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逆徒第8章在线阅读

2021/6/11 2:19:15 作者:木苏里 来源:晋江文学城
逆徒
逆徒
作者:木苏里来源:晋江文学城
白柯前十八年的日子过得异常艰辛——天生诡异的眼睛、吓人的胎记……还有一个平时不正常,一到雷雨天就疯癫得更厉害的父亲。他本以为人生再坑爹不过如此,直到他捡了一个人。那个一身黑衣的高大男人第一次看到他,就扑通一声,单膝跪地,带着复杂得白柯几乎看不懂的眼神喊道:“师父!”白柯:“……先把你右手拎着的那颗头放下我们再来谈谈别的问题。”

第八章

胡奶奶站在一边,里面的衣服穿的太厚了,所以穿防护服的时候,胳膊有点支不开 。

再加上上一次来的时候是爸爸帮她穿的,也没经验,所以胡涛都已经穿好了,她还在笨手笨脚地把厚重的胳膊塞进防护服的袖子里。

刚塞进去,胡奶奶就听到护士说胡老爷子醒了,胡奶奶抬起头,眯起了眼睛,手指放在嘴边,小声地嘘了一下,压低了声音,说道:“不能这样子叫哦,承啸哥哥只是生病了,叫他老爷爷的话,他会很难过的。”

在胡奶奶看来,老爷子跟老爷爷肯定是一个意思。

护士愣了一下,她自然也知道这老两口是什么情况,莫名地觉得心酸,开口说道:“我给忘了,下一次一定记住。”

胡涛心里也一酸,回过头给自己母亲整理了一下防护服,然后牵着母亲走了进去。

进去以后,胡奶奶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坐在病床上,对她伸出手的承啸哥哥,跟昨天的承啸哥哥不一样,今天的承啸哥哥会对她笑了——

胡奶奶眨了眨眼睛,进而开心地小跑了起来,说是小跑,实际上就是脚步轻快了几步,并不能算跑。

胡老爷子看到向来优雅的老伴小跑着过来,心里酸酸的:“你慢点,别急,我在这里。”

胡奶奶已经到近前了,听到承啸哥哥和爸爸一样让自己慢点,胡奶奶这下子更加喜欢承啸哥哥了,握住了承啸哥哥伸出来的手,甜甜地说道:“承啸哥哥,你醒了呀。”

胡老爷子第一时间就看到了胡奶奶额头上鼓起来的包:“你这里怎么了?”

人老了以后以后,磕磕碰碰就是一个大包,还不容易消下去,擦什么药都不顶用。

胡奶奶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瘪了瘪嘴,委屈地小声说道:“我去捡手机的时候,桌子它撞我。”

胡老爷子听到这个回答愣了一下,他这才意识到不对劲,爱人突然叫他承啸哥哥,这个称呼只有小时候才这样叫,再仔细一看,老伴的眉眼间不再是以前的优雅从容,带着一种孩童的纯真。

胡老爷子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当初在实验室里,他们的实验失败了,他都晕了过去,而老伴不可能没事,胡老爷子原本握着自己老伴的手抖了一下,想说什么嗓子眼像是堵着什么东西,什么都说不出来。

胡奶奶本身就敏感,以为承啸哥哥是因为生病,所以像是要哭出来了,于是赶紧抱住了他,认真地说着:“承啸哥哥,一会儿医生就来了,医生很厉害,他一下子就能把你治好了。”

胡奶奶额头上撞了包,金燊带她去看医生,就是这样跟她说的。

胡老爷子嗯了一声,然后捂住了老伴的耳朵,看了一眼后面的儿子,忍着心痛,开口说道:“医生怎么说?”

他以为胡奶奶是因为磕着头了,所以变成了这个样子,胡涛犹豫了一下,父母感情很好,他尽可能地用委婉的一点言辞说道:“您晕倒了一直没有醒过来,妈晕倒了没多久就醒了,但是什么都不记得了,这段时间天天往外跑要去找一个不存在的爸爸。”

胡老爷子见自己儿子形容沮丧,他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胡涛犹豫了一下,正好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公司那边的人。

胡涛走了过去,在安静的走道上接起了电话,那头传来了声音——

“老胡啊,不是我不通情达理,只是你也知道我们公司的规矩。”那头的人是他以前的同事,现在已经升职变成他的上司了。

胡涛捏紧了手机,艰难地挤了一个“我知道了。”

里面的胡老爷子摸了摸胡奶奶的头,眼里泛起了泪光,忍不住抱了抱自己的老伴。

胡奶奶乖乖地让他抱着,小声说道:“承啸哥哥刚才为什么要捂耳朵呀?”

