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正文

我的修仙模拟器在线阅读第八节

2021/6/11 21:49:45 作者:一脸懵逼 来源:纵横中文网
我的修仙模拟器
我的修仙模拟器
作者:一脸懵逼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天,叶莫为了救人被车撞了,一醒来就在医院躺着,忽然脑子里有人说话:恭喜宿主激活修仙模拟器,我是您的系统顾问小灵儿……

话音刚落,野猪倒退三步远的距离,圆溜溜的猪眼中透出谨慎的目光,两条猪前腿剐蹭着地面,望着林言正虎视眈眈的走向自己,只见林言进上一步,那野猪便退出两米远,转眼间,两人相隔百米远。

这么长的距离,野猪不确定是安全距离,刚才脱离树干,掰断獠牙,拔腿就跑,可是远处的天机老人弟子转眼就到了身前,而且自己都没看清楚,不得不说,这天机阁出来的人都是怪物一样的存在。

林言停住了脚步,望向远处的野猪,这一停下,就见野猪后腿一收,蹲在了地上,正在大口吐出一口粗气,不时地张望左右,想是计算逃跑的路线,林言一抬脚,还没落地,那野猪‘噌’的一下站起,凝神关注人影动向。

这一人一猪由刚才还谈天说地,现在却陷入了僵持状态。

望着林言转身,那野猪轻舒了一口气,抬起前蹄,拨弄了两下耳朵,见到林言走远,这野猪眼珠一转,又打量了一下身上的肥肉,心说,“咋地了,这就放弃了,难道我帅气的肥肉,还不能引起你的食欲?”

随即,又摇了摇头,骂道,“我这是想什么呢,不被吃不是更好。”又瞟了一眼,见到林言真的走远了,抖了抖猪后腿上的泥土,刚才吓的出了一身的汗,有一片泥土沾在后腿上,怎么抖都抖不掉。

“嗷嗷嗷。”野猪蹦跶几下,“我大跳。”

“嗷嗷嗷。”野猪打了个滚,“我翻滚。”

“嗷嗷嗷。”野猪撞到树上,“我撞树。”

这一阵折腾,把野猪累的气chuan吁吁,转过身子,面向空中跟平时一样的太阳,阵阵暖意,照耀猪脸上,‘蹭蹭蹭’摇着尾巴噌树,转头瞧了眼,猪目圆睁,“嗷嗷嗷”几声,刚才的泥巴还是没掉。

野猪心说,小泥巴,你真是太倔强了。

寻思半天,心说,事到如今只有洗个澡了,想要洗澡,又犹豫了,这里的确有一条河,这河就在天机阁的后面,平常都是绕路,不想今日天生异象,受到惊吓,不小心跑错了路,跑到了天机阁正门范围。

这之前,只顾着抖泥土,不确定林言是否进了天机阁的门,还是去了后面的小河。

刚才林言说肚子饿了,出于警惕心理,必须离他远点,否则就像眼盲的老山羊一样,被吃掉不说,死了的羊皮还被挂在歪脖树上,晒干了不说,还被十几岁的丫头做成了垫子,坐在身子下面。

“哼唧!哼唧!”野猪脸上露出了惬意的笑容,心说,这老山羊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再一次转头,见到粘在猪毛上的泥巴已经干了,见到这个情形,前腿不动,抖动身子后面的肥肉,这电动小马达一般的抖动,就见泥土在身后不断地蹦跳,再一抖,泥土碎了,再次一用力,不由的瞪大了眼睛。

“哼唧!哼唧!”

这泥土真是太倔强了,刚才的确是碎了,可是一抖,这泥土分成了几个小块,各自由几根猪毛牵引,挂在坚.硬的猪毛上,就跟铃铛一样,野猪心说,我可是有洁癖的猪,怎么能让几块泥土玷污了我的形象呢。

不多‘哼唧’,望向周围没有其他动物瞧见,‘蹭蹭蹭’跑到一棵树后面,又瞧了瞧,再一次‘蹭蹭蹭’跑到另一颗树后面,连续几次‘蹭蹭蹭’终于转到了天机阁的侧面,抬起耳朵已经听到了水流的声音。

把猪头从后面探出,瞧了一眼,没有任何动物路过,其实,这野猪也不必如此小心,天机阁周围极少有动物路过,因为这些动物的眼里,这里就是圣地,住在里面的人更是有通天本事的人。

就算是被吃了,也没有丝毫的埋怨,这些动物的心中,能让天机阁的人吃掉,那是毕生一大幸事。不过,毕竟命只有一条,除非是年纪大了,或者出于对天机阁主人的仰慕,甘愿献祭身躯。

