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迷途第五章在线阅读

2021/6/11 0:21:09 作者:年终 来源:晋江文学城
迷途
迷途
作者:年终来源:晋江文学城
深渊底部的魔王向来一代强过一代。上代魔王将远征军队团灭四次后才被击杀,至今没有哪个种族愿意去探一探这代的情报。预言中的最强剑士连个影子都不见,下次魔王远征很成问题,教皇焦虑到无发可脱。结果魔王它自己爬出来了。没梦想勇者攻×没出息魔王受两个心态爆炸的普通人(?)从朴实镇民慢慢成长为传说的故事。副CP:坑蒙拐骗小流氓×正人君子骑士长强强/HE;更多作品请戳专栏☆末世题材已完结→《末日快乐》[人工智能×创造者]◆作者微博:@年终终①盗文看客请勿评论,无论好评恶评。②谢绝人身攻击/使用侮辱性词汇争论,望

天界

闻讯而来的锦觅匆匆赶到了太已仙人的济屳宫。

“陛下何处?”锦觅一进来,抓到一个小仙侍就问。

小仙侍连忙指路,锦觅直奔过去。只见刚刚还在后花园与她对话的旭凤直挺挺的躺在那里。

太上老君和太已仙人看见锦觅来了,都站起身。

锦觅急急行了一礼,便去探查旭凤的情况。

旭凤面如白玉,一丝气息也无。

“老君,陛下这到底是怎么了?”锦觅急忙问道。

“陛下的身躯仍在,只是这神魂…”太上老君迟疑着。

“神魂怎样?”锦觅急道。

“神魂不在躯体之中。”太上老君想了想,还是实话实说了。

“什么?”锦觅大吃一惊,倒退了一步,“陛下神魂的不在体内!难道说…”

锦觅柳眉倒竖,发指眦裂。“翊红,传我令,即刻起封闭济屳宫,任何人等不得进出!”

“是!”锦觅身旁的仙婢应了一声,赶紧出去。

“且慢!”太上老君连忙制止。

“老君,你这是何意!”锦觅怒视着太上老君。

“水神息怒,据老夫掐算,陛下虽神魂离体,但却无碍性命。”

太上老君的话让锦觅微微放下心来。

不过,锦觅的心中仍旧焦急,问道:“老君可知陛下的神魂此时在何处,我这便去寻他回来。”

“此乃天机,老夫无法推演。” 老君摇摇头,“老夫只知道,陛下的神魂到了时机便会自行归来。”

“这…”

“水神,”太上老君安抚道:“陛下一定不会有事。”

“难道就无他法?”锦觅不死心。

“此乃天意,固执去寻也是无用。陛下洪福齐天,必不会有事。水神,还是静待陛下归来吧。”太上老君宽慰道。

“那也只能如此了。”锦觅无奈,忽而又道:“陛下不知几日方归,这大殿的朝议该如何是好?”

“水神放心,朝议之事有我们等众仙在,必不会有事。”

“如此便有劳了。”锦觅只得拱手谢过,又歉意的朝太已仙人行礼道:“刚才锦觅一时性急冒犯了,还望太已仙人勿怪。”

“事关陛下,老夫理解。”太已仙人也回了一礼。

“水神,你不可在此处久留,陛下神魂离体,若是遇上有心之徒,必有危险。”太上老君劝道:“你需作出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才好。”

锦觅又看了眼旭凤,尽管她想留下来但为了旭凤的安危,她不能留下。

“如此,锦觅这便告辞了。”锦觅只得离开。

“你当真不知道陛下神魂在何处?”等水神一走,太已仙人便问道。

“不知,”太上老君摇了摇头,“不过,陛下的神魂定是追着那魂系之人,才这般不顾自己的身体,离体而去。”

“奇怪了,这陛下心尖上放着的不就是水神么?”太已仙人盯着床上的旭凤有些不满:“这水神明明就近在咫尺,陛下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何以为实?何以为虚?唯心而已。”太上老君摇了摇头。

“这陛下的心事,我当真是看不透了。”太已仙人叹道:“唉,再来这么几回的我仙寿都要短了。”

“你莫抱怨了,陛下一时还醒不过来,与我下棋可好?”

“嗯,下!对了,我那用星夜凝露泡的茶还没喝,正好你我二人共饮。”

“那我就不客气了。”

“请。”

“请。”

人界

赵宅

“这就是我家了,水兄、白兄,请。”赵烨升道。

“多谢烨升了。”润玉和阿衍齐道。

“客气了,请。”

“殿下,不是属下说您,您这个时候怎么就一点都不着急呢?怎么还有心情游山玩水,结交朋友啊!”

夜晚,回正房休息的赵烨升坐在榻上,正听着飞絮念叨。

“哦,那你觉得我该怎么着急呢?”

