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指尖魔主在线阅读第十章

2021/6/11 17:49:35 作者:守严 来源:纵横中文网
指尖魔主
指尖魔主
作者:守严来源:纵横中文网
天有不测风云,但天是什么?对于浩瀚宇宙来讲,天不过是粒尘埃。宇宙又是什么?对于宇宙之外的位面来讲,宇宙又何尝不是蝼蚁?

男人的手里提着一个黑色的公文包,不疾不徐的迈着沉稳的步伐走上了楼梯,停在半路的江扉下意识朝墙壁靠了靠给他让路,然后迟疑的也出声问候道。

“大少好。”

因为没有料到家里会出现其他人,所以他穿着宽松的睡衣就出来了,灰色格子没有完全系好扣子,露出了一小片雪白的锁骨,上面的斑驳红痕如同盛开的旖旎花朵一直延伸至了白皙的脖颈,暧昧又浓烈。

男人和他擦肩而过,从始至终都没有看过他一眼,仿若他根本不值得自己落下目光似的。

江扉立在原地望着他一直沿着楼梯上了三楼,听到那脚步声消失在关门的声响后,才不自觉松了一口气,颇有背着家长幽会的提心吊胆。

走到一楼后,他困惑的问佣人。

“刚才你叫他大少爷?于家不是只有于少一个人吗?”

佣人解释说。

“大少和二少是双胞胎,不过大少在国家科学院工作,一年中里几乎很少回过家,也从来没有在公共场合露过面,所以外界的人都以为于家只有二少一个人,就都叫他于少了。”

江扉点了点头,又回头望了一下三楼。

他记得在搬到这里的时候于绎曾经叮嘱过他不许去三楼,他原先以为三楼是放着重要文件的秘密办公室,现在看来或许就是这位大少爷的地盘了。

想了想,他又问。

“那大少叫什么?”

“大少叫于络。”

于络,于绎,络绎不绝。

怪不得是双胞胎,连名字都是紧密相连的。

他摸着自己饿扁的肚子,边往餐厅走边随口问。

“大少会下来一起吃饭吗?我需要等他一起吗?”

佣人摇了摇头,麻利的把香喷喷的饭菜一一摆到桌子上,说。

“大少的屋子里有小厨房,他一般都自己做饭,很少会下楼的。”

听到她的话,江扉顿时觉得轻松了下来,他也不想面对着一张和于绎长的一模一样的面孔表达微妙的客套,更何况自己现在充其量只是于绎陪床的人,没有资格也没有必要去接触于络。

将刚才的男人抛之脑后,他便津津有味的独自吃了晚饭。

杀青后的他不需要再为了人物形象刻意保持清瘦的体型,而且佣人今晚做了他很喜欢吃的栗子烧鸡和鲮鱼烧油麦,他就没忍住吃多了。

摸了摸自己微微鼓起的小腹,他打算去散散步消消食。

别墅离铁栅栏大门之间有一个别致的小花园,江扉不懂花的品种,不过看着满眼娇花也起了欣赏的心思,于是拎着水壶闲闲的浇着花。

他就立在大门靠近的一侧,耳中听到大门推开的声音后,下一秒回过头却是被暴躁的叫声和扑过来的大狼狗惊呆了。

懵在原地的刹那间,狼狗就挣脱开链子扑到了他的身上,雄壮有力的爪子牢牢的踩住了他的手肘和腰身,尖锐的爪子深深的划破了单薄的睡衣,扎进了他的皮肤里。

他手里的水壶掉在了地上,里面的水沿着壶嘴漫在了石子路上。

狼狗向来对气味尤为敏锐,之前不论于络出门多久,回来后别墅里还是同样的一批人,但这次竟然多了一个陌生的江扉,它自然就将其视作了侵入者。

狼狗垂下的头就抵在江扉的脸前,不足一厘米的距离让兽类野性而血腥的暴戾气息一股脑都涌入了江扉的口鼻里,他浑身僵硬的如同一块石头,被狼狗爪子划伤的地方很疼,可他怕稍微一动就会引起狼狗更凶残的动作,因此只是惨白着脸一动不动,连心跳都仿佛停止了。