胡老爷子声音有点颤抖,开口说道:“因为粥粥妹妹耳朵看上去很冷,下一次出来的时候带个耳罩吧。”

胡奶奶点了点头,带着期盼说道:“就是戴在耳朵上,毛茸茸的那个吗?我去幼儿园的时候看到有小朋友戴着好好看。”

胡老爷子点了点头:“就是那个,你喜欢吗?”

胡奶奶眯起了眼睛,说道:“喜欢,喜欢,我叫我爸爸也给我买一个!”

胡老爷子还是看着她额头鼓起来的包,不放心地说道:“怎么桌子撞了你这么大一个包,有没有去看医生?”

胡奶奶摸了摸额头,慢慢地想了想,然后才说道:“可能是因为桌子不喜欢我,所以就撞了我,我爸爸已经教育过桌子了,桌子也给我道歉了。”

“那有没有去看医生?”

“去看了医生的,医生给我们拿了好多聪明药,我每天都要吃三次聪明药,然后就变得越来越聪明了。”

“承啸哥哥,你每天会吃聪明药吗?”

胡老爷子心疼地摸了摸胡奶奶的额头,点了点头:“我每天也吃。”

胡奶奶笑眯了眼睛,凑到了胡老爷子的耳边小声说道:“我有一个秘密,你答应不告诉别人,我就偷偷的告诉你。”

胡老爷子举起手,立马保证地说道:“我发誓你的秘密我绝对不告诉别人。”

胡奶奶在胡老爷子耳边小声说道:“我爸爸已经找到我了。”

胡老爷子愣了一下,立马说道:“那真的太好了。”他知道当时实验失败了,他们没能打开量子通道就被强大的能量振晕了。

胡奶奶使劲点了点头,开心地说道:“爸爸说有空了再来看承啸哥哥。”

胡老爷子看着这样的老伴,更加心酸了。

就在这个时候,胡涛带着一群专家们进来商量手术的事情。

胡老爷子有点惊讶,胡涛怎么能联系上这些国际上知名的专家?

胡奶奶认出来了昨天见过的专家叔叔,她有一些聪明药就是这个叔叔给的,胡奶奶偏了偏头,说道:“叔叔,你来给承啸哥哥开聪明药了呀?”

胡涛觉得这么多人面前有点丢脸,拉了拉胡奶奶,隐忍地皱着眉头。

胡奶奶回过头,就看到胡涛皱着眉头,条件反射地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她怕对方会不高兴,往后躲了躲,胡老爷子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脸色立马变得铁青。

胡奶奶过了一会儿又忘了刚才的事情,反而异常认真地听着专家们说话,虽然一句话都没有听懂,但是她时不时还要点点头,非常给专家们捧场。

胡老爷子始终握着她的手,尽管心思更加重了,但是每次胡奶奶看过来的时候,胡老爷子都会冲着她笑笑,胡奶奶一下子笑得更开心了。

专家们要走的时候,胡奶奶站了起来,跟了上去,说道:“老师,承啸哥哥还有几个地方没有听明白,他让我问问……”

专家们看了看胡老爷子和胡涛,大概明白了什么,于是带着胡奶奶站在重症监护室的入口处,带头的专家也是五六十岁了,他慈眉善目地笑着问道:“哪儿没有听明白呀?”

胡涛见他们出去了,开口说道:“爸,你觉得这些专家怎么样?”

他查过了,都是国际知名的专家,可是总归来得太巧合了。

胡老爷子脸上失去了笑容,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昏迷了多久?”

