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穿成炮灰白月光之第八章

2021/6/11 1:00:26 作者:灰河 来源:晋江文学城
穿成炮灰白月光
穿成炮灰白月光
作者:灰河来源:晋江文学城
茶茶穿进了刚看完的小说中,成为了男主的白月光。白月光傲慢又智障,前期吊着男主,后期贴着男主,人男主都不想要。日常就是陷害女主,酷爱作死。最后落得众叛亲离,名声尽毁,人生完蛋的凄惨下场。茶茶:……还是挣点儿钱跑路吧。——新文:我,女主,家里有矿[穿书]文案:江暮穿成主角光环时灵时不灵的女主,唯一任务是活下去。男主妈:“给你十万,离开我儿子。”江暮:作为超级无敌宇宙豪门世家,十万分手费您怎么好意思说出口!!!结果转头她就听说,男主家里给了男主十个亿资产做分手安慰费。江暮:厉害厉害,不愧万恶的资本家,

郭家一厨在玉湖区,是家老店,虽然店内装潢在城南老城区算是过得去的,但用餐环境跟城北新城区那些富丽堂皇的豪华餐厅根本没法比,不过酒好不怕巷子深,郭家一厨的菜品口碑相当不错,再说它处的位置也不算是深巷子,从店外马路出去一百米垂直就是城区主干道,店里每天的客流量都不错,得提前预订。

“上次提的职称的事现在怎么样了?”菜上桌还要等段时间,伊剑平便问起许耕墨的工作来。

“嘿……快了快了,我副教授是铁板上钉钉的事了。”许耕墨有点小得意。

“真好,年纪轻轻就能评上副教授,我提前跟你祝贺哈。”伊剑平一听,心花怒放,比当事人许耕墨还要兴奋。

“唉,我是属于渔翁得利捡了个现成的便宜,不是系里摆不平,哪会轮到我……”许耕墨一听提前两字,顿时明白了,“你这餐是提前给我庆功么?”

“哪能啊,评上教授的大喜事我会这么小气么,至少得把雅敏姐一起请到新城区去吃海鲜呀,龙虾鲍鱼让你放开肚吃。”伊剑平拍了拍许耕墨有点气鼓鼓的脸,甚是亲昵。

“这才差不多,”许耕墨立马又阴转晴了,“今天怎么突然发心请我吃呢,还是郭家一厨,真的加工资了?”

许耕墨在这个城市朋友不多,最贴心的就伊剑平一个,两人是一个县城的,小学同学,初中同学,高中同学,许耕墨打小学古筝走的是艺考路,伊剑平凭着学过半拉子钢琴,半路出家也跟着考进了同一所音乐学院,人家早恋的恋情都没他们俩的兄弟情情深意重情比金坚海誓山盟海枯石烂。两人毕业了,还没腻味,许耕墨留校任教,伊剑平死皮癞脸的也在这座国际名城打拚,好在走狗屎运,被星罗这家有名的传媒公司招进去了。

许耕墨是个典型的吃货,美食面前毫无抵抗力,馋瘾上来了一般都是脸若城墙厚的磨着伊剑平请客,或是咬咬牙跺跺脚自己放点血去打打牙祭。伊剑平是个一碗白米饭就能管饱的简约主义者,之所以对大街小巷的美食能如数家珍那都拜许耕墨所赐,馋猫时不时就会心血来潮要他陪着去吃这个那个的,哪怕是听说旮旯角里新开了家臭豆腐店,他都要特意去尝一尝。伊剑平就算是加班加得心力交瘁躺下去就能睡死过去,被许耕墨电话一催说哪里新开了家夜宵,立马就会满血复活,屁颠屁颠开车去接他了。许耕墨好吃杂吃的毛病,十之八九都是伊剑平惯出来的。不过,每当饕餮魔转世的许耕墨吃完心心念的东西后,摊手摊脚一副心满意足的瘫熊样子,伊剑平看在眼里,心里满满的成就感,有那么一种拯救了全地球的错觉。

“什么加不加工资的,还说我特俗,没你俗好不好,我玩命似的工作属于士为知己者死,报严总经理的知遇之恩。今天把你叫出来,是想让你帮个忙。”伊剑平能找着专业对口的工作真是不容易,当初可是到处碰壁,鼻子碰得到现在还没消肿,对那段灰色过往仍心存怨怼呢。

“哦,你知遇之恩太重了,一个人报不了,拉上我垫背是吧。”许耕墨大概知道他要说什么了。

“我部门新来的部长最擅长的就是吹毛求疵,本来这部剧都已经配完了音,他非要挑出不少毛病来,说背景配乐不符合影视场景,也跟整个片头曲片尾曲风格不搭,硬要重搞,这不找你帮忙来了么。我们配音组工作重点从来都是在演员的角色配音上,哪会对背景配乐抠得那么精细呀。”

