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正文

纵马江湖路发现蹊跷

2021/6/11 3:57:13 作者:封无咎 来源:纵横中文网
纵马江湖路
纵马江湖路
作者:封无咎来源:纵横中文网
有人想超脱生死,修炼得道;亦有人纵情江湖,快意恩仇。自天衍俗世,虚妄的无非是梦一场,唯有最初的那一点情衷,方是心中最真实的念想。若天道本是无情,那便自评公义,大不了便是除去今世机缘,青山绿水,纵马平生。

“李老汉,您是相中我这的茶水了吗?”刘呷来刀李老汉面前,略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李老汉不紧不慢的说:“刘镇统好眼力,这茶一般人可喝不起,我得好好品品。”

刘呷怒道:“别给我打马虎眼,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没带银子啊?”

李老汉没有回答,而是继续品茶,刘呷反手一巴掌把李老汉手中的茶打翻在地,说道:“我就不明白了,李家寨那么多户,每户挤出那么几钱银子不就够了,又不是从你那里出,你怎么这么冥顽不化呢?”

李老汉哼了一声,说道:“说的轻松,你可知道,李家寨有多少人饭都吃不上,去哪弄这几钱银子?”

刘呷阴险的笑道:“这只能说明,你这个族长尸位素餐,没有心系百姓,只想着自己升官发财,才导致的民不聊生。”

“你……”李老汉气的瞪目如椒。

“来人,让李老汉好好清醒清醒!”

话音刚落,立马来了两个手拿刑具的人,李老汉知道逃不过了,微闭双眼,准备坦然接受,虽然李老汉有时候也会怀疑自己做的值不值,但是李老汉只遵从自己内心的第一个声音。

刑具都已经套在了李老汉的身上,就在此时,突然从门外来了一个下人,对着刘呷的耳边说了几句,刘呷对那个下人点了点头,那个下人就下去了。

眼看行刑就要开始了,刘呷看李老汉仍旧面不改色,突然示意下人住手,李老汉疑惑的睁开眼,刘呷朗声大笑,说道:“李老汉,银子忘了带,就直说啊!我勤政爱民,是不会为难你的!”

“什么?……”

就在李老汉疑惑之际,李念和肖莜进来了,李老汉看着他们道:“你们怎么来了?”

肖莜一个眼色示意李老汉道:“义父,您忘了带银子了,我给您送来。”

说话间,肖莜走过去,把银子交给了文师钱流,钱流数了数银子,朝刘呷点了点头。刘呷见状说道:“好啦,多有得罪,请便!”

李念上前帮助李老汉取下刑具,李老汉低声问道:“你们哪来的银子啊?”

李念低声回复道:“义父放心,绝对正经方法,咱们先离开这,回去给您解释!”

三人离开后,刘呷遣散了其他下人,突然好奇的问钱流道:“这个老顽固,我记得他只有一个义女,刚才那个少年是谁?”

钱流摇头道:“属下不知,估计是远房亲戚之类的吧!”

刘呷看着满箱的银子,说道:“你说怎么能把银子收的不那么费劲呢?”

钱流何等聪明,一听就知道刘呷此话针对的就是李老汉,于是钱流回答道:“其他的都好说,也就是这李老汉,不如让他永远消失,让我们的人替代他,以后绝对方便!”

刘呷摇了摇头,为难的说:“族长这个级别的职位,虽然最低,但是和镇统,城统,州统完全不同,皇族为了扩大疆土,对这些族群许以重诺,族长一级皆由族人推荐候选人,然后竞选而出,非皇族指派,我们怎么确定他们会选谁?”

钱流阴笑道:“这个好办,只要候选人都是我们的人,那么选谁又什么区别呢?”

刘呷看了看钱流,十分赞赏的说道:“好!给我通知水浮山,找一个皇道吉日让李老汉脑袋搬家,告诉他们,我会亲临现场,配合他们演一出好戏!”

