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掠*******]在线阅读第4章

2021/6/10 22:54:54 作者:叶* 来源:晋江文学城
掠*******]
掠*******]
作者:叶*来源:晋江文学城

清晨的上空微光从云层里浮了出来,经过了昨夜的喧嚣,第二天拂晓时的楼外楼显得冷清了起来。

昨晚的寿宴上,大公子和雪剑阁少公子都没有出席,甚至连寿星也没有出现,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落远气得已经有几个时辰没有开口说话。看着高座上的始终不发一语的中年男子,个个面有踌躇之色,却嗫嚅不敢言。

老爷沉默起来实在是一个可怕的人物,多年来他铁腕管束着楼外楼,性情沉默,不管对谁,他总是严格管教,除了公子和小姐一一这些变化都是在自九年前前任夫人去世之后。

所有侍从侍女都瑟缩着低头,生怕这个沉默的楼主会爆发出可怕的怒气,连自幼就跟随在落远的管家都有些忐忑,看了看厅里站着的三人,忍不住无声叹息。

然而落远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没有说一句话。

“远兄。”只有雪剑阁阁主雪千重不惧,打破了凝铅一样的气氛,“你还是说句话吧,吓着小颜了。”

落远依然没有说话,冷眼看着他们。

“剑城,快给世伯道歉!”看着一边吊儿郎当事不关己的儿子,雪千重终于忍不住怒了起来,“这里属你年纪最大,你不好好劝,也跟着胡闹!”

听到老子的厉喝,雪剑城下意识地缩了缩头,规规矩矩地抱拳:“对不起,世伯。”

“贤侄没有错,错的是她!”一直沉默的落远终于开口,抬手指着白衣少年身边的落颜,怒叱,“小颜,给我跪下!”

“爹!”落颜蓦然抬头,似乎对于他的话不敢相信,自小她就受到爹和娘的百般宠爱,从未受到过如此大的屈辱,而且还在下人面前,她一跺脚,委屈叫道,“我不跪!我没有错!我、我昨晚只是去找剑城哥哥了,错的人是他!”

她忽然伸手指着身边的墨夕,不满,“昨天下人找遍了整个楼,都看不到他的人,爹为什么不先罚他!”

对于这个自小和她一起长大的“义兄”,落颜一直是轻视的,却又是害怕和敬畏的,那种感觉仿佛是与生俱来的,尤其是那双湛蓝色的眼睛,清澈得仿佛能洞穿人心。

“你!反了反了,简直没有规矩了!什么他,墨夕是你的大哥!”落远忽然暴怒,一掌将桌子震得粉碎。中年男子在咆哮,“越来越没有礼数了,都让你娘给宠坏了!给我跪下!”

“我不跪!”落颜倔强地抬头,然而看到喀拉粉碎的桌子,声音不由小了下来,“大哥有错,爹也要罚大哥。”

“不知悔改,你大哥明事理,你能和他比?”仿佛怒极,落远愤然拿过身边侍从手上的竹杖,厉斥,“今天不好好教训你一下,你就无法无天了!”

愤然走到她的眼前,挥手就想打下去。然而耳边风动,那一棍却是落在了白衣少年的身上,他一愣,看着墨夕。少年依然温雅,但眉却忍不住微微蹙了起来,“义父,小颜是个女孩子,经不得你这般打。”

同样怔愣的落颜也诧异地看他,似乎没有料到这个她一直讨厌的大哥居然会帮自己。

落远看着墨夕,忽地微微叹了口气,却是对一边的世交雪千重说道:“千重兄,真是对不住了,子不教父之过啊,小颜脾气不好,贤侄以后要多担待些。”

“远兄多虑了,小颜还小,时日尚早,小孩子心性。倒是剑城……唉……”雪千重看着自己的儿子一一行止不端,欺上傲下便是儿子在武林中的口碑,有些痛心疾首,“这才是子不教父之过啊。”

听到这里,雪剑城终于明白了他们的话,看了一眼华衣女孩,一点不客气地拒绝:“我才不要娶她!她那么蛮横无礼,骄纵跋扈,一点教养都没有!”