旁边负责将狼狗牵过来的保镖见到它伤了江扉后顿时就惊了,可他又不敢伤害于大少最宠爱的狼狗,于是在旁边战战兢兢的捡起掉在地上的链子,试图将狼狗引走。

可他不敢用太大的力,在发现狼狗被锢的难受的又低吼了几声后彻底不敢动了。

在这时,一道低沉醇厚,宛如大提琴般优雅又冷漠的声音响了起来。

“阿绝,过来。”

方才还威风凛凛暴躁易怒的狼狗在听到这声命令后,顿时就变成了温顺的小兔子似的,松开江扉踱步走到了立在大厅门口的于络身边,然后亲昵的蹭了蹭他笔直的小腿。

于络的神色微微柔和了一些,伸出手揉了揉狼狗的头,然后才抬眼看向狼狈躺在地上的江扉,简短的吩咐说。

“把他处理好。”

如同处置毫无生命的物品一样的冷漠语气在佣人和保镖的耳中却早已习以为常,他们这个专心科研的大少心里剩余的最后一点情感,也就在他亲自养大的这条狼狗身上了。

看着于络转身往楼梯走,狼狗乖乖跟在他身后的黏人模样,江扉这才感觉到被野兽笼罩的恐惧渐渐退去了,他吃痛的嘶了一声,在佣人慌慌张张的搀扶下慢慢立了起来。

佣人急急的说。

“您受伤了,我马上就去找乔医生过来。”

江扉的睡衣被狼狗撕的有几处破裂了,右手臂和左腰被利爪抓出了深深的血痕,和衣服黏在了一起,泛着火辣辣的疼。

他立起身的时候有几秒头晕,没有逞强,蹙着眉勉强说。

“那就麻烦你了。”

乔医生乔宿是于家的家庭医生,每年凭着高超的医术拿着高薪的酬劳,同时也对于不该说的事情守口如瓶。当时江扉刚跟于绎的时候,有时准备不充分被于绎弄伤了,都是乔宿过来为他看病帮他上药的。

似乎在医生面前,所有的患者经过最难堪的暴/露后都会生出自然的亲近,江扉也毫不例外。

“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了?怎么弄的?”

乔宿拎着医药箱进来看到他的惨状后就沉下了脸,边出声斥责他边拿出镊子小心翼翼的把沾血的睡衣和伤口分开。

平躺在床上的江扉思考着回答说。

“被一只狼狗不小心抓伤了,它好像是大少的狼狗。”

乔宿看到利爪留下的鲜明伤口后就明白了,拧着眉头叹道。

“等于少回来了你记得让他和大少说一说,让阿绝好好记住你的味道。你之前不住在这里,阿绝没有闻过你的气味,这次回来只把你抓伤已经很不错了,以前它还差点把一个来拜访的公司老总的手臂给咬断,后来补偿了人家不少钱。”

“阿绝?”

江扉重复了一遍这只狼狗的名字,然后笑着说。

“看来大少真的很喜欢这只狼狗。”

“岂止是喜欢,简直就是当成亲儿子养着呢,说不定比对待于绎还要上心。”

听着乔宿的吐槽,江扉憋着笑故作严肃的说。

“你这句话听起来怪怪的,我有点想向于少复述一遍。”

乔宿的脸顿时就黑了,故作凶狠的捶了捶他的胸口,实际落下的力道却极其轻柔,他一边帮他把破破烂烂的睡衣脱下来边嘱咐说。

“不过你在这里住也要小心点,阿绝是一条留有血性的狼狗,大少每年出国工作的时候都会找一段时间把它扔在野外丛林里让它自己过几个月,然后再把它带回身边养着。”

