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御兽魂之荣归故里(1)

2021/6/11 3:03:26 作者:橘子入侵 来源:纵横中文网
御兽魂
御兽魂
作者:橘子入侵来源:纵横中文网
黑暗毁灭将席卷大地,横跨时空的恩怨纠葛,世界为何被黑暗森林所笼罩吗?文明之间的碰撞就只有毁灭与战争吗?这里有武道宠兽的世界,高科技的未来地球,有次元文明之间的碰撞。横跨中古,现代,未来,几大文明世界。让我们一起和少年宠兽一起探寻这场跨越次元跨越时空的冒险之旅故事

月,对于这个世界的意义是非凡的,它好似神明一般,不过现在是白天,明亮的月不见踪影。

秋风萧瑟,爆竹稀里糊涂地几声炸响,下人摘扔掉猫头牌,在上面踩上两脚后,挂上了大红灯笼。

这是战侯大府上此刻的场景,有些热闹,大府的对门,一位妇女正给个七岁小娃换上件新衣,她的手一颤一颤地,穿扣好娃娃衣裳,时不时偷偷摸摸地望上对门几眼,这一望,直接就愣了很久。

过了些时候,小娃子有些不耐烦,就略带些厌烦地说:“娘亲,你给我穿件衣服,要弄个多久啊。”

娘亲一回过神,抱怨一句:“娃子,你别不耐烦,我生了你,现在又一个人养你,你还有什么好烦好怨的!”

娘亲的话让他几分惭愧,他说:“娘,是冷面不好,冷面不该埋怨的。”

过路的风吹进窗来,轻抚过这个叫冷面的小孩那一头红发,也带来了一丝多愁善感。

娘亲又望着那战侯府,一声叹息:“哎,这辈子,怎么就嫁给你那没用的爹了,看看人家战侯府,怎么看怎么让人羡慕啊!”

冷面两眼看见娘亲忧愁模样儿,眼里有些疑惑,他问:“娘,爹究竟是咋样的,你咋老是这样损他?”

冷面会这么问十分正常,娘亲在他面前这般抱怨已经不是一回两回了,正是因为这样,冷面越发地好奇,爹爹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

冷面的记忆中,仅有儿时依稀见过的朦胧样子,只是冷面三岁之时,爹爹就去世了,此后,他再也没见过爹爹。

娘亲这会儿脸色不好,也许就是因为冷面问起爹的事情,她一脸凶狠地回应道:“你爹就是个要饭的,窝囊废一个,死不足惜!”

她的话语里,怨气十足,当中对爹究竟有多深的恨,一听,就能深切的感受到。

冷面变得沉默,脸上沾染忧愁,他的眼睛里,似乎有一种失望,对于自己父亲的失望,简直是失望透顶!

“爹爹他,只是一个乞丐啊!”冷面说完,连忙地几声低头叹息。

“那家伙,活着的时候,没让我少丢脸,每回他出门要饭,我都立刻把门关上,生怕街坊邻居看见我。”

娘亲的脸上,是对爹爹的厌恶与反感,她很悔恨,因为她嫁错了人,嫁给了一个废人!

这个世界是残酷的,一个男人要是没本事,即使是自己最亲近的人,也会忍不住在你身上踩上两脚。

娘亲不断唉声叹气,她太痛苦了,没地位,没实力,成天被苦命的日子折磨,她现在,只有把希望寄托给孩子。

她看了看冷面,似乎把他当作希望,对他说:“冷面啊,娘现在,可全指望你了,你一定要努力努力再努力,混出点名堂来,别学你爹当个乞丐,丢人现眼!”

“嗯嗯,娘亲,我会给你长脸的。”冷面像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一样,拍着胸脯说。

娘亲听见娃子这么回应他,脸上那愁苦情绪就烟消云散,那对窟窿似的眼睛瞬间变得活灵活现了,娘亲又望了一眼对门,憋不住兴奋,直说:“冷面娃子,你以后,去当个战侯咋样?”

“战候,是什么?”

