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重回16第三章在线阅读

2021/6/11 23:11:36 作者:很咸的咸鱼 来源:纵横中文网
重回16
重回16
作者:很咸的咸鱼来源:纵横中文网
死后穿到修仙界的沈昭昭又穿回到原来的世界,回到被凌辱贩卖前。渣爹后妈恶毒妹。沈昭昭:“我时间多,不介意慢慢玩。”网恋对象。沈昭昭:“被骗是不可能被骗的,只能用小鬼吓吓他们,才能维持得了生活的样子。”别人养小鬼。沈昭昭:我直接教他们鬼修。………………“那我呢?”修名立委屈的看着沈昭昭。“你?带孩修炼没有时间。”“昭昭,你的醋血鸭……”“今晚我去你那。”………………

重生的暗邪,撒腿跑了。

“怎么办?他夺舍重生了,我们回去怎么跟娘娘交代?”

看着暗邪逃跑的背影,鬼官们开始担心起他们空手而归的下场。

“那里不是还有一个吗?”

有人出了个邪恶的馊主意。

于是,鬼官们再一次齐刷刷得看向了倒霉的打更鬼。

“不如把他带回去,直接关进炼狱充数,反正娘娘三百年都没去炼狱了,应该不会发现的!”

“你胆子可真大!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你替我们下十九层地狱吗?”

这句话,立刻把那个丧尽天良的馊主意给塞了回去。

打更鬼,刚入鬼道,初来乍到,就要面对这么多对他居心叵测的冥界官佬,难免会不知所措,只见他楚楚可怜得站在原地瑟瑟发抖。

见他如此凄惨悲凉,鬼官头头不禁怜悯得感叹道:

“哎!这老弟也真是命苦,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长得丑而死!”

此言一出立刻就引来了不服,有人昧着良心道:

“哼!居然敢嫌我们冥官丑?我觉得他长得比我还要丑一点,不不不,简直丑爆了,我都快被他吓得魂飞魄散了!”

心宽体胖的鬼官头头,倒是十分沉稳,他玩着自己的长舌,仔细打量了一番倒霉的打更鬼,中肯得评价道:

“不是啊,我倒是觉得...这个比之前那个成天黑着脸的暗邪要好看,起码他面善,长得还有点眼熟...”

“如果把头发散下来,再换一套白纱道袍,然后...手上再执一把臭屁的仙须拂尘...像不像天上的那个娄什么仙的?”

他这么一说,立即有同伴附和道:

“对对对,不说还真没发现,仔细看这倒霉鬼,长得与那娄兰上仙还真有几分相像唉!”

“嗯!其实我也觉得那个暗邪神君没什么好的,又丑又凶还冷酷无情,相比,这个就好多了,不丑不凶,还很乖,说不定娘娘会更喜欢呢!”

更喜欢?

“那...”

鬼官们面面相觑,心照不宣。

“哼哼哼!”

就这样,一群青面獠牙,吐着长舌的鬼官,向倒霉的打更鬼伸出了魔抓。

......

“来呀来呀,香喷喷热乎乎的麻辣烫!”

天亮后,燕归城的大街上,飘满了十里香麻辣烫的馋人香味。

城内商贩往来,车水马龙,络绎不绝。

这...还是燕归城吗?

作为人冥交界处的第一座鬼城,按理说,应该是相当冷清萧条的才对,什么时候竟变得如此热闹繁华了?

难道是因为以前受我压榨的缘故?

除了名字和城门口立着的那块破旧不堪的牌坊,暗邪几乎再寻不出昔日魔鬼燕归城的半分影子了。

于是,他好奇得在这熟悉又陌生的燕归城内游荡。

“快看,快看,那个人像不像在跳舞?”

街上的姑娘交头接耳,议论着今日街头出现的这个怪人。

就算是上了肉身,这副手足依旧是随了那伤了魂脉的癫狂脾性。

暗邪根本控制不了它们,他已经在大街上撒欢儿似的手舞足蹈了整整一夜。

“架!架!架!让开让开让开!”