“陛下明面上是体恤您,给您休假半年月。可是却又让交回虎符收回兵权,由五皇子代为管理。您半年后再回金津,这兵权还能回来么?”飞絮愤愤不平。

“我都不急,你急什么。”赵烨升白了飞絮一眼, “薛国如今周边安定,你岂能不知鸟尽弓藏的道理。”

“可是,殿下您之前在军营知道这消息是可是生气的紧,怎么现在就好似个局外人呢。”飞絮不理解。

“那些东西是父皇赐给我的,现在父皇想收便收回去。”赵烨升有些不在乎。

“可是殿下,你这些年在外拼死厮杀,难道就换来这么个被放逐的结果么?”飞絮依然不平道。

“呵。”赵烨升打了个呵欠“行了,行了,什么放不放逐的,你以后莫再说了。我困了,你也去歇着吧。”

“是。”飞絮看赵烨升不想再谈,也只好闭口不言。

飞絮退下后,赵烨升才苦笑,一月之前自己可是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府里一个从小看着他长大的老仆人,亲手端来一碗带着毒/药的甜汤。

那老仆人看着他毫无戒心的将那碗甜汤喝下去,这才离开。不过片刻,毒/药发作。但身体的痛远比不上心里的痛,因为那个老仆人,正是他年幼时父皇赐予他的。

皇家无亲情,皇家无父子。他在临死之时彻彻底底的凉透了心,看透了这个心中只有皇位的父皇。死前他的最后一个想法是只愿来生再不要托生皇家,只求一生顺心平安即可。

再次睁眼时,赵烨升是诧异的,本以为必死无疑,怎么又活了?若是身上和口里没有黑血,他当真以为自己不过是做了一场离奇的梦。

赵烨升没有惊动任何人,自己悄悄地把身上的衣物全换了。

然后第一时间封锁了府邸,在府内搜寻那个老仆人。那老仆人竟然还在前厅管教府中新来的小厮。

那碗甜汤中的毒/药为天下至毒,一滴足矣毒死一只老虎,为了以防万一,老仆人足足放了三滴。

这被抓住的老仆人根本就没想过赵烨升还能活着,看着赵烨升惊恐的说不出话来,最后竟是活生生的吓死了。

冷眼看着死去的老仆人,赵烨升有一种兔死狐悲之感。当夜,他开始发烧,整整烧了三天,再次醒来的赵烨升,已经没有了愤懑,他自己跪到皇帝的脚边,说自带兵打仗以来,还没看过这江山,此次生病对他影响极大,他希望皇上可以准允他三个月的假期,让他有时间游历一下。

皇上龙心大悦,手一挥,给了半年,并且还嘱咐赵烨升说:安心去玩,想玩多久就玩多久,不必急着回金津,不要心里总是想着公务,赵烨升手上所有的工作,他皇上自会安排人手处理。

他平静的接受了皇上的旨意,上交了虎符兵权。只带着飞絮,离开金津。

谁都不知道,为什么他赵烨升突然就离开了金津。关于那个老仆人给他下药的事,就连飞絮他也没有告诉。

赵烨升不敢也不再信任任何人,可是对于今天新结识的两个人,尤其是那个叫水玉的,却有一种莫名的熟悉和信任。

在茶楼之上,看见那水玉因为几个包子钱为难,他心中莫名的有些心疼。

当即不管不顾的从茶楼上出来,只为了给他解围。

赵烨升脱了靴子,躺在了床上。这几个月左右无事,若能与他二人结伴出行,也可好好的游山玩水,潇洒一番。

这边赵烨升是休息了,那边的润玉还在教训阿衍。

“阿衍,你今年多少岁了?”进入东厢房的一瞬间,润玉就布下了隔音结界。

“我哪记得住啊,反正我一定比你大很多就是了。”阿衍苦思了一会,才答道。

“那好,那你一定知道,仙人不应与凡人过多来往,以免沾染上因果这件事吧。”润玉有些生气。

“你现在没有因果简直就可以皈依佛门了。”阿衍小声嘟囔。

“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又没有银钱,在这凡间太不方便。就像今天我吃了几个包子,若不给钱,我们就欠老板一个因果,虽然这因果不大,可日日欠下去也不好不是,不如干脆就欠一个人的,好还。”

“你吃的包子欠了因果,为何连我也要还?”润玉快被阿衍气笑了。

“我吃包子,你同意了啊。”

“我是同意你吃包子了,但我没同意你到这宅子中来啊。”

“人家刚替我们解了围,吃人嘴短嘛。”阿衍狡辩“再说,这因果能大到哪去,他不过就是一个凡人。”

“你呀!”

“别生气嘛,这公子多好啊,天潢贵胄,跟着他我俩不愁在凡人界吃喝了嘛。”阿衍化身小鹿对着润玉撒娇。

润玉还有个弱点,那就是对带毛的生物极其宠爱,比如这阿衍,他只要一犯错就来这招,而且次次有效。

润玉果然败下阵来,他抚了抚阿衍的头道:“好吧,这次就算了。你下次可不要再犯了,听见没。”

“知道了,”阿衍蹭蹭润玉的手心,“一定不会有下次。”

“你且自己去玩,我要修炼了。”润玉拍了拍阿衍的头。

“不了,我给你护法,明日那位赵公子当向导,定会是人间有趣的地方。”阿衍不愿离开。

“也好。”润玉点点头,盘膝而坐,开始修炼。

阿衍如往常一样,趴在地上,为润玉护法。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夏将倾之第八章(8)

