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芸芸间第二章

2021/6/11 11:57:08 作者:鹿死星辰 来源:晋江文学城
芸芸间
芸芸间
作者:鹿死星辰来源:晋江文学城
求一个收藏,那啥省略号就微博见,指路:鹿死星辰想得到一个对象有几个步骤?——先轻而易举得到一份巨额遗嘱。——再循着遗嘱找到一棵古木兰树。——最后再得到这棵树的主人。soeasy!如果早知道余生会遇见你,我想我会再努力一点的。磨磨唧唧谈恋爱小甜饼,短小(bushi)精悍。中二病没好全的财务分析师、高级税收筹划师×栽花种树冷艳不高贵的种花匠受不了的讨厌精vs攻击性武器持有者,嘴上说着一哭二闹三上悠亚,身体诚实地互相掰弯我很感谢他送给我一支上上签——“一支能遇见你的上上签”。

晋阳侯世子默默地看着纪真。

纪真吃饱饭就犯困,药力也上来了,眯着眼从木樨手中拿过人参盒子,往人手里一塞,打个哈欠:“三百年野山参,拿去补补,不要钱。”

说完,一手扶了木槿,迷迷糊糊就朝舱房走。

晋阳侯世子强忍住把人暴打一顿的冲动,沉默片刻,拿上人参,走了。

胡管事好想哭。

一觉醒来,纪真木着脸看向木槿:“我是不是说那什么世子断子绝孙了?”

木槿点头:“晋阳侯世子,说了。”

纪真感慨:“居然没挨揍,那什么世子真好涵养!”

木槿接着点头。可不是,真好涵养,被人当面说断子绝孙都忍得下去。

纪真略无奈。吃饱就犯困,一困就迷糊,一迷糊就犯傻,上辈子就没少因为这个得罪人,不过他的异能等级高种地方便拳头又硬,还真没几个得罪不起的。现在就不一样了,身娇体弱谁都打不过,后台也不够硬,前途真心不光明。

越想越郁卒,纪真抓过木槿的美人手摸一把,默默叹了一口气。

木槿抽了抽手,没抽出来,就随他们家少爷去了。若不是少爷把他买下,他早就被亲爹卖进南风馆了,摸一把就摸一把吧,反正少爷现在的身体什么都做不了。

过了几天,船进京了。

弃舟登岸,纪真没理会过来接人的一群人,扶着木槿径直上了车。

没多久,木樨也蹿到了车里,愤愤的,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心里却难受极了。忒欺负人了,少爷进京,府上主子没有一个露面的不说,来的竟然只是大管家的一个侄子,连管事都不是!

胡管事直摇头。三少爷还没进门,下马威就来了,以后还不定会怎样呢!十二岁中秀才,小三元。十三岁中举人,头名解元。论资质,三少爷当是几个少爷里最好的。可惜太好了,把府里一干嫡出少爷全比了下去,不被打压才怪了。

车子摇摇晃晃的,纪真躺在木槿腿上享受着美人按摩。车子里面被木槿铺了好几层被子,软乎乎的,纪真现在本就嗜睡,很快就睡了过去,直到车子停下也没醒过来。

木樨和木槿谁都不敢把人叫醒,也不想叫。少爷身子不好,正该多睡多休息,路上折腾这么久,好人都受不住,更别说少爷了。

大管家的侄子弓着腰在车子外面等了许久也不见里面有动静,脸色就难看起来了。

胡管事脸色更难看,冲大管家的侄子招招手,指指不远处。

大管家的侄子黑着脸跟了过去,恨恨的:“好大架子,还真把自己当主子了!”当年那事情闹得不小,大的杖毙,小的放逐,家里处置了许多人,或撵或卖或打杀,侯府内院人手几乎换了大半。别人不知道,身为大管家的侄子,他却是一清二楚的。

胡管事冷笑一声:“正正经经的少爷,怎么就不是主子了!主子们再怎样都是主子,轮不到奴才伸手。三少爷身上可是有功名的,十三岁的解元,你让人走奴才下人走的角门,我看赵权你是不想吃侯府这碗饭了,真闹出来你叔叔都保不住你!”

赵权脸色变了几变,最终朝胡管事一拱手,为难道:“多谢胡叔提点免我一场大祸,只是上头,我却是不敢领人走正门的,还请胡叔教我!”

胡管事沉吟一会儿,问:“三少爷可是安排在云霁院?”