娘亲得意洋洋地介绍道:“战侯是这个世界的威望,成了战侯,啥也不缺,身份高贵,也是像咋们这类穷苦人家唯一可以改变命运的道路。”

“嗯,好吧,只要是娘说的,我都会尽力而为的。”小娃子昂头又想了想,“不过,娘,你得给我买根糖葫芦才行。”

娘亲听见孩子这话,开心一笑,立马说:“行行行,只要你听娘的,那糖葫芦,就算你要吃千根万根,我也给你买。”

“谢谢娘。”小娃子一把抱住个娘亲,两人也是头一回如此幸福的相拥。

这时,楼下响起阵清脆的敲门声,有人在门外大喊:“兰香妹,你咋还没弄好嘞,你可真是我祖宗,哎,快些下来,全城的人,就你还在这拖拉了。”

娘亲一听,连忙拉上孩子就走,一开门,就听门外那人抱怨道:“我说兰妹,你今天是怎么了,战侯鲁四房从花都回来,这么大的事,又不是没提前和你讲,你却还在家里,难不成你是不晓得,迎接战侯要全城的百姓一齐迎接?”

娘亲听完,连忙道歉:“村长,不好意思,有事耽搁了一下,这喜庆日子,给我儿冷面换件新衣裳,这不才弄好嘛。”

原来,这个有了白胡子的家伙,是这城西村的村长。

他摆摆头,连忙催促着说:“走了走了,快走了,我可不想因为个你们母子俩,弄得我个村长官儿都没得当了。”

说完,三人便匆匆忙忙上了路,他们得赶紧去才行,要及时赶到,然后在城门口喜迎战侯,换句话说,也可以是,战侯来的时候,必须看见所有人在那里恭候他。

此时空中那风,吹得呼烈烈地响,吹得赶路人心里发毛。

一刻钟后,他们到了城门口子,此刻,千户人家都在这里侯着,村长们赶上,赶紧找了个地儿候着。

没过多久,战侯登场了。

战侯骑着一匹好马,穿着喜庆的红色锦衣,红色的官帽,是稳稳当当地套在脑袋上的。

他的来临,自然有士兵跟着前行,士兵后面的一路人马,出现得有些莫名其妙了,那马车后,竟然拉拽着八个戴着脚镣的家伙,他们像是囚犯,面容十分憔悴,发紫的嘴唇不仅干裂,更是有磨破了的,他们身上,全是被铁链磨出的带血伤痕。

马车拉拽着这样一群人,驶向战侯府,而迎接的人们,紧跟着离去。

战侯府上,早就摆好了宴席,战侯一到,宴会开始了。

一桌有二十道小菜,十八道大菜,鱼猪鸡鸭,肉种皆全之,一位客人看后,不禁叹道:“战侯就是风光,宴席都能有这么大排场!”

这时,战侯站上一高高的木台,对着众人发表讲话:“各位,感谢同乡的各位来迎接我鲁四房,今天,也是喜庆,所以我也特意给你们带来了一有趣的活儿。”

说完,他手一挥,士兵们押着那些囚犯模样的家伙上台去,并把他们按跪在地上,另外的一些士兵,带来些木桶和一把乌黑亮的钢刀,一切准备就绪,鲁四房指着那些人,对台下众人说:“这些家伙都是些山贼强盗,是这个世界的败类,是下贱的狗,他们不配活在世界上,当然,这并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他们都是赏金犯,项上的人头都是值钱的,所以,今天,由你们来砍他们的脑袋,然后,到我这里来换钱。”

下面的人聚精会神地听着。

战侯嘴角上扬,大喊一声:“现在,有人上来吗?”

下面还很宁静,突然,一个声音响起:“我来!”

所有人把个目光移向声源处,那喊叫的人,是一个壮汉,他上去拿起那大刀,手起刀落,哐当一声,一颗死人头便就掉进了木桶里,那汉子端着桶,到个战侯面前,战候看了看,朝大众喊道:“这颗人头,值个一百铜文贝。”

他领了钱后,欣喜若狂,便是说:“再去砍一个。”

战侯立即制止他,说道:“下去,砍一个得了,机会又不是全留给你的。”

“下一个!”