    主子离开,玉明轩又恢复了平常。原本被现实打击得有些意志消沉的姑娘,蒹葭院一趟回来便又被打满了鸡血。秋香也有些激动,温氏的勉励实在太有煽动性。原本打着观望一段时日再做抉择的主意,统统都抛去脑后。一个个摩拳擦掌,就等着周卿玉回府再一展身手。倒是夏淳,因着单独被留下惹了众怒。原本初春时不时还乐意漏点什么消

  • 今天也要努力卖惨在线阅读分析神贴,玩家哗然

    天狼军团的人!作为前世在剑灵世界中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超级公会,甚至曾短暂压制不可一世的霸图,对于他们林浩最是熟悉不过了。秉承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理念,在前期网罗了无数游戏好手,将数个打副本首杀收入囊中。对于不同意加入天狼的玩家,便是赶尽杀绝。甚至还出现过全服第三剑士被杀到一级弃坑的事件,天狼的霸道可见

  • 强控法师“小小”赌约

    看着石村次男咄咄逼人的架势,小黑有些不悦。“我没吃到东西已经很不爽了,这家伙还在这里叽里呱啦挑事,看你和你朋友也不爽他,要不要我....”说着把兔子爪放到腰部比划了一下,我看了它一眼。“别做太过火了,要是他在这儿出了什么事这些客人可不好对付。”听到我的许可之后,它趁着所有人注意力在台上悄然化作了一滩

  • 群雄系统玩乱世在线阅读第六节

    出了办公室,温度骤然升高好几度,空气却新鲜了许多。顾正宇、曹芝琪和江胜闻都是实验班的原班人马,自是非常熟络。姬菲迎一路无语,边走边听他们聊天。绕过走廊拐角,就是8班和9班的教室。阮承浩跟一男一女两个学生站在走廊上说着话,举止神态十分闲适。那个女生穿着一件橙色的T恤,煞是抢眼,身形婀娜多姿,一头马尾扎

  • [综/四玖]从零开始的火影生活在线阅读第5节

    中州大陆,宣元二十四年,七月半,子时。一声婴儿的啼哭打破了夜的宁静。与此同时,北方一颗暗红的星宿瞬间爆发出夺目的红光,这红光盖过了明月和满天的繁星,像一颗血红的眼睛,审视着这个世界。钦天监,观星台,一观星祝祷,睹见北方红星耀目,神色大变,他努力的支撑佝偻的身子,竭力保持镇定,一旁的童子见状,上前搀住

  • 天行九歌同人之李玥之学园传说解决篇2(4)

    “没有办法,只好上了!”彦一咽了一下口水。“MightyactionX!”“变身!”彦一又一次变身为了exaid,然后与smash展开了交锋。已经有了几次经验的彦一很快就占了上风。他巧妙的利用地下室狭窄的走廊。只见彦一一脚蹬在墙上,飞了起来,使smash撞了个空。半空中的彦一用锤子剑的剑模式顺势砍下

  • [霹雳]我对象他有钱貌美不着家之你知道自己是笨蛋就好 (求收藏,第二更)(10)

    “抱歉,对于少奋斗三十年的事情,我不关心,我想要的是知识,是学习,你有么?”上官瑶差点把手机给扔了,转而说道:“你水电费一直拖欠着,你好意思么?”“真学霸,哪怕是贫穷,也不会让我改变我的奋斗想法。”“你妹妹一直没上学,你难道不知道关心么?‘“我妹妹喜欢游戏,不用你操心。”“我们学校有初中部,也有高中

  • 青春帝国在线阅读第八章

    “卷儿你放心,爹爹一定会给你寻一门最好的亲事的!”南平候认真的拍拍胸口,“为父一定立刻给你寻一个如意郎君,为父一定不让你去槐村受苦!”说起槐村,季花卷脑子里面那挥之不去的她想要强吻的对象瞬间没了踪影,心情开始糟糕起来,“爹爹,我即将要去的地方真的有那么糟糕吗?”南平侯爷紧锁眉头,这个问题不好回答,但

  • 寰宇机王在线阅读第4章

    到达训练场中央时,游戏里的天也黑了,傅子辰看了眼天空,打开游戏面板查看了一下,对着青年说,“敬左,游戏时间快到了,下次准时到,我们开始训练。”也不等敬左反应,抱着岁岁的手碰触手环上的银色按钮,一阵白光后,傅子辰连带着岁岁消失在训练场上。“哎,我说……”敬左烦恼地挠了挠头,无奈地叹了口气,“好吧。”系

  • 超神学院之雷尊觉醒之褚校(10)

    第10章听到这话,青年脸上露出不悦,却还是嬉笑地道,“几位美女,我们也是好心,毕竟这种地方,人少了,多无聊啊!人多了挤一挤才能热起来啊!”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男人语气上扬,明显带着一些意味不明的味道。周娇娇等人瞬间脸色难看起来。简忆看着听着男人的话,也冷眼看向对方,瞬间和对方对上了双眼。男人看到简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