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重生异世之无人可敌在线阅读第十节

2021/6/11 21:36:03 作者:黯茗訫 来源:飞卢小说网
重生异世之无人可敌
重生异世之无人可敌
作者:黯茗訫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个小子因上学突然失踪穿越到异世,神魔的困惑,强大的武器,超级的魔兽,在展开异界的奇遇与爱情,尽在《重生异世之无人可敌》(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第九章彩云易散

9点15分,来店里吃饭的客人开始逐渐稀少,唐棠也坐到了收银台边上。唐仅挨挨蹭蹭地挤在她身边,拿着几个塑料小人给她讲解小人之间的爱恨情仇。

唐棠听得心不在焉,看着他头顶的发旋有些发愣——一转眼,连唐仅都这么大了呢。她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唐仅的小脑袋,轻声说:“小仅,等会一起去看看妈妈好不好?”

唐仅抬头看了她一眼,又把头低了下去,然后才肯定地点了点。

唐棠便拿下巴蹭了蹭他脑袋,起身走到前面帮陈大姐一起收拾起来。

不速之客便在这个时候不请自来了——高跟鞋、斑斓裙子、长卷发,张籽芸跟只骄傲的长尾公孔雀似的扭了过来,一见唐嘉宁便猛地站住了脚。

这是怎么回事?

房东怎么会在她店里,欠钱太多,店也抵押掉了?

张籽芸看看唐棠又瞥瞥唐嘉宁,在店门口踟蹰不前。任非桐简直就是面铜墙铁壁,从他那儿正面进攻是讨不到什么便宜的,但唐棠这姑娘也太不靠谱,穷就算了,还负债这么多……她想起自己的过往,越想越觉得不能把宝压在她身上。

但不压她身上,自己儿子又不是乐意听人摆布的主,更没希望了。

唐嘉宁自打她出现就一直牢牢盯着她,见她站着不动,他便干干脆脆地敲了敲手边的蒸屉:“什么事?”

张籽芸冲他笑了笑,走向唐棠:“儿媳妇,昨天你的手机……”

唐棠被那一声“儿媳妇”喊得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连连摆手:“我可不是你儿媳妇,我跟你儿子是雇佣关系,别乱攀亲戚啊。”

“真的也好,假的也好,总之是挂了‘女朋友’三个字的。”张籽芸拉了把塑料凳坐到她身边,“阿姨呢,昨天也是气坏了,现在想想,你们俩也蛮般配的,要是能真成了,也是一桩美谈啊。”

般配?

哪里般配?!

唐棠看看马路,见唐仅只打哈欠,起身打算提早关门。张籽芸却紧跟着不放:“别不好意思呀,你老实跟阿姨说,觉得我们家桐桐怎么样?”

“不怎么样!”唐嘉宁挡到两人中间,“我们要关门了,你快走吧。”

张籽芸竖起眉毛:“这不是你屋吧,房东还管人家店里关不关门啊?你谁呀?!”

唐棠还没说话呢,唐仅先开口了:“他是我哥哥,你才是坏人!”

张籽芸眨眨眼睛,哥哥?!那……那昨天那个房子,不就是“儿媳妇”家的,她不就可以住了?她看唐嘉宁的眼神立刻不屑起来了:“这么小年纪就会撒谎,一点儿家教都没有,爸妈都管生不管养的?!”

唐嘉宁脸色瞬间铁青,握着拳头就要冲她过来,唐棠一把抱住:“你干什么?”唐嘉宁用力抓着她手掰开,随手往边上一推,抓起面前的一只塑料凳就朝着张籽芸扔了过去。

张籽芸见势不对,转身就跑,走得急了,还摔断了一只鞋跟,一瘸一瘸的往外跑去。唐嘉宁还要追,身后唐仅喊了声:“姐姐,你流血了。”

唐嘉宁悚然一惊,回过头,唐棠果然正捂着额头,指缝里渗出不少血,想来是刚才那一推之下撞到了什么地方。

唐嘉宁伸手要去拉她捂伤口的手,唐棠反握住他手,拿完好的那只眼睛看他:“你怎么能打人呢?”她说的没头没尾,不知是说他刚才冲张籽芸扔的凳子,还是说推自己的那一下。

一只手被握住,他便用另一只手去掰,唐棠给他的固执折服,小心翼翼地松开了手。额头靠近右边太阳穴的地方磕破了很大一块皮,鲜血渗得极快,唐嘉宁起身去翻了纱布,熟练地给她贴上。

