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正文

重生之我是剑神之春祭(5)

2021/6/11 16:52:45 作者:qweasdzxc1116 来源:飞卢小说网
重生之我是剑神
重生之我是剑神
作者:qweasdzxc1116来源:飞卢小说网
(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第四章

春祭

再次醒来,苏茉睁开眼便看见了绣着大片芙蓉的纱帐,她偏过头伸了个懒腰,然后就见芙儿正一脸怒气地看着自己。

“芙儿?”

“你还知道醒来啊!”

“我睡着了?”苏茉像是完全忘了刚刚发生过什么一样,睁大眼无辜地问道,同时也仔细在脑海里搜索着什么。

“你喝醉了,睡得跟猪一样,是我把你扛回来的。”芙儿噘着嘴,一屁股在软榻上坐下。

经此提醒,苏茉像是终于想起了什么。她不搭理芙儿的絮叨,自顾自地偷笑着。

那上官公子翩翩有礼,风度奇佳,而且他说话的时候好像总有一种让人安心的魔力……想到这里,苏茉脸上竟泛起了点点红晕。

芙儿没有察觉到苏茉的小心思,粗鲁地将她一把提起,怒斥道:“你还笑,赶快换衣服,你还想不想参加祭祀啊?”

“芙儿,你说我是不是真的不该去啊?”提到祭祀,苏茉有些犹豫了。

“你变卦了?不想去了?”

“不是不想,只是万一被老爹看见了,那还不得罚我一个月不能出门啊……”苏茉面露难色。

芙儿轻笑出声,将手上的丝巾往苏茉脸上一盖:“把脸挡上,老爹眼睛花了,看不清。”

祖庙是整个桃花坳最古老的房子,它坐落在中心地带,是整个桃花坳最神圣也是最不可侵犯的地方。祖庙的门前有一块大坪,大坪中央摆放着一尊石鼎,石鼎里的香灰一直没有中断过,丝丝缕缕的白烟腾空而起,在燃烧过后,只落下一缕香灰。

祖庙内,檀香充斥着整个空间,橙色的夕阳自镂空雕花木窗洒进,配着屋内的寂静之色,显现出一片祥和与肃穆。

屋内四角放着四尊神像:东青龙,西白虎,南朱雀,北玄武,而中央则放着祭祀用的火坛。银色墟鼎嘶嘶冒出星星点点的火光,似是迎接着即将到来的福相。

此时,苏茉和芙儿戴着面纱,跟着若干个穿着祭祀衣物的桃花坳姑娘往祖庙里走去,族长夫人站在门口,低头和桃花坳的村民专心致志地准备祭祀要用的物品。苏茉提着一口气小心翼翼地从族长夫人眼前溜过,待自己也被安排跪坐在火坛周围后,才悄悄松了口气。

芙儿说成为玄女是桃花坳姑娘一生最大的荣耀,可以拥有高尚的神力,也可以接受人群的尊重。苏茉虽无比好奇,但也自知自己只是一介江流儿,没有做玄女的命。可是她一直都将桃花坳视作自己的家,所以观看自己从未参加过的家中每年传统的春祭,是她一直以来的愿望,哪怕一次也行。

就在苏茉思绪翻涌时,村民拿着一些成色晶莹的玉石来到桃花坳的姑娘面前,一人分发了一块。玉石上面刻着一些苏茉看不懂的符咒,苏茉拿着刀子开始有些犹豫。

“苏茉,我怕疼。”一旁的芙儿得知要在玉石上滴上自己的血,有些害怕,她皱眉望向苏茉,却见苏茉果断地用刀在自己手心划开了一条口子。随即,鲜红色的血液滴落在玉石上,与此同时,原本晶莹剔透的玉石闪现出一道金黄色的光芒,在玉石上留下了一个记号,而之前滴落在上面的血液则随着光芒消失不见。

芙儿见状,也学着苏茉的样子将自己手心划了一道口子,只是当她看到自己的血液滴在玉石上后,比起苏茉的虔诚,她更多的是期盼。

“不疼吧?有我在,没事的。”苏茉宽慰着芙儿,自己心里却升起不安,“可是,那沾着我血的玉石不会惹什么麻烦吧?”

“你本来就是个大麻烦。”芙儿看着苏茉担忧的样子,不禁有些好笑,她故意打趣道,丝毫没有发现已经站在二人身后的族长。

毫无疑问,苏茉被族长无情地扔了出来,芙儿战战兢兢地跟在族长身后,不敢作声。

“叫你去采鬼草,你怎么不去?”族长自是有些生气,苏茉不知道他的良苦用心,当真是走了一条危险至极的路。

“我去了,采到鬼草才回来的。”苏茉解释道。

“你现在果真是胆子大了,还学会撒谎了。”族长气呼呼地捋着自己的胡子,怒色易辨。

苏茉焦急地从袋中拿出一束鬼草,连声说:“你看!我真的采到鬼草了!李大娘的婶子也有救了,老爹,你就让我看一次祭祀吧。”

“你给我回去,趁你还没惹麻烦之前。”族长不为所动。

“老爹,就一次!我绝对乖乖坐在旁边,不动不说话。”苏茉说着,伸出手想要发誓。

族长怒火更盛,拂袖厉声道:“我说不行就是不行!苏茉,你回家待着,哪里都不准去,如果一会儿我还在这里看到你,你就再也不是我女儿了!”

