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正文

二货少年成神记镜玄【捉虫】

2021/6/11 18:05:52 作者:锦鲤的暖宝宝 来源:纵横中文网
二货少年成神记
二货少年成神记
作者:锦鲤的暖宝宝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位普通的大三实习生九七在饱受社会毒打后一个人来到山上散心,却在不经意间穿越到一个充满魔法的异世界,携带先进知识的九七在经历了种种事后决定在这个世界创出一片新天地...

这面阴阳八卦镜,全名为阴阳五行八卦镜,诞生在唐朝,为袁天罡所造,内设三十六法阵,可避邪秽保平安,赠予杜淹,当时杜淹担任天策府兵曹参军却在杨文干事件中受到牵连,被流放巂州,在途中将其不幸遗失,却不想被二道贩子漂洋过海地送到了平安京。

那八寸小人站在八卦镜上,仍满口的唐话,谈到“那小贼竟以十五铜钱的价格将我卖给一个三天没洗澡的卖咸鱼的小贩”之时,还气愤地夹杂着几句日语,这一定是不是和晴明阿爸学的,晴明阿爸就算面对黑晴明也没有气急败坏成这样,一定是黑市贩子教坏了他,半点不学好。

萤草本来就是华国人,虽说教育里面流行普通话,但是文言文也是绝对没有问题的,虽说听得有些艰难,大致上还是能明白大概。

萤草看了一眼一旁听得云里雾里的首无,这才放下心来,也不是所有妖怪都像萤草那样多才多艺,哎,都过了千年了还要担心晴明阿爸的名声哟,自己这么好的式神哪里找哟,萤草凑不要脸地夸了自己几遍之后又将视线回到了那灵器之灵身上。

发泄过后,他又恢复了原本那副风雅之士的翩翩君子风范,语言也通顺了许多,原来杜淹遗失八卦镜之后,被路过的云游小贩捡到。

小贩不识货却也认识上面镶嵌的玉,唐朝虽富也不是所有人都能用得上如此品质的玉,担心失主报官又舍不得玉,贪心之下以外力毁之,夺玉后,铜镜卖于市井渔夫。

灵器之灵说到此处又忍不住生气,袁天罡以道德经养器,杜淹身上也负有大气运,他数次替其挡了邪祟,功德没入体内便有了些许道行,只待天劫之后便可成精。

那云游小贩将玉掰去,无异于割肉剜骨,更是让他深深折损了修为,差一点就连灵识都被抹去,陷入沉睡之中,断断续续醒过几次,每次都被海浪冲刷,闷头洗了海水浴,海水善腐蚀,三十六法阵折损一半,简直醒来一次就想吐血一次。

也别说不愧是法宝级的,即使挂在渔船上风吹雨打也耐不住人慧眼识英,再次被人买下,这次还要惨些,当做卖鱼的添头送的,不过结果还算不赖,那人是个识货的海商便以特殊渠道卖到了日本,被麻仓好买下送给了晴明阿爸。

安倍晴明不愧是当时平安京最伟大的阴阳师,以一己之力补齐了三十六法阵中的二十四个,并融合了阴阳师自己的符咒,阻止了器灵的灵气溃散,那微弱的器灵才得以喘息,因为融合了阴阳术的原因,即使还只是个灵识也能够短暂地显形。

萤草自然是觉得晴明阿爸是最棒的,不过她自己是没有见过晴明阿爸手里面有过这个灵器,可看着他那副和晴明阿爸有五分想像的脸,要说没关系那也是不可能的,器灵显形外貌似其主,这是彼岸这边公认的,能这般相像,渊源绝对不浅。

不过说到相像,也不得不提黑晴明那张脸了,可以说和晴明阿爸一模一样,只不过脸上有着妖纹,据说是晴明阿爸本体的黑暗面分裂出去的,在萤草看来,却看上去倒像是特意为了和晴明阿爸区分开来而化的。

萤草自己曾开玩笑说去干脆去阴阳屋的妖怪区看看,说不定还能碰到黑晴明买黑粉呢,阴阳屋是给妖怪们做衣物的小店,从造型到武器装扮一应俱全,也贩卖各类的御魂还有品质较高的达摩蛋。

萤草当时只是开个玩笑,却没想到一语成谶,那个时候新出的限量品的姑获鸟的外装【金銮鹤羽】,为了能让自家劳模姑姑羡煞旁人,晴明、神乐、博雅分成了三队瞒着姑姑去刷皮肤。

