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正文

酒剑当歌第8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8:20:56 作者:黄芦 来源:纵横中文网
酒剑当歌
酒剑当歌
作者:黄芦来源:纵横中文网
如今功名显著,却难逃俗世纷争。曾回首,却是将她错认,只有市井上还有我们的故事。

就在白发男子和少女对话的同时,临江楼三楼隔壁的另一个雅间内,还有一群人却在密谋着另一个惊天计划。

一个时辰前,临江楼三楼总共来了两拨客人,而这两拨人差不多是前后脚到达的。后面来的是白发男子和那个狐妖少女,而在他们之前,却还有四个人早早地占据了这么个视野独特的位置。

这四个人衣着奇特,都是长袍兜帽,在这么个能热死人的鬼天气里,显得尤为抢眼。从衣着推断,这四个人应该是来自西域的行商。

一进雅间,为首的一个白袍男子直接丢给伙计一锭金子,随即吩咐他不许任何人打扰他们。看着手中那颗沉甸甸的金元宝,酒楼伙计眼睛都直了。有了这笔横财在手,谁还去管这四个外族人到底吃不吃东西,或者他们闷在房间里干嘛。

等到闲杂人等都走光了,另一个被红袍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人四下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随即一股犹如实质的血红色真气从他脚下蔓延开去,给这个房间布置了一个强力的禁制。当一切都万无一失后,红袍人才缓缓的坐了下来。而跟在红袍人身后的一个黑袍男子,自顾自的走到了门边,仿佛一尊门神的一般,阴冷的靠在了柱子上。

看到红袍人落了座,为首的那个白袍男子才谨慎的坐到了对面。而他身后跟着的那个看上去有些纤瘦的女子,则恭恭敬敬的站在了他的身侧。

沉默许久后,白袍男子摘下兜帽,眼神犀利的望向对面的红袍人。他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怪异的发型和他额头上镶嵌着宝石的发箍都证明了他来自西域的身份。中年人面容阴冷,一看就知道是个城府极深的角色。他手指轻敲着桌面,沉声问道:

“老祖,不知那件事,进行的怎样了?”

被宽大的红袍包了个严严实实的人巍然不动,从外表上根本无法辨识到底是男是女。那低垂的兜帽下面,只有一片无法辨识的漆黑。停顿片刻,红袍人缓缓的伸出了手。看到他伸出去的手的瞬间,对面的白袍人和他身后的女子眼角都是不受控制的一阵抽搐。那根本不像是人类的手,蒲扇般的手掌配上奇长无比的手指,宛如枯树那狰狞的枝杈一般平伸着。更加怪异的是,从那干枯怪异的手掌一直延伸到手臂的部分都被白色的纱布包裹着,仿佛,是那传说中的木乃伊一般。

红袍人的怪手停滞在了半空,一个沙哑又似金属摩擦的恐怖声音,从那漆黑一片的兜帽地下传了出来:

“东西,拿来。”

头戴发箍的中年人犹豫片刻,伸手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锦盒轻轻地放在了红袍人的怪手之上。红袍人收回手,仔细端详了一阵,随即另外一只怪手也伸了出来。

锦盒打开,里面赫然装着一枚鹅蛋大小,散发着血红色光芒的怪异石头。红袍人把石头放到兜帽下,似乎是闻了闻,随即满意的点了点头:

“很好。”

发箍男子长出了一口气,有些不解的问道:

“老祖,不知你找这鸡血石用来做什么?这东西虽然不好找,可并不算什么稀罕之物。”

红袍人不屑的嗤笑了一声:

“无知凡人,亏你还是明教的护法。在西域那么久,就没听说过鸡血石的传说么?”

“鸡血石的传说?”白袍男子楞了一下,随即恍然道:“你是说,那个关于凤凰血的传说。”

“不然呢?”

“可是……那些都是传说啊?”

身为明教左护法的男子疑惑的望向对面这个言行怪异的红袍人。

“传说?或许几百年后,我们也成了传说呢!”红袍人语气森冷,并不想在这件事上过多解释,“有了这颗鸡血石,就证明那传说是真的。”

“难不成,世间真有凤凰?”白袍人一脸错愕,随即眼中突然闪过一丝狡黠,他稳定了一下情绪,用商量的口吻说道:“老祖,如果您说的是真的。不如我们再合作一次,万一真能找到传说中的凤凰,我只要一滴精血即可,您看怎样?”

