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燕云遗恨在线阅读第六章

2021/6/11 10:24:01 作者:烛鸣 来源:纵横中文网
燕云遗恨
燕云遗恨
作者:烛鸣来源:纵横中文网
以燕云十六州为界,数十年腥风血雨之争,草原民族与华夏民族的争斗无休无止,愈演愈烈。涉及后周与北宋两个朝代,江湖九宗数十门派,纵贯史实与江湖两条主线,虚实相融,明争暗斗。一场惊天阴谋,一次劫后余生,一段凄美绝唱,一副铁骨铮铮。重新诠释侠之大义与铁汉柔情。为您开启一幅波澜壮阔、别开生面的武侠画卷!

房子,许和安已经还完了贷款,要处理也很好处理,许和安的父母委托了徐鹤,将房子挂到了房产交易所,只等着房产交接的时候再过来签字就好。车,也是这样的处理。其他的,并没有什么了,房子里的家具全部留下,至于衣服和私人用品,都尽数清理出去。一个人存在的痕迹,其实很薄弱,看不到了,就不在了。

我跟着许和安的父母上了飞机。我坐在飞机顶上,呼啸到尖锐破空的风,从我身体里随意穿过,我连头发丝儿都是安静垂落在肩膀上的。

只用那么秒秒钟的功夫,我就离开了许和安生活那么久的城市。我没有留恋,生活在那里的人不是我。

傍晚,飞机停下,我继续跟着许和安的父母。

这不是度过许和安童年的那个城市,这是他们后来搬来的那个。这个城市对我来说很是陌生,我没来过这里,我是说,许和安的眼睛里没看过这里。我看着许和安的父母,带着许和安的遗像和骨灰盒回到他们的新家。骨灰盒是包在行李箱里的,在那些颠簸里,骨灰哆哆嗦嗦,不断的变换着位置,找不出那一片曾是他身体的哪个部位。

我看着他们进门,一应俱全的小区,装饰精致的家,然而把骨灰盒和遗像放到一间空房间。遗像因为相框太大不方便携带,所以只带了照片来,12寸的照片被折叠了三道,再打开就满是折痕——他们并没有索取电子档。

“我得去买个相框来。”

“别去,就这样放着吧,这个房间也锁上,别让别人看见。既然我们从来没有让这边的人知道我们还有一个儿子,那么现在就更不能让他们知道了。”

许和安的妈妈没再说什么。她已经习惯了听从了丈夫的指示,连阳奉阴违都没有学会过,丈夫说不要联系,她就真的没有联系,于是这家里就只有一个声音了。

在以前许和安刚刚出柜,带着极少在钱在遥远城市里为生机而奔波的时候,每看到陌生号码,他的心脏都会跳的快起来,以为能听到一个温柔的声音。但当然,他后来就不这么做,而是神色如常的接起来,听那边或推销或拐弯抹角的找关系,或者说,你打错了。

许和安的父亲拿出钥匙锁上门。我站在门里,看着那张被折的很委屈的遗像,有一道折痕刚好在嘴唇那里,那勉勉强强的笑,就变成了面无表情。

我听着他的父亲给他的弟弟打电话,让他下班过来一趟,他的母亲补充了一句,说“带岩岩过来。”

“对,带岩岩过来。”

他的父亲,又重复了一遍。

我悠哉的闲逛这座房子。布置的很温馨,有一个可能经常住人的客房,在角落里总有散落的小孩书籍和玩具,食物柜里也有零食。对了,以许和静的年龄,他这个时候定然已有小孩了,就是那个叫“岩岩”的孩子吗?

我在书柜里找到一本相册。我没有实体,没法直接接触,但这并不影响我进行观看。这里夹着很多相册,不少尺寸看着,就是手机里照片洗出来的。有一家人的,单人的,许和静的照片一开始很多,从青葱到成熟,然后有一整本是他和一个女人的结婚照,之后就是日常照、怀孕照。再往后,一个小男孩的照片便基本上出现在每一张照片里,从光着屁股,到现在强装大人。

这里没有任何一张许和安的照片。但他不会在乎这些,若真看了,想必真会觉得,在他不在的时候,这个家庭同样过的有滋有味,丰富多彩,毕竟,不是缺了谁就过不下去,不是么?