唐棠任由他动作,心里想的却是少年脸上那稍纵即逝的凶悍表情。儿大不由娘,弟弟养大了,也完全和她预想中的模样背道而驰了。

张籽芸说唐嘉宁没家教,这话骂的其实是她才对,她没有教好,才让他这样易怒而冲动。

唐仅吧嗒吧嗒跟着唐嘉宁跑前跑后收拾东西,唐棠抚了抚额头上的纱布,也跟着站起来,起身走到柜台边,正拿起铁钩够推拉门,一个熟悉的声音却响了起来。

“唐棠?”

唐棠循着声音看去,就见葛芊芊穿着条灰白纹的斜襟旗袍,打着遮阳伞,带点不置信地神情,怔怔地看着自己。

她的目光却很快转到了她身边站着的人身上,6年不见,崔明舒也彻底长大了,身高竹节一样拔高了一节,脸上的线条也变得坚毅冷峻。

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不请自来的客人多得简直要踏破她这小店的门槛。

唐棠愣了半晌才放下手里的钩子,笑着打招呼:“你们怎么来了,进来坐!吃过早饭了吗?”葛芊芊望了望一张张油腻的桌面,犹豫着摇了摇头:“不用了,我们吃过了。”

她这句“我们”一出口,唐棠脸上的笑容差点没维持着,装着低头放东西,掩下了那一丝僵硬。垂头的一瞬间,她看到了自己脚上沾满了面粉的布鞋,挽得一边高一边低的裤管,倒褂上幼稚的图案和沾了油腥、面粉的一块块明显的污渍。

原来,崔明舒也已经回来了。

她拉开收银台边上的两张椅子,向他们道:“你们先坐一坐,我很快就收拾好了。”葛芊芊还要拒绝,倒是崔明舒直接走了进来,看也不看椅子,一屁股坐了下来。

葛芊芊这才跟着进门,从小包里掏了手绢,细心的将椅子上的那点油渍擦掉,终于坐了下去。见唐棠盯着自己手上的手绢,葛芊芊便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一会儿约了崔大哥吃饭,唐棠你不要介意呀。”

是不要介意她嫌弃自己的地方脏,还是不要介意她去见崔明舒的家人,唐棠一时也分辨不出,随手拉下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手:“你不嫌弃我这儿地方小就好。”见崔明舒一直不说话,也主动道,“明舒什么时候回来的呀,是要回国发展了吗?”

崔明舒的视线还停留在她额头的纱布上,大约刚才也看到了唐嘉宁要打人的那一幕,动了下嘴唇,最后说:“应该吧。”

葛芊芊轻笑出声:“我们团长一直力邀他留下,不过大钢琴家看不上T市这么小的地方,到现在都没松口。他呀,崔大哥的面子都不给哟。”言谈间满是亲昵,连一直在忙碌着收拾桌子的陈大姐都不经多看了他们两眼。

唐嘉宁和唐仅也从后厨回来了,唐嘉宁看看葛芊芊又看看崔明舒,直接转头去看唐棠:“要不要去医院?”

唐棠按了下额头:“不用了,擦破点儿皮而已。”

唐仅黏到她身边,葛芊芊看着小胖墩笑:“这个是唐仅吧,都长这么大了。”唐棠在唐仅脸颊上轻捏了一下:“喊哥哥姐姐。”

唐仅便乖乖地冲着葛芊芊喊了一声“姐姐”,又向崔明舒叫了声“哥哥”,然后邀功一样仰头去看唐棠。

唐棠给他逗笑:“真乖,今天可以多吃三颗巧克力豆,但一定要刷牙啊。”唐仅扭了扭身体,高兴地转而缠着又去收拾店面的唐嘉宁去了。

葛芊芊的目光跟着唐嘉宁一瘸一瘸的腿走了好远,才带着怜悯转了回来:“他的腿……也是那次车祸弄的?”

