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我英]这只丧久一起宠!在线阅读第6章

2021/6/11 12:01:33 作者:梦雪依然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英]这只丧久一起宠!
[我英]这只丧久一起宠!
作者:梦雪依然来源:晋江文学城
上一世绿谷出久因为一个穿越者的阴谋,被世界孤立,到最后却为了救那些与他无关之人丧命这一世,身边的人开始恢复上一世记忆……敌人:是绿谷!英雄:是绿谷!绿谷:??——————绿谷母控警告小天使有一定的抑郁,有时会升起伤害他人的想法,但他是天使不是吗?不会伤人的……吧。————————已经恢复记忆:相泽消太,爆豪胜已,死柄木弔,心操人使快要恢复记忆:斯坦因,分倍河原仁(图怀斯)————————推文《白色飞鸟》《恶意之瞳》————————————

程昀偏头问道:“你叫我什么?”

“程……程昀。”

吴淞面上不动声色内心早已波涛汹涌,这是什么情况?程大少爷什么时候变温柔了?程大少爷对外面的莺莺燕燕置之不理原来早已经在家里金屋藏娇了?

这都是什么时候的事?他作为他的秘书、司机外加生活助理竟然一点也不知道!程大少爷这么暴躁的脾气竟然能瞒得如此滴水不露,可见对程太太是在乎极了。

程昀心头堵着一股火正愁没处发,对吴淞嚷道:“你看看都几点了?把我都饿死了,还不快点摆碗筷。

谁给你的钥匙,随随便便进我家经过我同意了吗?我能起诉你私闯民宅。”

吴淞有苦无处诉,钥匙不是你给的吗?饭不是你让我送的吗?这还有没有天理了?算了,和程大少爷相处是不需要有什么道理可讲的,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吴淞把饭菜摆了满满一大桌,荤素搭配,有汤有粥,西式蛋糕外加中式茶点,量不多,样式很全。

程昀道:“我以后都在这里住了,你去把我的东西收拾收拾。”

这是同居了还是结婚了?吴淞忍着熊熊燃烧的八卦之火应了一声,笑眯眯的同苏鸢打了一个招呼:“嫂子,我先走了,回见。”

苏鸢茫然抬头礼貌笑笑,程昀拆着一次性筷子的包装语气不善道:“不是你嚷嚷着要吃饭吗?现在饭来了你又不吃了,还需要我喂你吃?”

话一出口,他暗戳戳的想,她右手手指断了行动不便,左手也不知道会不会用筷子,他是不是就应该喂她吃啊?

苏鸢坐在沙发上问道:“这般吃?”

“不然呢?我就知道你左手不会用筷子,想让我喂你吃饭就直说。”

茶几与沙发高度相差无几,琳琅满目的饭菜需起身才可夹食,苏鸢道:“不雅,不合规矩,不可食。”

程昀怪异的瞥了她一眼,又不是让她用手抓着吃,怎么就不雅不合规矩了?女人就是麻烦,不就是想让他喂她吃饭又不好意思直接开口,这说话弯弯绕绕的,除了他谁能领会她的意思?

木质地板上铺了厚厚的地毯,程昀盘腿坐在地上拿起筷子夹了一个红烧鸡翅啃了两口把骨头吐在桌子上:“你爱吃不吃,反正饿的不是我。”

苏鸢蹙眉看着他毫无仪态的动作几次欲言又止,程昀从昨晚开始就没有正经吃饭,左夹一筷右夹一筷吃得大快朵颐,他用纸巾擦了擦嘴角的污渍打了一个饱嗝,屈膝瘫在地上半眯着眼睛:“难道你这是在对我撒娇?”

她偏转头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一块草莓兔子蛋糕,他懒散的用白瓷勺舀了小半碗白粥,往右挪了挪蹭到苏鸢旁边没好气道:“蛋糕是饭后甜点不能现在吃,你都营养不良了还挑食,有没有一点自知之明?

