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TheFaith零在线阅读第三章

2021/6/11 1:54:24 作者:潇城残念一枯木 来源:17K小说网
TheFaith零
TheFaith零
作者:潇城残念一枯木来源:17K小说网
信仰,是究极一生创造的奇迹;《TheFaith》是承载生命追寻的信仰……十年前,我们因共同的目标聚集在一起,用十年的时间,谱写下只属于我们的信仰――“你想站在世界之巅吗?”“我的目标只有成为最强王者!”“玩游戏怎么就没有信仰,《TheFaith》就是我的信仰!”“我喜欢阎清子的那句台词‘我爱你,但我更爱我的信仰。’”“要想登上最顶峰你就要忠于你的thefaith。”“不,我只忠于我自己,因为我就是thefaith。”《TheFaith》是没有国土和语言界限的,因为拥护信仰的人,都是兄弟和朋友!!

这里是一片茫茫山原,偶尔会有风吹过,卷起地上颗粒状的沙土。

深棕色的泥土呈梯状排列,整齐的分布在小山坡上。点点翠绿点缀山腰,让死气沉沉的山坡多了点生机。一条阔路蜿蜒的从山脚下穿过,布满黄沙和枯草的路面在太阳的照射下散发着多余的热量。

一位背着包的旅人正迎着烈阳走在路上。从他矫健的步伐中可以看出-----这是个体力犹存的旅行者。沾满泥土的旅鞋可以窥视他走过的路-------已是无比的遥远。

稍做休息,这位全身裹着沙色衣袍的旅人打算继续前进,靠自己的双脚翻越这片巍然不动的连绵山原。不远处的云随着风慢慢飘动,周围静是些枯草发出的沙沙声。

旅人走到路上仅有的一棵树下旁,盘腿坐了下来。

“萨妮,快跑!”

一声急促的呼喊打破了这份原有的平静。旅人抬头一望,入眼的是一位衣着普通的小男孩,他正拉着身后小女孩的一只手,飞快的朝这里跑过来。

两个孩子?他心里泛起了疑问。

两个小家伙的脸上都写满了紧张与不安,在他们翻越了半高的小坡后,让他们产生这种表情的原因也正式出现在了旅人的眼前。

两只皮毛处缠绕着红色血丝的猛兽正在以极快的速度逼近这两个手无寸铁的孩子。情况危急,也许再过个几秒,两人就会被追上------然后被撕成碎片。

没有犹豫,上一刻才坐下的旅人站了起来,开始迈动脚步朝前方小跑而去。他在起身后没有丝毫停顿,开口念出了短促的咒语:

“壁障!”

一层淡蓝色的屏障以极快的速度超远方掠去,如同一道天幕移动在苍穹之下。仅仅一秒后,它就顺利抵达了两个孩子的身后,拦在了猛兽的面前。

随着旅行者的第二声“凝固”喊出,这层壁障开始加深颜色,原本的淡蓝开始向着深蓝转化。

同一时间,旅人也赶到了两个孩子的身边。他没有出声,只是与他们擦身而过。在确认了两人的安全后继续朝着前方缓步走去。

那两只发狂的猛兽对着突然出现的屏障发出了低沉的嘶吼,不停的用身体和利爪碰击着毫发无损的深蓝之墙。

“化形!”

旅人慢步走着,犹如在街市闲逛一般。在他伸手的刹那间,原本深蓝色的墙有了形体的变化。

厚实的、正对着两只怪物的墙面,突然间伸出了无数的尖刺,犹如花丛中散漫的荆棘。这座深蓝色墙壁的厚度也随着尖刺的突出而减少。

“噗嗤!”

荆棘穿透血肉的声音响起,利刺扎穿了其中一只正张着血盆大口的野兽,直接给了它一个透心凉的洞穿。黑色又粘稠的血液从它的身体流出,滴落在了满是尘土的地面。

另一只则勉强的躲过了突然的袭击,它低着头发出了低沉的呜呜声,弓着身子警戒着眼前的男人。

但是旅人丝毫不惧眼前虚张声势的威慑,继续控制着凭空出现的深蓝色墙。下一秒,被利刺贯穿的那一只猛兽就困在了变形成内尖刺的牢笼内,无法逃脱。

“呜呜”声从剩下的那只猛兽的嘴中传出,它的双眼开始染上红色。

也许是同伴的遭遇让他察觉到了危机;这只眼神凶狠,和狼差不多大小的变异体几乎趴在了地上,用蓄力弹簧般的弹射力往双手空空的旅人身上扑去。

但是等待着它的,却是比之前更加猛烈的冲击。

“权术!”

