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狐狸今天飞升了吗第4章在线阅读

2021/6/11 23:34:26 作者:小官人 来源:晋江文学城
狐狸今天飞升了吗
狐狸今天飞升了吗
作者:小官人来源:晋江文学城
酒离锦是欢场常客,见惯各种美人,遇见莫归尘却是一见惊艳,二见殷勤,三见就看中了莫归尘的仙骨,立誓做代替莫归尘的男人。她化身雪狐陪伴身侧,本着养大了好下手,没想到这小仙人是让人越看越喜欢,舍不得驱魂夺舍,不得已她飞升去了仙界。一入仙界仙似海,岁月不饶老狐狸,梦醒时刻,大佬云集,萌新出没,莫归尘已经是层层套路仙门宗主,平生最大追求是成为酒离锦的男人、、后来的后来,有一天,酒离锦又飞升了,这一次,她要娶他!这是一个老狐狸骗小宗主的故事,一路撒糖,不甜不要钱。【1v1,甜蜜互宠,HE】小片段:老狐狸屈指

瑶在心里权衡了下梨花的话:“这次行踪已暴露,如果自己回去霁月教,另作夺剑计划,那已无可能;不如跟在梨花身边,一来自身安全得以保障,二来如果梨花前辈真的指点传授自己剑法,假以时日,练得梨花前辈一般的武艺,为霁月教扬名,何须一把明煞?再说,夺剑何必一定要用武力?”

她心中已有一计,不由得心中一喜,身体已经快速移动起来,脚边裙摆飞扬,追寻着那个快要消失的身影。

武当山素有“天下第一仙山”的美誉。

主峰高大险峻,没入云端。主峰顶上山水秀丽,云雾聊聊。山间琼楼玉宇依山而建,似神仙府邸。天气晴朗的时候,宫殿反射的灿烂光辉从云雾中散发出来,金光闪闪,方圆百里皆可观望。

主峰旁边,有七十二峰合围生成,无论哪一座山峰都高大险峻,神奇秀丽。

梨花踏着游玩的脚步走在一条石子铺成的小道上,没有走多久,东方的古峰上并有一轮红日冒了出来,顷刻之间,日光带着炫目的色彩漫射开来,洒满整座武当山。

山上草木苍翠,还未散尽的雾气像是淡雅丝绸,缕缕缠绕在山间,叶片上的水滴反射出斑斓的色彩,远远望去,似是一条璀璨的星河。

生命在仙山中苏醒过来,漫山遍野里开始飞扬着鸟语花香。

“多么美丽……”

梨花突然停下脚步,可是后面的女子并没有说话,她倒是也不在意,继续把玩着手中的长剑,轻歌曼舞地向前走去。

梨花自顾自地走着,仿佛在游山玩水。她有时跟天上的飞鸟说话,遇到漂亮鸟儿,并飞身去追,捉到手里玩已久,在放飞回去;有时看见路边的珍奇野花,并丢掉手中的长剑,蹲身细嗅,久久不愿离开;若有蝴蝶飞来,她并轻身跃起,与蝴蝶嬉戏在花草之间。

婧瑶跟在她身后,走走停停,她看着前面孩童般玩乐的女子,怎么也想不出被她丢在路边的长剑是怎么形成墙一般的剑气的。

“梨花前辈,我们去哪儿呀?”又走了一久,婧瑶忍不住问。

梨花头也不回地谁道:“你跟着就是,我去哪儿你就去哪儿。”

婧瑶问道:“漫无目的吗?”

梨花道:“目的只会使人急功近利,还是放飞心性的好,人能活几十年啊?功名利禄要来何用?”

婧瑶在再问:“前辈,那人生在世什么是有用的?”

梨花放开手中的花朵,信手一抬,路边的红颜剑飞到手里。

“当然是自由自在,还有……恩……爱情。”

婧瑶听说过梨花和秦岳的江湖传说,可她并不知道情是什么感觉,心中黯然,说道:“传说我生下来没有多久就已经挥剑杀人了,我的命数早已经注定,自由和爱情对我来说不过是几个文字而已。”

梨花一撇嘴,说道:“钻牛角尖,你告诉我,你的命数被谁定了?你们这些人不过是无聊,找个理由活着罢了,既然都是需要个活着的理由,何不像我一样游山玩水?岂不更快活?”