“是!”钱流应道。

一切总算是有惊无险,知道李念和肖莜是因为找到了半克“燃”而获得了十两银子后,李老汉也就安心了。

几日后,镇上有了活,肖莜就去了镇上,做针线活的几天,作坊那边包吃住,所以也不用担心。

李念除了帮助李老汉干农活外,闲暇时,李念会看那些古籍,希望从中找出一些关于自己脖子里那块石头的相关信息。

翻来覆去,李念仅仅找到了一些关于“燃”的记载,由于对“燃”非常感兴趣,李念就仔细看了看。

“燃”这种物质蕴含着非常大的能量,不仅能助人开发异能,也能帮助异能者提升能力。“燃”这种物质一共有三种形态,分别是气态,液态和固态。

气态的“燃”无色无味,主要存在于大气之中。液态的“燃”呈暗红色,如蜡油一般,存在于奇山异水,人之罕至之地。固态的“燃”为血色,自然情况下多凝成球状,或大或小,亦同液态“燃”,存于奇山异水,人之罕至之地,亦存在于兽族体内,刨开兽腹,取出心脏,“燃”仅存于兽心之内!

看到这本书的最后一句话,李念想起了当初从狐兽体内取出的那半克“燃”,当时狐兽心脏已经丢失,肖莜是从肝脏里面取出来的,与古籍不符合啊?这让李念心生疑虑,难道是这本书记错了?

李念又翻看其他古籍,但凡提到兽族体内“燃”的,无不说其只存在于兽心之内!

出于好奇,李念在一次上山砍柴时再次查看了那个狐兽的尸体。

午饭,李念满怀疑虑之时,李老汉吩咐李念道:“李念啊!昨日地里的幻梨熟了,我摘了些,下午无事,你给肖莜送些去吧!”

李念正向见一下肖莜,以解心中疑惑,于是立刻就答应了下来。

在镇上,李念思前想后,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当时在“燃”店里,那个店家叫肖莜主顾,貌似相识,当时李念不以为意,现在想想,似乎颇感蹊跷。

思前想后,李念在前去找肖莜之前,先去了一趟“燃”店。

由于这样一耽误,天都快黑了,李念赶紧找到了那个作坊,但是到了那个地方,却发现当日的针线活已经做完,李念来到她们的住处,却发现肖莜也不在那里,四处打听才知道,肖莜说自己要独自到镇上闲逛一会。

李念心中充满疑惑把幻梨放在了肖莜的住处,就离开。

路上,事情没有想明白,李念也没心思直接回去,在镇上闲逛的时候,恰巧经过了镇统的府邸,李念摇了摇头,就走开了。

突然,在镇统府邸的墙角,李念竟然看到了肖莜,本想叫住她,可却发现肖莜行色匆匆,手中拿着包裹,好像有急事一样。

于是李念默不作声,悄悄跟了上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漠世界第9章在线阅读

    馆陶公主喜欢陈午喜欢的不得了,近日来陈午这般待她,她更是把整颗心都放在了陈午身上,直到宫中有消息说,王夫人想见自己一面,馆陶公主没有回应,第二天就带着陈阿娇进了宫。刚巧那日窦太后心情好,就留了汉景帝跟刘荣一起用膳,刘荣看着面前粉雕玉琢的阿娇,心中有千言万语要说,怎奈时机不对,只能强忍着。陈阿娇什么都

  • 天王的文艺人生在线阅读第7节

    都说天家无手足之情,福临不愿让这话在自己的儿子们身上再次应验。哪怕因玄炜是玄烨一母同胞亲弟弟,福临也高兴玄烨会这般让着玄炜。原本给玄烨准备的纳兰容若让玄炜挑走了,福临琢磨着怎么也得再给玄烨再来一个伴读。毕竟玄烨日后是要做太子的,和其余兄弟都是一个伴读也有些说不过去。但一时间福临也没想起来有什么合适的