“逆子!”听得从儿子口中吐出来那样无礼的话,雪千重怒极,伸手便要去打,却被落远出手架住了手,喟叹,“千重兄,贤侄说的是实话。”

然而八岁的落颜却是愣了愣,虽然还不明白娶妻的意义,但是从他的口气里已听出厌恶的情绪,她扁了扁嘴大哭起来,“剑城哥哥坏死了!我就是要嫁给你!就是要嫁给你!我不管!我不管!”

“喏,你们看,这个千金大小姐我消受不起,你们还是自己留着吧。”十七岁的雪剑城满心怒气,本想再数落几句,却被墨夕淡淡打断,“一个无礼荒诞,一个骄纵跋扈,正好可以制住对方。”

“你!墨夕,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本来心里就已很窝火,听得从小的玩伴那样的话,越想越气恼,冲口骂道,“我才不要她!你怎么不娶她!”

“我是她大哥。”墨夕微微一笑,缓缓摇头,“剑城你该改改这性子了。”

雪剑城郁闷不已,却没有反驳。墨夕性格温良稳重,优雅、俊美、沉静,有着贵族也无法企及的气质一一在他看来墨夕的话总是值得他学习和思考的。

“罢了罢了。”落远疲累地挥了挥手,不想再为此事争执下去,“此事日后再商议吧,等小女大些再议也不迟。”

雪千重也是无奈地摇摇头,微微轻叹。

“千重兄在这里小住几日吧。”落远不再理会女儿,来到好友的身侧,拍拍他的肩,“晚上我们好好聚聚。”

“好,不醉不归。”

待雪千重父子离开后,落远摒退了所有的人,只留下墨夕一人。

“走吧,我有话说。”落远轻轻说了一声,走出了大厅。

溯泱湖面上的风吹来,浮云隔着天光映着水面,宽阔的湖面上一片白茫茫。

在船舱中坐下,两人无言,许久,落远才开口:“你一直都有去暮烟阁吧?”

“嗯。”墨夕只低低应了一句,仿佛在想着什么。一时间,只听得外面簌簌的风声拂过两人头顶的油纸篷上。

落远也沉默片刻,只道:“那里不是你该去的地方。”

“月下是个好孩子。”墨夕脸上的表情一贯的温和,然而眼色却是凝重的,“义父何必那么苛刻。”

“她、她还太小……”落远缓缓摇头,眉心蹙起,“她的心智还不成熟,待得她长大了些,后果就不堪设想。”

“为何义父一口咬定月下是妖孽?”静默片刻,墨夕望着双鬓已有些泛白的人,忽地叹息了一声,眼里有隐约的悲悯,“义父是怕影响您的声誉吧。”

落远惊住,望着这个年少却睿智的白衣少年,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义父,您的一生为名声所累,比如当年义母去世之后,你马上娶了二娘……”墨夕叹息着,转头看着船舱外,慢慢道,“再比如十年前,中原武林和天空之城的血战,您和他们做了那样的约定。”

落远惊骇地看着他,雪亮的眸子里有某种动容。

“如果魔城的人来履行约定,义父应该很难做吧?义父有没有想过,当年仓惶之下做了那样的决定,该怎么善后呢?当真拿小颜去送命?”蓝眸少年侧脸看他,眼神温和,声音不疾不徐,“就如当年月下一出生您就断定她是妖孽,您有没有想过她一个女儿身该怎么生活在这个世上?”

