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权臣之妻第三章

2021/6/11 16:50:14 作者:小晨潞 来源:晋江文学城
权臣之妻
权臣之妻
作者:小晨潞来源:晋江文学城
新文《婉悦郡主》连载中,求收藏求支持。———————————铁腕深情狠首辅VS弱柳扶风娇娘子顾晗上辈子嫁给张居龄六年,眼中无他,抑郁而终。死后魂魄不散,亲眼看着他在她下葬的那一瞬、两鬓雪白……至此,幡然醒悟。重活一世,她再一次遇到还是庶子的他。凭借重生的先机……一步步助他扶摇直上。不为其他,只为还情。后来,张居龄成了权臣。她开始避而不见,只觉得前世、今生都配不上他。“说,为什么要躲着我?”某日,她刚出了角门,就被那人抵在了墙上。阅读指南:1背景大明,甜宠文。2架空文。求不考据【鞠躬】。—————

吴氏到镇上拦人去了,留在家中的姜蜜心下还是有些不安,她站坐都不稳当。想着不能干等得把屋前屋后那点活干了,偏偏眼神总不自觉去瞅外面那条小路。

看天色,学塾已经放了吧?上一旬相公就是这个点回家来的,怎么今天还不见人?

难不成娘去晚了没把人拦住?

不能啊!

娘那么快的脚程!

姜蜜心里各种想法都有,正乱着,就听见有人招呼三郎回来了,问他书篓里背的啥?买什么好东西了?

听到这话,姜蜜往外走了几步,果然看见娘和相公一前一后走在村道上,娘就跟出门时一样,还是空着手,相公穿着身泛白的长衫,背着个方方正正的书篓,看着跟翠竹一样挺拔。

这时候,卫成也看到她了,因着有别人在,他没显出太多表情,只从眼神中露了两分喜意。

吴氏先前一直对三媳妇有些看法,就不说她是个乡下姑娘,也不说卫成非要娶她一度闹得不大愉快,最要紧她早年还没了娘,这多少犯忌讳。卫成气运不大好,吴氏总想给他挑个福气厚点的媳妇,顶好是看着就白生生珠圆玉润那种。姜蜜倒是生了一身雪肤,却有些清瘦,看着福薄。

不过这些个不满从今儿个都翻篇了,回来的路上吴氏就一直在想,她想到三媳妇说她从小就做这种梦,每回有不好的事情发生老天爷就会警示她……

这好啊,这可太好了!

像今儿,若不是她,三郎恐怕已经让同窗牵累被人打伤,哪能有幸躲过一劫?

所以说千里姻缘一线牵,三郎当初一眼就瞧上她,那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媳妇有这等机缘,恐怕不是福薄命贱之人。

吴氏心里头可算通泰了,这两年家里总没什么好事,前面进门那两个主意大,就会算计,看见什么都想往怀里搂。三媳妇气性倒是不错,也还勤快,以前觉得她出身差了对三郎没任何助益,眼下心境不同,吴氏看姜蜜满意了很多,觉得方方面面都还可以,性子是绵软了些,容易吃亏,好在还有她在旁边帮衬。

这么想着,吴氏难得给了姜蜜一个好脸色,问:“怎么站这里等?等多久了?”

“刚才动了会儿针线,看天色差不多,估摸该回来了我才出来看看,也是赶巧。娘路上辛苦了,相公也是。”

她看卫成出了些薄汗,就摸出手帕递过去,让擦擦,卫成进屋去,卸下书篓才伸手接过帕子,他拿着在额头上拭了拭,就这样都能嗅到手帕上的香气,味道很淡,那是蜜娘身上带的,同床时他闻到过。

卫成不经意想起同姜蜜独处时的种种,刚生出些许旖旎心思,就想到今日之事,他赶紧收心,将手帕叠好递还给姜蜜,而后开了书篓,从里取出个纸包。

看他将纸包一并递过来,姜蜜问这是什么。

卫成说是桂花糕。

姜蜜就没敢接,先看了婆婆一眼。

吴氏差点给她气着:“我什么没尝过还稀罕几块桂花糕?这是三郎买给你的,不收着看我干啥?”