原地风起。

强风吹开了旅人罩在头上的连衣帽,身穿沙色衣袍的他终于露出了面容:一头黑发的他正冷静的盯着眼前被大风阻止前进的猛兽,苍绿色的瞳孔中不带一丝一毫的慌张,似乎对眼前的情况得心应手。

出人意料的是,他没有用法术解决对方的打算,而是伸手摸了摸腰间的佩刀。犹豫了一秒,男子握住了漆黑的刀柄,将刀快速抽出。

锋利的暗色刀刃稳稳一立,对准了被风压压制的动弹不得的猛兽。男子平稳的吸了口气,将手中的长柄古刀向后一移。漆黑的刀柄配上鎏金暗色的刀刃,竟有种说不出的威严感。

持刀,踏步,往前挥砍。

每个动作虽然不完美,但是也称得上所谓的行云流水。简单粗暴的攻击立刻见效,刀起刀落,风压骤然消失。瞬间,他的眼前蹦出了飞溅的墨红色血液。

第二只猛兽来不及发出任何的声响,就被简单的一刀两断。但是男子还没有就此松懈,单手持刀警戒了一会已经死去的猛兽尸体。

大约半分钟之后,见尸体没有发生异变,男子才慢慢往笼子的方向靠近,其中还留着一只正在挣扎的猛兽“同胞”。

将刀刃快速的送入笼中,男子控制着“笼子”急速的收缩,随后解除了对法术的操控。在一系列的动作后,地上便又多出了一具野兽的尸体。它们的血液与周围的荒原融为一体,沙色中遍布着零星黑红,显得凄凉又悲惨。

男子没有理会尸体,而是随手拿出了衣袋中的黑布,轻轻的擦拭着手中带血的利刃。随后,他甩了甩黑布,旁若无人的将其塞回了自己的口袋。

细看可以发现,原本被血染湿的黑布重新变回了干燥整洁的模样-----虽然黑色中的血迹看起来并不明显。

“你们可以过来了。”黑发旅人对着身后说,开始蹲下身观察尸体。

(尸体没有反应,这就说明污染还不是很严重,不过.....)他看着地上的一滩血迹想到,(不过它们的内脏全都变成了一滩血水。)旅人见状皱起了眉头。

就在他散发着思维时,一声怯生生的问候从他的身后传了过来。

“你..你好,谢谢你救了我们。”

“这是我应该做的,”旅人闻言后立刻回过头,对两个孩子报以笑容,“能告诉我你们的名字吗?”

“我叫萨洛戈,她是我妹妹:萨妮。”名为萨洛戈的小男孩连忙说,“我们从巴塔离镇出来,在离开镇子去外面的时候遇到了那些“怪物”,再次感谢你救了我们。”

为了避免反复,萨洛戈直接交代清楚了自己的名字和一些必要的情况。很难想象,这名看起来只有七岁的孩子竟这么条理清晰,能说会道。

“是吗,我正好需要去一趟城镇,那就麻烦你们带路了。”男子说,“这就当做帮助你们索取的报酬了。”他蹲了下来,让自己的视线与萨洛戈的眼睛保持水平。似乎是为了不让两个孩子担心,他故意在后面补充了一句。

还未等萨洛戈开口,男子重新站了起来。他拍了拍沙色的大衣,仿佛看穿了小男孩心中的言语:

“叫我伊特就行,我们走吧。”

见名为伊特的旅人没有再说什么,萨洛戈也不好再开口。他咋点了点头后拉着妹妹的手朝小镇的方向迈步,为伊特指引方向。

跟着男孩走了几步的伊特突然停下了片刻。他重新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尸体,用无人听得见的声音自言自语了一句:

“越快的死亡即是善良吗?希望你们没有忍受过多的痛苦。”

越快的结束它们的生命,便是伊特唯一能做到的仁慈。对于已经受到严重污染的它们,早已经无法变回原本的模样,而且时时刻刻都受到因为疯狂而带来的痛苦。这个时候,结束它们的生命对它们来说才是一种解脱。

但他们仍是活着的生命。旅人的心中留存着对生命的敬重之情,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做出这种多此一举的行为。