一个体型略胖的家伙冲上台去,领了个大刀后,便是要砍,可是,他拿起重刀后,身子就不由自主地左晃右晃,那第一刀便砍歪了。

下边的人群看见,就是哄堂大笑,一位家伙还笑话他:“李大老板,你个杀猪的,行不行啊你。”

这一说,下边一群人笑得更欢哩。

杀猪的一脸红,他摆出一副比谁都有经验的样子,结巴地说:“谁,谁……不行了,比起你,你……你们,我是,是有经……经验得很,别……别,不信,这种事……事我拿手,咋们屠夫,只要有钱,宰什么都……都一样。”

说完,他两口唾沫吐在手心上,再是一撮,两手拔大刀,一经拿起,就一刀给了那家伙痛快,人头落地,哦不对,是落桶,落桶!

杀猪的拧着人头去领钱,战侯看了看人头脸,喊道:“这颗人头,值个四十铜文贝。”

杀猪的一口叹气,抱怨道:“什么嘛,连头猪肉的价钱都没有,真是个废人!”

他是满腔怀怨地下了台,下边的人,又笑话了他一次哩。

“下一个。”

战侯话音刚落,就有人说抢先呐喊:“我来!”

所有人的目光再一次被个吸引,这次说话的,是冷面的娘亲。

顿时间,所有人对她刮目相看,纷纷竖起了大拇指,夸赞道:“好家伙,真是够胆啊。”

也有人说:“女人!肯定会深得战侯大人的喜爱。”

冷面的娘亲走上台去,握着刀,她要砍头了,只见要被砍的那人,身体止不住发抖,也不敢看那女汉铁青的脸,说起来,他是犯了什么罪,也无人知道,以后也不会有人去在乎这些了,只是这一刀子下去,又是一份钱。

娘亲做事,向来麻溜,她手起刀落,直接提着头到战侯那儿领钱。

“这颗人头价值三百铜文贝。”

战侯说出的数目,让底下一片人眼红,没等冷面的娘亲下去,人群蜂拥而至,生怕挤不上木台。

他们争先恐后的样子,像狗为了屎一般疯狂。

下一个要被杀掉的人,是一个不知名的老头,他的样子卑微,身份不明,一刀下去后,他的一切都回从这个世界消失。

在他手臂上一个类似“蜗牛壳”的纹身,是唯一与他身份相关的东西了。

那也是他留给所有人仅有的印象,只是一刹那,之后,他的脑袋离开了身体。

这一幕,不由得让冷面内心沸腾,他拍着手,大叫一声:“好!”

台上一个接着一个的脑袋被砍,下边的人却在狂欢,他们嬉笑的嘴脸无疑都被那砍头瞬间的刺激打动了,尽管那看上去,就和宰猪宰羊差不多,可他们依旧会怦然心动。

这时候,一旁的鞭炮声响起,这一天又热闹起来了。

突然,一颗人头飞落到台下,在地上不断打滚,战侯见人头飞了,惊叫道:“那是本场的终极奖励,价值一千铜文贝啊!”

台下的人听见,开始一阵疯抢,犹如在争食的野兽。

冷面看着人们,每一刻都记录在眼里了,忽然间,一颗黑乎乎的东西飞到小娃子的面前,冷面仔细一看,发现是五官被抓烂的人头。

这是他第一次见,他吓得身子一颤,不得动弹,很快,从他眼前闪过一道黑影,是一个小孩子,他一把抓起那颗死人头,死死抱在怀里,冲到台上领钱去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从急诊科开始获取技能!第八章在线阅读

    「小佳、小佳,喂、喂,小佳你怎么了?」「…嗯?阿!鸽子,怎么了?」我呆呆地看着望言「怎么了?这是我要问你的吧!你今天一整天都魂不守舍的。」看着他一脸担忧的看着我,一丝丝的窃喜浮出我的心头。「没事啦,只是最近有点累啦。」「这样阿,那最近记得多喝水多休息喔,别病倒了。」看着他的脸,听着他叮咛的声音「我是

  • 洪荒之镇元道君在线阅读区区唐门,何惧?

