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正文

西楼月在线阅读立誓

2021/6/11 18:33:22 作者:潮有信 来源:晋江文学城
西楼月
西楼月
作者:潮有信来源:晋江文学城
孤身而来,孑然而走。明明什么都知道,可白佑麟却什么都不能做……

陵光是在神医离开的当晚突然开始肚子剧痛的,似刀割,似绳绞,钻心入骨,痛得他在寝宫床上惨叫,翻了几个滚就是一身冷汗。医丞被召至寝宫时,他已浑身乏力,亵衣湿透。再三诊断,医丞也说不出所以然,战战兢兢不知所措。陵光抬手示意医丞退下,倚在床头闭目忍耐。他心知原本就怪不到医丞头上。歇了半柱香光景,有了些力气,去浴桶洗了澡,换上干净衣衫,再躺下不到半个时辰,又是一番撕扯筋骨的疼痛。

忍了又忍,陵光没再召见医丞,硬生生把惨叫咽进肚子,熬到疼痛稍缓。只是这一次,他疼昏过去了。

原本想在自己寝宫好好歇一晚,到底未能如愿。将近天明再次醒来,肚中痛楚隐隐约约,睡意全无。陵光取了纱袍披上,去了朱雀宫。

一路上,灯影幢幢,万籁俱寂。弯月未落,朝阳未起,将亮未亮,空气中尚带着几分微凉。陵光缓缓踱步,数次停驻,身后的近侍每每差点儿撞上他,吓得出了一头冷汗。

陵光有意转回。

那晚公孙钤抵换他的名字引发的状况,让陵光觉得无法面对公孙钤。藏在他心底的秘密早被人看透的羞愤,压得陵光喘不过气。

这几日来,他未曾再踏入朱雀宫一步,不过是早晚循例问一句公孙副相如何了。近侍们总回话说人未醒,然看起来好了许多。丞相也去探望过,回头拜见陵光时忍不住夸王上英明云云,说得陵光直想告诉他——本王何止英明呐,本王把命都换给公孙钤了!

可是这公孙钤,竟趁人之危,枉费君子之名!

脸上一热,陵光暗中唾弃自己:什么趁人之危,不过让那该死的公孙钤占了些小便宜。

随后又赶紧反驳自己:不不不,公孙钤并不该死。他罪不至死,还是让他活着,早些醒来吧。

就这么走走停停,还是来到了朱雀宫。偏殿门口有侍卫守着,陵光没让他们通传,反正公孙钤听不到,无法出来跪迎。推门进去,屋内闷热无比,一股子怪味儿,越往里走,陵光脸色越难看。

窗子紧闭,半点儿风也无。走了几步就能热出汗来。地上药炉还烧着,药渣散落一地,居然还有几个果核!床榻下,两个近侍四仰八叉地躺着,睡得正香,丝毫不知床上闷在厚被之下的人满头热汗,又因缺水嘴唇干得脱了皮。

陵□□得发抖,抬脚踹醒两个近侍,在他们惊叫出声之前侍卫已捂住他们的嘴,随着陵光示意的狠厉眼神将这偷懒的两个近侍拉出去惩治了。

上前两步,弯下腰来,陵光伸手将公孙钤额前被汗打湿的碎发拨开,又气又恼。气那些近侍如此懈怠,恼自己竟然让公孙钤吃了苦头。

跟随陵光的近侍很快取来温水,干净布巾。陵光便亲自动手,为公孙钤擦汗。

近侍拿来薄些的被子给公孙钤盖上,陵光去窗前把窗户打开了一半。

天将明,东方红光渐亮,宛若一道展开的红纱。肚中疼痛渐消,陵光长长松了口气。

年少时,他踌躇满志;长大后,志更高远。他一心所系为天下共主之位,何曾静下心来看月落,观日出。这一日看过了,观过了,心境迥然不同。

公孙钤曾说,惟愿吾王,做这盛世之君。

裘振也曾说,惟愿吾王,长享盛世。

可这盛世之君不好做,这盛世也难长享啊……他们都不在了,为君王之路何其孤寂,哪还有什么心思去想盛世!

此后三日,陵光彻底领教了老神医的手段。每天十二个时辰,有五六个在痛着,还有一两个用来沐浴,一遍又一遍换下汗湿的衣衫。余下的时光,睡上片刻,便勉强撑着去看公孙钤。他对公孙钤何时醒来已成执念,对公孙钤活下去更陷入了魔怔。早朝上,瘦了许多的他收到朝中诸臣的关怀,一个个叫他保重身体。陵光暗笑,想着若他们知晓王上命不久矣会是什么表情,然后他就愣了——若是公孙钤知道以命换命之事,君子如他,该会多么痛苦!

越想,越心凉,越发地不想死。

也罢,总归有神医,大不了再用别的,换本王残喘于世。

陵光用罢晚膳,想着再去看看公孙钤,途径御花园时,腹内绞痛,无论如何走不动了,便伏在园中石桌石椅上休息。痛得厉害,他眼中含泪,只好垂着头不让任何人瞧见。

偏有人要凑上前。

来者脚步不稳,到了他跟前,扑通一声双膝跪地,双手交叠置于额前,拜了三拜,抬起头时,眼眶湿润。正是公孙钤。

陵光勉强笑了一下,伸出右手,公孙钤立刻与他执手相牵。两手紧握,陵光眼中的泪便掉了出来。

“公孙钤……你来了。”

“王上,臣在。”

“你,还活着……”

公孙钤轻笑,点了点头:“臣已听近侍说了——承蒙吾王相救,悉心照料,公孙钤不胜惶恐,感念于心。今生今世,愿为吾王,粉身碎骨,万死不辞!”