胡涛老实地说道:“两个月了。”

“两个月不见,你威风了不少,你妈都怕你了。”胡老爷子声音跟冰碴子似的,锋利的目光就这样扎在胡涛身上。

退休前,胡老爷子是大学教授,偏偏还是量子物理学领域的大牛,他为人严苛,不少物理系学子毕业了,只要听到胡承啸这三个字都条件反射地抖三抖。

胡涛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这样说,看着父亲因为卧病两个月而消瘦的脸庞,胡涛深吸了一口气,开口说道:“爸,你误会了,妈只是不认识我,并不是怕我。”

那个曾经最宠他的人,昏迷以后醒来,用最陌生的眼神看着他,问他是谁。

胡老爷子看了看另一边跟专家们已经聊得开心的胡奶奶,说道:“你妈现在就像个小孩子,谁对她好,她就不怕谁。”

胡涛拿着手机的手骤然捏紧,他低下头,盖住了所有的情绪,开口说道:“爸,现在不说这个,你明天就手术了。”

“就是因为明天手术,所以现在就要说清楚,我正好还有其他事情也一并告诉你。”胡老爷子沉着脸说道。

“爸,你说。”胡涛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他按了挂断。

胡老爷子看了看自己爱人,她正在跟人聊得开心,跟在胡涛面前的时候完全两个样子,胡老爷子看着自己儿子的眼睛,厉声呵斥道:“你们有没有那么一刻对你妈笑笑,耐心地跟她好好说话?”

他的爱人,向来对人的情绪敏感,如果不是平时让她接收到了太多负面能量,她不会害怕一个人。

胡老爷子的眼睛犀利,仿佛能看穿一切,胡涛狼狈地移开视线。

胡老爷子心里失望又心疼,失望是对自己唯一的儿子,心疼是对自己的爱人。

胡老爷子叹了一口气:“我已经决定了,你要是当我是你爸,就帮我找两个护工回来。”胡老爷子的意思是让胡奶奶就在医院里,跟他在一起。

“爸,你明天动手术,怎么照顾妈?医院人多眼杂,妈的情况不适合待在这里。”

胡老爷子没有理会这话,他看着眼前这个胡子拉碴愤怒委屈的中年男人,是什么时候他和妻子骄傲的少年长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胡老爷子看着眼前这个儿子,他想起了很多以前的事情。

他们的父亲离开了以后,小两口就放弃了原本的工作,潜心研究另外一个虚无之境,他们还是研究出来了一点东西,但是剩下的东西是量子物理的领域,他们跟物理唯一的接触还在高中初中,两个人都不甘心,于是准备跨考研究生。

那个时候他们并没有想过要孩子,因为跨考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他和爱人每天凌晨六点就去了学校,在图书馆前排队等开馆,而那天早上,他们路过宿舍区,就听到了旁边的垃圾桶里有类似于小猫的叫声。

他急着要走,粥粥却说,这么冷的天气,小猫咪如果不放进室内,肯定活不了。

两个人走过去打开垃圾桶,他们才发现里面是个用床单简单包着的婴儿,比正常婴儿小了一圈,床单血迹斑斑,看得出来刚生下来不久,脸色淤青淤青的,轻声叫唤着。

他们把孩子送去医院,医院说早产又受了冻,怕会留下后遗症,因为后遗症再加上只有小小一团,看上去就活不长,他们压根找不到人收养。

那个时候他们从头学物理,跨专业考研,每天忙得喝水都没有时间,他们顶着这样的压力,一边复习考研,一边照顾孩子,两口子那段时间都瘦了十几斤,最后把孩子从四斤多的早产儿喂养成了胖崽子。

而一转眼他已经这么大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火影:神级进化在线阅读第八节

    “任务二完成,任务三开启”“任务三:在三年后的武道大会上获得前二十名,成功获得任务奖励1000积分,失败无惩罚。”“卧槽,尼玛啊!”楚行空差点骂出来,这TMD不是要他的命吗?就那个武道大会,能保证打进前二十最起码得也得有化劲的修为啊,化劲啊,他可不是王无敌啊,更何况就连王无敌都用了五年多才初步修成化

  • 诛仙续之仙凡碧影在线阅读第1节

    “听说了吗?”“嘿,不要搞这么神秘,这件事大家都知道了。”“月圆之夜,当世剑神西门吹雪要约战已经闭关十年的大秦九公子缔心。”“你们都知道?靠,我还以为是第一手消息。”咸阳街道上,所有的人都在议论这件事。——————————此刻,整个天下因为这样一则消息沸腾了。大秦九公子缔心!当世剑神西门吹雪!这两人