伊特无法做到真正对其冷眼相看,所以才用刀刃以最快的速度结束它们的痛苦,这对它们来说这也许是最为合适的结局。

片刻后,伊特继续迈动脚步,跟着萨洛戈朝城镇走去。

而此刻的山原,依然枯风瑟瑟,荒凉无比。只有三个人的脚印被留了下来,倒在地上的两具尸体,也早就已经消失不见。

周围的风开始涌动,一具由沙子组成的类人状躯体出现在了刚刚的尸体旁。它蹲了下来,用水凝固了自己的躯体,同时伸出了“手臂”,将地上的血迹抹去。

做完这些,它朝着前方远眺,似乎在寻找着刚刚路过这里人类的痕迹。半晌,它应声而塌,原本湿润的黄沙在瞬间变得干燥,一缕淡蓝色的烟开始迅速的往巴塔离的方向飘去。

......

“会长,已经初步确认低阶“天灾”的具体方位,很快就能发布新的讨伐任务了。”出声的是一位站的笔直的男子。一动不动的他从头到脚都是干练的黑色,只有脸上的皮肤是对比度极高的干白。

“嗯,过几天就去处理,我们两个人应付一下绰绰有余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放松,然后好好的休息一番。”会长就坐在长桌后的一把椅子上,手捧着一只瓷白色的茶杯说,“劳逸结合才能提高效率。”

阳光透过玻璃照亮了整个房间,使得周围宁静而自然。

“希尔....”德鲁克苦笑了一声,闭上眼开始放松全身。

他就这么站着,闭着眼睛,全身上下保持着笔直的姿势。耳边只有安静的微风吹动着落地窗的声音。

希尔抬头看了眼窗外,放下了茶杯,整了整乱糟糟的桌面。“萨托家的两个孩子早上去哪了?”他问。

“应该是去找山原的猎人拿“钥匙”去了,具体的情况还得问萨托。”德鲁克回道,“怎么了,你在担心他们?”他依然闭着眼,没有其他的动作。

不过旋即他才发现,自己的反问完全是多余的。于是他睁开眼看了眼腕上的石英表,给出了一个回答:“现在才刚到中午,不用太担心。他们有能力保护好自己的。”

德鲁克的话让会长不禁苦笑,他摇了摇头,重新拿起了手中的茶杯。

“唉......我这个瞎操心毛病果然还是要好好的治一治啊。”希尔一声叹息,仿佛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时间就这么流逝,两人之间再也没有了交流。

阳光正好,他身边就站着他最为信任的助手。眼前的木桌上摆放着一杯已经冷透了的绿茶,落地窗外传来的温度恰如其分的蔓延在整个房间中。如此舒适的情景,却丝毫无法改变他内心的忧郁。

“这是这个月的第几次了?”

“已经是第五次了。”德鲁克睁开了眼道,“算上刚刚找到的,应该就是第六次。”

“是吗......”

“刺啦。”椅子摩擦着地面,他终于推开椅子站了起来。

“走吧,趁天色还早,我们再去外面找一找线索。”希尔看了眼外面明媚的阳光道,“已经放松的差不多了。”

从椅子上站起来的希尔如同换了一个人一般--------就像是原本喝着着下午茶,悠闲自在的享受着阳光的诗人------突然拿起了刀与枪,穿上了沾染鲜血的战衣,褪去了原本应有的情感。

而一旁站着的德鲁克依然没有动静,但是他身边的空气都仿佛开始凝固,如同云中虚幻的投影,带着强烈的,快要溢出的压迫感。

人去楼空。

在简单的整理完武器后,两人就走出了房间,重新面对头顶毒辣的太阳。正午这个点似乎没有多少人愿意从屋里出来,毕竟六月份的太阳还是对外出的人来说还是太不友好了一些。

两人走后,只剩房间内的些许浮沉还在空中四处飘动。折射进来的阳光照亮了它们的身姿,让周围显得更加寂静无声。

.....