唐棠点头,葛芊芊接着又说:“真可惜,这么好的男孩子,还这么年轻呢。”她的声音不高不低,传达到屋子里的每一个角落却是足够了,唐嘉宁重重地把一只蒸屉放在桌面上,回头狠瞪了葛芊芊一眼。

唐棠皱眉,又不好让葛芊芊闭嘴,只好向唐嘉宁道:“你带小仅先回去吧,这边我来收拾——陈大姐,您也回去吧,等会我自己收拾好了。”

陈大姐应声答应了,唐嘉宁也摔了抹布拉着小唐仅走了,店里便空荡荡的只剩下他们这三名昔日同窗。

葛芊芊见唐嘉宁走了,说话就更不忌讳了:“他一直跟你住一起呀?我觉得这孩子,是不是有点……唐棠你不要生气,我是觉得他……好像不是很喜欢我。刚才也是,看着好凶,你头上的伤真的不要紧吗?”

“不要紧不要紧,青春期嘛,总是特别容易冲动。”唐棠摆摆手,“男孩子就是气性大,他平时还是很懂事的,在学校成绩也很好,他的腿我已经咨询过医生了,还是可以通过手术恢复的。现在小仅也大了一些了,要是顺利,我想让他下半年或者明年初就把手术做了。”说到两个弟弟,唐棠的话不由自主多了起来,脸上的笑容也愈加灿烂。

葛芊芊还要再说,被崔明舒打断:“你老打听别人家里事干吗?人家的弟弟听不听话跟你有什么关系?”

葛芊芊的笑容僵硬起来:“我也是关心唐棠。”

崔明舒低头看了看手表:“走吧,我哥最讨厌别人迟到了。”葛芊芊“嗯”了一声,走到了门口,又向唐棠说:“今晚有明舒和我们团的演出,要是有空的话,一起来吧。”说着,从包里掏了四张票出来,送到她手边,“我知道欣欣不爱听这些,你帮我代交一下,她愿意就来,不愿意就算了。”

唐棠接过来,葛芊芊又说:“我之前提过的那个夜班的工作,你要是还有兴趣,打我电话哦。”

崔明舒已经不耐烦地转身往外走了,葛芊芊这才加快脚步追过去。

唐棠看着那两个影子越走越远,互相之间却越靠越近,仿佛离去的是她整个青春年少时光。

他们都已经长大了,因着不同的际遇,走向了完全不同的人生。

琴房里互相侧头微笑的少男少女,如今已经不再开口闭口都是音乐理论、考试、暑假。葛芊芊说,大演奏家看不上T市的乐团,葛芊芊说《新鲜娱乐》的崔明浩都留不住他。

她偏了偏头,崔明舒果然还是那个崔明舒,什么都要最好的,什么都不肯妥协,漂亮的手指按在黑白键上,满室的空气都随着音符颤抖舞蹈。

一如当年提分手的时候:唐棠,我崔明舒不需要一个满身包子味的女友,你非要退学,非要放弃拉琴,你注定就要跟不上我。

唐棠低头去看手掌,手指上因为练琴而留下的老茧早已经模糊了,取而代之的是生活带给她的各种细小刀痕、烫伤和细碎纹理。

飞鸟出林,各奔天地,燕雀入人家,鸿鹄上青天。

心气高远的崔明舒是有先见之明的,六年后再见,她果然已经跟不上他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双宇第四章在线阅读

    一来到教室橘春人就看到桌上放着“社团申请书”,每个人要在这周前选好想入的社团,一心想入回家社的橘春人被檀黎斗老师留下来谈话,顺便安利了他带的电子游戏社团。听过传闻一个个游戏宅被骗进来,结果发现这个社团是做游戏的,不是打游戏的,直接被迫秃头当程序员,脑子实在不行就当个游戏测试的。橘春人对檀黎斗有一种恐

  • 万界城主怒斩“蛇女”!