红袍男子收起鸡血石,不置可否的答道:

“此事,我们稍后再谈,先说说眼前的事吧。”他站起身,走到了正对着古御街的窗户旁边,朝着远方凝视了许久后缓缓说道,“这一路我派人截杀了他们两次,都失败了。最后这一波,是毒娘子带队,如果还不能得手,那就怪不得我们一品堂了。”

“老祖哪里话。”白袍人一并站起,缓步踱到了血魔老祖身后,“毕竟他们身边有个天象境的法地道人在,想得手也的确不是那么容易。我们本来也就是想找找朱元璋的晦气,跟传说中的凤凰血相比,区区一颗人参果和剑丸,没有就没有吧。”

“哼!”血魔老祖冷笑一声,“摩柯,你这话糊弄糊弄旁人也就算了,想糊弄老祖我,是不是还早了些?”

闻听此言,白袍男子表情就有些不自然。他刚想解释些什么,却听得血魔老祖继续说道:

“还是别装了,我就不信,那大名鼎鼎的人参果,还有那颗吞下去就能多出几个甲子功力的剑丸你不想要?你还真把老祖我当成初入江湖的雏儿了不成!”

听到红袍人语气不善,名叫摩柯的白袍人连忙躬身说道:

“摩柯一时说错话,还望老祖见谅。”

血魔老祖转过身,赶苍蝇般随手挥了挥说道:

“算了,念在你们明教与我同仇敌忾的份上,就懒得计较这么多了。看时辰,那边也差不多动上手了,我们坐下来等等消息吧。”

一边说着,红袍人再次坐回了方才的位子上。就在这时,窗外一阵飞虫振翅的声音突兀的响起,在屋内众人的注视下,一只好似夏蝉的青绿色飞虫晃晃悠悠的飘了进来,随后肆无忌惮的落在了血魔老祖的肩膀上。

红袍人从小虫的腹下取出一张纸条,沉吟片刻后语气森冷的说道:

“毒娘子他们失手了,跑掉了一个锦衣卫,正带着东西入城。地鼠虽然正在追,不过看情形肯定是来不及的。”

说罢,他随手一甩,将那张纸条震成了粉碎。

摩柯紧张的询问道:“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还能有什么办法?这是应天府,有三个老不死的供奉盯着,连我都要忌惮三分。”血魔老祖有些不忿的继续说道:“再者说,江湖规矩,天象境高手不可在城内出手比斗。这是规矩,如果我破了规矩,那就是跟全天下的人作对。虽然老祖我有着天象境一品的实力,可你别忘了,武当山那个张疯子还活着,谁知道那老怪物是不是已经突破了天人一线的境界。凭他跟朱元璋的交情,保不齐会满天下的追杀我,老祖我可不想无端端的招惹这个晦气!”

“可恶!”白袍男子重重的拍了一下桌面,“便宜朱元璋那狗贼了,平白无故得了这么两件宝贝。”

“稍安勿躁,现在下结论,还为时尚早。贡品一刻未进皇宫,事情就都有转圜的余地。我们静观其变,看看是否还有机会可寻。”血魔老祖似是无意的瞥了一眼白袍男子身后侍立着的那个女子,突然转换话题的问道:“贡品的事先放到一边,另一笔买卖,你们还做不做?”

左护法摩柯微微一怔,压低了声音紧张的说道:

“老祖,小心隔墙有耳……”

“呵呵,隔墙有耳?摩柯,你是小瞧我血魔老祖的实力么?”说着,红袍人那漆黑如墨的兜帽底下,猛地迸射出两团嗜血的红光,“我的神念早覆盖这方圆百丈,连只蚂蚁爬过我都能一清二楚。再加上我亲手设下的禁制,难不成还有人能偷听你我的谈话不成?不是我妄自尊大,这应天府地界里,只有钦天监那三个老不死的供奉值得忌惮,其他人,老祖我还没放在眼里。”

“是是是,老祖神功盖世,是摩柯失言了。”摩柯眼角抽动,很是不甘心的再次低下了头,“关于行刺的事,不知老祖是如何安排的?”

“那件事么,风险极大,老祖我是不可能亲自出手的。不过你放心,我已经安排了阿萨辛等人处理,只要有机会,朱元璋的命只不过是囊中之物。”红袍人兜帽内的红光妖异的闪烁着,“不过我们约定好的事你可别忘了,一旦事成,给老祖我来个护国天师或者武林盟主当当。即便事不成,你们明教圣火令上面记载的东西,也得给我抄录一份下来,知道了么?”

“是,一切都按老祖说的办。”

正当白袍男子欣然应允的时候,他身后那个一直默不作声的女子,轻轻地拉了一下他的衣角。

这个举动被血魔老祖看在了眼里,他上下打量了那女子许久,语气森冷的问道:

“这位想必就是你们明教的圣女了吧?传闻中圣女貌若敦煌壁画中的飞天仙女,也不知是不是真的?”

