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男配迷上了狐狸精[穿书]在线阅读序章 十涅封

2021/6/11 4:40:04 作者:花左 来源:晋江文学城
男配迷上了狐狸精[穿书]
男配迷上了狐狸精[穿书]
作者:花左来源:晋江文学城
接档文《穿成黑化男主的猫》求光顾~元载是一只刚刚成年的狐狸精,打算下山给自己找个好看夫君。一不小心穿进一本书里,还是一个被他唾骂过一千次的渣受,骗了书中的霸道总裁男二号。而此刻,眼前的漂亮人类青年正一脸沉重地对他说:“亲爱的,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我家破产了。”元载满眼桃心地看着眼前的人:这个男二真的比书里写的还漂亮帅气啊啊啊啊啊!真神仙都没他这么好看啊啊啊!漂亮青年仿佛下了十分痛苦的决定,闭上眼道:“所以,我理解你的任何选择。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责怪你,毕竟我现在一分钱都没有了……”元载:“没关

序章 十涅封

天阳山脚下,沿着紫月河畔,密密麻麻的军队阵列齐整,森然肃杀之气直冲霄汉,百万精锐之师竟如同一头蛰伏的巨兽般沉默乃至寂静。阵列之中,士兵皆身披月白轻质半身锁甲,下身只有短短的战裙保护,手中所持七尺长枪却均是由百炼精铁铸造而成。

天空中阴云密布,百万魔军结成十大方阵,黑压压的一片阴影,如同笼罩在整个人族的心头。

黑云压城城欲摧。

紫月河对岸,一身白袍的老者皱起了一双长眉,面色凝重,轻抚着颌下长须的右手不自觉抓紧又放松,如是数次,才缓缓开口:“百万月魔卫,哼!魔族倒是舍得,这是要以百万起码也是骨魔境精锐战士的性命,来填平我人族圣地么!”

旁边的中年男子眉如墨蚕黑发黑眸,一身黑色甲胄,手中的长剑连同剑鞘也是一色的漆黑。男子微微抬眉,看了眼对面气度森严的魔族雄军,面上一片轻松,语气却凝重地像是天阳山南面那块稳立数千年不朽的巨岩:“魔族烈魔境战士总共不过二十万,其中八万精锐需要把守魔族两地边境和天圣秘林,还有数万散客不受魔皇招揽,在大陆各处游荡,能凑齐十万大军围攻紫月河已是魔族的极限了。魔族这是要倾力一战以竟全功啊。”

白袍老者面目沉沉地看着对面十万大军上空蒸腾着的黑气,原本仙风道骨的气质被面上的沉郁衬的有些阴森,他缓缓开口,声音干涩嘶哑,如同乌鸦嘲哳:“不止如此,魔族换防了,魔族天圣十万战魂齐聚,这便是生死战了。”

传说魔族在对天圣秘林的探索中,有大能者根据秘林外围的环境创造出一种独特的训练模式,可以将士兵战意与戈下亡魂沟通,产生属于战士的战魂。此后,魔族开始派遣最精锐的部队驻守天圣秘林,每隔十年换防一次。在秘林中,这些在魔族同境界内杀敌最多功勋最卓著的军人,会在特殊的环境下感受战意,凝聚战魂。通过这样的手段,魔族打造了一支无双的战魂军,其中士兵全部都是凝聚了战魂的兵王。

“战魂不灭,战意不休。这是一支……死战到一兵一卒而士气不颓的雄师啊!”中年人轻声开口,语气里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惆怅,或许还有一分难以察觉的敬畏。

对于离圣境只差一步的他来说,面前十万魔军的修为当然不值得如何在意,但是作为一名军人,对百战不败之师,对面前这支冷漠沉肃巍峨高绝如天阳山的战魂军,他无法不敬畏——若是人族能有这样一支百战不颓死战不退的军队,又怎么会被夙敌一路杀上族内圣地!