  • 天生撩人在线阅读第四章

    第4章眼前所看到的景象,无疑令人有些目不暇接。要知道,现代的社会里面,因为人类科技突飞猛进的发展,伴随着现代工业的兴起,与之相对应的则是自然环境被大幅度的碾压牺牲掉。在我的记忆里面,我一定是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这样的景象的——这样的,仅仅是在看到的那一瞬间,就会从心底不由自主的产生震撼的神奇景象。那大概

  • 美丽新世界之破晓黎明在线阅读第8章

    Chapter7那天西弗勒斯身上发生了什么不用阿尔布雷特刻意去打听就被人告知了。毕竟他在斯莱特林的地位不一般,在知道了他的身份后,那些孩子的家长们都好生叮嘱了自家孩子一番。或许他的同龄人只听说过阿尔布雷特的教父路德维希·菲尔绍菲尔绍家族族长和魔药大师的身份,但是对于那些大人们来说,尤其是崇尚黑魔法的

  • 又从零开始在线阅读第一节

    深夜十点。南市街旁,一名清秀男子安静的坐在路旁打着瞌睡。他面前是张蜡黄的布,用几块碎砖压着,布上写着一排清秀的字。“祖传医术,针灸号脉,包治百病,治不好不收钱。”好家伙,包治百病?鬼才信!路过的行人撇了眼,又瞅瞅摊位前坐着的年轻男子,吐了口唾沫,不屑的走开。“娘的,又干坐一天,一毛钱都没赚到。”秦枫

  • 有种感觉,我想成为永远之没落云家(1)(4)

    云家是春风镇本土三大家族之一,在春风镇还没有闻名的时候,就已经扎根于此,传承千年,底蕴深厚,云家曾是一个光耀非常的家族,在春风镇的数百年都是其他家族只能仰视的存在,不仅仅是因为云家的家底丰厚、财富多到令人咂舌,更是因为云家在百年之前出现了一个召唤师!召唤师,浩瀚大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神秘职业,无数人

  • 身患绝症后我爆红娱乐圈之不能说的秘密

    海湾小镇内部禁止行车,是没有任何车道的,所有的私家车、大巴全部都停在小镇外围的巨大停车场,停车场除了地上,地下还有3层,穿着黄色制服的工作人员正在各个关键路口指挥交通。黄杨止最后把大巴停在了停车场腹部,实在没办法,外围车都挤满了。看着前面的小孩子们鱼贯而出,沐尘拉开安全带,站起身来,回头说道:“你们

  • 往生事务所之吃独食(8)

    萧远山听了眉头皱了起来,刘芷岚就道:“你给我喝的鸡汤不用还,她抢人家的鸡汤才用还。所以,她骂的也不是我!”见他生气了,她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劝道。果然,她的话音一落,外头就传来萧天佑不悦的声音:“娘,你瞎说啥呢?不过是一只鸡么?啥天打雷劈?”杨氏讪讪的:“娘又没有骂你和巧珊。”萧天佑:……你这么说,不

  • 牵缘人在线阅读第九章

    【眼前的这抹苍蓝月光,映照着手中锋利刀刃……想要豁出一切守护之物,是你梦想着的,那个世界。】女声悠扬,声线并不婉转却带着磅礴气势。审神者4号听着听着便不由自主地小声道:“倘若我等的思念可以永存,纵使此心凋零飘散……”“大将,怎么忽然听起歌来了?”厚藤四郎一出声,鲶尾也跑了过来:“是什么歌?我也要听!

  • [综]目标是星辰大海第九章在线阅读

    平静的日子总是持续没多久就会被打破,继燕洵的生辰宴后,一件件阴谋诡事接踵而来,浮出水面。“皇姐,皇姐…”进去寝宫,一看到红葵,元淳克制不住地扑进她怀里,眼泪不停地掉,像是受了莫大委屈。“怎么哭了?”从婢女处取来帕子,红葵轻轻擦拭元淳的眼泪,温声哄她。“冰坨子他…他有侍寝婢女…对她很维护…我气不过和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