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男主装傻只为暗害我[穿书]在线阅读第7章

2021/6/11 1:50:12 作者:歧煦 来源:晋江文学城
男主装傻只为暗害我[穿书]
男主装傻只为暗害我[穿书]
作者:歧煦来源:晋江文学城
预收《金丝雀拯救指南[快穿]》喜欢的宝宝可以收~文案在下面兰漱穿书后绑定了系统,系统要求他拯救书中为了生存不得不装傻的男主。……那穿成亲手把男主虐的死去活来、逼的他不得不装傻的恶毒师兄,该如何是好?为了尽快完成任务,兰漱低眉顺眼的给男主送礼巴结。有一天他看到男主面目狰狞的看着他送来的东西,发誓似的说:“日子到了。”像是在说他的死期。兰漱心中大骇,决意将男主装傻的事捅破。当着师门上下,义正言辞:“他不傻,他根本不傻!”本以为众人会理解他的意思,岂料他们各个泪眼朦胧的托住他的手道:“你终于接受小师弟

第5章:逆天

“天漏之体,呵呵。给你来一次彻底的反转与新生吧!混沌初开,天地阴阳……”

昂昂!!!

一声激昂高亢的龙吟自青年男子体内发出,恐怖的势场,连空间都不经动荡!“龙脉,天移!”

青年男子身上散发着淡淡的灰色光芒,周遭的一切,凡是有能量的一切,都会被强行的吞噬一空:“无所不吞,无所不噬,噬之脉,转移!”

青年男子一声大喝,身上的灰色光芒在他的引导之下,缓慢注入少年体内。吞噬天漏之体的力量在少年的丹田中抗衡着,僵持不下。

咔~~咔~~

一阵脆响,少年的丹田,因为两种力量的冲突,开始出现裂痕。“啊!---”昏睡中的少年被一股极其剧烈的,锥心的痛给痛醒了。

“如果不想一辈子沦为废物,就给我立刻安静下来!”

再怎么恐怖的痛苦,对少年来说,都比不上这句话更能让他来得清醒,给他直面一切的勇气。

“有点意思。现在立刻打坐冥想,控制好自己,接下来,你什么都不用管,给我忍住就行了!”青年男子的脸色同样惨白无比,汗水早已浸湿了他的长袍。

撕裂灵魂,丹田炸裂,血脉剥离,所要承受的苦痛都是无法想象的。而且,青年男子的痛苦比少年还要剧烈百倍。少年先前所吃下的丹药,目的便是强化和提升他的体质,让他能够承受这样的痛苦,而且青年男子手上的这个小鼎,不单有化解药力的能力,还能为他镇压天路法则,少年所要承受的痛苦已经是最小值了。

反而青年男子不但要将自己的血脉从体内剔除,一方面又要控制小鼎,还要引导吞噬血脉,进入少年体内,雨天漏法则抗争,他所承受的压力,所忍受的痛苦,少年根本想象不到。

痛苦依然在持续,没有丝毫的停止。少年紧咬牙关,嘴角已经放出了鲜血,惨白的面孔,眉头紧锁。

轰!---轰!---

两股极为恐怖的能量在少年的丹田内碰撞着,裂纹越来越细密,这个丹田已经变得无比脆弱了。“该死的,再这样下去,他的丹田会爆开的!功亏一溃啊!”青年男子额头上的汗珠越冒越多,“非要逼我!地狱---森罗眼!”

青年男子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唯一改变的只有他的双眼。原本如金光般闪耀的黄金龙瞳,变幻的颜色。左黑右红,朴实无华。虽然气息早已内敛到了极致,但如果被这样一双眼睛盯上,依然会让你不由的颤抖。

“噬之脉---同化!给我把这该死的天漏法则给吞了!”随着地狱森罗眼的出现,青年男子已经能完全镇压住天漏法则了,对于力量的控制,已经微妙到了巅毫!噬之脉向天漏法则发起了进攻!再加上小鼎的辅助,天漏法则越来越微弱了。

很快的,天路法则终于从少年体内彻底清除了。他们的脸色都得以缓和,如释重负。

“臭小子,事情还没完呢!”青年男子大口喘着粗气,无比虚弱,随时都有可能倒下。“赶快趁现在把我移接给你的另一种血脉给融合了!”