赵权点头:“不错,云霁院是老国公晚年清修的地方,五进大院子,正是夫人慈悲。”

说到最后,赵权声音带上了几分讽刺。好慈悲的夫人,老国公去了三十多年,那院子也封了三十多年,年久失修,这次也只不过简单打扫了下,除了院子够大,再找不出第二个好处来。

胡管事点点头,说:“云霁院是临街的院子,紧挨着一个侧门,只是那门不常用,打发人快跑几步,找你叔开门。”

赵权大喜,转头看看始终没有动静的车子,擦一把冷汗,带人绕了过去。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主子不会有错,错的都是他们下人。今天这事要不是胡管事提点了他,三少爷哪怕只是提上一句,他肯定会被推出去的。

纪真翻个身,在木槿美人手上摸一把,摇摇头坐了起来。最讨厌这些弯弯绕绕的了,烦都能把人烦死。上辈子也是,丧尸都挤到门口了活人还在勾心斗角。身为等级最高的木系异能者,到哪儿哪儿都不缺粮,香饽饽中的香饽饽,少不得各方拉拢算计。若不是秦少将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事都挡了下来,说不定他早就撂挑子跑出去做自由猎人了。

车子在云霁院临街的侧门前停下,早有得了吩咐提早回来的下人把门打开了。

站在院门前,纪真挑了挑眉。果真好大的院子,也好空,看上去好像蒙了一层灰似的,没有半点活气。

“见过三少爷,”一个婆子走过来,打量了纪真一遍才开口道,“老奴是夫人身边的蔡嬷嬷,替夫人传个话。”

纪真看向蔡嬷嬷,没出声,等人传话。

蔡嬷嬷心中不渝,她是夫人身边的老人,几位小主子面前都有几分脸面,即使是世子也要唤他一声“蔡嬷嬷”,不过一个庶出的,在她面前居然拿捏起来了。心里不痛快,面上就带出了几分,说:“夫人体恤三少爷身子弱又舟车劳顿,便免了今日请安,只待明日去老太君那里请安再一起见过。”

纪真点点头,说:“谢夫人体恤。”不用请安,真是再好不过了。

就再没了第二句话。

蔡嬷嬷立了片刻,见纪真已经转身朝院子里走,心知今日是得不到打赏了,只好失望地走开了,走出几步,恨恨地呸了几口。

别的地方不说,正房收拾得倒是很干净,纪真指了指卧室外间的矮榻,说:“先把被褥铺那里,让人去买床。”

木槿一边铺床一边说道:“已经托了胡管事了,少爷不挑木材,只要全新的,想来很快就能送来。”

等木槿铺好被子,纪真往矮榻上一躺,蹬掉鞋子,舒舒服服喘了一口气,说:“可惜我们初来乍到,不好把屋子里的摆设全都换掉。”一水的红木家具,厚重古朴风,好是好,可惜纪真喜欢的是浅色轻松系。

院子里有井,木槿打了水,支起带来的小炭炉烧了一壶水,浸了热布巾,把纪真的手脸好一通擦,完了又泡了一壶茶。

等纪真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傍晚,起身,发现整个院子已经干净齐整了许多,带来的几车东西也都归置利索了。

木樨表功:“少爷不错吧!”

纪真笑了笑,说:“木槿,把他花的银子给他补上。”

木槿打开纪真的钱匣子抓了一把银馃子,数了数,又放回去两个,说:“银子真不经花。”

木樨愤愤的。这么大一个院子,就他们主仆三个,也不说补几个人进来,一个个都唯恐避之不及,做什么都要花银子。

纪真说:“你们身上都装些银子,以后花钱的地方多着呢。”

木槿给木樨抓了两把银馃子,想了想,又往自己荷包里塞了两个,说:“我不出门,只拿两个留作应急就行了。”

纪真看一眼木槿那张祸水美人脸,也觉得还是藏在自己院子里的好。

木槿说:“炉子上的粥已经熬得差不多了,配小菜吃可好?”

纪真点点头:“一碟酱瓜就好,你们俩也一起,别等大厨房了。反正咱们什么都不缺,自己过自己的就好,就当换了个地方住。”

才摆好清粥小菜,大厨房的晚饭也送了过来。四个菜,一碗汤,一碗米饭,两个小卷子。菜全是肉菜,大荤,汤是鸡汤,表面一层黄澄澄的鸡油。

纪真身体还在调养中,日常饮食极清淡,偶尔才能开一次小荤,这样的菜他根本不能吃。

木槿沉着脸看着那几个菜,一张美人脸完全阴郁了。

纪真瞅一眼红烧肉,叹口气,说:“你们俩吃吧,别瞪了。”

不过,这样的手段,是不是太简单粗暴了点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韩娱之天幕下的恋人们在线阅读第十节

    “先进来吧。”萧秋招呼一声就自顾自地转进厨房。王子雾迟疑一会,跟着进了房间,然后他发现,这是一间——他第一眼的时候就发现了——跟他们当初所在宿舍没什么两样的住所。或者说一模一样。“没有点单服务,就是自助超市里十块钱一大包的茶叶。”没等王子雾再生出什么想法,萧秋已经拿着两杯茶吊儿郎当地走出来了。吊儿郎