我想看看这个小男孩,许和安的侄子。

我等到下午六点多,一个急促又毫无规律的敲门声响起。一定是那个孩子,因为我已看到老太太高兴起来的笑容,匆匆过去开门,一个虎头虎脑,约七八岁的小男孩一头撞到她的怀里,撒娇般的蹭了蹭,憨声说道:

“奶奶,我好想你,你和爷爷去哪里了呀?都不带我去!”

“岩岩哟,我的乖孙子,奶奶也很想你呀!”

她慈祥的摸着岩岩的头,抱起来也是一顿蹭,却不说他们去了哪里,又招呼男孩身后的男人进屋。

“和静啊,快进来啊。”

男人就是许和安的弟弟许和静。我惊讶的望着他,即使已经从照片里看到他这些年来的变化,然而亲眼所见和照片毕竟不同,这,这真的,真的是……

——物是人非。

可惜许和安不能亲自来领悟这个道理了。

许和静放下手里拎着的肉、菜,他脸上还带着沉静和略为悲伤的情绪,轻轻的说:

“妈,大哥他……”

“嘘!”

许和安的父亲听到了开头,就神情的紧张的冲上来说:

“不要在岩岩的面前提他!”

我有些好笑,这个老头竟然草木皆兵到这种程度,原来同性恋是一种听都会传染到的疾病吗?

许和静脸上有些无奈,显然很了解父亲的性格,把岩岩从母亲的怀里抱下,转递给父亲,就拉着母亲到了一旁继续问:

“妈,你总该和我说说大哥是怎么回事吧,还有爸,你也不劝劝他,人死为大,怎么到现在还,还这个样啊!”

现在才是纯然的悲伤时刻。父亲带着孙子去了别的房间,母亲的眼圈于是红了,哽咽的说:

“你大哥出了车祸,当场死亡,我和你爸去的时候就已经火化了,我们连最后一眼都没有看到……”

许和静也发出了抽噎声。我以为他已经淡忘了对许和安的记忆,却没想到原来还有很深的感情,也是,这可是至亲的亲人啊。

他们的母亲带着最后的儿子去了那个被锁了的房间,带着他看了那张带着褶皱变形了的遗像,还那个灰扑扑的青花瓷骨灰盒。接下来又是伤感的时间,我索性背过身来,只听到身后有跪下磕头的声音,还有一声声“哥”。

我对许和静的印象迅速变好了。本来,我是没那么喜欢他的。

我在没有存在的脑子里过了一遍稀薄的关于许和静的记忆,想许和安父母的地方也过不下下去了,打定主意跟着他,去他家看看。

我的时间就这么少,无所谓遗憾不遗憾的。现在我只想都看看,不是给我,是替永远活不过来的许和安。

许和静在这里住了一晚,我则飘出窗外,看这陌生城市的月色。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她是我太太之你是魔主?

    (PS:此书正版在纵横,感谢各位默默地看我的书,同时欢迎加入书友群-273377521,顺便求个打赏)自打开始修炼以来,唐昊每天都会去那大阵中坐上几个时辰,来吸收灵气。虽然每天都是在努力地修炼,但是却只能让灵气在体内缓慢的流淌,一个时辰约莫可以完成十个周天,这种修炼的速度可以算是非常之缓慢。心里也是

  • 重生之梦雪醉第6章在线阅读

    “有什么关系,反正我的命也是她的药救回来的,大不了就是还她了。”她有什么资格说他不上道。陆一鸣心中无语着。“你是故意的!”梁未如气呼呼的说道。“这药是我给你吃的,你就是想要忘恩负义。你故意说要找我小姨娘报恩,不就是想着反正也见不到她,随你怎么说。”梁未如一针见血的说着。陆一鸣微愣,她怎么突然变得这么