虽然说现在少年体内的天路法则已经被彻底清除了,但,这也只是暂时的。因为现在有青年男子所凝结的符文结界在,隔绝了少年所在的那片天地的感应,阻挡了天道。但当他走出这个结界,回到他原本那个世界时天漏法则又会再次进入她的体内的。

噬之脉是青年男子最强大的龙之血脉,乃是传承至时空之龙,完全有能力同化,反转天漏法则,让天漏之体变成---噬天之体!

少年不敢再有丝毫的怠慢,虽然自身仍是无比虚弱,但是他的灵魂力量可没有减弱丝毫,反而有种异常兴奋的感觉。

“烛龙!”

一声激昂的龙吟响起,烛龙血魂破体而出,一阵舒展,又再度转入少年体内,渗透到每一寸血肉。噬之脉在少年体内到处乱蹿,没有了青年男子的控制,噬之脉可是不会乖乖的任由少年摆布的。

“烛龙护体---龙化!”少年那殷红的眼眸中,那双冰冷的金色竖瞳浮现,额头长出了两个短小的犄角,龙鳞零零星星的遍布在他全身,护住他全身的经脉。任凭噬之脉如何反抗,终是逃不出少年的身体的。

“魂族的能力果然可怕!”在一旁看着的青年男子颇为惊讶,暗暗赞叹。没有谁比他更清楚噬之脉的强大了。

“我把它困住了,然后该怎么做?快点,我能维持血魂的时间不多了!”

召唤血魂一般情况下是必须要达到天魂境才能实现的,而少年与白纹境的修为强制召唤,已是不可想象的奇迹了,要知道这其中可是足足相差了四大境界!

“困住之后将它引入你的丹田,先充斥丹田,然后引到全身的经脉,将它炼化!”到了这一步,青年男子已经帮不了太多了,基本上只能靠少年自己了。陪伴了自己这么久的噬之脉,现在在自己的面前被炼化,他的心情总归是不好的。不过,他真正决定的事情是绝对不会改变的。

“好!”少年应了青年男子一声,迅速动作起来。噬之脉又一次进入丹田,满是裂痕的丹田为之一震,剧烈的痛苦,牵扯着她的每一寸血肉,每一个神经,每一个细胞。噬之脉的力量每多进入丹田一分,带给少年的却是10倍的痛苦,又不是有烛龙血魂护住,他的丹田早已炸裂。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神医柳下惠第十章在线阅读

    【吐血求收藏!】寒冰妖猴峡谷最深处的寒冰洞窟之内。萧神和方不凡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小酒池,酒香浓郁。正是那一百年诞生一批的寒冰妖猴酒!比萧神珍藏的诸多美酒,都还要香。而寒冰妖猴酒能够提升虚丹境修士的修为,以及还能够提升修士的少许修炼天赋的特性。更不是寻常美酒可以相提并论的。“可以说,这是我目前为止,见过

  • 网游杀神在线阅读苏醒

    武源县人民医院,神经内科。韦永芳神情憔悴的坐在看护椅上,两眼呆滞的看着病床。病床上的人带着呼吸机,连着心电监控仪。“妈。”一声微弱的呼喊声让韦永芳猛地惊醒。她惊喜地看着病床上睁开眼的徐漠漠,惊喜地喊了一声:“漠漠。”不等徐漠漠回答,韦永芳转身往病房外跑去,一边跑,一边大喊:“医生,医生......”