白袍老者苦涩一笑,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死生面前无大事。

魔族十万烈魔战魂军压境,敌军阵外尚还有几股不弱于自己的气息若隐若现,也不知魔族七位魔君来了几人,那位传说中已登临圣魔之巅的魔皇陛下又在何处……

此刻人族风雨飘摇,只能靠着固守天阳山之险,借助人族圣地的力量勉强立足。一族生死之事,即便以他人族圣君之尊,圣境修为之强,也生出一丝无力感来。这当然是最大的事。

恰在此时,有天光破云而出。金色的光芒洒在天阳山上,山上葱郁的树木上笼罩着一层金色,集山灵毓秀的自然之美与人族圣地的雍容仙气于一身,更显华美。

天阳山突然爆发出一阵巨响,如同霹雳惊雷,亦似天落巨石,这一声巨响,震得紫月河畔对峙的人魔两族大军,皆是一阵骚乱。

清朗的声音自天空中落下,不显磅礴伟象,却清晰地落入所有人耳中,让人不由生出宁静祥和的感觉。“百年不见,没想到魔皇陛下也走出了这一步,实在可喜可贺。久闻贵族魔神之境讲究一念心魔一念成神,不知陛下眼看着这众生孤苦,生死皆在陛下一念之间,可有成神之念?”

随着声音传来,天阳山之巅,一位中年男子手执折扇,缓步走向天空。男子长眉凤目,鼻直口方,相貌英挺中有三分柔和,一袭黑袍暗绣云山,一头黑发以青玉冠束起,青色的腰带在空中轻轻飘摇,一副逍遥书生的做派。只是男子脚步点上空中时凭空溅起的点点涟漪般波纹,和其身上隐而不发的深邃气势,却让人望而生畏,不敢轻视。

“哼!没想到人族圣尊闭关百年,也入了传说中的太虚之境,你与本皇,倒是走在那头老畜生和杀人魔前面了。”

另一道声音传来,却气势滔天,声浪在空中滚滚如雷,响彻紫月河两岸,声音中的低沉与肃杀,更是带着一股难言的威压。这声音一出,魔族百万月魔卫陡然卸兵,单膝下跪,以右手抚胸,低头行礼。一个身穿白衣的挺拔人影在一众下跪的军队中格外醒目。

头戴紫金嵌白玉的魔皇冠,着一身绣有九条金龙的白色皇袍,魔皇拂了拂腰带,右手握着一杆八尺长枪,同样缓步走上空中,目光死死盯着圣尊。

“我?哈哈,我是最近才侥幸有所悟,不值一提。倒是魔皇陛下百年时间没有荒废,非但伤势痊愈,更突破了那层神圣边界,魔族千古第一帝名不虚传啊,嘿嘿嘿……”书生将手中折扇抖开却不扇动,同样目光清冷地盯着一步步走来的魔皇。

百年前,魔皇与人族圣尊还未居如此高位时,曾在两族边境线上相遇,两人鏖战数日,魔皇最终为人族圣尊所伤,此事在二人分别登上至尊之位后又被发掘出来,几乎已经是天下皆知。此时圣尊当着两族数百万军队的面重提此事,却是狠狠挫了魔族兵临城下的锐气与煞气。

魔皇脸色一黑,却只是轻声狞笑道:“当年一战颇多机巧不提,本皇自认输了一筹便是,只是不知令师埋身何处,说不得今日一战后,本皇还是要去见见故人。”

圣尊一窒,嘴角的一抹笑缓缓收起,原本懒散的做派也悄然收敛,手轻轻一抖将折扇收起,原本耷拉着的腰背肩膀慢慢挺直,一股森然肃杀的气势蔓延出来,他伸出右手拿着折扇,直直指着魔皇的脸,折扇兀自一点一点,倒像个游街晃荡的纨绔公子,只是说出口的话却一字一顿,带着刺骨的寒意:“白非夜,就你这个阴险狡诈,以我人族亿万子民为猪狗牲畜的刽子手,也配祭奠本圣师尊?”