真不知道你们这些女人是怎么想的,节食减肥瘦的和排骨精似得,抱着都嫌硌得慌,好好的脸又非要动刀子整容,蛇精脸硅胶胸,看着就让人腻味。”

苏鸢低眉垂首左手摩挲着衣摆很是歉疚的模样,程昀舀了一勺米粥,白瓷勺贴着碗沿顺了顺溢出来的汤汁,别扭的喂到她的唇边:“吃粥。”

苏鸢嘴唇微动,长睫颤了颤,他小心翼翼的举着白瓷勺张大嘴巴道:“啊……”

“啊……”她不由自主朱唇微启,程昀把一勺白粥粗鲁的喂到了她的口中,手上没轻没重还磕到她的牙龈。

她没有在做梦,萍水相逢程昀救她于危难之中,没有把她卖给秦楼楚馆,没有让她委身相许,没有让她为奴为婢,反而给了她遮风避雨之所悉心照料,这让尝遍了人情冷暖的苏鸢有点无所适从。

程昀又喂了两勺白粥,苏鸢乖巧听话十分顺从,他忽然从中找到了几分投喂的快感,兴致勃勃的夹了一筷糖醋里脊用手接着喂给她:“来,吃点肉补补元气。”

苏鸢吃相斯文,张口咬了小半个细细咀嚼,酸酸甜甜的味道刺激着她的味蕾,她眼角上扬笑了笑,程昀心下满足:“来,吃点素的补充维生素,清炒笋尖。”

“来,吃点猪肝补血。”

“来,吃这个,补充钙铁锌硒维生素。”

……

苏鸢吃得缓慢,程昀表示出了前所未有的耐心,就在旁边静静看着她一边寻思着夹下一道菜时,该编什么样的托词听起来让人有非吃不可的欲望。

“谢过,不可再食了。”

程昀耷拉着脑袋颇有点意兴阑珊,用勺子挖了一勺蛋糕殷勤道:“你刚刚不是一直在看蛋糕吗?尝一尝,很好吃的。”

苏鸢不忍拂了他的好意张口吃了,香甜可口,入口即化,他瞧着她黑亮的眼睛兴奋道:“是不是很好吃,来,再吃一口。”

她左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你吃。”

苏鸢记不清上次吃饱穿暖是什么时候了,每日冷硬的干粮馊掉的剩饭令人难以下咽,似这般的珍馐佳肴太过奢侈,她偷偷觑了程昀一眼与他对了个正着。

他扬眉戏谑道:“宝贝,有没有爱上我了?”

门铃不合时宜的响了,程昀低咒一声满眼戾气的去开门:“你存心的是不是?有钥匙按什么门铃!”

吴淞呆若木鸡,程大少爷真是七秒钟记忆,不知道是谁三个小时前嚷嚷着要告他私闯民宅,他笑道:“哥,他们是来给嫂子送衣服的。”

程昀侧身:“进来吧。”

苏鸢攥着明黄色的羽绒服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戒备的看着一群人进进出出。

少倾,地上、沙发上堆满了琳琅满目的物品,他要把她送走了吗?也是,她好像总是在惹他不高兴,貌若无盐,弱不禁风,连她自己都不喜欢自己,他应当是厌弃她了。

吴淞把茶几上的餐盒收进垃圾桶:“哥,张哥他们晚上组队,问你去不去?”

程昀应了一声:“去吧。”

吴淞礼貌的对着苏鸢笑笑解释道:“嫂子,没别人,你别误会。”

苏鸢不知如何应答唇角上扬,回了一笑,程昀冷哧,他对她那么好她都不会对着他多笑一笑讨好讨好他,对一个认识不到三小时的陌生人笑什么笑,真是养不熟的白眼狼。

“还不走?”

吴淞望着满屋子的衣服鞋子犹疑道:“要不要让阿姨过来帮忙收拾收拾?”