族长放出狠话,苏茉委屈的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可就是忍住没让它落下。

芙儿见此犹豫着想要给苏茉说情,可还没等她开口,族长就转身怒斥了她:“芙儿,你给我进去,这事我一会儿再找你算账。”

似是不忍见到苏茉的眼泪,族长快速拂袖离去,芙儿也抽噎着跟在身后,留下孤独的苏茉站在原地,进退两难。

此时,祖庙附近的人已经越来越多,还有不少好事者爬上了墙头观看,而祖庙两边的屋檐上此刻正站着百里寒和上官锦二人。二人对视一眼,脑海里冒出刚刚在酒肆内趁着对方喝醉离开时发布命令的画面。

身穿祭祀服的巫祝正在念咒语,众人屏息观看,在玉石上滴过自己血的姑娘依旧围着火坛跪坐。巫祝咒语一出,玉石仿佛有了灵性般纷纷浮在火坛上方,并围着火坛不停转圈。那忽明忽暗的光亮,牵动着所有人的心。

忽然,咒语加强,玉石瞬间落入火坛之中,原本不高的火焰也忽地燃烧起来,将屋内所有人的脸都照得通红。随后,原本每块都会因为滴过血而被留下特殊符号的玉石开始悄然发生着改变。当玉石渐燃,有些石头上的字渐渐隐去,可依旧无人察觉,当然,此时也无人知道,这其中也混入了苏茉和芙儿滴过血的那两块。

百里寒和上官锦就那么对立而站,如同其他人一样,对玄女拭目以待。

夕阳西下,五彩霞光透着天空最后一丝光亮,从不远处落在了苏茉身上。苏茉正逆着桃花坳中所有人的方向行走着,那夕阳正将她无限落寞的身影拉得老长。

苏茉低头行走,突然,一个身影将她撞得生疼。她痛呼出声,捂着头就想要叫嚣,却在看清来人后又闭上了嘴,准备转身就走。

“对不起,姑娘。”赤羽抱着刚从药店买来的药,不停地向被撞的那人道歉,却不想这姑娘不仅没有怪罪他,还捂着脸准备离开。

“哎,姑娘,对不起,是我不小……”赤羽一句话没有说完,在看见苏茉的脸后又恢复了平日里的冷淡模样,“你看着有点眼熟。”

“公子一定是认错人了,小女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怎么可能认识公子呢?”苏茉说完,低头准备开溜,却不想被那少年一把擒住。

“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我看你是满脑子诡计,满肚子坏水吧。把鬼草拿出来!”赤羽总算想起了苏茉。

苏茉逃走不成,便将腰一挺,气势汹汹地说:“对于你这样的坏人,用的法子当然要坏一点,不然你以为我好欺负啊。”

“别啰唆,先前你给我下药的事我可以不追究,但是你得把鬼草还给我。”

“我要是不给呢?”

“那你试试。”

试试就试试!苏茉心想,给了赤羽一个白眼就转身离去。他当她三岁小儿吗?随便几句就可唬住?

苏茉大步离开,赤羽也不罢休,直接伸手将苏茉拉住,作势要打人,苏茉见状手一扬。

上了一次当的赤羽明显精明了许多,快速转身偏头躲开,却不想精明如苏茉,趁着这空当飞快逃离,等赤羽回过神,就只见一个小黑点了。赤羽不肯善罢甘休,抬脚就向苏茉追去。

夕阳渐落,取而代之的是漫天星河。

苏茉蹲在树上小心翼翼地呼吸着,她循声望去,见赤羽满脸怒火。就在她还没想好怎么逃脱时,赤羽一跃而起,跳上树枝,然后将她狠狠踢下。可就在她即将落地的最后几秒,他又稳稳地将她接住了。

落入赤羽怀中,苏茉显然有些不适应,她慌忙推开对方,自己却不小心被老树的树根绊倒。赤羽叹了口气,上前提住她衣领,冷言道:“鬼草。”

苏茉无可奈何,便让赤羽松手,自己给他拿,可赤羽却不敢再信她。

就在二人僵持不下之时,祖庙一方青光冲天,苏茉一时惊住无法出声,赤羽也渐渐松开了揪着苏茉衣领的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漠世界第9章在线阅读