六十年前,魔族上任魔皇死后魔族群龙无首,几位魔君皆无法服众,最终当时的三魔君成功上位,便是现在的魔皇。只是只有双方的高层知道,当年魔皇之所以可以夺得皇位,便是凭他在两族边境以人族七千万子民为诱饵,设伏重创当时的人族至尊。此事后不久,魔皇登基,人族老圣尊去世。魔皇将如此诡计用近乎炫耀的方式说出来,圣尊如何不怒。

魔皇却只是轻轻一哂,道:“逍遥子,当年我就说过,你适合修道,适合游学,适合教书,当个道士,当个书生,当个先生都好,却偏偏不适合做这人族圣尊。你说我阴险狡诈,却可知魔族俘虏在你人族是什么处境?你说我是刽子手,可你的手上就没死过人?”

挥手打断了圣尊的插话,魔皇顿了顿又继续说道:“你过去沉迷于道境,游览世间奇观伟象,四十年前被老圣尊征召回圣山接受圣尊传承,从此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可以说你这一生几乎没有上过战场。但你可知道,当年你我相遇那一战,辗转千里,光是斗气的余波就造成两族数十万人的死伤?你可知道,当年你师尊在我两族边境大打出手,被本皇陈列边界的七千万人族俘虏,倒是有大半死于你师尊手中。”

不顾逍遥子目瞪口呆的表情,魔皇讥讽地看了一眼脚下的百万军队,平淡开口:“你不临战场,你高高在上,所以你手不沾血腥,七千万人对你来说确实太沉重了些,但是在真正的战场上,在你我两族千万年来的斗争中,死去的人,何止七千亿?每一代圣尊魔皇手里,哪个没有数亿的异族鲜血……”

话音未落,逍遥子便挥手打断了魔皇的长篇大论,他的双眼里血丝一点一点弥漫开,像是血光染进水里的倒影光晕。

“辱我人族圣尊,罪不容赦,当诛!”逍遥子的声音不复之前的儒雅平静,多了些许暴躁的煞气,同时他将右手高高举起,折扇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柄闪耀着凛凛寒光的长剑。长剑笔直地指向天空,有仿佛自亘古传来的杀意弥漫战场,让人族的全体战士精神一振。

逍遥子缓缓将长剑放平,口中轻声念着:“承天之念,护人族圣地,以圣剑之意,佑我人族,盛世永昌,解我人族,城下之危……”

然后他的声音陡然提升,在所有人族战士的耳边清晰的炸响:“人族将士,以一三四四列阵,分列锥形阵,方形阵,圆形阵,鱼尾阵!魔族敢侵我人族圣地,辱我人族先贤,此仇不共戴天,非鲜血不可洗……那就杀!”

魔皇见状大惊,死死盯着逍遥子手里的长剑,沉声说道:“承天剑,没想到人族第一代圣尊的遗物,却与你有缘。此番倒是本皇失算。不过我魔族男儿,只有战死的战魂,没有退避的懦夫。你人族圣尊敢杀千万同族而无过,本皇实话实说却是有罪?可笑!战魂军集合破阵,月魔卫列阵三三三一,分列箭矢之阵,九阵给本皇攻破人族左翼,余一拱卫战魂阵,杀了人族这群软蛋,紫阳河便是我们魔族的囊中之物!”

这番话说出时,魔皇的声音依旧以斗气传遍了紫阳河两岸,人族上任圣尊误杀千万同族的消息为所有人共知,人族战士的士气骤降,而魔族军队的推进速度却陡然提高!

“魔皇,你堂堂皇者之尊,如今修为更是破圣入神,普天之下除我之外无人可敌,又何必在此危言耸听,乱我军心!军队的事情交给军队解决,你我还是云端一战的好。”

逍遥子横剑挥向魔皇,同时声音传遍战场:“魔族妄图以危言乱我人族军心,此战关乎人族生死存亡,魔族如今兵临城下,我族唯有死战,方见一线生机,诸位不可自乱阵脚。”

与此同时,承天剑剑身上有道道七彩光晕传出,这些光芒隐隐连着远空的流云和烈日,通过承天剑向战场辐射而去,人族的军队全都沐浴在这七彩光晕下,顿时心神平静,士气回复,一时间紫阳河河畔战场上杀气冲天。