“不用。”

吴淞把自己无意碰掉的塑料袋放回沙发上,程昀漫不经心扫了一眼包装袋的名字,知名内衣品牌QW,他眸光一凛,沉声道:“我自己会收拾!是不是我最近给你的工作太少了?”

“不少不少,哥,我先回公司了。”

衣服的吊牌都被剪了,五颜六色的羽绒服,各种版型的毛衣内搭,厚薄不一的打底裤,风格迥异的呢子大衣……程昀从衣服底下抽出一盒袜子:“这个袜子比较暖和,长短都有,你自己按照喜好选。”

他随手把一套湖蓝色的睡衣丢给她,俯身给她穿上一双豆沙红的兔子拖鞋:“穿着病号服在屋里晃悠多晦气,你先将就穿穿,回头这些衣服都得重新洗一遍才能穿。”

她好奇的看着拖鞋上的兔子,抬脚动了动,兔子耳朵跟着颤了颤,鞋子柔软舒适,双脚仿佛包裹在棉花里:“我会洗衣服。”

程昀道:“这么多衣服得洗到猴年马月?”

苏鸢认真算了算:“一日便可,我洗衣服很快。”

“你可别折腾了,整整一天盯着洗衣机多累啊。”

“何为洗……洗衣机?”

程昀懒得再作解释,看着她磨磨蹭蹭的迟缓行动急的发慌,烦躁的半揽住她的肩膀:“不用洗衣机洗你用什么洗?”

苏鸢以为他不相信她带伤可以洗完所有衣物,再三保证:“我每日在苏府浆洗的衣物比之还多,无需一日也可。”

程昀脚步一顿,不确定的问道:“大冬天的,你每天都在洗衣服?用手?”

她眨了眨黑亮的眼睛,无辜的点了点头:“若我无意洗坏衣物,你大可责罚。君子不受嗟来之食,我既承了公子的恩情当竭尽所能为你分忧。”

“艹,谁TM这么变态虐待人玩?”程昀眸光阴沉,剑眉紧皱,随意搭在苏鸢肩膀上的手骤然用力似乎要嵌入她的血肉,“你有没有搞错,我把你带回来就是让你给我洗衣服的?那我找个保姆不就好了?

看清楚,那些衣服都是买给你的,洗坏算什么,你不喜欢了我给你统统换新的。

你说你脑子里乱七八糟都在想些什么?满手冻疮,手指都断了,还洗衣服?你是不是有自虐倾向啊!你的手残废了我可不要你。”

他的话说得很快,苏鸢听得十分吃力,胆战心惊的仰头望着他,声音软糯:“你不要生气。”

程昀感受到她细微的颤抖慌忙松开了钳制她肩膀的手:“弄疼你了是不是?”

苏鸢摇了摇头,他安抚性的轻轻抚摸了两下:“对不起,我不是在对你发脾气,我就是……就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双宇第四章在线阅读

    一来到教室橘春人就看到桌上放着“社团申请书”,每个人要在这周前选好想入的社团,一心想入回家社的橘春人被檀黎斗老师留下来谈话,顺便安利了他带的电子游戏社团。听过传闻一个个游戏宅被骗进来,结果发现这个社团是做游戏的,不是打游戏的,直接被迫秃头当程序员,脑子实在不行就当个游戏测试的。橘春人对檀黎斗有一种恐

  • 万界城主怒斩“蛇女”!

    【主播,虽然我不知道你这标题起得是真是假,但你这知识量,我老猪实在是佩服!刚才我去千度查了一下,主播介绍的五味子资料,居然跟上面差不多!主播这是真的在教我们东西啊!】【我去,真的假的?我也去看看!】【主播良心啊!啥也不说了,礼物走起!】【青城山下送给主播500个鱼丸。】......看着突如其来的礼物