  • 长生永世在线阅读第三节

    第三章夏子怡的挑畔又是新的一天,今天就好好的在家睡觉,“小姐小姐,不好了,二小姐来了”怜儿急忙的说,“肯定又事来欺负小姐的”难道她每次都欺负我,今天终于可以去会会她了,“砰”门一下就开了,一个穿的光鲜靓丽,外貌也算的上美女的女子出现,夏子怡看到还在床上睡觉的那个让她厌恶的身影,所以夏子怡一进门就乱砸

  • 逆天路在线阅读第6节

    韩晋此时什么也不想,抱起软绵绵的仙女,拼命游了出来,奈何韩晋本身受伤况且身体羸弱,怎么还能抱住她游走。韩晋身疲力尽,意识逐渐模糊,正当他绝望之时,仙女猛然醒来一刹那,双手拼尽力气,将韩晋的脸矫正之后,快速的吻住了他的嘴唇。韩晋脑子一片白白的:要死了,还不忘亲一下!可是韩晋想错了,这是仙女不断向他吐纳

  • 赘婿风范在线阅读第8节

    齐国征燕大军前锋王魁率五千兵马,急行军赶至断藤谷口,但见山高林密,坡急路窄,随军副将建议道:“将军,此谷地势复杂,林木众多,实为设伏的绝佳地点,可遣轻骑入谷查探,以防万一啊。”王魁怒道:“就你知兵?此地是设伏绝佳之地,但要看看现在是什么情况,燕国大势已去,败局已定,守城兵力尚且不足,会有兵马在此设伏

  • [综]今年生日在哪过?之第四章(4)

    自古玉石温神养魂,灵气皆是周正柔和之态,唯有一种玉与众不同,那便是冥玉。其灵力往往带血腥之意,能腐蚀神魂修为,无论对凡人还是修士,俱是祸害。可冥玉也非一无是处,这种玉死气极重,用来滋养凶丹毒丹再好不过。只可惜冥玉十分稀有,多生于凶煞之地,以血浇灌,死气缠身,很招正道避讳,加之外表与其他玉又无甚区别,

  • 网游之长安风云[全息]之给狗下药

    第四章给狗下药在老赵的引路下,齐瑜看到了被关在笼子里的狗,狗没有想象中那么大,而且看起来已经很老了,应该是獒的一种,乌黑的毛发卷缩成一团,尾巴都短了一节,脸部被浓密的毛发遮住,看不太清楚,要不是确实洞察面板上显示的情报,他还真无法相信面前这只老狗竟然已经成功进化了一阶。鬼面獒危险评估:中进化:强健(

  • 无限之基因强化系统女人的战场

    佣兵公会的总部驻扎在里维斯坦城,人类一族最繁荣的城池之一。不过,为了照顾某个患有怕生症的未来的魔王大人,林雪菲大美女选择了放弃自己原来走大路的打算,陪着林宇飞走那条几乎没有人会选择走的离魔兽森林很近的那条路。小路上,林宇飞的左右两个胳膊被无情地侵占了,左右两边全是大美女啊,不过林宇飞可不认为这是享受

  • 星玄耀世卡瑟的冒险物语在线阅读第3章

    阴谋露头夜晚,微凉周重甲和父亲一同睡在陈庄主提供的客房里,桌上点着蜡烛,烛光映在重甲脸上。显得重甲那么消瘦。重甲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两只眼睛望着天花板,脑海里竟然全是红凤凰摘下面纱那一幕,一遍一遍重演。重甲翻来覆去,自己干嘛总想这个,那是个黑道狐媚,干嘛总去想那个老女人。重甲口中嘀嘀咕咕。说着坐起身

  • 恋战高卢入蜀山战纪

    大唐的崛起也让他们认识到不要因为世界的等级低而小看他们,纵使是武侠世界,它们的成长性也是非常高的。而在他们再回过头来看那些武侠世界里的人时,发现其中已经有人成长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了,区区数十年的时间达到了与他们平齐的地步了。如万梅山庄的西门吹雪,白云城的叶孤城,李园的小李探花李寻欢等人,一开始不过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