只是他和秦孝伦之间不只一次的大打出手,多少兄弟情谊也都打没了,现在他仔细回想当年的事情,他们之间的误会与不信任都是闫少杰的杰作,只是当年的他太过天真无知又不肯听朋友的劝才会中了他的圈套。

等他到了酒吧唐宋和秦孝伦显然都已经到了有一会了,看到他一个人来唐宋还往他的身后看了看,然后才一脸搞怪的模样道:“哟,闫少爷居然会不带着媳妇自己出门啊?”

“少来,我每次带他来你不是都不高兴吗?”闫少烈一幅吊儿郎当的模样坐在了唐宋的身边。

“孝伦你快掐我一下,狠点!”

秦孝伦当真舍得下手,狠狠的掐了一下唐宋,“啊……疼、疼、疼死我了,你怎么下这么狠的手啊?”

“不是你说让我狠点的吗?”

唐宋一边揉着自己的胳膊一边眼泪汪汪的道:“靠,这人真是闫少烈?我还以为他是冒充的呢?出门居然不带贺倾城,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闫少烈笑了笑没有说话,就在刚刚他来的路上还接到了贺倾城的电话,他约自己去吃饭,不过他却拒绝了对方,贺倾城他是必须要甩的,而且他心里已经有了预案,只是他现在还不想让好友们知道而已。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唐宋一直对贺倾城不感冒,至于秦孝伦虽然没有明说,但他也能看出来他对贺倾城也没什么好感。

“阿烈,怎么了?你们俩吵架了?”

“没有,我也偶尔想过过自己和兄弟们单独相处的时光。”

这回不只唐宋连秦孝伦都觉得闫少烈今天不对劲了,自从高中时闫少烈和贺倾城在一起之后,这两个人从来都是形影不离的,无论什么场合只要有闫少烈出场就一定少不了贺倾城,如果好友们的生日不让他带贺倾城来,他自己就不来,这人就是这样,简直把贺倾城当成了宝,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像今天这样的情况他们俩印象中真的没有过。

唐宋拍了拍闫少烈的肩膀道:“阿烈,天涯何处无芳草,兄弟帮你找一个比贺倾城更好的。”

“行了,不说他了,我有事想问你们俩,唐氏和秦氏和我们闫氏之间的合作多吗?这方面的工作都是谁经手的?”

“阿烈,你没事吧?”

秦孝伦真的觉得闫少烈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平时他们几个出来玩,偶尔他和唐宋谈论生意上的事,阿烈从来不插嘴,因为他向来不接触家族的生意,他是一个典型的花花公子,吃喝玩乐才是他人生最高的意义,当然这话是他自己说的,甚至于有时候他们谈论生意上的事阿烈总是会厌烦的说“出来玩不要总是说这些事”,但今天他居然主动提起了,先是贺倾城,然后又是对生意上的事上心,这个人真的是闫少烈吗?他表示深深的怀疑了。

闫少烈是不知道秦孝伦的想法,不过他刚才在来的路上就已经打定主意了,如果他现在进闫氏的话,二叔不一定能用心教导他,与其这样他还不如先从好友这里了解一下闫氏的情况,说来也是可笑,他做为闫家子孙,但对于闫氏的了解甚至不如外人。

“孝伦,家里出了点事,等你见到二婶就知道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好友解释自己重生的事,所以只能从二婶那面说事了,而且唐宋在这他也不方便细说这些家事。

“姑姑怎么了?”

“等你回家就知道了,”听到他的话秦孝伦眉头微皱,一是担心姑姑的事,二是为了阿烈的改变。

唐宋这人非常有眼力见,一看这情况就知道肯定是他们家里出了什么事,他也没插嘴,而是向对面看了过去,这一看眼睛就亮了,“诶诶,阿烈你瞧瞧,那个比不比贺倾城强?”闫少烈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虽然灯光有点暗但因为距离很近所以他看得很清楚,那个男人正在喝酒,狭长的丹凤眼微微上挑着,眼角眉梢都带着一抹风情,鼻梁高挺,薄薄的嘴唇,他记得谁跟他说过长着这样嘴唇的人都非常刻薄。

只一眼闫少烈便认出了这个男人,那是他上一世和贺倾城经常羞辱的男人,也是他临死前见到的最后一个人,他隐约记得这个男人叫水恩泽。

能够这么快见到水恩泽,闫少烈是非常高兴的,甚至还有点小激动带着点小紧张,前世他只知道那是个长的不错的男人,但却从来没有真正的了解过他,每次见到他都是在和贺倾城秀恩爱,甚至会帮着贺倾城给他难堪,他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自己的,现在吗?他不太确定,不过贺倾城现在已经在娱乐圈里站稳脚跟了,那他……。