婧瑶眉目一垂,换了个问题:“传闻梨花前辈和秦岳先生形影不离,为何不见秦岳先生?”

梨花手中长剑旋转,负手身后,转身走去,得意的声音随风飞扬:“跟我来吧,现在就带你去见他。”

她们一路不再说话,到了正午的时候,她们来到了武当东侧的一座古峰下。

古峰而宛若削成,笔烛般拔地而起,四周峭壁没入谷中的几重烟雾中,烟雾远处,几处元峦隐约可见,也是山色连天,苍翠绵延。峰顶虽不似主峰那般直插云霄,但是独享晨曦,也自显巍峨,独有威势。

古峰东侧脚下,有一片开阔平地,平地中间有一条河水由西向东流淌。河流两侧的平地上,杂草丰茂,杂草间夹杂这些许美丽的野花,红、黄、粉、绿、蓝,点缀着绵延消失在远处群山中的绿色地毯。

那日风吹得和煦,吹开隐约在杂草野花中的一条小路,梨花像是一个出门踏青的少女,蹦蹦跳跳、轻车熟路地走在这条小路上,往深处的草地中央走去。

杂草丛生的小路尽头屹立着一棵古树,古树不高,却俊秀挺拔,葱茏劲秀。树根盘曲错节深埋入地底,主杆粗大坚实如岩磐,上面布满漆黑干枯的岁月皱纹,宛若来自远古的文字,撰写着多少今古事,多少春花开及多少秋月落。主杆上端,枝繁叶茂,错落交织,绿如浓云,亭亭如盖。远处观望,真是一把支在草地上的巨大雨伞。

婧瑶跟着梨花又走了一久,方才发现时至正午,阳光当空而下。不过四野花草树木葱葱,又有河流从山间川流而过,阳光透雾落下,倒是有一股柔和的温暖在风中流动,不与人热烈之感。婧瑶自小在天山上的风雪中长大,没见过这般风景,心中的惊奇未定,耳边又传来一阵悦耳之音。

她抬头往声源处看去,只见古树枝叶间,朝露竟还未散,日光倾泻而照,衍射出粼粼波光。在这些夺目的光晕中,隐约可见无数的飞鸟蝴蝶,蜻蜓昆虫围绕古树盘旋飞舞。翅膀挥舞的声音、口中愉悦的鸣叫,混成一体,微风从走来的两人中流过,一阵一阵地传来了天籁。

好一幕莺歌燕舞。

“漂亮吧?”梨花回眸一笑,若花苞吐蕊,美丽可比天上日月星辰。

婧瑶被这么突然一问,目光即刻从古树上抽离出来。心中急想着合适的措辞。这时候,耳边忽然有一声尖叫响起,就像声乐演奏时忽然跑调一般突兀。她急忙寻找,只见一道黑色身影从古树枝叶见弹射出来,疾驰飞向两人,她伸手想要拔剑去挡,却被梨花伸手按住剑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双宇第四章在线阅读

    一来到教室橘春人就看到桌上放着“社团申请书”,每个人要在这周前选好想入的社团,一心想入回家社的橘春人被檀黎斗老师留下来谈话,顺便安利了他带的电子游戏社团。听过传闻一个个游戏宅被骗进来,结果发现这个社团是做游戏的,不是打游戏的,直接被迫秃头当程序员,脑子实在不行就当个游戏测试的。橘春人对檀黎斗有一种恐

  • 万界城主怒斩“蛇女”!