看不出那样严谨淡漠的男人居然会贴身养着这样凶悍的宠物,江扉现在一想起那只大狼狗就觉得心有余悸,连忙苦着脸说。

“我以后一定听到狗叫就跑,见到大少就躲,保证会紧紧保住自己的小命。”

乔宿看到平日里散漫随意的他难得露出了些许后怕的惊惶神色,感到又好笑又怜惜,揉了揉他的头安抚说。

“你也别太害怕,一旦阿绝把你的气味记作自己人了之后,就绝对不会再伤害你了。”

江扉笑了一下,没有回答。

他不过是于绎暂时养在身边的见不得光的情人,随时都可能会被他玩腻了厌弃,又怎么可能会被大狼狗当成自己人?

等乔宿为他包扎好叮嘱了一系列注意事项才离开后,江扉独自躺在床上休息,他现在稍微一动就会扯到腹部的伤口疼出一身汗,连右手也被厚厚的绷带绑住了,只能睁着一双眼无聊的看着电影。

大约过了一小时后,他听到汽车驶进别墅门口的疾驰声响,熟悉的刹车方式明显就是于绎的。

不过他没办法起来,只能等着于绎上来找自己。

几分钟后门开了,于绎拧着眉头疾步走了进来,看到他手臂上露出的一圈白绷带后,脸色顿时就难看了起来,怒气冲冲的问。

“是阿绝抓伤的?”

江扉知道佣人应该已经把事情都告诉了他,怕他会因为自己这个不足轻重的人和于络吵起来,于是笑着说。

“是我自己不小心,忘了狼狗性子烈,对气味又比较敏感。”

他倚在沙发上抬眼望着于绎,苍白的面容宛如在冷水里浸泡似的,又薄又白,一双乌黑的眼眸湿润清透,唇上天色的一点红也因为失血过多和被惊吓的缘故而褪成了蔫蔫的白色,看起来荏弱无力,多了些楚楚动人的韵致。

于绎的心里升起了一股疼惜的愠怒,像是自己珍爱的宝物被人摔出了裂痕似的,刺眼的让他很不舒服。

他俯身亲了亲江扉的唇,然后怜爱的摩挲着他的脸说。

“没事的,我去和哥说一下。”

转身就要走的时候,江扉伸出没受伤的左手抓住了他的衣角,竭力挽留的说。

“于少,我真的没事,你不用去找大少。”

于绎扭头看着他望着自己的模样,心情突然变得很复杂。

阿绝从前误伤过不少人,也吓坏过他养在别墅里的小情人,不过那时他的解决办法是直接把小情人安置到了另外一处住所,但现在面对江扉,他却发现自己一点儿都不想让他离开。

可能是因为还没有到腻烦的时间吧。

他揉了揉眉心,压下胸腔里陡然腾升起来的莫名情绪,安抚的捏了捏江扉的手说。

“既然哥回来了,我不管怎样都要过去见一见,你在这里好好休息,我很快就回来。”

这番私人的说辞让江扉无法再开口阻拦,他只好看着于绎高挑的背影消失在了门口。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紫薇星学院在线阅读第5章

    林梢所住的怀荔市,最好的酒楼就是望江楼。这楼建在莲江边上,说是仿照着滕王阁建的。然而林梢傍晚时候站在望江楼靠江的窗户边上,并没有体味到什么“秋水共长天一色,落霞与孤鹜齐飞”的文艺气息。他只遥望着江对面那片低矮的房屋。一江两岸,老城区在江的那一头,默默地看着江那边的座座高楼拔地而起,看着那边人声鼎沸愈

  • 铁血芯纪之有感而发

    龙沐阳回到家,马上又布置了子母青莲阵,然后回到屋子便开始看买回来的那些中医书,三十多本,半个小时看完,一分钟一本。中医以阴阳五行作为理论基础,将人体看成是气、形、神的统一体,通过“望闻问切”四诊合参的方法,探求病因、病性、病位、分析病机及人体内五脏六腑、经络关节、判断邪正消长,进而得出病名,归纳出证

  • 小欢喜:全能学霸在线阅读第5节

    果然,守卫听完虞昭昭的解释之后也没有去怀疑,“对于虞医师你这个刚来第一军团的人来说,星舰上确实容易迷路,那我先送你回去吧。”大兄弟!你简直不要太上道啊!!虞昭昭表面上没什么太大情绪,一双杏眼却噌的一下更亮了。她现在就等着他说这句话了!星舰上的医师都统一住在一个地方,通过虞昭昭一路上旁敲侧击,变相打听

  • 男神和他的猫曹大全叛变!