“阿烈,怎么样?是不是不错?”看到闫少烈的眼睛一直在盯着人家看,唐宋笑着继续说:“我就说嘛你不要总把视线停在贺倾城身上,要多看看外面的花花草草,没准就会发现更好的。”

秦孝伦看着好似发/情一样的闫少烈眉头一挑道:“阿烈,差不多就行了,你不会真的动心思了吧?”姑姑的事他并没有太放在心上,他觉得如果真是什么大事的话阿烈肯定不会这么平静的,要知道姑姑向来把阿烈当儿子看的,所以这事暂时让他放到脑后去了。

秦孝伦不知道的是他的这位好友再也不是从前那位遇到点事就惊慌失措的人了。

“他确实不错。”

闫少烈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水恩泽,但他知道这个男人真的非常好,至少对自己的爱是认真的,他清楚的记得自己临死前的模样,而那个时候他依然来到了自己的身边,他觉得要喜欢上水恩泽是件很容易的事,即便只是坐在那不动,慢慢的品着酒,他也非常吸引人,至少在他盯着水恩泽看的时候,他也看到了另外几道一直盯着他的视线,这让他心里非常不是滋味。

他想或许自己前世就并不讨厌他,只是因为贺倾城的原因才会那样对他,现在想想有时候他和贺倾城的戏份一起拍的时候他就会经常去探班,当然去看贺倾城是不假的,但同时他也非常享受被另外一个男人喜欢的那种感觉,尤其还是个一点都不比贺倾城差的男人。

闫少烈心想自己果然是个变态渣男!

“比贺倾城还好?”唐宋试探性的问道。

“也许吧。”

唐宋一听这话高兴了,“兄弟,我给你介绍介绍这个人,他叫水恩泽,和贺倾城同年,而且他们俩同属于印象影视公司,这两人现在都是印象大力培养的新星,不过贺倾城显然是压了水恩泽一头。”

“为什么?”这回连秦孝伦都来了兴趣。

唐宋先看了一眼闫少烈,然后才笑着反问:“你说呢?”秦孝伦马上就明白了,贺倾城因为和闫少烈的关系,又经常出入闫家,所以在公司就更得高层的重视。

闫少烈当然也明白这里面的门道,同时也更清楚了,想要给水恩泽更好的前途和未来,他必须要自己强大起来,强到足以为他撑起一片天,面包他要爱情他也要。

“唐宋,你是不是对他了解的多了点?”

“真是属狗鼻子的,什么都瞒不住你,前段时间唐氏收购了印象20%的股票,当然我们是不干预他们的经营的,不过对手底下的生意和人了解一些总是没错的吧?”

秦孝伦眉头微挑:“唐氏收购的?我看是你的手笔吧。”

唐宋不在意的摆摆手道:“都一样,都一样。”

闫少烈听到这话心里更不舒服了,他和唐宋、秦孝伦年纪相仿,而他们俩早都接手家族的生意了,唐宋更是被誉为商界奇才,在看自己别说什么“才”了,他连商界的边都没沾到。

也许是闫少烈的视线太过热情了,水恩泽突然就转过头看向了他,闫少烈一眼就发现了水恩泽的紧张和眼里一闪而逝的欣喜,他知道这个时候的水恩泽肯定是已经喜欢上自己了。

但他对于这个时候的水恩泽印象很模糊,他是不是已经和贺倾城给过他难堪了?他已经不记得了,他的印象中最深刻的事情都是他二叔把闫少杰带回闫家之后的事情,而这之后的几年亦是他过得异常煎熬的几年,印象深刻到他想忘都忘不了。

闫少烈并没有过去,只是转过身举了举手中的酒杯,嘴角露出一个邪气的笑,水恩泽有点不敢置信的瞪了瞪眼,但很快他就反映过来随即也举了举酒杯。

闫少烈没有冒然去打扰对方,是因为他现在要做的事还有很多,而目前最重要的事就是进入闫氏,而且要在闫氏占有一席之地,至少不能被闫少杰给比下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系统修真记在线阅读第3节

    吃过早膳之后,冯秀莲就带着她们回去了。刚一回到小院,就看到跟着冯秀莲的两个大宫女正指挥着几个黄门抬水桶。黄门虽然是阉人,但骨子里还是男儿,他们又是永巷的粗使,干起活来还是有一把子力气的。冯姑姑看两处屋子都安排的差不多了,直接吩咐道:“前两排的回屋仔细洗个澡,洗干净些,然后换上准备好的宫装出来等姐姐们