晴明阿爸明明明那么白却是非洲人体质,至少萤草跟着他是半根鸟毛没看见,倒是神乐刷出来了,兑换的时候雪女冰封住的表情都要裂了,原来她看见大天狗抱着一包的脂粉走出了阴阳屋,可惜他跑得太快,雪女的冰还是慢了一步,没把他冻在原地,看他怀里的脂粉数量,估计短时间在阴阳屋是蹲不到他了。

萤草这边想着,那器灵看着萤草挂在腰间的牌子率先叫了出来,“你是萤草?”萤草先是看了一眼牌子,上面还写安倍晴明的名字,然后才看着他点了点头。

器灵又吃惊了起来,用手捂着嘴,他周边的风范还是学着平安京的风雅儒士,骨子里又带着点唐朝的君子如风,行动间却有一股潇洒的味道,就算他现在眼睛微微睁大也并不显得突兀。

“晴明大人一直在找寻你,妖怪的寿命很长,他等不下去了便再最后托付给我们一句话,如若有缘便带给你所知。”器灵双手抱拳,他伤了根本就算补全了法阵沉睡的时间也很长,惯常用的还是华国的古礼,嘴里却完整地说出了一句日语,“谢谢。”

明明一点儿也不搭调,看着那张有五分相似的脸,仿佛间,又是樱花树开,晴明身着狩衣,执笔成画,博雅吹笛悠远,神乐于林间奔跑,雪女又冻了一池春水,姑获鸟旁小式神围了一圈。

“这不是我应该做的嘛。”萤草泣不成声,擦了擦眼角,声音仍带着哽咽,泪眼朦胧之中,安倍晴明一如往昔般温和地笑了。

过了好一会儿萤草才缓过神来,首无撇过脸递给了她一块帕子,嘟嘟囔囔道,“以后可别这么哭了啊。”一想到之后自己的总大将是一个爱哭鬼,首无就有些无奈,不过看着萤草通红的眼角又忍不住担忧。

萤草半点没好意思,顺手便拿了,萤草这种弱小的妖怪在阴阳寮里面总是受到优待的,虽说刚开始有点的确有些尴尬,但是萤草自己二十年的人类生涯在妖怪几百几千年的寿命里面简直渺小得都快看不见,久而久之她也就习惯了,并且非常热衷于扮猪吃老虎这种行为。

萤草痛痛快快哭过一场之后便恢复了干劲,过往的事情变成记忆,但是未来的日子还要前行,晴明阿爸肯定也更想见到现在的勇敢前行的自己,而不是颓唐的萤草。

萤草想起了自己原本寻找灵器的事情,便对着器灵说道,“你能先把结界去掉吗?我们被这个结界困了好几天了。”

器灵一愣,他还陷在之前萤草一言不合大哭之中呢,没想到事主居然振作得没那么快,他支支吾吾地说道,“这恐怕还不行。”

眼见着萤草身上又冒出那种恐怖的气氛,右手持着蒲公英的手像是无意识地挥动了两下,几经波折至今才刚刚恢复了一点道行的灵器都要吓哭了,他哆哆嗦嗦地说道,“这位壮士,”话还没出口萤草的妖气把桌上的纸都掀得翻了起来,又很没骨气地改口道,“这位小姐,我是真得做不到。”又连忙将理由说了出来,就怕慢了,萤草一蒲公英砸下来本体就要碎成渣。

器灵原本是正统的道家灵器,安倍晴明补全了一半多法阵,又融合了阴阳术式,虽说挽回了器灵溃散的灵魂,但也有水土不服的问题。

阴阳术来源于华国的阴阳学说,和道教并列百家,虽说有点共通之处其实并不一样,器灵完美融合这两种理论就花了将近九百年,不过收益也是巨大的,至少他又摸到了成精的门槛。

“我体内法阵聚灵阵还在,会在我入定的时候自发吸收周围灵气为我所用。”器灵有些不好意思说下去,“自从此间房子的主人将我挂到此处,便有股奇异的气息,不似灵气却又不像是妖气,现代灵气稀少,那股气息能够加快我的修炼,一时没有忍住诱惑便将它炼化。”

“可这股气息和道教和阴阳术皆不相容,我正想办法让他们处于平衡,在关键的时刻晴明大人的灵气突然闯了进来。”器灵悄悄地看了一眼萤草,“触发了阴阳术式,结界便自动升起了,我现在体内灵气不稳,没有办法自由控制结界。”