“果然,承天剑之所以为人族圣器,不仅在于它是人族上一位神境圣尊的遗物。此剑本身已经通灵,千万年来与人族气运相通相生,早已融为一体,此剑一出,人族的战力至少提升三成!此番倒是本皇失算了。”魔皇的声音自云端传下,片刻后便被剑戈相击之声淹没。

地面战场上,人魔二族短兵相接之处,魔族后方忽有一白衣身影越众而出,冰冷的声音响彻天地之间:“魔族大魔君白长夜,领我族七大魔君,有请人族诸圣云端一战。地面战场的胜负,还是交给未入圣境的子民好些。想来人族也不希望此战之后,人族圣地与无数子民,被你我圣境之战破坏成一片焦土,生灵涂炭之所。”

在大魔君身后,有六人先后出现,身上同时散发出属于圣境魔族的气息,面向人族大军冷冷看去。

人族军队虽然有承天剑的加持,士气提升极大,却也无法以凡境之身抗衡圣境的气势,眼看人族冲击之势就要停顿,魔族大军却势头不减地冲了上来,人族终于有人站了出来。

一股属于圣境的强烈波动在魔族面前陡然传出,红发紫衣的身影一步踏出,便已经站在七位魔君的对面。在这身影出现的同时,如同燃烧的灼热感便瞬间传遍了魔族百万大军,属于圣境的气息肆无忌惮地扩散开,竟以一人之力,生生逼停了冲锋的百万魔军。

“人族,火圣,司徒烈。”男人英俊的面庞上没有一丝表情,金色的眸子冷冷地盯着对面的大魔君,却仿佛有无形的火焰在熊熊燃烧。

七位魔君除了大魔君外,另外六人皆有些面色难看。面对一个圣境巅峰的人族圣者全力散发出的波动,他们的修为实在有些无法抵御这样的威势。错非大魔君在前方挡住了火圣的气息扩散,他们六人也不得不退后。

此时,人族中忽然有七道身影随后飞出,站在司徒烈背后,与七大魔君冷冷对峙。

“你我之间,终归还是要有这么一战。”沉默许久后,白长夜微笑开口,墨色的眸子盯着司徒烈如同火焰般飞扬的长发。

“魔族欲使我族灭,这是种族之间你死我活的战争。作为侵略者,这种话轮不到你来说。这百年来你我相交相知,过去情谊不谈,今日一战分个生死。死在对方手里,倒也不枉一世英雄。”司徒烈的声音响起,森冷而漠然。

大魔君长眉蹙起,而后纵身一跃升上高空,如星辰般的眸子静静看着下方的故友,缓声道:“司徒烈,云端一战!”

火圣一步踏出,转眼已在半空,再一步迈出便已经出现在大魔君面前,右手握拳,狠狠挥出。拳面前方三尺虚空扭曲,空气蒸腾,如同这一拳是一团无形的太阳,将途经的一切存在全都灼烧扭曲乃至湮灭。

白长夜面色凝重,右手成掌打出,以手背贴住司徒烈的虎口,而后突然发力,翻腕转手,狠狠压下对方铁拳。司徒烈却不为所动,依旧将拳头打出,竟有种一往无前的气魄。

白长夜如愿压下司徒烈前来的一拳,随后狠狠向外甩去,顿时司徒烈这一拳偏了方向,从魔君的身边擦过。数十里外朵朵流云被这一拳的拳风撕裂,风暴在两人远处炸开,传到两人面前时,已成了牵动长发的微风。

白长夜静静看着十步外的司徒烈,并未抢攻,而是好整以暇地掸了掸衣袖,道:“没想到几年不见,你竟已走到了这一步。不到五十岁的圣境巅峰,不愧是人族千年来天赋第一的战士。”

司徒烈向远处看去,发现魔族的其他六位魔君都有了对手,其中七魔君修为最弱,被人族两名半步圣境的双胞胎兄弟联手挡住,倒也平分秋色。放下心来的司徒烈这才冷冷回应:“若是再给本圣百年,今日便是魔皇在此,本圣也能让他重创。”