“我跟你学的专业不同,从没接触过影视,哪懂你圈里的业务。”许耕墨嗯嗯地摇摇头。

“剧的导演田光华一直喜欢用的是西洋管弦乐,但片头曲片尾曲的作曲是安义达,他一直是走民族声乐路线的,演唱找的是邓芙俐和戴聪,都是唱民族唱法的。其实我也觉得剧中的背景配乐严重不搭,也曾提过意见,不过我们火组长根本没听进去,一竟孤行去迎合田导,结果片样初审就被我部长找岔了,跟田光华一协商,人家也同意他更换,毕竟我们是制片方。”

“听你啰里吧嗦的一通话,我倒觉得你部长是个挺专业挺追求完美的一个人,怪不得你在背后骂他暴君,这种人超有能力,也超会折腾人,先不说电视剧的内容如何,就凭他的敬业精神,肯定是制作精良,值得一看。”许耕墨点了点头道。

“呵……没想到申屠安人模狗样的家伙会在我们组搞个配乐方案评比,歪打正着我提交的方案入了他的法眼。”消化了一个晚上的伊剑平,想起他方案的事还是乐不可支。

“申屠安是个什么鬼?”伊剑平点的菜接二连三的上来了,许耕墨注意力全被盘子里的色香味给吸引走了,猴急猴急忙着下箸。

“什么鬼?色鬼!我部长,就是以前跟你说的我部门空降过来的怪异男,没进公司前就时常跟公司艺人传绯闻的那个。”伊剑平八卦地道。

“到哪都仿佛自戴防毒面罩的那个洁癖男?”许耕墨含着满口食物含含糊糊地道。

“嗯。”伊剑平抽出一张餐巾纸,伸手帮许耕墨揩掉了嘴边的油渍。

“不合常理,像那样的人不至于拈花惹草纵欲滥情呀。”

“有啥不合常理的,大报小报绯闻传得满天飞,他的洁癖可能也分对象吧。”伊剑平一说到他部长这种乱七八糟的□□,嘴角不自然地露出不屑的意味。

“嗯,有可能。”大快朵颐的许耕墨言不由心地应和道。

“他的老妈就是我们公司的董事长,对他宠得很,儿子的花花事从不去管,任由他胡来,倒是把他爷爷差点给气疯,传闻他爷爷本想让他去接班的,一手好牌被他给打烂了。”伊剑平为了让许耕墨接受他的请求,先八卦起来暖暖场。

“接班?他爷爷好厉害么?”许耕墨的嘴虽然和排骨在纠緾不休,也不忘中途喘口气应和一下做东的伊剑平。

“读书那会儿你在寝室最喜欢吃什么?”伊剑平没直接回应。

“喉候方便面,喉候夹心饼,喉候花生奶。谁说读书那会儿了,现在我仍喜欢吃好不好,喉候食品一直是我的最爱。”许耕墨说完做了个让伊剑平完全没有抵抗力的萌萌哒表情。

“知道是哪家生产的么?”伊剑平心里暗叹,臭小子打小就吃我的喝我的,吃亏就吃在他这没脸没皮的表情上,这表情能套我一辈子。

“当然知道,咱们市里最有名的大企业永安食品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关于喉候品牌的来由,当年永安食品创始人还在电视里的一档访谈节目中提到过呢,说是他老婆姓侯,夫妻恩爱,一直喊她侯侯,于是就有了‘喉候’这个全国驰名商标了。”总算从许耕墨嘴里嘣出较长的一段话来回应。

“没错,你倒是知道得挺多。”伊剑平笑道。

“那当然,我一贯支持地方产业发展,一直坚持吃本土生产的零食。”许耕墨顺杆子爬。

“嗤,你是一贯支持自己的肚肠发展吧,哪个合胃坚持吃哪个。”伊剑平打击道。

“说话别一根直肠子好不好,你这样会交不到女朋友的,”许耕墨夹起一块豆皮,凑近伊剑平的嘴,“啊……,尝尝豆皮,可好吃了,你也下筷子呀,一桌子的菜你看着我一人吃多不好。”

“吃不了打包回去,”伊剑平张嘴接住了递过来的豆皮,边嚼边道,“永安食品的创始人你知道是谁吧?”

“申屠毓祯呀,”许耕墨难得终于停了下筷子,有点不相信地道,“申屠安是申屠毓祯的孙子?”