    曹大全到场后,并未先给老郭祝寿。而是当着老郭的面,挨桌给其他的师兄弟训话。什么难听的话他都往出说,甚至指着岳云蓬、烧饼、孟鹤镗、张鹤纶几人的鼻子臭骂。说的几人泪水在眼眶里不停打转。对宁云雀、郭奇林、侯镇、孙月等“相声世家子弟”,他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也是冷嘲热讽了一番。宁云雀哪能忍得了,划拉一下站了

  • 一切为了荣耀[电竞]在线阅读第六节

    “让你见识一下,我哥。”玛丹娜一抬爪子把它扒到自己眼前,高冷范十足的扫了它一眼,十分淡定的、连那优雅的那猫须都没有动一下,软软的喵了一声。“怎么可能不是?”荼白淡定的挑眉,根本不把玛丹娜说的当成一回事。听见女王高冷的不再说话,荼白眉头一蹙,拿起那张牌仔细的端详起来。抬眼有些不解的看着女王,“有什么不

  • 回到校园当恶霸在线阅读第六章

    回到爱情公寓时已经快十二点了,吕子乔、曾小贤与关谷神奇三人都在客厅,吕子乔摆弄着他的菲尔普斯专用山寨防水机,也不知道一个山寨手机有什么好玩的。曾小贤则津津有味的看着电视,他刚看完二十四集的《魔鬼的后妈》,现在看的也不知道又是那个苦情剧。关谷神奇则手抚下巴想事情,估计是在构思新的漫画。看到张伟进来,三

  • 网游之沉默骑士在线阅读第6章

    五大门派的五位长老此时已经到了结界外,看到这如此坚固的结界,五位长老也是大吃一惊。看来上一次的失败确实是情有可原,即使是他们也不能轻易攻破这个结界。在这五位长老中,其中修为最高的是化婴六重的耶律阳。也觉得以她一人之力是无法攻开这个结界的。耶律阳开口首,“各位长老,这个结界以我们一人之力是无法攻开的,

  • 穿越之学神偶像寻衅

    周清清明的眸子注视下,流木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想到现在邋遢模样,他尴尬的笑了笑。她美眸一闪,神识在流木的身上流转,不由有些好奇。“你不是灵士?为什么会来天明城?”流木点了点头。“我是锻师,来天明城是为了鉴定锻师品级的。”噗嗤..周清见到流木脏兮兮的样子,忍不住一声娇笑出来。“每年都是武斗大会最瞩目,

  • 异界风流家丁在线阅读第6节

    ……这几天李欧正在神盾局混着日子。嗯,拿着神盾局的工资接受神盾局的训练。另外神盾局已经知道了李欧有两种形态一种是强壮点的普通人,另一种是力量强大的超人形态;而且在训练的时候神盾局也发现了每过四秒李欧的双手就会包裹着绿色的火焰。神盾局询问李欧,李欧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了。…………突然,科尔森找上来李

  • 男神套路宋惩直(修)

    第二章魏妙沁猛地转过身去,背后人头攒动……有年轻的公子,有正从马车上下来的钗环满头的姑娘,还有无数仆妇随从夹杂其中,晃眼一瞧,看得人眼睛都花了。又哪里能从中分辨出,方才是谁在瞧她?不等魏妙沁再瞧,魏静远同闫焰已经追上来了。这二人都出身高门,一个是静王妃最疼爱的儿子,一个是闫将军的二子。今日踏春宴的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