白长夜轻声一笑,道:“可惜你人族,没有这百年时间,再去苟延残喘了。”话音未落,便已迈步挥拳而上,拳面上竟覆上了一层白金色的罡气,如同一柄无坚不摧的刀刃般撕裂云层与风罡,狠狠斩去。

司徒烈双眼闪过一丝火光,轻声念道:“朱雀火身。”陡然间有红色的火焰蔓延他全身,他握拳挥出,炽烈的火焰在他的拳头上跳起尺许高度,形成一把火焰凝结成的刀,随着这一拳迎向白长夜的罡气。

火焰凝结的刀身斩断罡气,去势不减。白长夜脚步向前狠狠一踏,止住自己向前的冲势,而后收臂,出拳,竟是在一瞬间向前轰出七拳,将司徒烈施展火身后的全力一拳接下。

“好!”司徒烈大喝一声,变拳为掌,对着白长夜的胸口一掌劈下,指掌之间有熊熊火焰燃烧,火焰所过之处方圆三尺,空气被燃烧地扭曲变形,甚至出现一片片黑色的坍陷。这一拳来得极快,白长夜只觉得剧烈的灼热感充斥在空间之中,将无处不在的空气都蒸腾了干净,他难得地感受到了一股窒息感和足以重创自己的危机感。

“煞金魔罡!”白长夜来不及想太多,一层白金色的光焰覆盖了他全身。他抬脚迈步,扭胯侧身,以右肩撞向司徒烈空门大开的胸口,同时双手齐上,一推一拉,硬抗司徒烈这凝聚了全身气势和力量的火拳。

“砰,砰,砰”

低沉而剧烈的撞击声不断传出,每次声音传出时都伴随着云层撕裂,风罡变向的可怕异相。白长夜的双手压制住了司徒烈燃烧的右拳,同时以金属般透着锋利和刚硬气息的右肩撞在司徒烈的胸口处,却被司徒烈的左拳在脸上开了花。

“噗”

司徒烈和白长夜同时吐出一大口鲜血,却也不约而同地拉开了距离,大口喘息,准备回过一口气再行厮杀。

“圣境巅峰之后有圣人九转,一转一轮回,没想到你竟然已经踏入八转巅峰之境,看来这些年闭关,你受益匪浅。”白长夜率先打破沉默,语气依旧平静。

“我也没想到,这么多年来你一直都在我面前隐藏实力。这十年里我连破四转方才有如今战力,本以为若两族真的大战可以压制你,你我二人同时退出这片战场,没想到你比我想的还要更强,让我不得不出全力下杀手。”司徒烈依旧喘息着,看起来伤的稍重。

“我并非故意隐藏,只是这世间需要我暴露九转圆满境界的人实在没有,所以我以八转实力足够纵横世间。原本以你天生火身,擅长攻伐之术,同阶实力杀一个不圆满的金行血脉足矣,你想的倒也没错。”白长夜叹息。

“九转圆满杀不得么?”司徒烈的声音突然变得极其冷漠,仿佛一瞬间剥夺了所有的情绪和情感,炽烈如同太阳般的暗金色光芒从他的瞳孔中透出,如同两把长剑向前延伸足足七尺,然后他再次轻声开口:“朱雀……炎身!”

“这是我这些年来所领悟的本源燃烧之术,以我天生火体之本源,让朱雀火身强行进阶,拥有堪比圣人九转的实力,火与金同善杀伐,但火克金,如今你我修为相当,你必死无疑。此术一出,我此生破圣无望,便由我这一身本源,为你陪葬!”