墨夕缓缓摇头,“义父,您做事太武断了。”

“墨夕!”落远再度惊骇,因为震惊十指蓦然扣紧。

静默半晌,他的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个苍白的笑容,一闪即逝,“她是我和阿满的女儿,我也不想……可是她的出生真的是不祥之兆啊。她出生的那一晚,夜色如磬,闪电交加一一简直是地狱的尽头!”说到这里的时候,落远陡然一颤。

九年前那一晚的痛彻心扉和惊惧显然在心里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可怕记忆,一直稳定的中年男子眼里出现了畏惧的光。他下意识地伸出手指挡在眼前,仿佛在抗拒那晚血淋淋的一幕,声音发抖:“那样的光,那样的歌声……还有阿满惨死的样子!血……房间里都是阿满的血,竟是一朵莲花……那莲花会跳舞!”

听到这里,蓝眸少年一直温和平静的眼中有光微微动了一下,似是有些吃惊,却又出现情理之中的神色。他看着中年男子双手捧住了自己的头,发出低哑的苦笑:“那不是妖孽是什么?”

然而,墨夕依然摇头,“那么义父认为我是妖孽么?除了魔城、幻狼族和雪狐族,恐怕无人和我的眼和发一样是蓝色的,甚至是我的族人。所以当年我才会被抛弃。”

“不,你不一样。”落远摇头,低下头去,满怀敬意,“你将来会是千雪海的王者,你们是不能混为一谈的。”

“王者?”墨夕微弱地笑着,望向湖面底下,那双湛蓝色眸子里深沉叹息,“我只是被族人遗弃的一个可怜人罢了。”

“可是你的族人已经在寻你了。”落远抬头凝视着他,却笑了起来,“明年你就可以回千雪海,那我也可以安心了。”

墨夕微微一笑,俯下身来,将光洁的额抵在了他的手背上。

“墨夕!”落远吃惊地看着那个行礼的少年,一把想扶住对方,“老夫承受不起。”

他是千雪海未来的王者,他怎么能承受这样高贵的头颅在他面前低下!

“义父,多谢您对我的养育之恩,如果没有您的帮助,或许我永远只是被族人遗弃的一个孩子。”墨夕抬起了头,那蔚蓝色的眼睛是清澈而温和的,他安静地说着,“也感谢义母对我的栽培,即使她去世得过早,但她是我第一个启蒙者。”

“孩子……”落远微微一叹,伸手拍了拍他的肩,如同父子般怜爱,“你也是个命苦的孩子,她也是……”

“那么,义父请答应我。”沉默了片刻,墨夕凝视着他,眼神慎重起来,“明年请允许让我带走月下。”

落远惊住,怔怔地看着他很长时间,说不出一句话来。

“可是……她是妖孽!会伤害到墨夕,可能会给千雪海带来灾难。”许久,他才缓缓吐出一句话来,声音沉沉的。

“不会,我说过,月下是个好孩子,她不是妖孽,和其他人一样,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孩子。”墨夕摇摇头,微微一笑,“请相信我,义父。”

“但你为什么要带走她?”落远依然不明白。

墨夕笑着,站起身来,走到了船舱外面,负手站在船头,一双湛蓝色的眸子弥漫着深深的笑意,仿佛是从深潭底下涌出了泉水,慢慢从他的脸上漫开来。

“因为,我喜欢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纲吉今天也在瑟瑟发抖[综]第10章在线阅读

    “三!”“二!”陈凡五人看似是毫无防备的向着妖兽山脉外走去,但是此时,他们眼角的余光却是一直盯着那三棵树。他们已经快要离开那三人最后的攻击范围了。最后一步了。再有一步,陈凡他们就走出那三人的攻击范围了。陈凡五人在这一刻,所有的精气神都极度集中。他们知道,他们那略带几分风险猎杀计划是否开展,就看三人是

  • 其实未曾忘在线阅读第二章

    冰帝学园“又回来了啊!”取下墨镜,白冰雪脸上有说不出的感慨。谁能想到当年狼狈离开的她还能再回来呢?“不想进去吗?我们还是换一间学校吧!”白冰辰看着妹妹,本来他和家人都不赞成小雪回冰帝读书的,只是小雪坚持大家也拿她没有办法。“不,我要进去。当年我在哪里跌倒,现在就从哪里爬起来。”冰雪固执己见,不就是人