  • 重生之怨偶佳成第8章在线阅读

    另一边,秦小川和杨蒴来到紫云宫。这是公主的寝宫。一座巨大的宫殿,院墙之上金黄的琉璃瓦在阳光下闪耀着耀眼的光芒。推开珊瑚长门,窗后竟然不是房间而是一座花园,遍种奇花异草,争奇斗艳。走进里面一些,寝屋周围更有雪梨花树十六株,株株挺拔俊秀,风动花落,千朵万朵,铺地数层,白色花瓣如雪初降,洁白无瑕,与“紫云

  • 微微同人之本只想围观在线阅读第十节

    等到一行说完,白副院长异常高兴,显然很享受这一马屁,摆手道:“我说郑总,你挖人挖我们设计院的人才身上,这就不好了。何况一行可是我们设计院看中的人才,哪能轻易地给你们。”结局就这样不了了之,到了后来,就散场了,一行也因为明天的比赛,并没有回去办公室,直接给上司丁凯打了个电话,丁凯没有反对,韩一行直接回

  • 报!少将她要娶那只雌虫![abo 虫族]在线阅读第8节

    没等铁手和冷血回答,浑厚的声音已经从屋内传来,“门口可是无情?何事?快快进来......”这着急的语气,令胡浩为之一振。“进。”冷血回复永远似乎只有这么几个字。“请吧。”铁手温文尔雅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同时眼神火热望着无情与追命身边的胡浩,多好的男人啊,一边看一边想果然在龙爷身边是对的。冷血更是目不转

  • 湘笙两世我的道长在怀疑

    沈道长最后还是固执的换回了自己的道袍,一头青丝也都一丝不苟的全部束在了发冠中,这让沈清晏有点无奈。不过想一想也是,且不说身高,道长的身材可跟自己那弱鸡的身体没法比,穿上他的衣服也只是凑合能穿。虽然那衣服是之前买大了的,不然沈澄泓肯定穿不了。沈清晏想起对方头发柔顺的触感,不由得捻了捻手指。“.....

  • 总裁的专属炼丹师在线阅读跟着师傅去游历

    拜过祖师、认过祖、我就已经入了门派,跟师伯还有两位师兄相处的很好。他们都很喜欢小灵子,师伯还送了见面礼,是一块玉佩听师傅说,里面含有功德之力。我们要分开了还真是舍不得他们,没办法这是门派的规律,必须四处奔波借此累积功德,更多的是救人,这是门派立下的根本。又要开始和师傅一起游荡了,不过这次不同,师傅打

  • 违背原则在线阅读第3节

    “九百九十九。”一条线条分明的手臂带动紧攥的拳头,拉开一个诡异的弧度,重重砸击在巨大的沙袋上,可这沙袋自始至终没有丝毫颤动。“一千!”赵西铭在心中默念,修长笔直的身形被巨大的沙袋挡住。他抓起石桌上的布巾擦拭身上的汗水,穿上干净的麻布衣衫,转身离开练功房。就在他关上房门的一刹那,那两米高的沉重沙袋剧烈

  • 圈养大明星在线阅读第五节

    回到蓝家,蓝曦臣就和蓝忘机去安排水行渊后续事宜了。温遂让阿宁先去休息,拉过温情商量。“你之前有听说过温家出现过水行渊吗”温遂看温情摇头,接着说“温若寒一直将我当普通医者,前阵子送来几个受伤的温家客卿,实力不错,可都被水祟所伤,现在想来是被水行渊所伤才对。”“水行渊百年来才出现过那么一两个,碧灵湖以前

  • [怒晴湘西]恋上总把头第三章在线阅读

    林悠悠鬼鬼祟祟穿过走廊,来到医生办公室。探进脑袋扫视了一圈,看到的都是一些穿着白大褂的人。“你找谁?”一个医生发现了她,走过来问。突然医生的表情变得生动起来,这个医生好像认出了林悠悠,盯着她说:“你是林悠悠吧!”林悠悠不好意思的说:“你怎么认识我?”医生哈哈大笑,指着林悠悠说:“你还不认识,那天当着

  • 总裁大人关灯吧之身世之谜

    第六章身世之谜小飞带着归海枫来到别院,归海枫此时眼里看到只有一个佝偻的背影。陈院长正在对孩子们说着什么,他站在太远没听清楚。小飞见归海枫停下脚步,也跟着停下来默默看着陈院长。正在忙乎的陈院长好像发现了什么,转过身来,看到的是已经三年未归的归海枫。归海枫也默默盯着陈院长,三年了,陈院长没什么太大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