  • 妖娆国师逆天宠林婆子

    大约是展昭身体底子好,这一夜他睡得安稳,没有发热。许向阳依旧在公孙先生来了之后离去,今天丁月华似乎迟了些,还未来探视展昭。她暗暗在心里松了口气,真的是极怕撞见她。她今日要把绣品拿去锦绣坊交差。这回因为要夜里要照顾展昭,作息被打乱,绣了七八日才将绣品绣好,大约能有三百文的收入。把昨天剩的汤和馒头热了热

  • 不该发生的爱情在线阅读第六节

    他竟然吞噬了天劫!萧师兄的实力仅次于宗主了吧!…………然而这时一道天雷本源在萧寒附近浮现。他在淬身!黑衣男子愣了下快闪开!却还是晚了一步一丝圣雷力量泄露,依靠四大长老才缓缓压制。不由得让所有人大吃一惊一丝天雷便如此,那么本源又该强大到什么地步!这时轰的一声萧寒借助圣雷再次突破!神丹二重!雷灵!这时一

  • 重生之庄主宠妻在线阅读第五节

    船行至河心,十位船夫忽然消失不见。失去控制的木筏在河水中急速而下。苑祀大惊,忙扯下众位腰间的金丝带,将十只木筏绑在一起。然后使腾云术,自己身在半空,拖着木筏前进。木筏周围的水域中忽然浮现许许多多黑黝黝的鱼身,他们不停地攻击木筏,眼看就要将木筏打散,七个亲兵也驾起云朵,贴近水面,不断击杀靠近船只的鱼怪

  • 亲爱的爱丽丝初遇

    今年的圣诞节,气温比往年要冷一些,白色的雪花也早早的就飘落了。只不过,她却和旁人不同,并不喜欢这漫天的大雪。圣诞节是栉名安娜最喜欢过的一个节日之一,还有一个就是新年,尤其是到了吠舞罗之后,她对这些节日就更是喜欢了。栉名安娜从记事开始,就只能够看见红色,似乎是因为她的力量超过了身体的负荷,而她自己又无

  • 穿越后她成了团宠第二章

    又是夜晚,阮辞不出意外的,又失眠了。偌大的卧房里充斥着暖气的温度,明明不是冬天,却提早用上了这种让人沉沦的奢侈品。阮辞蹬了一脚被子,让自己从闷热的被子里出来透口气。眼前黑漆漆的一片,阮辞又想到了昨天晚上,明明昨晚还在自己的小房子里扇着吊扇呢!唉~不知道房东张胖婶发现她的尸体会不会吓晕过去?啊!阮辞又

  • 不亏是你之主人呀,我不要割旦旦

    不知多久,林渊从美梦中醒来。第一眼,他就看到小鞠正站在镜子前,湿漉漉的长发随意搭在肩上,正拿着毛巾擦着。而她更是换上了一身睡衣,小小年纪,却有着凹凸有致的身材,明显才刚刚洗澡完。“失误……早知道醒早点了。”林渊睁大猫眼盯着小鞠,喵呜了几声,暗自遗憾道。“呀,暖暖,你醒啦?”小鞠发现林渊醒来,连忙放下

  • 权宠医妃这个女人会玩火!

    “这就是夫君所在的世界吗?”焰灵姬狐媚的明眸左右打量了一番环境。她纤细的长眉微微蹙了起来。周围的空气,实在是有些恶心。焰灵姬迈动修长的双腿,缓缓走出了这个充满了怪异气息的小巷。她感受到了李昊的气息。当焰灵姬走出酒吧小巷,顿时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卧槽,这妹子好靓。”“太漂亮了。”“咦,这妹子怎么有点

  • 可惜爱情没如果在线阅读第十节

    蓝色贝吉塔向莫斯奇宣言完毕,满腔怒火又将能量提升,皮肤变化成暗红色,能量猛然爆炸开来,将四周的擂台不断崩裂开来,整个擂台尘土飞扬,碎石不断溅起,莫斯奇见状惊讶无比,被逼的跳向上空,贝吉塔爆发出的能量将整个会场都随之摇晃,云层也被震的高低起伏起来,高空的大神官不得不及时伸出手限制能量对擂台外的影响,并

  • 重生洪荒之吞噬进化之第四章(4)

    所以在推开孤儿院的门,看见那个撅着嘴坐在角落里,有几分东方人模样的大概四岁左右的男孩时,安纳斯亚产生了一种“现在收拾东西赶紧滚蛋或许之后还能好好过日子”的想法。但是这个想法也迅速搁浅了,毕竟世界虽然说是看着很小,但是对于还只是个小孩子来说的安纳斯亚来说,还是太大了。不过看剧情发生时孤儿院除了亚伦和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