不过就在伊特和希尔刚刚出门的刹那,他们就撞上了正赶回来的萨洛戈和萨妮。

“嘿,怎么这么晚,都中午了。”德鲁克蹲下身轻轻敲了敲萨洛戈的脑袋,“不过你这个小家伙应该不会乱跑的,我想肯定是遇到麻烦了吧。看来要好好感谢一下帮助你们的人了。”

他直起了腰,看向了站在两个孩子身后的伊特,对着他微微欠身道:

“谢谢你带他们回来,给你添麻烦了。”

伊特点了点头,把放在德鲁克身上的目光转向了他身后的男子。

披肩的棕色长发略微带着点蜷曲,紫色的瞳孔中有着凌厉却又温和的倒影,他的身高与几乎一米八的伊特持平。希尔在几个人中依然是最为醒目的那个。

先开口的是德鲁克身后的希尔,“你应该也是猎人吧。我们等会就要去寻找天灾的线索,要不要助我们一臂之力?”他露出了一个亲切的微笑。

猎人.....伊特张了张嘴,听到要去帮忙的瞬间,他在心里就有了答复。“我不是猎人,只是个....旅行客。”伊特说到一半似乎不知改如何作答,他故意停顿了一下,让两人之间的交谈变得困难。片刻后,他舔了舔发干的嘴唇补了一句。

“我叫伊特,来这里是为了加入猎人组织的,这也是我朋友给的一个建议。”伊特摆明了来历,同时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原来如此,一个旅行客。会长微微翘了翘嘴角:“我就是这里猎人组织的会长。”

“萨洛戈,你就带着你妹妹去你父亲那边。把‘钥匙’给我们,下次出门别忘记叫上大人一起。”

“好!”小男孩响亮的回答道。

萨洛戈将一块小石头大小的透明原石交给了希尔后便拉着妹妹的手跑开了。等到两人消失在众人视眼中,会长才继续说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希尔。这个黑衣服的是我的助手德鲁克。”

希尔向前一步,在说话的同时伸出了手:

“加入我们成为猎人只要通过一些简单的测试就行,你又无偿帮助了我们区会下面的几个孩子。如果放在平常的话,就直接让你通过了。不过这一次因为‘天灾’的来袭,我们可能暂时性的腾不出时间来给你挑选测试。”

“啊,没有关系。我并不着急。”伊特顺势握住了会长的手道。

“想必阁下在过来的途中也走过了不少的路吧,今晚就好好的在巴塔离休息一阵吧。”眼尖的希尔在握手前就用余光瞥见了伊特穿在脚上几乎到处都是磨损的旅行靴。

“哪里哪里。”伊特哈哈一笑,似乎并不想回答这种客套话。

“最近因为天灾出现的比较频繁,所以我们现在正赶着去调查。伊特先生,在我们找到天灾的具体线索后,能否请您跟我们一起去参加讨伐的任务呢,就当成是对你的测试任务了。”希尔微微一笑,紫色的瞳孔散发着不容拒绝的气场。

“那肯定是乐意至极。”伊特赶紧回道。

两只手紧紧相握,阳光从头顶洒下无数的金光,两人脸上都是畅快的笑容。简单的交流过后,本就是旅人的伊特直接走进了巴塔离的大门,与身后的两人分道扬镳。

“为什么一定要带他?”德鲁克问,“一般来说我们两人就够了吧,带一个新手的猎人可能会碍手碍脚。”

“他可不像是新手。”希尔看着伊特的影子融入城墙的阴影,慢悠悠的说,“至少不会拖我们的后腿。”

“那就这样吧。”德鲁克没再说话,接过了希尔手中的石头。

“你走前面。”

“不会迷路的,你放心。”德鲁克收起原石后叹了口气。

“哈哈,老毛病又犯了。”希尔挠了挠后脑勺,跟了上去。

两人的影子渐渐远离了镇子边上的外墙,只剩下了墙头的野草们依然摆动着自己的身姿,随风舞动。

就在两人走后没多久,一团几乎不可视的蓝色烟圈轻易的钻进了城墙,然后消失在了空气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双宇第四章在线阅读

    一来到教室橘春人就看到桌上放着“社团申请书”,每个人要在这周前选好想入的社团,一心想入回家社的橘春人被檀黎斗老师留下来谈话,顺便安利了他带的电子游戏社团。听过传闻一个个游戏宅被骗进来,结果发现这个社团是做游戏的,不是打游戏的,直接被迫秃头当程序员,脑子实在不行就当个游戏测试的。橘春人对檀黎斗有一种恐

  • 万界城主怒斩“蛇女”!