    【主播,虽然我不知道你这标题起得是真是假,但你这知识量,我老猪实在是佩服!刚才我去千度查了一下,主播介绍的五味子资料,居然跟上面差不多!主播这是真的在教我们东西啊!】【我去,真的假的?我也去看看!】【主播良心啊!啥也不说了,礼物走起!】【青城山下送给主播500个鱼丸。】......看着突如其来的礼物

  • 鸿蒙圣王第六章在线阅读

    “你刚才可真厉害呀,我叫黄松你呢?”黄松嘿嘿一笑,两根粗粗的眉毛,一口大白牙,显得格外憨厚。“谢子稷”面对不想干的人,沐橙熹显得格外冷淡。“良辰,子稷和你一个姓呀。”黄松冲着谢襄高兴的说道。“好巧,我叫谢良辰,刚才的事多谢你了。”谢襄对着沐橙熹笑笑。看着这个笑容,沐橙熹又是一阵恍惚。“没什么,大家都

  • 我在硅谷开苍蝇馆第3章在线阅读

    路婀娜只是到了街边的酒楼躲雨,她可没有就这么离开。看着棍子一棒子棒子打在路尹尹身上,她的快意也跟着涌上心头。“都说路尹尹长得漂亮,那又如何,还不是红颜薄命,死得比谁都早!”路欢迎合她说,“姐姐何必要和她比呢?你现在是太子明媒正娶的正妻,她,她不过就是瑞王的一个侍妾,眼下瑞王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都难保

  • 妻妾如云在线阅读第9章

    很久很久以前,忻然还是双十年华的妙人,有青梅竹马的恋人,有亲如爹娘的姨父和姨娘,有叫举世养在深闺的女子艳羡的自由和锦绣前程。江湖第一女捕快的人生履历的开篇可谓顺风顺水,豪云壮志。很久很久以前,唐煜枢也是年轻有为,入狛牙卫三年便力排众同僚升任“七浮屠”的一分队总队长。又两年后,众望所归做了副长,时年二

  • 掌心宝第五章在线阅读

    每一个学校都有自己的文化底蕴,迁校有时候也许是无奈之举。每一个学校承载着每一届师生的美好回忆,而我们只能将它们深埋心底。在从素教中心回来的路上同学们疲惫不堪,也许是因为七天的劳累训练和睡眠不足,加上大巴车内比较闷热,同学们大都在车上呼呼大睡,经过一小时的车程刘智睁开惺忪的睡眼,环视四周发现所到的地方

  • 网游三国:最强NPC百日宴

    星耀大陆光武城九霄镖局深夜,无月。九霄镖局来一不速之客,总镖头沈歌面色凝重坐在大堂,一独臂男子手持方盒,伫立在堂前。不知过了多久,沈歌神情突变,目光坚定:“这镖我接了!”几月后,沈歌对外宣布:因前段时间护镖不利,几十位高手身亡,自身受内伤无法痊愈,九霄镖局停止所有业务,金盆洗手。西北第一家族青仙家族

  • 西游天道系统在线阅读第九章

    “药研哥,你真的变成近侍了……?”一整天,药研都被兄弟们围得团团转,大家像在看什么不科学事件一样打量着他。“居然是真的吗?”秋田戳了戳他领口表明近侍身份的徽章,仍有些不太敢相信。“再来一次,药研哥?”药研有些麻木的抬起手臂,准备开始第三次显影表演。因为多年前的一起恶□□件,政府的文书重换了一套安保设

  • 祸乱王心之两世劫魔女宁荣荣

    夜幕降临,史莱克学院院长,四眼猫鹰弗兰德正站在大操场上,看着眼前的全部九名学员。戴沐白等六人已经做好了晚上上课的准备,一个个精神抖擞。不过弗兰德的注意力并没有在他们身上,而是放在了三个辅助系魂师身上。“奥斯卡,你们跑完二十圈了?”弗兰德的目光给人一种锐利的感觉,令人不敢与他对视。奥斯卡点了点头回答:

  • 庆余年:动京城在线阅读第4章

    见过柳影浔后,柳幽然回了自家营帐一趟。她到的时候,花誉正捧着一碗粥喝得欢。等他放下粥碗准备抹嘴,柳幽然已将剑伸到他面前:“吃完饭陪我练会儿剑。”留了花誉五分钟把烧饼也吃了,在这期间她则大步走入柳幽然所谓的书房。刚进去还没走两步,花誉便咬着半块烧饼追过来。“柳大人柳大人,忘了把这两样东西还给您。”他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