听到奇怪的气息,萤草已经信了大半,她在云雀身上也能感受到不同于常人的感觉,他常年呆在云雀的办公室里面误食了也是有可能的,可是她却没想到眼前的器灵确实一个十足的吃货,吃了一点儿自然是没事的,器灵几乎有了就让它自发入体在体内形成一个小周天,要不然也不会和体内另两方灵气打起来了。

不过萤草倒是没想到,这件事转到后来又变成了她的锅,毕竟如果不是为了救自己,晴明阿爸也不会甩下这灵气下来,可是她完全忘记了,以眼前这个没有传承大中华优秀品质却将吃货本性流传下来的灵器,很有可能那道灵气完全就是被他嘴馋吃了。

此时的萤草还没想这么多,等她想到了就拿着蒲公英让这器灵签订了很多不平等条约,硬生生将他剥削到底,说到底苍天好轮回,是谁的锅就得谁背,天道看着呢。

萤草开了口,“你,你怎么称呼?”

“镜玄。”器灵微微仰起头,明显对着名字很是喜欢。

萤草点了点头,“镜玄,你自己调整后要几天?”

“大概再来个五百年吧。”镜玄一本正经地说道。

“……”在这学校呆五百年?那岂不是都要从萤草变成地缚灵了?一想到这个可能性萤草便觉得草生无望了,她上前一步,狞笑着对镜玄说道,“我觉得我还是把你打碎了更快一点儿,反正本来也只想留个念想,大不了之后再想办法融合起来。”虽说萤草不认识会锻造妖刀的妖怪,但是妖刀姬肯定认识,保证一点儿痕迹都没有。

眼看着蒲公英就要砸上自己的脸,镜玄连忙大声喊道,“只要我过了雷劫实力便可以更上一步,那时候肯定能够控制了。”

萤草收回了蒲公英,她本来就是想吓吓镜玄的,不仅仅镜玄是晴明阿爸改造过的,更是因为他带给了萤草晴明阿爸最后的讯息。

镜玄又继续说道,“我的实力已到,但雷劫至今为止也不知道为何。”

这件事萤草是知道的,华国现在过雷劫要摇号,不过日本这边没有妖怪要渡雷劫的说法,这两边的体系不同。

萤草上下打量了一下镜玄,虽说镜玄出生在唐朝,但实际上长在日本,这样子镜玄到底算是哪国的精怪?华国否?日本否?半华半日否?这也是一个未解之谜诶。

问首无,首无也不清楚,不过他倒是有办法的,他小心翼翼地说道,“你可以去问问华国驻日大使,白泽大人。”

先不说白泽的大使身份,光是他是知晓天地万物的神兽就足够让萤草走一着了。

“就算我愿意去找白泽,”萤草有些迟疑,“我也被困在结界里面出不去。”

这个时候镜玄却异常积极,他连忙说道,“我可以打开结界十秒,你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冲出去。”

看着镜玄这兴致勃勃的样,而且完全没有第一次知道雷劫还有摇号的错愕,萤草总觉得他是有准备地挖了一个大坑让自己跳,不过总归欠了他人情就当还了就是,而且萤草也想顺便问问白泽大人,像她这种情况可否回到祖国麻麻的怀抱?

不过还有一个问题,萤草看着风纪委员室满目疮痍,她之前情绪失控没有控制好妖力,正巧窗户外树上有只白猫喵呜喵呜地叫着,萤草见过它在云雀的抚摸下打着小呼噜,打开窗把它引了进来。

幸福地在地板上打着滚的猫咪完全没有意识到它做了一次妖怪的背锅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美丽新世界之破晓黎明在线阅读第8章

    Chapter7那天西弗勒斯身上发生了什么不用阿尔布雷特刻意去打听就被人告知了。毕竟他在斯莱特林的地位不一般,在知道了他的身份后,那些孩子的家长们都好生叮嘱了自家孩子一番。或许他的同龄人只听说过阿尔布雷特的教父路德维希·菲尔绍菲尔绍家族族长和魔药大师的身份,但是对于那些大人们来说,尤其是崇尚黑魔法的