    【主播,虽然我不知道你这标题起得是真是假,但你这知识量,我老猪实在是佩服!刚才我去千度查了一下,主播介绍的五味子资料,居然跟上面差不多!主播这是真的在教我们东西啊!】【我去,真的假的?我也去看看!】【主播良心啊!啥也不说了,礼物走起!】【青城山下送给主播500个鱼丸。】......看着突如其来的礼物

  • 鸿蒙圣王第六章在线阅读

    “你刚才可真厉害呀,我叫黄松你呢?”黄松嘿嘿一笑,两根粗粗的眉毛,一口大白牙,显得格外憨厚。“谢子稷”面对不想干的人,沐橙熹显得格外冷淡。“良辰,子稷和你一个姓呀。”黄松冲着谢襄高兴的说道。“好巧,我叫谢良辰,刚才的事多谢你了。”谢襄对着沐橙熹笑笑。看着这个笑容,沐橙熹又是一阵恍惚。“没什么,大家都

  • 我在硅谷开苍蝇馆第3章在线阅读

    路婀娜只是到了街边的酒楼躲雨,她可没有就这么离开。看着棍子一棒子棒子打在路尹尹身上,她的快意也跟着涌上心头。“都说路尹尹长得漂亮,那又如何,还不是红颜薄命,死得比谁都早!”路欢迎合她说,“姐姐何必要和她比呢?你现在是太子明媒正娶的正妻,她,她不过就是瑞王的一个侍妾,眼下瑞王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都难保

  • 妻妾如云在线阅读第9章

    很久很久以前,忻然还是双十年华的妙人,有青梅竹马的恋人,有亲如爹娘的姨父和姨娘,有叫举世养在深闺的女子艳羡的自由和锦绣前程。江湖第一女捕快的人生履历的开篇可谓顺风顺水,豪云壮志。很久很久以前,唐煜枢也是年轻有为,入狛牙卫三年便力排众同僚升任“七浮屠”的一分队总队长。又两年后,众望所归做了副长,时年二

  • 掌心宝第五章在线阅读

    每一个学校都有自己的文化底蕴,迁校有时候也许是无奈之举。每一个学校承载着每一届师生的美好回忆,而我们只能将它们深埋心底。在从素教中心回来的路上同学们疲惫不堪,也许是因为七天的劳累训练和睡眠不足,加上大巴车内比较闷热,同学们大都在车上呼呼大睡,经过一小时的车程刘智睁开惺忪的睡眼,环视四周发现所到的地方

  • 网游三国:最强NPC百日宴

    星耀大陆光武城九霄镖局深夜,无月。九霄镖局来一不速之客,总镖头沈歌面色凝重坐在大堂,一独臂男子手持方盒,伫立在堂前。不知过了多久,沈歌神情突变,目光坚定:“这镖我接了!”几月后,沈歌对外宣布:因前段时间护镖不利,几十位高手身亡,自身受内伤无法痊愈,九霄镖局停止所有业务,金盆洗手。西北第一家族青仙家族

  • 西游天道系统在线阅读第九章

    “药研哥,你真的变成近侍了……?”一整天,药研都被兄弟们围得团团转,大家像在看什么不科学事件一样打量着他。“居然是真的吗?”秋田戳了戳他领口表明近侍身份的徽章,仍有些不太敢相信。“再来一次,药研哥?”药研有些麻木的抬起手臂,准备开始第三次显影表演。因为多年前的一起恶□□件,政府的文书重换了一套安保设

  • 祸乱王心之两世劫魔女宁荣荣

    夜幕降临,史莱克学院院长,四眼猫鹰弗兰德正站在大操场上,看着眼前的全部九名学员。戴沐白等六人已经做好了晚上上课的准备,一个个精神抖擞。不过弗兰德的注意力并没有在他们身上,而是放在了三个辅助系魂师身上。“奥斯卡,你们跑完二十圈了?”弗兰德的目光给人一种锐利的感觉,令人不敢与他对视。奥斯卡点了点头回答:

  • 庆余年:动京城在线阅读第4章

    见过柳影浔后,柳幽然回了自家营帐一趟。她到的时候,花誉正捧着一碗粥喝得欢。等他放下粥碗准备抹嘴,柳幽然已将剑伸到他面前:“吃完饭陪我练会儿剑。”留了花誉五分钟把烧饼也吃了,在这期间她则大步走入柳幽然所谓的书房。刚进去还没走两步,花誉便咬着半块烧饼追过来。“柳大人柳大人,忘了把这两样东西还给您。”他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