姜蜜这才伸手接过来,那纸包不大,估摸只装了四小块,拿着没多少分量,闻着倒是香。她把桂花糕收进西屋,准备进灶间忙活,却被婆婆吴氏叫住。

“三媳妇,这回多亏你了。”

姜蜜顿住身形,问:“果真出事了吗?”

吴氏点头,她顺便又说了卫成,说都把托梦的事告诉他,他还想去帮忙,费了老鼻子劲儿才把人拽住,“好在我不放心亲自跑了一趟,换个人去搞不好还犟不过他。”

“毕竟是同窗,赶上了也不好袖手旁观。”

“我懒得说你,反正你多想想我跟你爹,多想想你媳妇,你有个万一,我们怎么办?”

“娘……”

“你还知道我是你娘!娘说的你听不听?”

卫成看他娘板着个脸,站在旁边的姜蜜也是一脸担忧,他能怎么样?只得低头认错,保证说以后都以安全为先,答应绝不以身犯险。

姜蜜宽了心,进灶间熬粥去了。吴氏同卫成聊了几句,问了欠债被堵那人的情况,听卫成说完感慨道幸好没跟着掺和,这节骨眼伤了恐怕又要错过院考。又问他院考具体什么时候?还有多久?要准备些什么?出去考这一回大概要多少钱?

正说着,卫父回家来了,听见他们母子两个攀谈的声音,他人还在院里就招呼起卫成:“三郎回来了吗?”

卫成从屋里出来,至屋檐下,喊爹。

父子两个还没好好说上话,吴氏告状来了。她把今儿个这一出原原本本同老头子说了,让好生训训老三,顾念同窗之情没错,总该量力而行,破案有衙门救命有大夫,你能做什么?

卫父没想到他去地里忙活半天就错过这么多,听吴氏说完他还愣了会儿,才问是真的?有这种事?

“这么说三媳妇是咱们家的大功臣!”

“的确多亏了蜜娘,否则院考又该赶不上了。”

“今年院考,三郎你有把握吗?”

卫成应说只要不再出意外,能顺利考完,应该没什么问题。

这头卫家父子有一搭没一搭说着话,那头卫大郎家闹起来了。

刚才他家小子在后头玩,贴墙根听到这头说话的声音,别的他没注意听清,只听到说桂花糕,就馋起来,回去吵着说要吃,却险些挨了揍。

大郎媳妇垮着脸训他,他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哭,说三叔都给三婶买,你不给我买!你是后娘!我是后娘养的!

后娘这个话,他也是听得多了捡着学的。先前大郎媳妇总是关上门看隔壁笑话,说老三还是金贵的读书人,不照样娶了个乡下土妞,那还是个后娘养的。

这会儿听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儿子指着她说这种话,大郎媳妇傻眼了,回过神来捞起他狠狠两巴掌打在屁股蛋上。

“谁跟你说我是后娘?”

那孩子也才三四岁,还是玩泥巴的年纪,知道个什么?他屁股蛋上挨了两下,疼得厉害,一边挣扎一边哭嚎:“你这么凶你就是后娘!是后娘!”

大郎媳妇气得不轻,又狠打了他几下:“到底谁教的?你说不说?不说我这就打死你!”

“你教的!是你教的!你说‘他还是金贵的读书人,挑来拣去娶了个后娘养的’!”

这头动静那么大,人在灶屋的姜蜜都听见哭嚎声,别说卫父他们。卫父在同卫成说话,听到那边大孙子嚎个不停就招呼吴氏让她去看看,看大郎媳妇在搞什么。吴氏过去正好听到这句,她隔着门槛看着屋里头正在收拾人的大媳妇,脸色阴沉得很。

大郎媳妇也感觉跟前多了一片阴影,抬头一看,心凉了半截。

“您怎么来了娘?”