“没错,最小的一个孙子。”伊剑平点了点头。

“哎哟喂,可真是一手好牌被他给打烂了,要是能当上永安食品的董事长,喉候食品想吃啥就吃啥,多好,人生夫复何求。”许耕墨可惜地叹了口气,注意力仍回到了眼前的盘子上。

“你个吃货的眼界还真是没得谁了,他就是不当永安食品董事长,想吃喉候食品还不是想怎么吃就怎么吃……不是,你以为谁都像你那么稀罕喉候食品啊,”伊剑平摇了摇头,继续道,“我的方案中有很多地方用到了古筝,可以说古筝是整个背景配乐的主角,对演奏者的技艺要求蛮高,所以我举荐了你。”

“你是在先斩后奏,我不同意。”许耕墨拿腔作势了。

“凭交情不同意,但看在满桌的佳肴上,你不忍心拒绝吧。”打蛇打七寸,美食面前吃货最单纯。

“拍的是个什么剧?”许耕墨正儿八经地问道。

“《陶院桃花开》,一部夹杂着儿女情长的商战剧。”伊剑平简明扼要地道。

“拢共多少集?”

“六十集。”

“拉倒吧,我哪有看六十集电视剧的美国时间。”许耕墨连连摇头。

“不用你一集一集看,我把故事概要讲给你听,每段要配乐的场景、所需音乐的基调我会给你一一介绍的。”

“我不打没把握之仗,心里没底。”许耕墨继续摇头。

“你就眼睁睁看着我被开除吧。”伊剑平赌气道。

“为什么?”许耕墨抬眼问。

“因为我在公司高层面前说了,我请来的古筝老师演奏技艺是业界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的,你让我找别人,不是明显让我丢人现眼么,再说我也没另外找人的人脉呀。”伊剑平丧气地道。

“好吧,就冲你一脸膜拜的眼神,我答应了。”许耕墨这才装模作样地应承下来。

“可不能反悔哈。”伊剑平立马变身叭儿狗,摇着尾巴往上蹭。

“现在你就跟我聊聊电视剧的故事情节,回头再把要配的片断让我带回去看看。”

“啊,墨墨,可没法答应你,还没公开放映的片源谁也不准带出去,看片手机都会没收,我哪有那能耐,只能在公司里观看。”

“什么鬼玩意儿,搞得这么麻烦,我一人民教师,天天跑到你公司窝着看电视连续剧?”许耕墨皱了皱眉。

“你上完课没事就去呀,用不着集集看。”

“真答应你了还能不集集看下来?不看我怎么编曲,瞎编不是害你么。你真是个事儿妈,能让你主动请次饭,准没好事。”许耕墨说着又挑起一段茄子喂了一口伊剑平。

“那明天你陪我去趟公司哈。”伊剑平心里泪流满面,哪次不是我主动请饭啊,合着你每次吃完就自动删除记忆呐。

“明天就开始?明天是周日呢。”

“对我们打工仔群体来说,哪来什么周日周月的,可比不得你人民教师悠闲自在。公司高层怕我吹牛,要欣赏下你的演奏技艺。”伊剑平不好意思地笑道。

“考验我的演奏水平啊?我堂堂一个教授,岂能为尔等戏子作乐。”许耕墨不乐意了。

“你副教授职称不是还没最终落袋么。”伊剑平嬉皮笑脸的。

“那也不行。”

“许耕墨,到底帮不帮我?”

“不帮。”

“兄弟,算我求你啦。”伊剑平苦着脸央求起来。

“求也不帮。”

“许爸爸!”伊剑平声音提高了一个八度。

“许爷爷都没用。”许耕墨左右梭了一圈,好在这个饭点算是早的,餐厅没有别的餐客。

“采用了一段,报酬两万,可以买n多文具玩具和儿童读物。”许耕墨经常会去市郊的孤儿院献爱心,时间长了,有个小点的孤儿就追着他喊爸爸,伊剑平时不时就会拿这个来调侃他。

“那要是采用了一百段呢?”

“两百万。”伊剑平毫不犹豫斩钉截铁。

“公司是你家开的啊。”许耕墨嗤鼻道。你以为我白痴啊,有哪家影视公司会在背景配乐上花几百万,有这钱花在人家明星的发型和服饰上多讨巧。

“我敢打包票,只要你一出手,保管他们没有异议。”伊剑平对许耕墨充满了信心。再说了,公司是做影视剧的,又不是卖唱片,六十集的电视连续剧不可能集集都放你古筝乐呀,你编一段曲,肯定会被重复利用到几个场景当中。

“好吧。”许耕墨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

“我明天九点来接你,你把古筝打包好,到时公司会派个大点的车来。”伊剑平心里哼道,跟你一起二十年了,还不知道你小子的禀性,一贪吃,二爱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混沌系统之最强宿主鹤妖

    少年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扬起下巴:“何止是洋气。”胡七打了个圆场,他鼻子很灵,闻了闻:“什么味道?”再一看,厨房里堆着一盆子土豆。“你在练习切土豆?”“别称呼它为土豆,”隗钰山一本正经:“它也有个洋气的名字,叫洋芋。”还有个更洋气的,叫马铃薯。胡七低咳一声,试图掩盖他的声音。少年正在东张西望,没听见