前方城门,一队威武雄壮的车马,浩浩荡荡得开了进来,马蹄奔驰,所过之处留下的皆是一片如迷雾般的尘烟。

就在车队过境的关键时刻,暗邪的手足又不听使唤了,居然脚下一歪,不知死活得冲入了这股子迷幻的尘烟中去。

顿时飞扬的沙土迷了眼睛,暗邪只能跟着那副癫狂的手足,在原地不停打转。

“嘭!”

突然一辆飞驰而来的马车,将杵在马路中间的暗邪撞飞了出去。

暗邪重重得摔在了几丈外的地上,连续翻滚了数周,好不容易才停了下来。

这一摔,对他来说倒也是因祸得福,那副癫狂的手足,这回好似受了惊吓似的,突然消停了。

舒坦!闹腾了一夜,终于可以让我休息一下了?

暗邪被撞得不轻,嘴角都挂上了彩。

可他并没有半分怨气,反倒是十分享受这种躺在地上的安宁感觉。

于是,他开始像个死人似的赖在地上一动不动。

“噢吼吼~”

马儿受惊,仰天哮鸣,车夫紧拽缰绳,吃力得将飞驰的马车刹停了下来。

“哟!是不是撞死人了?”

尘埃散尽,一群路人指指点点得围上来看热闹。

停稳车,那撞人的车夫便执着马鞭,凶神恶煞得跳下马车,向摔躺在地的暗邪冲了过来。

“啪!”

马鞭抽在身上,瞬间留下一道长长的淤红印记。

“臭要饭的!装死是吧?”

“啪!”

又是一鞭子。

“不长眼的贱东西!我抽死你,我让你装!”

车夫恶毒得边抽边骂。

围观路人有些看不下去,分分仗义指责道:

“明明是你们撞了他,还这么嚣张跋扈,要把人往死里打吗?有没有一点良知啊?”

“就是啊!这世道也太乱了,光天化日之下,横行霸道,仗势欺人,看来该找仙门出来除害了!”

很快,暗邪身上那件寒酸的破布麻衣,便布满了长条状的斑斑血迹。

被抽得如此狠毒,暗邪却还是一动不动得躺着,看上去真像是死了。

见他如此不痛不痒,车夫便当他是断了气,遂停下了手,但其口中仍在恶毒不断:

“呸!”

暗邪的脸上被泼了摊腥臭蜡黄的口水。

这车夫,鞭完尸还不解气,继续唾沫横飞得骂尸道:

“浪费老子力气的贱东西,死了活该!惊了陆三小姐的座驾,你有十条命都不够死的!”

“啊?陆三小姐?”

“快快快!走走走!别瞎搅和!”

听闻这个麻烦是惹到了陆三的头上,之前那帮义愤填膺打抱不平的路人,再也仗义不起来了,只见一群人瞬间便做鸟兽散了。

世态炎凉啊!

孤立无援的暗邪不禁心中悲叹。

陆三小姐又是何方神圣?

燕归城这一片,啥时候出过什么了不起的人物是姓陆的?本神君怎么没听说过?

不过也对,想来我都作古六百年了,燕归城原先的那班子低阶仙修,如今...也早该死绝了吧!

“贱东西,死了都嫌占地方,躺这等着喂狗吧!”

车夫总算是骂完了尸,转身准备重新驾车离去。

然而,这具被他骂的一文不值的贱人尸体,却突然诈尸还魂般得发出了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阴沉笑声。

“哼哼哼!哈哈哈!”

“你这狗腿子,让谁去喂狗?”

暗邪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淡定得弹去身上的尘土,缓缓抬起头来。

他那双黯淡无神的眸子里,隐隐燃起了两团暗红色的鬼火。

“什么?还没死绝?贱东西就是贱东西!”