“我不能来?”

“不是……我不是这意思。”

“不是这意思?那你给我说说毛蛋那话是什么意思?”

大郎媳妇干笑了一声,说:“我这不是正在问他?臭小子不知道上哪儿去学的怪话!”

“你教……”

毛蛋正想说你教的,就被他娘捂了嘴。

吴氏猜也猜到两个倒霉婆娘在背后编排什么,她剜了大郎媳妇一眼:“放着安生日子不过闹得家宅不宁的丧门星!前头那笔账我还没跟你清算,再让我听到这些我撕烂你的嘴。”

被婆婆这么骂,大郎媳妇脸色很不好看。

吴氏才懒得去照顾她的想法,问她听到没有,“听到不会吭一声?你当分出去过我就收拾不了你?我今儿个说要教训你他卫大郎拦得住?你让他拦我一下!”

“娘啊,您这么说让媳妇怎么活?”

大郎媳妇正要哭,吴氏又堵了回去:“活不了那就别活!”

吴氏先前在镇上受了惊吓,正没地方发泄,大郎媳妇就撞上来,骂了她一通之后吴氏感觉好多了,回去粥都多喝了半碗。

当夜,卫家东西两屋都关上门在说私房话。吴氏跟男人抱怨前头两个媳妇,说她们有姜蜜一半省心就阿弥陀佛,当初想着儿子过分老实娶个精明婆娘才能把日子操持起来,结果那两个精明过头,进门就没安生过,除了算计还是算计。

“就她俩那德行,要是没我镇着老三一家铁定吃亏。想想老三从不跟两个哥哥计较,一直想着出人头地让全家都过好日子,他两个哥却让婆娘拐着同咱离了心,总觉得我们两个老东西是在刻薄他们供养小的,成天说些倒霉话,都不信老三有朝一日能出头,非要闹分家……我这会儿懒得同她计较,等有那一天,我儿考上秀才甚至更进一步,你看我怎么收拾她,非要她跪下给我磕头认错!”

也不是懒得计较,还是卫成没考上,不到吴氏扬眉吐气的时候。

卫父侧躺在床上,闭着眼听她念叨半天,看她念够了才说:“你也少说两句,睡吧。”

吴氏翻了个身,睡不着,又说:“当初老三犟着要娶姜氏,我气得很,如今看来他眼光是不错。”

卫父也还没睡着,可他深知自家婆娘是什么德行,没再接茬。吴氏说了好几句都没人理,就把嘴闭上了。

东屋这边很快没动静了,倒是西屋,木头打的架子床摇晃了半宿。卫成刚成亲又回学塾读书去了,他费了好多心思才把姜蜜娶进门,两人相处的时间却不多,每旬他才能归家一日,想媳妇时卫成就加倍努力读书,只盼着今年能考上秀才,之后就能进县学。

卫成心气不低,他不止想中秀才,以后还想考举人,中了举人就能接爹娘去城里过,还能让蜜娘坐下来享清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娱乐:这个演员太残暴残茶

    挽溪病了,这一天的刺激加上那不休的大雨的冲刷使她全身的肌肉酸痛,喉咙肿起说不出话来,但是她觉得值当,她一个女人去找一个孩子无异于大海捞针,即使是有曼媛的帮助也不过杯水车薪,父亲的援助更加有力。她还要去找荃儿,她要跟着江汉城手下的官吏出去,他是京城的官儿,他的触手可以伸及到整个城市,这就是权利的力量。

  • 洪荒:吾为苍天道主第八章

    第二天清晨下了朝,慕容云宜和柳暮并排走出大殿,她是慕容家族的嫡长女,真正的慕容家族掌权者,自小与柳暮亲近,在柳暮心中她更是大姐姐般的存在,虽然整个人沉默寡言却总是在柳暮迷惘的时候给她指点迷津。典型的人狠话不多。唯一的缺点大概就是爱喝酒。“陛下倒是重用你,一回来就给你升官,还操心你的终生大事。”她双手