  • 学姐把我当猫养第6章在线阅读

    听到宁淮的话,楚晴然愣了愣,那只附在她唇上的手开始不自觉的用力。宁淮被她按着,不敢动,话也说不出来,只能睁着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不知过了多久,在外面晃来晃去的人影消失了。楚晴然放开了手,后退几步坐在椅子上,脸色异常难看。“是谁跟你说我病了的?”片刻后她开口问,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我自,自己猜出

  • 奥特曼之万界娃娃机第1章在线阅读

    “你们都已经死亡了但是由于最近天道的变动地府之中需要增加人手,天道也允许我们地府自行从你们这群鬼魂之中抽取一批资质好的作为新一任的地府工作人员,你们听明白了吗?”地府之中原本所有需要进行轮回的鬼魂全部都在听着地府的一个小传令官说道。“你说这是真的吗?我们竟然可以不用受罪了”,“我看像是真的……”一群

  • 我为警花狂在线阅读第5节

    吕星渺刚进来就被人发现,心情有点不太好,撕掉了面具,是不是几百年没易容,技术退步了?越容着一身红衣,把手搭在他肩上,哈哈大笑道:“师弟五年未归,一来就戴面具,是不是还在怀恨师兄啊?哈哈哈,别不好意思,师兄早就把你暗恋我的事忘啦。”吕星渺白皙的脸登时通红,眼瞎这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第一次是在爱哭鬼师兄

  • 恶魔老师哪里逃在线阅读独狼

    升到6级之后,李明没有在森林里面继续逗留,路上他也遇到了其他的怪物,但都被他躲过去了,他知道,现在不是把时间耗在这里的时候。出了森林,李明来到了一条小径,顺着地图上的方向走,不知道为什么,路上,他竟然没有碰到一只怪物。他要去的地方叫黄山,本来还奇怪名字怎么如此平常,等到了目的地,他才终于知道为什么。

  • 紫薇星学院在线阅读第5章

    林梢所住的怀荔市,最好的酒楼就是望江楼。这楼建在莲江边上,说是仿照着滕王阁建的。然而林梢傍晚时候站在望江楼靠江的窗户边上,并没有体味到什么“秋水共长天一色,落霞与孤鹜齐飞”的文艺气息。他只遥望着江对面那片低矮的房屋。一江两岸,老城区在江的那一头,默默地看着江那边的座座高楼拔地而起,看着那边人声鼎沸愈

  • 铁血芯纪之有感而发

    龙沐阳回到家,马上又布置了子母青莲阵,然后回到屋子便开始看买回来的那些中医书,三十多本,半个小时看完,一分钟一本。中医以阴阳五行作为理论基础,将人体看成是气、形、神的统一体,通过“望闻问切”四诊合参的方法,探求病因、病性、病位、分析病机及人体内五脏六腑、经络关节、判断邪正消长,进而得出病名,归纳出证

  • 小欢喜:全能学霸在线阅读第5节

    果然,守卫听完虞昭昭的解释之后也没有去怀疑,“对于虞医师你这个刚来第一军团的人来说,星舰上确实容易迷路,那我先送你回去吧。”大兄弟!你简直不要太上道啊!!虞昭昭表面上没什么太大情绪,一双杏眼却噌的一下更亮了。她现在就等着他说这句话了!星舰上的医师都统一住在一个地方,通过虞昭昭一路上旁敲侧击,变相打听

  • 男神和他的猫曹大全叛变!

    曹大全到场后,并未先给老郭祝寿。而是当着老郭的面,挨桌给其他的师兄弟训话。什么难听的话他都往出说,甚至指着岳云蓬、烧饼、孟鹤镗、张鹤纶几人的鼻子臭骂。说的几人泪水在眼眶里不停打转。对宁云雀、郭奇林、侯镇、孙月等“相声世家子弟”,他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也是冷嘲热讽了一番。宁云雀哪能忍得了,划拉一下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