车夫见他有意挑衅,便又挥着马鞭抽了过来。

“啪!”

手脚听使唤的暗邪,灵活得单手接住了挥来的马鞭,然后他习惯性的,用他那阴森霸道的语气警告道:

“喂!你听着...老焰我不想在生辰当日就大开杀戒!”

“什么?你还想大开杀戒?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你!”

车夫叫嚣着,奋力想将暗邪手中的马鞭抽回。

岂料这贱东西不知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力气,竟将鞭子硬生生得扯断了去。

“啊?你小子果真想找茬是吧?好?我就送你去活人喂狗!让你饱饱得尝一回惨死的滋味!”

危言既出,车夫立即挥动手臂,招呼随行人马将暗邪团团围了起来。

“哼!你们...就这么点人?”

“还有没有更多想陪葬的?一起上来吧,省的本君还得费两次力气。”

暗邪双眸中的鬼火依然隐暗得烧着。

前世,他就是这样放出鬼火烧遍了整条度真道。

此时此刻,前尘往事的痛楚,回肠九转,依然刺烈得如鱼拔鳞一般。

那日,上苍慈悲的霜雨和浇不灭的神君鬼火,冰火双重劫的巨难之下,那些仙修阴魂歇斯底里的无助悲鸣,仍在神君耳畔徘徊不散,仿佛永世不得渡解的咒怨...

不行!我怎么能重蹈覆辙?

暗邪,鬼火噬身之苦你是亲身体验过的...

你受那六百年的炼狱劫难是为了什么?

别忘了你要赎轻罪孽,有朝一日方能换得清脱之身,配得上邀殇的大义。

想到这里,暗邪眸中的鬼火渐渐暗去,他恢复了神智,眼神炯炯得望着这群包围他的恶徒。

“你们都只是普通的凡夫俗子,本君犯不着跟你们动火!”

一边说着,暗邪开始在掌心揉搓起污泥...

“兄弟们,这个臭要饭的找死,我们把他拖去郊外喂狗!”

车夫一声号令,一大群恶徒便来势汹汹得向暗邪扑了过来。

本君不跟你们动火,但赏你们一把落灵散,让你们好好尝尝虚弱无力的滋味。

暗邪轻吹一口气,将手中搓出的污泥吹向了这帮扑来的恶徒。

陆三掀起车窗上的布帘,目睹了这一幕。

太|祖的落灵神功?

此人究竟是什么人?

有几个恶徒被暗邪吹出的污泥迷了眼睛。

这可是一双癫狂的双手上搓下的污泥,五味杂全还带着汗液和各处尘土。

中招的恶徒们顿时揉着眼睛,泪流不止。

“可恶的下贱东西,耍这种下三滥的无赖手段!”

在极力的自救揉搓下,恶徒们很快便恢复了清明的视线。

经此一难,他们变得更加恼怒,更加穷凶极恶了。

遍体鳞伤的暗邪被众手所挟,举在了空中打转,这帮人好似想要就此将其撕成碎片。

怎么会?落灵散竟然没有效果?

难道方才吹气的时候未能将妖能注入吗?

是因为我熔断封印的时候用尽了妖能,现在尚未恢复吗?

来不及了,看样子这帮人是非撕了我不可的,既然如此,就别怪我放鬼火了!

暗邪的双眸又开始变得黯淡无神,两团鬼火隐隐燃起。

“出!”

暗邪瞪大那双无神的目眸,即将放出鬼火噬人!

然而...

“出!”

他又喊了一遍。

然而,那两团暗红色的鬼火,却像是失灵了一般,只是镶在他双眸中安静得燃着。

怎么会这样?我的鬼火?不再服从于我?

不...这不可能的!

...

是因为这具身体!我忘了,神君鬼火只有神君可以驾驭,他不是前世的我,是根本无法驱使我的鬼火的!