  • 鸿蒙圣王第六章在线阅读

    “你刚才可真厉害呀,我叫黄松你呢?”黄松嘿嘿一笑,两根粗粗的眉毛,一口大白牙,显得格外憨厚。“谢子稷”面对不想干的人,沐橙熹显得格外冷淡。“良辰,子稷和你一个姓呀。”黄松冲着谢襄高兴的说道。“好巧,我叫谢良辰,刚才的事多谢你了。”谢襄对着沐橙熹笑笑。看着这个笑容,沐橙熹又是一阵恍惚。“没什么,大家都

  • 我在硅谷开苍蝇馆第3章在线阅读

    路婀娜只是到了街边的酒楼躲雨,她可没有就这么离开。看着棍子一棒子棒子打在路尹尹身上,她的快意也跟着涌上心头。“都说路尹尹长得漂亮,那又如何,还不是红颜薄命,死得比谁都早!”路欢迎合她说,“姐姐何必要和她比呢?你现在是太子明媒正娶的正妻,她,她不过就是瑞王的一个侍妾,眼下瑞王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都难保

  • 妻妾如云在线阅读第9章

    很久很久以前,忻然还是双十年华的妙人,有青梅竹马的恋人,有亲如爹娘的姨父和姨娘,有叫举世养在深闺的女子艳羡的自由和锦绣前程。江湖第一女捕快的人生履历的开篇可谓顺风顺水,豪云壮志。很久很久以前,唐煜枢也是年轻有为,入狛牙卫三年便力排众同僚升任“七浮屠”的一分队总队长。又两年后,众望所归做了副长,时年二

  • 掌心宝第五章在线阅读

    每一个学校都有自己的文化底蕴,迁校有时候也许是无奈之举。每一个学校承载着每一届师生的美好回忆,而我们只能将它们深埋心底。在从素教中心回来的路上同学们疲惫不堪,也许是因为七天的劳累训练和睡眠不足,加上大巴车内比较闷热,同学们大都在车上呼呼大睡,经过一小时的车程刘智睁开惺忪的睡眼,环视四周发现所到的地方

  • 网游三国:最强NPC百日宴

    星耀大陆光武城九霄镖局深夜,无月。九霄镖局来一不速之客,总镖头沈歌面色凝重坐在大堂,一独臂男子手持方盒,伫立在堂前。不知过了多久,沈歌神情突变,目光坚定:“这镖我接了!”几月后,沈歌对外宣布:因前段时间护镖不利,几十位高手身亡,自身受内伤无法痊愈,九霄镖局停止所有业务,金盆洗手。西北第一家族青仙家族

  • 西游天道系统在线阅读第九章

    “药研哥,你真的变成近侍了……?”一整天,药研都被兄弟们围得团团转,大家像在看什么不科学事件一样打量着他。“居然是真的吗?”秋田戳了戳他领口表明近侍身份的徽章,仍有些不太敢相信。“再来一次,药研哥?”药研有些麻木的抬起手臂,准备开始第三次显影表演。因为多年前的一起恶□□件,政府的文书重换了一套安保设

  • 祸乱王心之两世劫魔女宁荣荣

    夜幕降临,史莱克学院院长,四眼猫鹰弗兰德正站在大操场上,看着眼前的全部九名学员。戴沐白等六人已经做好了晚上上课的准备,一个个精神抖擞。不过弗兰德的注意力并没有在他们身上,而是放在了三个辅助系魂师身上。“奥斯卡,你们跑完二十圈了?”弗兰德的目光给人一种锐利的感觉,令人不敢与他对视。奥斯卡点了点头回答:

  • 庆余年:动京城在线阅读第4章

    见过柳影浔后,柳幽然回了自家营帐一趟。她到的时候,花誉正捧着一碗粥喝得欢。等他放下粥碗准备抹嘴,柳幽然已将剑伸到他面前:“吃完饭陪我练会儿剑。”留了花誉五分钟把烧饼也吃了,在这期间她则大步走入柳幽然所谓的书房。刚进去还没走两步,花誉便咬着半块烧饼追过来。“柳大人柳大人,忘了把这两样东西还给您。”他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