    馆陶公主喜欢陈午喜欢的不得了,近日来陈午这般待她,她更是把整颗心都放在了陈午身上,直到宫中有消息说,王夫人想见自己一面,馆陶公主没有回应,第二天就带着陈阿娇进了宫。刚巧那日窦太后心情好,就留了汉景帝跟刘荣一起用膳,刘荣看着面前粉雕玉琢的阿娇,心中有千言万语要说,怎奈时机不对,只能强忍着。陈阿娇什么都

  • 天王的文艺人生在线阅读第7节

    都说天家无手足之情,福临不愿让这话在自己的儿子们身上再次应验。哪怕因玄炜是玄烨一母同胞亲弟弟,福临也高兴玄烨会这般让着玄炜。原本给玄烨准备的纳兰容若让玄炜挑走了,福临琢磨着怎么也得再给玄烨再来一个伴读。毕竟玄烨日后是要做太子的,和其余兄弟都是一个伴读也有些说不过去。但一时间福临也没想起来有什么合适的

  • 天生撩人在线阅读第四章

    第4章眼前所看到的景象,无疑令人有些目不暇接。要知道,现代的社会里面,因为人类科技突飞猛进的发展,伴随着现代工业的兴起,与之相对应的则是自然环境被大幅度的碾压牺牲掉。在我的记忆里面,我一定是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这样的景象的——这样的,仅仅是在看到的那一瞬间,就会从心底不由自主的产生震撼的神奇景象。那大概

  • 美丽新世界之破晓黎明在线阅读第8章

    Chapter7那天西弗勒斯身上发生了什么不用阿尔布雷特刻意去打听就被人告知了。毕竟他在斯莱特林的地位不一般,在知道了他的身份后,那些孩子的家长们都好生叮嘱了自家孩子一番。或许他的同龄人只听说过阿尔布雷特的教父路德维希·菲尔绍菲尔绍家族族长和魔药大师的身份,但是对于那些大人们来说,尤其是崇尚黑魔法的

  • 又从零开始在线阅读第一节

    深夜十点。南市街旁,一名清秀男子安静的坐在路旁打着瞌睡。他面前是张蜡黄的布,用几块碎砖压着,布上写着一排清秀的字。“祖传医术,针灸号脉,包治百病,治不好不收钱。”好家伙,包治百病?鬼才信!路过的行人撇了眼,又瞅瞅摊位前坐着的年轻男子,吐了口唾沫,不屑的走开。“娘的,又干坐一天,一毛钱都没赚到。”秦枫

  • 有种感觉,我想成为永远之没落云家(1)(4)

    云家是春风镇本土三大家族之一,在春风镇还没有闻名的时候,就已经扎根于此,传承千年,底蕴深厚,云家曾是一个光耀非常的家族,在春风镇的数百年都是其他家族只能仰视的存在,不仅仅是因为云家的家底丰厚、财富多到令人咂舌,更是因为云家在百年之前出现了一个召唤师!召唤师,浩瀚大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神秘职业,无数人

  • 身患绝症后我爆红娱乐圈之不能说的秘密

    海湾小镇内部禁止行车,是没有任何车道的,所有的私家车、大巴全部都停在小镇外围的巨大停车场,停车场除了地上,地下还有3层,穿着黄色制服的工作人员正在各个关键路口指挥交通。黄杨止最后把大巴停在了停车场腹部,实在没办法,外围车都挤满了。看着前面的小孩子们鱼贯而出,沐尘拉开安全带,站起身来,回头说道:“你们

  • 往生事务所之吃独食(8)

    萧远山听了眉头皱了起来,刘芷岚就道:“你给我喝的鸡汤不用还,她抢人家的鸡汤才用还。所以,她骂的也不是我!”见他生气了,她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劝道。果然,她的话音一落,外头就传来萧天佑不悦的声音:“娘,你瞎说啥呢?不过是一只鸡么?啥天打雷劈?”杨氏讪讪的:“娘又没有骂你和巧珊。”萧天佑:……你这么说,不

  • 牵缘人在线阅读第九章

    【眼前的这抹苍蓝月光,映照着手中锋利刀刃……想要豁出一切守护之物,是你梦想着的,那个世界。】女声悠扬,声线并不婉转却带着磅礴气势。审神者4号听着听着便不由自主地小声道:“倘若我等的思念可以永存,纵使此心凋零飘散……”“大将,怎么忽然听起歌来了?”厚藤四郎一出声,鲶尾也跑了过来:“是什么歌?我也要听!

  • [综]目标是星辰大海第九章在线阅读

    平静的日子总是持续没多久就会被打破,继燕洵的生辰宴后,一件件阴谋诡事接踵而来,浮出水面。“皇姐,皇姐…”进去寝宫,一看到红葵,元淳克制不住地扑进她怀里,眼泪不停地掉,像是受了莫大委屈。“怎么哭了?”从婢女处取来帕子,红葵轻轻擦拭元淳的眼泪,温声哄她。“冰坨子他…他有侍寝婢女…对她很维护…我气不过和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