两只手我得更紧了一些,甚是疼痛,可奇怪的是,腹中倒是不折腾了,暖暖热热,舒适无比。

陵光扑哧一声,含泪而笑。

“刚活过来,就说什么死啊死啊的……你呀,大笨蛋。”陵光咕哝着抱怨,笑弯了一双好看的眼睛。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生撩人在线阅读第四章

    第4章眼前所看到的景象,无疑令人有些目不暇接。要知道,现代的社会里面,因为人类科技突飞猛进的发展,伴随着现代工业的兴起,与之相对应的则是自然环境被大幅度的碾压牺牲掉。在我的记忆里面,我一定是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这样的景象的——这样的,仅仅是在看到的那一瞬间,就会从心底不由自主的产生震撼的神奇景象。那大概

  • 美丽新世界之破晓黎明在线阅读第8章

    Chapter7那天西弗勒斯身上发生了什么不用阿尔布雷特刻意去打听就被人告知了。毕竟他在斯莱特林的地位不一般,在知道了他的身份后,那些孩子的家长们都好生叮嘱了自家孩子一番。或许他的同龄人只听说过阿尔布雷特的教父路德维希·菲尔绍菲尔绍家族族长和魔药大师的身份,但是对于那些大人们来说,尤其是崇尚黑魔法的

  • 又从零开始在线阅读第一节

    深夜十点。南市街旁,一名清秀男子安静的坐在路旁打着瞌睡。他面前是张蜡黄的布,用几块碎砖压着,布上写着一排清秀的字。“祖传医术,针灸号脉,包治百病,治不好不收钱。”好家伙,包治百病?鬼才信!路过的行人撇了眼,又瞅瞅摊位前坐着的年轻男子,吐了口唾沫,不屑的走开。“娘的,又干坐一天,一毛钱都没赚到。”秦枫

  • 有种感觉,我想成为永远之没落云家(1)(4)

    云家是春风镇本土三大家族之一,在春风镇还没有闻名的时候,就已经扎根于此,传承千年,底蕴深厚,云家曾是一个光耀非常的家族,在春风镇的数百年都是其他家族只能仰视的存在,不仅仅是因为云家的家底丰厚、财富多到令人咂舌,更是因为云家在百年之前出现了一个召唤师!召唤师,浩瀚大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神秘职业,无数人

  • 身患绝症后我爆红娱乐圈之不能说的秘密

    海湾小镇内部禁止行车,是没有任何车道的,所有的私家车、大巴全部都停在小镇外围的巨大停车场,停车场除了地上,地下还有3层,穿着黄色制服的工作人员正在各个关键路口指挥交通。黄杨止最后把大巴停在了停车场腹部,实在没办法,外围车都挤满了。看着前面的小孩子们鱼贯而出,沐尘拉开安全带,站起身来,回头说道:“你们

  • 往生事务所之吃独食(8)

    萧远山听了眉头皱了起来,刘芷岚就道:“你给我喝的鸡汤不用还,她抢人家的鸡汤才用还。所以,她骂的也不是我!”见他生气了,她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劝道。果然,她的话音一落,外头就传来萧天佑不悦的声音:“娘,你瞎说啥呢?不过是一只鸡么?啥天打雷劈?”杨氏讪讪的:“娘又没有骂你和巧珊。”萧天佑:……你这么说,不

  • 牵缘人在线阅读第九章

    【眼前的这抹苍蓝月光,映照着手中锋利刀刃……想要豁出一切守护之物,是你梦想着的,那个世界。】女声悠扬,声线并不婉转却带着磅礴气势。审神者4号听着听着便不由自主地小声道:“倘若我等的思念可以永存,纵使此心凋零飘散……”“大将,怎么忽然听起歌来了?”厚藤四郎一出声,鲶尾也跑了过来:“是什么歌?我也要听!

  • [综]目标是星辰大海第九章在线阅读

    平静的日子总是持续没多久就会被打破,继燕洵的生辰宴后,一件件阴谋诡事接踵而来,浮出水面。“皇姐,皇姐…”进去寝宫,一看到红葵,元淳克制不住地扑进她怀里,眼泪不停地掉,像是受了莫大委屈。“怎么哭了?”从婢女处取来帕子,红葵轻轻擦拭元淳的眼泪,温声哄她。“冰坨子他…他有侍寝婢女…对她很维护…我气不过和他

  • 离离野火之姗姗来迟的主角

    被拖入地下的玛修尝试用自己的力量和身体里的魔力去挣开蛇形魔兽的束缚,但是当她发现力量不行,开始释放魔力的时候,大蛇(暂称)的大嘴突然咬上了她没有铠甲阻挡的大腿内侧,开始疯狂的吸食她释放的魔力,并对她的身体释放了麻痹她的毒素。随着身体里魔力的减少,玛修的身体变得越来越无力,而大蛇则是越来越精神,力量逐

  • 龙的信仰在线阅读第四章

    逍遥老祖斜视鄙之。偶然心生一计,睁眼回笑,道:“浚源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们的好日子要到头啰!”说罢,他一声令下,丛密林中,无以计数蠢蠢欲动的邪派弟子一拥而上。喊杀之声淹没壑山之下。逍遥老祖中意宋仙雪出尘脱俗,奈何身形一动,十多个瑶碧派高手迎面拦来,不得已只好先把宋仙雪置一边。浚源老祖有不好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