难道...除了死,我暗邪神君的千层鬼火,就这么废了吗?

没有妖能鬼火的暗邪神君与一个废人无异,如一只蝼蚁一般的弱小,又能凭什么去寻找失散了六百年的邀殇?

还不如死回冥界算了!

喂狗也好,分尸也罢!

暗邪闭上眼,自暴自弃得等待死亡。

......

“都给我住手!”

陆三踩着她那把秀气的冰清剑,从马车中飞了出来。

“三小姐,这个疯子摆明了藐视您...”

被惹怒的车夫,并不想放过暗邪,刚想在陆三面前恶言诋毁一番,却被陆三掐断了。

“别说了!既是疯子,又何必跟他一般见识?”

陆三居高临下得看着这群激愤的手下,令声道:

“本小姐不久后便要随二哥晋升去空由仙派修习了,空由向来戒律森严,对弟子的品行功德尤为讲究,我自然不能像以前那样再任由你们胡来,你们也给我消停点,少给我惹麻烦,听到没有!”

“是是是!”

这群手下,见了陆三就跟见了亲娘似的,点头哈腰,百般孝顺。

暗邪被轻柔得放了下来,陆三落到他面前,半附下身,不太熟练得做出一副施恩善人的虚伪姿态,道:

“这位兄台,虽然你冲撞了本小姐的车马,但念你与我太|祖真人有几分相似,这回我就放了你。”

“哼,你不用感谢我,你只要从今往后告诉所有你见过的人,我陆三是个怎样深明大义正直宽厚的得道仙修就可以了。”

说罢,这陆三便扭过她的小娇臀,得意得转身,趾高气昂得准备离去。

偏偏在这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暗邪那副安静了没多久的手足,又突然苏醒了过来。

捏——!

暗邪瞪大了眼睛,涨红了脸。

他亲眼看着自己那损了魂脉的废手,不受控制得伸了出去,在陆三的后面,狠狠得捏了一把。

“啊!”陆三犹如被五雷轰顶一般,巨声尖叫了一声。

“你!你这个臭不要脸的死流氓,死疯子!”

陆三抱着她的小娇臀,暴跳如雷得骂道:

“我好心饶你一命,你却恩将仇报,对我轻薄非礼!”

“你爱耍流氓是不是?好!本小姐这就行善积德成全了你!”

“老九!把这个贱人给我卖去云梦阁!”

车夫一听要去云梦阁立马来了劲,屁颠屁颠得带人绑了暗邪。

“贱东西,你倒是艳福不浅啊!下回爷找几个好你这口的去好好光顾光顾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之英雄之初拜太后

    在灰暗的灯光下,回应我的是一片寂静,因为脸上未加遮掩,我迅速拿起旁边的单衣披上,将不远处的烛火熄灭。“大胆奴才,竟然连本宫的地盘也敢私闯,难不成活得不耐烦了么?”虽然借着窗外的月光,但还是看不清楚来人的脸。“夏小姐,哦...不对,应该改口称呼你为冷妃娘娘了。哈哈。”借着月光,可看见来人一身月色白衣,

  • 止善于严在线阅读林子君满血复活

    引子树影零乱,残阳如血。一辆黑色的桑塔纳轿车停在路边,车身轻轻地颤动,引擎没有熄火,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冲出去,就象一头黑色的怪兽在准备猎食,耐心地守候。林子君坐在驾驶位,紧紧盯着前方的十字路口,握着方向盘和离合器的双手满是汗水。交通信号灯变换成红灯,一辆白色的丰田凯美瑞轿车从南向北,出现在路口,停下,

  • 玄黄问道在线阅读第2节

    再过几个小时,2015年11月就走到了终结,新的一月里,希望能有更多的故事啦~~哈哈哈~其实我不擅长写长篇故事,因为我很善忘,有时候写着写着就忘记前面说着什么东西了,所以长篇故事有时候越到后面就越离题-_-lll不过我都是一直从头看起,在写,写完再看,看了再写……希望各位读者看的开心就好啦~哈哈哈哈