话毕,司徒烈右臂外伸,随后右手变掌为爪,对着虚空狠狠一撕。火光四溢,金色的光芒将周围的云层罡风都染上了一层金边,随着司徒烈这一撕,金色的云层顿时翻卷扭曲,相互交缠盘结,化作一柄赤金色的长戟。战戟长一丈一尺,锋刃如玉石般闪烁着金色的火芒,戟身雕刻着一只振翅喷火的朱雀,栩栩如生。

白长夜手中白芒闪过,一柄七尺长刀便出现在他的手里,他握住修长的刀柄,随手舞过一串令人眼花缭乱的刀花,然后将长刀插在脚前一尺,腰背微微屈下,双手压在刀柄上,如同一位行将就木的老人拄着拐杖迎风站立,却偏偏有强大的气息凝而不发,“金煞魔罡。”白长夜的声音依旧平静,却带上一丝金属的摩擦感。

滔天的白色光芒从白长夜的手中绽放出来,然后渲染到那柄七尺拒马刀上。这柄拒马刀柄长二尺八寸,刀刃长四尺二寸,通体由极精细的寒铁锻造而成,在白光的渲染下隐隐散发着银光,灿烂而充满杀机。

“你就用这把制式军刀,想挡我的炽凤戟?”司徒烈的声音冷酷暴烈,话音未落便持戟而上长戟在他的手中仿佛真的是一只振翅清鸣的凤凰,燃烧着炽烈的火焰便刺向了白长夜。朱雀炎身对司徒烈的提升并不是无限的,当本源血脉燃烧殆尽之后,他九转的修为也会消失,因此他一出手便是杀招。

白长夜右跨一步,双手反手握刀,将刀从身体左边顺势拔出,刀刃恰好迎向戟锋。两刃相交,二人都未收手,司徒烈改刺为压,要借用长兵器的优势压制拒马刀,白长夜却毫不停顿地继续划过,避免与长戟滞留接触。随后他向前跨步,右手翻腕,改横为刺,趁着司徒烈长戟下压来不及收力,欺身而进,却在即将刺中司徒烈的刹那改刺为斩,在司徒烈的胸口留下一道尺许长的刀痕,便一触而收。

双方刚一交锋,燃烧本源的司徒烈竟已受了伤,司徒烈瞳孔收缩,直到此时才明白这个相交百年的友人到底有着多么可怕的战技。且不说右手翻腕刀刃前刺的那一招对时机的把握有多妙到毫巅,便是那最后一斩,便将白长夜的战斗意识体现的淋漓尽致。司徒烈体内的本源熊熊燃烧,若是拒马刀刺入司徒烈体内,司徒烈完全可以用火之本源化去罡气,而后折戟返还,到那时白长夜若不弃刀便会重伤。而斩出那一刀,给司徒烈留下一道不轻不重的伤势随后全身而退,已经是最稳的打法,白长夜对蚕食战术的把握不可谓不可怕。

“我还是低估了你。”司徒烈收戟,站立,道。既然已经知道战下去也是必死无疑,他也没有了战斗的欲望,只希望能够多拖延一点时间。

“是的,我已经迈出了一只脚。”白长夜道。

“此前有所悟,但是始终局限于八转境界无法明了,此时燃烧本源踏入九转,倒是明白了些这天地的奥秘。”司徒烈的声音冷静下来。

白长夜微微一笑,还没来得及说话,天上却有一声轰鸣传出。

白长夜与司徒烈分别都是双方圣境中最强的存在,能把战场设在他们天上的,当然是逍遥子和白非夜。

神的战争有了结果!所有正在交战的圣境全都停手向上看去,一道身影倒飞而出,空中有丝丝鲜血洒出,两支棍子被他握在手里,鲜血从他的虎口顺着棍子留下,却是魔皇的长枪被打成了两段。

“白非夜,百年前老子能一剑重伤你,逼你父亲耗尽一身命源才保住你一条狗命,如今老子人族势弱,老子踏入神境时间不如你长,境界不如你稳固,但是老子还是能把你砍飞!要是没有你爹,你已经是一条废狗了,要是没有你大哥当年跟萧铭越拼命,你也坐不上这个魔皇的位置,你爹为了你失去性命,你大哥为了你身受重伤断绝神路,你就是个靠别人牺牲成就自己的彻头彻尾一事无成的废物,克人克己克亲克友克妻克子的天煞孤星!老子这就送你上路,了却你悲凉残缺的一生!”逍遥子的大吼声传遍紫阳河两岸,数百万人魔两族的战士全都目瞪口呆,不敢相信人族以儒雅温和称于世的圣尊会说出如此不堪的辱骂言语。