  • 又从零开始在线阅读第一节

    深夜十点。南市街旁,一名清秀男子安静的坐在路旁打着瞌睡。他面前是张蜡黄的布,用几块碎砖压着,布上写着一排清秀的字。“祖传医术,针灸号脉,包治百病,治不好不收钱。”好家伙,包治百病?鬼才信!路过的行人撇了眼,又瞅瞅摊位前坐着的年轻男子,吐了口唾沫,不屑的走开。“娘的,又干坐一天,一毛钱都没赚到。”秦枫

  • 有种感觉,我想成为永远之没落云家(1)(4)

    云家是春风镇本土三大家族之一,在春风镇还没有闻名的时候,就已经扎根于此,传承千年,底蕴深厚,云家曾是一个光耀非常的家族,在春风镇的数百年都是其他家族只能仰视的存在,不仅仅是因为云家的家底丰厚、财富多到令人咂舌,更是因为云家在百年之前出现了一个召唤师!召唤师,浩瀚大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神秘职业,无数人

  • 身患绝症后我爆红娱乐圈之不能说的秘密

    海湾小镇内部禁止行车,是没有任何车道的,所有的私家车、大巴全部都停在小镇外围的巨大停车场,停车场除了地上,地下还有3层,穿着黄色制服的工作人员正在各个关键路口指挥交通。黄杨止最后把大巴停在了停车场腹部,实在没办法,外围车都挤满了。看着前面的小孩子们鱼贯而出,沐尘拉开安全带,站起身来,回头说道:“你们

  • 往生事务所之吃独食(8)

    萧远山听了眉头皱了起来,刘芷岚就道:“你给我喝的鸡汤不用还,她抢人家的鸡汤才用还。所以,她骂的也不是我!”见他生气了,她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劝道。果然,她的话音一落,外头就传来萧天佑不悦的声音:“娘,你瞎说啥呢?不过是一只鸡么?啥天打雷劈?”杨氏讪讪的:“娘又没有骂你和巧珊。”萧天佑:……你这么说,不

  • 牵缘人在线阅读第九章

    【眼前的这抹苍蓝月光,映照着手中锋利刀刃……想要豁出一切守护之物,是你梦想着的,那个世界。】女声悠扬,声线并不婉转却带着磅礴气势。审神者4号听着听着便不由自主地小声道:“倘若我等的思念可以永存,纵使此心凋零飘散……”“大将,怎么忽然听起歌来了?”厚藤四郎一出声,鲶尾也跑了过来:“是什么歌?我也要听!

  • [综]目标是星辰大海第九章在线阅读

    平静的日子总是持续没多久就会被打破,继燕洵的生辰宴后,一件件阴谋诡事接踵而来,浮出水面。“皇姐,皇姐…”进去寝宫,一看到红葵,元淳克制不住地扑进她怀里,眼泪不停地掉,像是受了莫大委屈。“怎么哭了?”从婢女处取来帕子,红葵轻轻擦拭元淳的眼泪,温声哄她。“冰坨子他…他有侍寝婢女…对她很维护…我气不过和他

  • 离离野火之姗姗来迟的主角

    被拖入地下的玛修尝试用自己的力量和身体里的魔力去挣开蛇形魔兽的束缚,但是当她发现力量不行,开始释放魔力的时候,大蛇(暂称)的大嘴突然咬上了她没有铠甲阻挡的大腿内侧,开始疯狂的吸食她释放的魔力,并对她的身体释放了麻痹她的毒素。随着身体里魔力的减少,玛修的身体变得越来越无力,而大蛇则是越来越精神,力量逐

  • 龙的信仰在线阅读第四章

    逍遥老祖斜视鄙之。偶然心生一计,睁眼回笑,道:“浚源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们的好日子要到头啰!”说罢,他一声令下,丛密林中,无以计数蠢蠢欲动的邪派弟子一拥而上。喊杀之声淹没壑山之下。逍遥老祖中意宋仙雪出尘脱俗,奈何身形一动,十多个瑶碧派高手迎面拦来,不得已只好先把宋仙雪置一边。浚源老祖有不好预感

  • 超级系统之异能少年在校园第七章在线阅读

    老将魂归黄沙阵,兵乱何人咏泣悲?意气风发窃军令,百骑便能定乾坤。上将军坐镇东岭,虽年事已高,然其本部兵马。亦只服于上将军,左岸虽知上将军危急,却不敢轻易差将前往。左岸心底盘算得定,东岭必被攻破。即使群龙无首,也能迟滞叛军。便亲自提了所有兵马,汇合陆辅向东岭叛军杀来。叛军首领调集所有兵马,兵分四路,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