  • 衰者运道在线阅读第6节

    被安排到陈道冠处当丹童,林枫怀揣着期待与忐忑走进了陈道冠的私人院落。作为丹师,在雪凌宗都拥有自己的私人院落,这是雪凌宗的规定。而陈道冠的私人院落名字非常霸气,就叫道丹院。“师兄们好,你们……这是?”林枫刚走进院落,竟然看到三人站在院落里劈柴。没错,就是劈柴,作为炼丹一脉的弟子不是在培育药材,也不是在

  • 穿到异界当驸马暴力飞扣

    “啊……”惨无绝伦的叫声从医务室中传出,帮忙看门的校工早就跑没影儿了,生怕自己被殃及池鱼。医务室里面,罗雷咬着牙皱着眉,一副慷慨赴死的表情,说实话,他觉得自己有点儿无福消受眼前美女的服务,黎琪涵觉得酒精棉球上的酒精不够多,就直接从里面拿了一瓶新的出来,用棉球蘸上酒精然后擦罗雷的伤口。擦伤算不上严重的

  • 都市:我有一间百宝屋戏耍(求鲜花求收藏!)

    刚才的撞击,只是把卓威等人吓了一跳,并没什么问题。卓威看到陈乐天向着他们这边跑过来,连忙给自己的小弟打了个继续拍摄的手势,同时道:“我们没事,你那儿有没有怎样?”“我老婆头部受到了撞击,现在昏迷不醒,我手机不知道哪里飞去了,你们能不能帮我叫救下护车?”陈乐天的话,让卓威他们既是兴奋,又是紧张。兴奋的

  • 异次元的终章之旅第十章

    “哟,你小子偷着乐什么呢,快跟妈说说,什么情况了?”李妈兴冲冲的问。“有吗?”李子昊怔怔地摸了摸嘴角。他笑了吗,他自己怎么不知道。“哎,你小子是不是请人家姑娘喝奶茶了?”李妈猜测。“嗯。”李子昊淡淡的回答道。哟,还真猜对了。“可以啊,”李妈有种自己养的猪终于会祸害别人家白菜的安慰感,“那人家姑娘有什

  • 危险组件在线阅读圣水之争《打赏 。求鲜花》

    “圣洁的月光请听我的呼唤,阻挡眼前邪恶的杀戮,月之守护!”一个白苍苍脸上却没有多少皱纹,穿着洁白祭祀长袍的老法师手持一杆两尺长的魔法杖,上面有一颗鸽子蛋般大的透明宝石,昏暗的树林中立刻出现一层层银白色的光晕,笼罩在他身边并慢慢变大。“嗖嗖嗖”飞舞而来的飞箭立刻变得异常缓慢,落在了他们面前。“无处不在

  • 会划水的绝世高手第一堂历史课

    第一章节“起立!”班长喊道。“老师好!!!”同学们异口同声的大声喊道。声音洪亮惯耳,震得刚进来的历史老师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那个,嗯。同学们好!”历史老师很快平复下心情,笑颜逐开回道。“坐下!”班长又喊道。“哗啦啦~”一片整齐划一的响声后,教室迅速安静了下来。“啪!”的一声,不知谁的笔掉落在了地

  • 绝代天王第5章在线阅读

    “好狗不挡道。”洛一凝轻飘飘的说出五个字,漂亮的双眼不再是以往的灵气动人,反而充满了轻蔑之气。她仿佛在看一条乱吠的狗的样子,一下子就激怒了洛晴子,上前就去推她。只是手才刚刚碰到洛一凝,洛一凝就跌坐在地,买来的菜散落了一地,唯独紧紧的护着手中母亲的遗物。洛晴子怔愣在原地,她没碰到她啊?怎么就倒了?可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