云层飞速散开,仿佛在逃离中心处一尊可怕的魔神!逍遥子从云层中冲出,右手执承天剑,胸口处被一枚枪头刺入,鲜血汩汩而下,可他却毫不在意,迈步之间便已经临近魔皇。承天剑上有星光点点,一股凝实不散的杀意与属于神境的气息从剑刃上传来,此时魔皇白非夜明显已经失去了一战之力,这一剑斩下,人魔两族这一战胜负已分!

突然有一声大吼传来,逍遥子毫不迟疑正要剑斩魔皇,却已经被身后一刀贯穿了胸膛!刀尖与那只插在圣尊胸口的枪头碰撞,枪头飞出,拒马刀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从人族圣尊的前胸透出。逍遥子惊愕回头,看到大魔君白长夜抽刀站立,默默燃烧的身影。

“原来如此。”逍遥子平淡道。

白长夜的金煞血脉依旧燃烧着,无限接近神境的力量波动从他的体内散发出,周围的虚空一片扭曲,他双手拄刀,眼神毫无波动地看着逍遥子:“现在,你的对手是我。”

“白长夜!”司徒烈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燃烧的气血传出炽烈的波动,“我此生本源不圆满,注定走不出那一步,那便让你看看,我在圣人九转圆满境界,悟出了什么。”

“圣人九转,一转一生死,一转一天地。而我身具圆满火脉,每一转对我来说,都是一次涅槃。”

“如今我燃烧火脉,神路已断,但我仍可以迈出另一步,第十次涅槃,将你封印千万年,直至朽灭。”

司徒烈的身上,烈火熊熊燃烧,一股强大丝毫不逊色于半神,却炽烈暴戾纯净的气息传出,束缚住了白长夜,而司徒烈也从下身开始慢慢湮灭,消散。

“老幺!”逍遥子的神色终于变化,他想阻拦,却发现自己受伤太重,已经连出手的能力都没有了。

“圣尊,还请护我人族不朽。”司徒烈平静躬身,右手抚胸,用仅存的上半身向逍遥子行了觐见之礼,随后慢慢消散。

一道赤金色的光芒从云层中穿行而出,炽凤戟如同一只凤凰飞向人族圣山,属于司徒烈的洞府中,化作一块凤凰般的巨石,色彩渐渐凋零。

赤色的光芒覆盖了白长夜全身,而后飞出,眨眼间便消失不见。人族境内传遍了司徒烈的声音:“以吾轮回涅槃之力,镇封魔族大魔君司徒烈,九生九世,生生不息。白长夜,封印你的不是我这一世的第十次涅槃,而是十次轮回涅槃的我,共同出手,这就是我看到的……轮回。”

空中传来一声缥缈而悠长的叹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火影之无敌瞳术在线阅读第10章

    忠承将拐杖别再腰间舍下清雪小鬼悄悄的离开客栈之后,烈日当空,炙热阳光把沙石晒的滚烫,他一时竟不知何往,下意识的走回天星堂,回天星堂的路上必须经过几座山头,忠承攀越而过毫不费力,不过他实在热的不行满头大汗,汗珠油油腻腻沾满他的衣衫,他想在山头找一处凉亭休息,不巧隐约看见前面有人在打斗,一群人围攻着一个

  • 天域之城在线阅读第五节

    不行,不可以在这里倒下……叶伢菲撇起了一对好看的峨眉,强撑着虚弱的身体,往一条只拥有微弱灯光照亮着的羊肠小道走去。她才刚复活,绝对不可以再一次出现什么意外!……夕阳西下,朦胧的夜景犹如仙境一般,不禁令人沉沦,深陷进去。雨声截然而止,路人们收回了雨伞,继续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谁也没有发现,小巷里面,一