  • 网游之有种你别跑在线阅读第十节

    萧戎从甘露殿离开时,脸颊通红,步履有些虚浮,元胤让李霖传了御医,而萧戎却拒绝了,径直出了宫。翌日一早,女官正为元胤穿好朝服,梳好发髻,李霖便小心翼翼的走进殿内,行礼道:“启禀陛下,御史大夫萧戎告假,风寒略重,今日恐怕不能上朝了。”元胤微微一顿,想着昨日萧戎在风雪中直挺挺的站了一个多时辰不曾挪动一步,

  • 九叔:我真的就想死第四章在线阅读

    新书期间,各位读者大大多多支持一下,月票鲜花评价票都可以,这些其实都是免费的,作者一定保证努力更新。当然,有打赏就更好了,哈哈哈,这个不强求,喜欢就支持一下。更新方面的话,每天保底四章更新八千字吧,支持给力五章六章不等,谢谢支持了。恩,以上,感谢捧场!!!

  • 功德创世之更新规则!必看!

    更新规则!必看!新书更新规则:必看!更新规则:日更四章!花花多就更!票票多也加更!不要怕作者手速慢,就怕你们没给投花花和票票!什么日更九千一万、什么日更一万五,我都可以,只要票票花花够!放心,作者是一个穷作者,就靠着写书来吃饭了!求支持一波啦!!!!!!!!!!!!!求支持一波啦!!!!!!!!!!

  • 史上最弱超能力者在线阅读第八节

    到云省时,已经是下午,准备随便找一家酒店住下,没想到一进酒店,便看到酒店大堂里,也摆放了许多翡翠原石,一块块有大有小,都标了号。赵军扫了那些原石一眼,便快步走到吧台前订了房。拿到了房间钥匙,赵军直接就到了房间,并没有多看那些原石一眼。这是风行对他的叮嘱,初到一个地方,首先财不能露白,然后不要轻易让人

  • 我跟我自己谈恋爱[快穿]第6章在线阅读

    对于现在的高科技,江纯一不得不佩服。当他摸向自己的口袋的时候,他立马就愣住了。口袋的面积相当大。江纯一把手shen向口袋的时候,一种熟悉的感觉立刻传来。口袋里现在塞满了钞票。江纯一现在把钱从口袋里面一摞一摞的拿出来。一摞一摞的砸向的秋月,你不是为了钱可以献身吗?我现在可以满足你。啪啪啪啪……江纯一的

  • 战争术士在线阅读第五节

    我想我是做了一个梦。梦中小东西的脸与我靠得很近,面色苍白,神色狰狞,冰冷的小手卡在我的脖子上。他的眸子中翻涌着奇异的霞色,似是一簇簇桃花在争相绽放。恍惚间,透明的水滴一粒粒打在我的脸颊上,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反应过来,是小东西在哭。他的嘴一开一合,含在口中反复玩味的,是两个我看不明晰的字。哭什么呢?我忽

  • 网王之追梦曲血液

    65、“但是没关系的。”青年轻松的说道:“鎹鸦已经去通知当主了,相信柱们很快就会赶来了,虽然有些不甘心,但我的工作已经结束了,接下来交给一会赶来的隐就好了。”“总大将!”在天上侦查的鸦天狗俯冲到奴良滑瓢的身后:“刚才我通过乌鸦的眼睛看见了奇怪的一幕。”滑头鬼吐了口烟,晃了晃手中烟斗,转向鸦天狗:“奇

  • 明月只想和你好之奇迹(3)

    第三章奇迹手术室的人都停下来看他。薛飞快步走近手术台,深深吸了口气,记忆中的录像清晰地在脑海中回想,一瞬间仿佛自己就是汤姆生一样,眼中恢复了惯常的平静冷漠,嘴中轻轻吐出:“麻醉师准备!手术刀!”话音中,右手一伸。没有意料中的手术刀入手,薛飞扫了一眼,手术室的人都愣愣看着他,然后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