说罢,红袍人抬手一挥,一股无形的气劲直卷向惊恐的女子。眼看着气浪将女子脸上的面纱掀起了一角,摩柯骤然起身,竭尽全力的将那股气浪震散了开去。他挡在女子身前,强压住心中的怒气说道:

“老祖,圣女乃是我明教的极为尊贵的人,您这样做,是否有失礼数。”

红袍人阴阴地笑着:

“好一个极为尊贵的人,难道你最初的计划里,不是以入宫献舞为名,把这丫头从到朱元璋枕边么?就凭她这两下三脚猫的功夫,恐怕行刺不成,还得被吃的骨头都不剩。”

摩柯尚未答话,他身后那瘦小的女子却突然开口道:

“血魔前辈,我虽为女子,可也懂得忠义二字。我出身西域,又身为明教圣女,无论是为了西域的百姓,还是明教的教众,我甘愿以身犯险。生亦何欢,死亦何苦,熊熊圣火,焚我残躯!就算拼上一死,我也会竭尽全力,取那狗皇帝的性命!”

女子声音极为悦耳,听上去也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血魔老祖怪手轻轻捻动,语气玩味的说道:“小丫头,你可想好了。与其便宜姓朱的老匹夫,还不如送给老祖我当那双修的炉鼎。什么忠义,什么明教大业,跟着老祖我,在塞外逍遥快活岂不是更好!”

话音未落,红袍人怪手一抓,一股强大的吸力顿时把白袍少女拽的踉跄几步。忍无可忍的摩柯运足真气,两块火焰形状的令牌突然出现在他手中。霎时间,白袍男子双臂上缠绕起了两条狰狞的火蛇,一波波热浪,朝着血魔老祖逼了过去。

红袍怪人纹丝不动,双手只是轻轻地在桌上一拍。一股血红色的气劲从他身上爆发出来,将那股热浪推了回去。眼看着屋子内的几人就要大打出手的时候,窗外的街道上,传来了嘈杂的响动声。

血魔老祖瞬间收敛了气息,一个闪身便来到了窗边。摩柯凝神戒备了许久,见红袍人并没有继续出手的意思,便小心翼翼的收拢了真气,安抚了身后的女子后,也走到了窗边。

二人放目望去,古御街上,黑袍锦衣的锦衣卫千户,正与那一品堂的高手地鼠打在了一处。眼看着地鼠即将得手,突然间街道上弥漫起了浓厚的雾气。这一异象把窗边的两个人吓了一跳。

深知其中利害的摩柯沉声问道:

“天象境高手?”

他一旁的血魔老祖身形微微一滞,语气突然变得紧张的说道:

“不好,应天府里有了不得的高人在。”

说罢,他一甩袍袖,朝着门口大步走了过去。经过那个靠在门边的黑袍男子时,他冷冷的吩咐道:

“阿萨辛,后面的事就交给你去处理,老祖要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了。”

黑袍男子躬身应是,随后跟随着红袍人离开了雅间。可在他转身的瞬间,男子被兜帽遮挡的眼睛与不远处的摩柯对视了一下,二人交换了一个怪异的眼神后,随即消失不见。

仅剩下摩柯和圣女的雅间顿时安静了下来,看着依旧站在窗边注视着街道上面动静的男子一眼,身为明教圣女的女子低声问道:

“左护法,我们还要跟那血魔合作么?”

沉吟了许久,摩柯阴冷的说道:

“为今之计,只能依靠他们一品堂的力量。琉心啊,你且放宽心,我自有办法护你周全。等我们的目的达到了,什么血魔老祖,不过是一只蝼蚁罢了。”

听着白袍男子的话,圣女也默默的走到了窗边,一同朝着街上望了过去。只见浓雾之中,三条人影一处触即分,还不等看清各自的去向,一个身穿明黄色道袍的人从天而降,将那地鼠活活踩死。

确认一品堂的人再次失手后,摩柯望着那迟迟无法散尽的浓雾低语道:

“这一下,应天府要有好戏看了。我们静观其变,或许,事情真的会有其他的转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报!少将她要娶那只雌虫![abo 虫族]在线阅读第8节

    没等铁手和冷血回答,浑厚的声音已经从屋内传来,“门口可是无情?何事?快快进来......”这着急的语气,令胡浩为之一振。“进。”冷血回复永远似乎只有这么几个字。“请吧。”铁手温文尔雅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同时眼神火热望着无情与追命身边的胡浩,多好的男人啊,一边看一边想果然在龙爷身边是对的。冷血更是目不转

  • 湘笙两世我的道长在怀疑

    沈道长最后还是固执的换回了自己的道袍,一头青丝也都一丝不苟的全部束在了发冠中,这让沈清晏有点无奈。不过想一想也是,且不说身高,道长的身材可跟自己那弱鸡的身体没法比,穿上他的衣服也只是凑合能穿。虽然那衣服是之前买大了的,不然沈澄泓肯定穿不了。沈清晏想起对方头发柔顺的触感,不由得捻了捻手指。“.....