    “动手。”黑鬼明白莫扬来意后直接对手下下达了指令。然而想象中的枪声并没有响起,黑鬼下意识往周围看去,只见自己的手下如同约定好的一样同时倒下,他们的脸上还挂着之前的凶悍面容。这一切自然是莫扬的手笔,在黑鬼下达命令的时候他就一把将手中的钉子撒了出去,周围众人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应时间,只觉得额头一疼就失去了

  • 系统修真记在线阅读第3节

    吃过早膳之后,冯秀莲就带着她们回去了。刚一回到小院,就看到跟着冯秀莲的两个大宫女正指挥着几个黄门抬水桶。黄门虽然是阉人,但骨子里还是男儿,他们又是永巷的粗使,干起活来还是有一把子力气的。冯姑姑看两处屋子都安排的差不多了,直接吩咐道:“前两排的回屋仔细洗个澡,洗干净些,然后换上准备好的宫装出来等姐姐们

  • 重生之怨偶佳成第8章在线阅读

    另一边,秦小川和杨蒴来到紫云宫。这是公主的寝宫。一座巨大的宫殿,院墙之上金黄的琉璃瓦在阳光下闪耀着耀眼的光芒。推开珊瑚长门,窗后竟然不是房间而是一座花园,遍种奇花异草,争奇斗艳。走进里面一些,寝屋周围更有雪梨花树十六株,株株挺拔俊秀,风动花落,千朵万朵,铺地数层,白色花瓣如雪初降,洁白无瑕,与“紫云

  • 微微同人之本只想围观在线阅读第十节

    等到一行说完,白副院长异常高兴,显然很享受这一马屁,摆手道:“我说郑总,你挖人挖我们设计院的人才身上,这就不好了。何况一行可是我们设计院看中的人才,哪能轻易地给你们。”结局就这样不了了之,到了后来,就散场了,一行也因为明天的比赛,并没有回去办公室,直接给上司丁凯打了个电话,丁凯没有反对,韩一行直接回

  • 报!少将她要娶那只雌虫![abo 虫族]在线阅读第8节

    没等铁手和冷血回答,浑厚的声音已经从屋内传来,“门口可是无情?何事?快快进来......”这着急的语气,令胡浩为之一振。“进。”冷血回复永远似乎只有这么几个字。“请吧。”铁手温文尔雅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同时眼神火热望着无情与追命身边的胡浩,多好的男人啊,一边看一边想果然在龙爷身边是对的。冷血更是目不转

  • 湘笙两世我的道长在怀疑

    沈道长最后还是固执的换回了自己的道袍,一头青丝也都一丝不苟的全部束在了发冠中,这让沈清晏有点无奈。不过想一想也是,且不说身高,道长的身材可跟自己那弱鸡的身体没法比,穿上他的衣服也只是凑合能穿。虽然那衣服是之前买大了的,不然沈澄泓肯定穿不了。沈清晏想起对方头发柔顺的触感,不由得捻了捻手指。“.....

  • 总裁的专属炼丹师在线阅读跟着师傅去游历

    拜过祖师、认过祖、我就已经入了门派,跟师伯还有两位师兄相处的很好。他们都很喜欢小灵子,师伯还送了见面礼,是一块玉佩听师傅说,里面含有功德之力。我们要分开了还真是舍不得他们,没办法这是门派的规律,必须四处奔波借此累积功德,更多的是救人,这是门派立下的根本。又要开始和师傅一起游荡了,不过这次不同,师傅打

  • 违背原则在线阅读第3节

    “九百九十九。”一条线条分明的手臂带动紧攥的拳头,拉开一个诡异的弧度,重重砸击在巨大的沙袋上,可这沙袋自始至终没有丝毫颤动。“一千!”赵西铭在心中默念,修长笔直的身形被巨大的沙袋挡住。他抓起石桌上的布巾擦拭身上的汗水,穿上干净的麻布衣衫,转身离开练功房。就在他关上房门的一刹那,那两米高的沉重沙袋剧烈

  • 圈养大明星在线阅读第五节

    回到蓝家,蓝曦臣就和蓝忘机去安排水行渊后续事宜了。温遂让阿宁先去休息,拉过温情商量。“你之前有听说过温家出现过水行渊吗”温遂看温情摇头,接着说“温若寒一直将我当普通医者,前阵子送来几个受伤的温家客卿,实力不错,可都被水祟所伤,现在想来是被水行渊所伤才对。”“水行渊百年来才出现过那么一两个,碧灵湖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