    【主播,虽然我不知道你这标题起得是真是假,但你这知识量,我老猪实在是佩服!刚才我去千度查了一下,主播介绍的五味子资料,居然跟上面差不多!主播这是真的在教我们东西啊!】【我去,真的假的?我也去看看!】【主播良心啊!啥也不说了,礼物走起!】【青城山下送给主播500个鱼丸。】......看着突如其来的礼物

  • 鸿蒙圣王第六章在线阅读

    “你刚才可真厉害呀,我叫黄松你呢?”黄松嘿嘿一笑,两根粗粗的眉毛,一口大白牙,显得格外憨厚。“谢子稷”面对不想干的人,沐橙熹显得格外冷淡。“良辰,子稷和你一个姓呀。”黄松冲着谢襄高兴的说道。“好巧,我叫谢良辰,刚才的事多谢你了。”谢襄对着沐橙熹笑笑。看着这个笑容,沐橙熹又是一阵恍惚。“没什么,大家都

  • 我在硅谷开苍蝇馆第3章在线阅读

    路婀娜只是到了街边的酒楼躲雨,她可没有就这么离开。看着棍子一棒子棒子打在路尹尹身上,她的快意也跟着涌上心头。“都说路尹尹长得漂亮,那又如何,还不是红颜薄命,死得比谁都早!”路欢迎合她说,“姐姐何必要和她比呢?你现在是太子明媒正娶的正妻,她,她不过就是瑞王的一个侍妾,眼下瑞王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都难保

  • 妻妾如云在线阅读第9章

    很久很久以前,忻然还是双十年华的妙人,有青梅竹马的恋人,有亲如爹娘的姨父和姨娘,有叫举世养在深闺的女子艳羡的自由和锦绣前程。江湖第一女捕快的人生履历的开篇可谓顺风顺水,豪云壮志。很久很久以前,唐煜枢也是年轻有为,入狛牙卫三年便力排众同僚升任“七浮屠”的一分队总队长。又两年后,众望所归做了副长,时年二

  • 掌心宝第五章在线阅读

    每一个学校都有自己的文化底蕴,迁校有时候也许是无奈之举。每一个学校承载着每一届师生的美好回忆,而我们只能将它们深埋心底。在从素教中心回来的路上同学们疲惫不堪,也许是因为七天的劳累训练和睡眠不足,加上大巴车内比较闷热,同学们大都在车上呼呼大睡,经过一小时的车程刘智睁开惺忪的睡眼,环视四周发现所到的地方

  • 网游三国:最强NPC百日宴

    星耀大陆光武城九霄镖局深夜,无月。九霄镖局来一不速之客,总镖头沈歌面色凝重坐在大堂,一独臂男子手持方盒,伫立在堂前。不知过了多久,沈歌神情突变,目光坚定:“这镖我接了!”几月后,沈歌对外宣布:因前段时间护镖不利,几十位高手身亡,自身受内伤无法痊愈,九霄镖局停止所有业务,金盆洗手。西北第一家族青仙家族

  • 西游天道系统在线阅读第九章

    “药研哥,你真的变成近侍了……?”一整天,药研都被兄弟们围得团团转,大家像在看什么不科学事件一样打量着他。“居然是真的吗?”秋田戳了戳他领口表明近侍身份的徽章,仍有些不太敢相信。“再来一次,药研哥?”药研有些麻木的抬起手臂,准备开始第三次显影表演。因为多年前的一起恶□□件,政府的文书重换了一套安保设

  • 祸乱王心之两世劫魔女宁荣荣

    夜幕降临,史莱克学院院长,四眼猫鹰弗兰德正站在大操场上,看着眼前的全部九名学员。戴沐白等六人已经做好了晚上上课的准备,一个个精神抖擞。不过弗兰德的注意力并没有在他们身上,而是放在了三个辅助系魂师身上。“奥斯卡,你们跑完二十圈了?”弗兰德的目光给人一种锐利的感觉,令人不敢与他对视。奥斯卡点了点头回答:

  • 庆余年:动京城在线阅读第4章

    见过柳影浔后,柳幽然回了自家营帐一趟。她到的时候,花誉正捧着一碗粥喝得欢。等他放下粥碗准备抹嘴,柳幽然已将剑伸到他面前:“吃完饭陪我练会儿剑。”留了花誉五分钟把烧饼也吃了,在这期间她则大步走入柳幽然所谓的书房。刚进去还没走两步,花誉便咬着半块烧饼追过来。“柳大人柳大人,忘了把这两样东西还给您。”他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