  • 永恒神藏第3章在线阅读

    南山狠狠地扯过了包,妹子看着气势凶猛,力气不是特别大。顾小怜看向南山,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在她看来,是嘲笑。她咬着牙,五指并拢,高高地抬起了手,狠狠的甩向南山。南山料到了她的下一步动作,轻巧的避过。反手就是一煤气罐。哦,错了。是反手就是一碗海鲜汤。顾小怜头上花花绿绿,浓稠的汤水往下滴,好不可爱。事情发

  • 火影之无敌瞳术在线阅读第10章

    忠承将拐杖别再腰间舍下清雪小鬼悄悄的离开客栈之后,烈日当空,炙热阳光把沙石晒的滚烫,他一时竟不知何往,下意识的走回天星堂,回天星堂的路上必须经过几座山头,忠承攀越而过毫不费力,不过他实在热的不行满头大汗,汗珠油油腻腻沾满他的衣衫,他想在山头找一处凉亭休息,不巧隐约看见前面有人在打斗,一群人围攻着一个

  • 天域之城在线阅读第五节

    不行,不可以在这里倒下……叶伢菲撇起了一对好看的峨眉,强撑着虚弱的身体,往一条只拥有微弱灯光照亮着的羊肠小道走去。她才刚复活,绝对不可以再一次出现什么意外!……夕阳西下,朦胧的夜景犹如仙境一般,不禁令人沉沦,深陷进去。雨声截然而止,路人们收回了雨伞,继续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谁也没有发现,小巷里面,一

  • 白衣小剑神在线阅读第四章

    风轻云淡,微风和暖。从温茹住院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月。在医院的日子里,温茹每天闲的发慌,唯一的消遣就是刷刷微博,看看自家哥哥的新闻。偶尔地,温蓝衡还会把圆润蠢萌的铃铛拍张照给她看。扳着手指头一天一天地数,今天终于要解放了。温茹托着下巴坐在床上,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一头纯黑色长直发披散在肩膀上

  • 只身前行I传说之曲在线阅读第8节

    除开先前暗地里的人品考校,今次才算是秀女们入宫之后正式的第一关,由皇后耿白安把关。通过了这一关,才有机会在皇帝和太后面前露脸。不多时,耿白安翻完本子,环视了一下在场的秀女们,发现每个人面对自己都微微低着头,看不清样貌。唯一能看清楚的是,她并未发现一位行为有着不耐,都安安分分地站在原地,满意地点了点头

  • 斗神天际在线阅读第10章

    这次又来了一群妖魔鬼怪,为首的是癞蛤蟆妖,这个妖怪,一上来就叫彭尌交出面具,彭尌哪里肯交!再说,正在气头上,又得了不情愿得到的东西,他哪里会好好的跟妖精说话。一拳下去就是一座大山的力量,那些小妖怪,小恶魔自然承受不住,当然了癞蛤蟆妖也承受不住,奈何他及时跳走,躲了过去。彭尌看金将军被黑熊怪提在手上,

  • 都市之一念封神在线阅读第三章

    此时,金时空某处废弃仓库。只见仓库里面正放着一个骷颅头的大门,这时,大门轰然而开,一道璀璨的白光从里面照射出来。随后,一名男子身穿着黑色夹克,带着一头碎发,缓缓从里面走了出来。“这里就是金时空嘛?”只见蓝云焱朝四处扫射了几下,淡淡的说道。“咻!”这时,只见四道残影闪过,随后,四名男子从东南西北四个方

  • 仙剑吾为玄霄在线阅读第4章

    追命魔狼瞬间来到岩石旁边,一爪拍碎,好在陈杰有事先防备,在追命魔狼拍碎岩石之后,立即做出反应,往旁边一跃,便与追命魔狼隔开了一点距离,只是对追命魔狼的速度有点汗颜。一边思绪着怎么逃脱此地,又一边想着自己为何会招惹到它。想想这头狼一进来便奔向蛋壳,“难道,是因为那颗蛋“,似乎想通了不少,这蛋的吸引力有

  • 浮世繁华在线阅读是天才,还有废材

    一把阳光照耀下泛出圆滑珠润色泽长长梯子靠在一幢高三丈的琉璃瓦片房屋出水檐前,下面四名穿着家丁般服饰下人前前后后扶稳梯子站脚部位,不一会儿工夫后,对面走过来一名年龄满二十岁左右少年,眉宇间气宇非凡相貌俊逸伟岸,五官端正线条轮廓分明,上半身一袭水墨色雀蟒宽袖长袍,腰间系着狮蛮带中间镶嵌有一块淡蓝色鹰头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