  • 一人之下之异人在线阅读第一节

    这是魔族和人族最强盛的时期,为了生存,两个种族疯狂的争执。魑,它们是山林里害人的怪物,可不知为何最后消失在世上。这一次,它们再次复苏,这是一场从未有过的人族与魔族的较量。谁,会胜出?“给你三秒,滚!”一名白衣白发少年大吼到。他的面前,是一只魑。“三!二!一!”魑照样前进。白衣白发少年突然冲了出去,手

  • 顾扶摇之系统降临!

    2019年4月30日。羊城郊区一栋公寓楼,三层0311的卧室里面。一名二十六七岁的男子,脑袋冲床尾脚朝床头的趴在床上。男子面前放着一把与床齐平的椅子,椅子上放着电脑显示屏,椅子下面放着一台机箱,机箱旁边还有一瓶2L可口可乐。显示屏上面,正呈现着一局LOL游戏。一只身披战甲的猴子,蹲在河道的草丛之中。

  • 乱世剑心在线阅读第二章

    北镇抚司等级分明,没有人会多做一件事多说一句话,所以,凭着一块陈旧的黄铜腰牌,两人十分顺利的进入了冰冷阴暗的诏狱。沿着甬道,二人一路向前,很快来到了一间单独关押要犯的牢房前。“哗啦啦!”腰牌一出,没有多的话,牢房门被打开。戚辽一挥手,喝退狱卒,清场。“大人,到了。”戚辽瞧了黑衣人一眼,闪在一旁。“有

  • 高武:我可以吸收星空之力在线阅读第五章

    一座岛在赤青两位王权者坠剑的威力中消失,新生的绿之王以万钧雷霆强行镇压了突然现世的黑兽荒神……这一切都值得真正掌管着这个国家的黄金之王国常路大觉郑重的召请新的绿之王权者前来东京御柱塔一叙。彼时揣着视频手机的黄金兔子们乍一出现,森莉莉便下意识的将黑兽化作的小男孩儿挡在了身后。刚刚的战斗纯粹是力量的对轰

  • 通天之路在线阅读第7节

    不远处的一个商务大厦的楼道口大黄狗正焦急的朝曾强狂叫。曾强看到大黄狗的时候神情一震,他明白大黄狗是让他跟过去,这死狗貌似找到了出路。当下不再犹豫,曾强捡起掉在地上的铁铲拔腿就跑,前面有四只丧尸挡路,狭路相逢勇者胜。既然有出路谁会想死,求生的欲望让曾强肾上腺素飙升,大叫着冲了过去。曾强扬起铁铲打歪一只

  • 穿越剑三之十万玩家第五章

    05锖兔动心了。虽然年仅十五岁,但在他这个年纪的普通人家的孩子很多都已经定下婚约了,他也不像义勇那样那么木讷,男女之情他还是懂的。但比较糟糕的是,他已经意识到了,自己好像喜欢上了一个鬼。一个比人还要善良的鬼。这种种族上的天敌关系最为致命了。意识到自己情绪的少年根本不知怎么调节心态去和面前的人相处,他

  • 弃妇翻身之丑女将军在线阅读第二节

    叶家,内院议事厅。议事厅中众人各自畅聊一番。随后一位中年人轻轻的拍了拍桌子。轻哼了一声“安静”!。听到了安静的声音,议事厅中人的也纷纷安静下来。那人清了清嗓子道:“尘封这孩子天赋异禀,修炼速度更是可怕。”“这几年我们叶家一直不被其他家族或势力所重视,就是因为我们实力不够,如今有了尘封这等天才我们定当

  • 天道萧遥少年救美2

    “张豹给我拦住她,今晚我等我玩完了,给你玩,便宜你了。”李天霸也对张豹说。“束手乖乖就范吧,不要做无谓的反抗了,没用的!”张豹拦住雅婷的去路说道。“你们想干什么?快放开我,你们一群大男人欺负我一个弱女子算什么男人啊!快放开我!”雅婷挣扎地喊道。可是这一切都无法改变这事实,因为酒吧的客人根本就不敢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