  • 综fgo 第八特异点古波石人族

    “嘣!”领舞者的高潮是一下响彻整座城市的碰撞,而随着这下碰撞大地也为之一颤,瞬间引来了在场所有石头人的目光。“啊~”极其低沉而愉悦的雌性石头人终于彻底满足了自己的欲望,在最后一下撞击后,她神魂颠倒般的瘫软在当场,显得精疲力尽,下一秒,她便被自己刚结交的伴侣肩抗着离开了现场。“喝啊~”无数的石头人就像

  • 日在火影之重生(1)

    太阳初升,耳际传来邻居家的鸡叫声,喔喔喔。。。。。。睁开眼第一时间摸了摸胸口,看着被刀捅伤的地方伤口结疤,至今想起来还真是匪夷所思呢。套上一件短褐一咕噜从床上下来,稍稍收拾了下便打开房门麻利的从院外水缸打来一盆清水洗了把脸,顿时精神了许多。回想起三天来发生的事,真是颠覆自已20多年的树立人生观、价值

  • 问武诸天第6章在线阅读

    “脸哪有快活重要。”我嗤笑。“你、你、你真是枉费圣上的信任!”清华手中的刀收了又抽,抽了又收,最后猛的一下砍断旁边的树,气呼呼跑了。……怎么跟小孩似得。我失笑,摸了摸胸口二十四万银子,长叹了一口气。能不能把粮食平平安安送到蜀地,就靠你们了。正好趁着清华不在,我从成衣店买了套便装,摇着扇子转了半天,最

  • 自由诗神第7章在线阅读

    湘竹筷青玉碗,不但甚是精致雅致,看起来也都是全新的,纵然只不过是一物之微,但和可看出均用了一番心思。那菜肴是用含灵力的食材所制,但用料的灵材也只平常的青菜豆腐、鸡蛋鲜菌,只是烹饪得甚是鲜美可口。敖寸心已经四百年在锁龙渊了,早忘了吃饭的滋味,很开心的吃了两碗。“饭菜味道不错,你找谁做的?”敖寸心满意的

  • 剑霸九天牢狱之灾

    第八章、牢狱之灾张夯并没有把陈拓等人带至知县王栋祚面前,而是直接投进的牢房。气的陈振大骂王栋祚胆小,做了亏心事不敢见人,牢房外的衙役只是充耳不闻,陈拓倒是十分好奇这宋代的牢房。电视上看到的古代牢房基本上是一些原木加上土砖,地上铺着干草,而且是千篇一律,就陈拓看到的这个牢房而言,比起电视上看到了,条件

  • 北方联萌桃花林

    你说你喜欢桃花,我便用十年,种了这十里桃花,十桃花已成园林。却始终没见你归来的身影。直到那年又是一个春天,桃花开的正灿,我又看见你的身影,不过你的身边以有了一个他,你正依偎在他的身旁说这这桃花真美。我到屋内喝了口酒问到:“十里桃花已成林,十年相思何处寻。”路惶惶笑我痴狂,画茫茫人在何方。一曲相思寄愁

  • 废后与宦官在线阅读第五章

    清晨的神武门。白雾笼罩在众山之上,一眼看过去虚无缥缈,宛如人间神境一样。“砰砰砰!”山林的一处树林里,传来一阵急促的声响,惊动林中飞鸟,同时伴有极力掩饰的喘息声音,在这一片树林之中,显得极为清楚。原来这里乃是玄武门所属范围的无名小山,向来很少有人会踏足。稀稀拉拉的树林里,正有一个少年人,面容清秀,赤

  • 神武破空新文

    九点半,电影刚散场。季念从电影里出来,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路边街灯辉煌。她赶着去医院上夜班,有个小女孩提着花篮走过来,扯了扯她的衣袖。“小姐姐,今晚是平安夜,买朵玫瑰花吗?一支只要十块钱!”季念蹲下身子看小女孩,指了指不远处站在圣诞树边的一对小情侣——“姐姐不买花。你去找那个哥哥,叫他买一朵给隔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