  • 总裁的专属炼丹师在线阅读跟着师傅去游历

    拜过祖师、认过祖、我就已经入了门派,跟师伯还有两位师兄相处的很好。他们都很喜欢小灵子,师伯还送了见面礼,是一块玉佩听师傅说,里面含有功德之力。我们要分开了还真是舍不得他们,没办法这是门派的规律,必须四处奔波借此累积功德,更多的是救人,这是门派立下的根本。又要开始和师傅一起游荡了,不过这次不同,师傅打

  • 违背原则在线阅读第3节

    “九百九十九。”一条线条分明的手臂带动紧攥的拳头,拉开一个诡异的弧度,重重砸击在巨大的沙袋上,可这沙袋自始至终没有丝毫颤动。“一千!”赵西铭在心中默念,修长笔直的身形被巨大的沙袋挡住。他抓起石桌上的布巾擦拭身上的汗水,穿上干净的麻布衣衫,转身离开练功房。就在他关上房门的一刹那,那两米高的沉重沙袋剧烈

  • 圈养大明星在线阅读第五节

    回到蓝家,蓝曦臣就和蓝忘机去安排水行渊后续事宜了。温遂让阿宁先去休息,拉过温情商量。“你之前有听说过温家出现过水行渊吗”温遂看温情摇头,接着说“温若寒一直将我当普通医者,前阵子送来几个受伤的温家客卿,实力不错,可都被水祟所伤,现在想来是被水行渊所伤才对。”“水行渊百年来才出现过那么一两个,碧灵湖以前

  • [怒晴湘西]恋上总把头第三章在线阅读

    林悠悠鬼鬼祟祟穿过走廊,来到医生办公室。探进脑袋扫视了一圈,看到的都是一些穿着白大褂的人。“你找谁?”一个医生发现了她,走过来问。突然医生的表情变得生动起来,这个医生好像认出了林悠悠,盯着她说:“你是林悠悠吧!”林悠悠不好意思的说:“你怎么认识我?”医生哈哈大笑,指着林悠悠说:“你还不认识,那天当着

  • 总裁大人关灯吧之身世之谜

    第六章身世之谜小飞带着归海枫来到别院,归海枫此时眼里看到只有一个佝偻的背影。陈院长正在对孩子们说着什么,他站在太远没听清楚。小飞见归海枫停下脚步,也跟着停下来默默看着陈院长。正在忙乎的陈院长好像发现了什么,转过身来,看到的是已经三年未归的归海枫。归海枫也默默盯着陈院长,三年了,陈院长没什么太大的变化

  • 漠世界第9章在线阅读

    馆陶公主喜欢陈午喜欢的不得了,近日来陈午这般待她,她更是把整颗心都放在了陈午身上,直到宫中有消息说,王夫人想见自己一面,馆陶公主没有回应,第二天就带着陈阿娇进了宫。刚巧那日窦太后心情好,就留了汉景帝跟刘荣一起用膳,刘荣看着面前粉雕玉琢的阿娇,心中有千言万语要说,怎奈时机不对,只能强忍着。陈阿娇什么都

  • 天王的文艺人生在线阅读第7节

    都说天家无手足之情,福临不愿让这话在自己的儿子们身上再次应验。哪怕因玄炜是玄烨一母同胞亲弟弟,福临也高兴玄烨会这般让着玄炜。原本给玄烨准备的纳兰容若让玄炜挑走了,福临琢磨着怎么也得再给玄烨再来一个伴读。毕竟玄烨日后是要做太子的,和其余兄弟都是一个伴读也有些说不过去。但一时间福临也没想起来有什么合适的

  • 天生撩人在线阅读第四章

    第4章眼前所看到的景象,无疑令人有些目不暇接。要知道,现代的社会里面,因为人类科技突飞猛进的发展,伴随着现代工业的兴起,与之相对应的则是自然环境被大幅度的碾压牺牲掉。在我的记忆里面,我一定是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这样的景象的——这样的,仅仅是在看到的那一瞬间,就会从心底不由自主的产生震撼的神奇景象。那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