  • 白衣小剑神在线阅读第四章

    风轻云淡,微风和暖。从温茹住院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月。在医院的日子里,温茹每天闲的发慌,唯一的消遣就是刷刷微博,看看自家哥哥的新闻。偶尔地,温蓝衡还会把圆润蠢萌的铃铛拍张照给她看。扳着手指头一天一天地数,今天终于要解放了。温茹托着下巴坐在床上,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一头纯黑色长直发披散在肩膀上

  • 只身前行I传说之曲在线阅读第8节

    除开先前暗地里的人品考校,今次才算是秀女们入宫之后正式的第一关,由皇后耿白安把关。通过了这一关,才有机会在皇帝和太后面前露脸。不多时,耿白安翻完本子,环视了一下在场的秀女们,发现每个人面对自己都微微低着头,看不清样貌。唯一能看清楚的是,她并未发现一位行为有着不耐,都安安分分地站在原地,满意地点了点头

  • 斗神天际在线阅读第10章

    这次又来了一群妖魔鬼怪,为首的是癞蛤蟆妖,这个妖怪,一上来就叫彭尌交出面具,彭尌哪里肯交!再说,正在气头上,又得了不情愿得到的东西,他哪里会好好的跟妖精说话。一拳下去就是一座大山的力量,那些小妖怪,小恶魔自然承受不住,当然了癞蛤蟆妖也承受不住,奈何他及时跳走,躲了过去。彭尌看金将军被黑熊怪提在手上,

  • 都市之一念封神在线阅读第三章

    此时,金时空某处废弃仓库。只见仓库里面正放着一个骷颅头的大门,这时,大门轰然而开,一道璀璨的白光从里面照射出来。随后,一名男子身穿着黑色夹克,带着一头碎发,缓缓从里面走了出来。“这里就是金时空嘛?”只见蓝云焱朝四处扫射了几下,淡淡的说道。“咻!”这时,只见四道残影闪过,随后,四名男子从东南西北四个方

  • 仙剑吾为玄霄在线阅读第4章

    追命魔狼瞬间来到岩石旁边,一爪拍碎,好在陈杰有事先防备,在追命魔狼拍碎岩石之后,立即做出反应,往旁边一跃,便与追命魔狼隔开了一点距离,只是对追命魔狼的速度有点汗颜。一边思绪着怎么逃脱此地,又一边想着自己为何会招惹到它。想想这头狼一进来便奔向蛋壳,“难道,是因为那颗蛋“,似乎想通了不少,这蛋的吸引力有

  • 浮世繁华在线阅读是天才,还有废材

    一把阳光照耀下泛出圆滑珠润色泽长长梯子靠在一幢高三丈的琉璃瓦片房屋出水檐前,下面四名穿着家丁般服饰下人前前后后扶稳梯子站脚部位,不一会儿工夫后,对面走过来一名年龄满二十岁左右少年,眉宇间气宇非凡相貌俊逸伟岸,五官端正线条轮廓分明,上半身一袭水墨色雀蟒宽袖长袍,腰间系着狮蛮带中间镶嵌有一块淡蓝色鹰头紫

  • 综剑三武侠之桃夭第4章在线阅读

    在一番犹豫后,顾清宛选择进入三千世界。一是好奇心驱使,二是可以去往不同的时空体悟人生百态,收获种种际遇,不是很有意思吗?选择了低级世界,顾清宛便失去了意识。待她醒来后,发现自己成了一枚婴儿。经过几天的观察,顾清宛得知自己的母亲是难得既有才气又有美貌的温婉女子,父不详,外公外婆对自己的感情很复杂。直到

  • 逆战魔神第4章在线阅读

    唐家是H市知名的大家族,与另外两大经济巨头齐家、林家并驾齐驱,但是唐家自发迹后,族中便愈加人丁稀薄,婴儿夭折率高到令人发指。到了唐茹这一代,直系的就只得唐茹一个,还是唐任风老来得子,外界一边羡慕一边摇头感叹,说唐家是发的黑心财,亏心事做多了,老天都看不过眼,降下惩罚,不少人觊觎唐家的家财。然而近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