就比如这两岁的大野猪,虽说敬仰,毕竟惜命,泡到河水里面,四蹄乱蹬,还在想着病种的老母亲,平时这野猪对母亲也是格外的照顾,可经常能听到母亲的埋怨就是,“可惜,病重,不然就去献祭。”

这样的话听的这头五百多斤的野猪耳朵都起茧子了,当然,这五百多斤的重量,是这头野猪幼年时候的目标,昔日听闻,野猪过了五百斤,就可以在山林中称王称霸,的确是这样,现在没谁敢路过自己野猪洞的范围。

“哼唧!哼唧!”野猪游泳,心中说道,六百才是最终目标啊!那样就能找山下熊酱报仇了。

这里不过是接近天机山的山顶,还不是山顶,望着上面云雾弥漫,一条冰河瀑布落下,汇聚到这条大河里面,河水有些刺骨,不知不觉中发现,自己游的有点远了,再往前游就不是寻常生物能适应的温度了。

正打算回到岸上晒晒太阳,就见远处瀑布的下面有一人影,这个人影有些眼熟,瞧了一眼,不由得大吃一惊,这身子一沉,呛了几口水,这一呛水不要紧,想起了小时候被奶水呛到。

因为早就有了心里阴影。

现在被水一呛到,不由得乱了阵脚。

登时,四蹄节奏紊乱,有一下没一下的下沉,接连几口水,灌进嘴里面,扑腾了几下,嗷嗷叫了两声,这危机时刻,脑子变得不清醒,这一张嘴,河水灌入腹中,冰冷刺骨,不由的身子有些发僵。

野猪心说,完了,这回可丢大猪了,洗个澡,还胡思乱想,估计让别的动物发现时,八成已经变漂流猪了,悲乎哀哉!正蹬着腿,就瞧见这水底现出一道十丈长三丈宽的影子,正游向跟前。

昔日听闻,这天机阁的后面的冰河中有上古巨兽,身长数丈,满口獠牙,数十条触手,力量巨大,可谓是这冰河中的一霸,年幼时就当做听故事,不想真落到深水冰河里面,又见到这巨大的阴影。

这心里还真就有点害怕。

“嗷嗷嗷”的叫了两声,希望有谁能够听见,望向远处的瀑布下面,见那熟悉的人影一动不动,似乎是没有听见声音,湍急的瀑布水帘,凸出的巨石之上,那个人影盘膝而坐,冰冷的瀑布由上落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漠世界第9章在线阅读

    馆陶公主喜欢陈午喜欢的不得了,近日来陈午这般待她,她更是把整颗心都放在了陈午身上,直到宫中有消息说,王夫人想见自己一面,馆陶公主没有回应,第二天就带着陈阿娇进了宫。刚巧那日窦太后心情好,就留了汉景帝跟刘荣一起用膳,刘荣看着面前粉雕玉琢的阿娇,心中有千言万语要说,怎奈时机不对,只能强忍着。陈阿娇什么都

  • 天王的文艺人生在线阅读第7节

    都说天家无手足之情,福临不愿让这话在自己的儿子们身上再次应验。哪怕因玄炜是玄烨一母同胞亲弟弟,福临也高兴玄烨会这般让着玄炜。原本给玄烨准备的纳兰容若让玄炜挑走了,福临琢磨着怎么也得再给玄烨再来一个伴读。毕竟玄烨日后是要做太子的,和其余兄弟都是一个伴读也有些说不过去。但一时间福临也没想起来有什么合适的

  • 天生撩人在线阅读第四章

    第4章眼前所看到的景象,无疑令人有些目不暇接。要知道,现代的社会里面,因为人类科技突飞猛进的发展,伴随着现代工业的兴起,与之相对应的则是自然环境被大幅度的碾压牺牲掉。在我的记忆里面,我一定是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这样的景象的——这样的,仅仅是在看到的那一瞬间,就会从心底不由自主的产生震撼的神奇景象。那大概

  • 美丽新世界之破晓黎明在线阅读第8章

    Chapter7那天西弗勒斯身上发生了什么不用阿尔布雷特刻意去打听就被人告知了。毕竟他在斯莱特林的地位不一般,在知道了他的身份后,那些孩子的家长们都好生叮嘱了自家孩子一番。或许他的同龄人只听说过阿尔布雷特的教父路德维希·菲尔绍菲尔绍家族族长和魔药大师的身份,但是对于那些大人们来说,尤其是崇尚黑魔法的

  • 又从零开始在线阅读第一节

    深夜十点。南市街旁,一名清秀男子安静的坐在路旁打着瞌睡。他面前是张蜡黄的布,用几块碎砖压着,布上写着一排清秀的字。“祖传医术,针灸号脉,包治百病,治不好不收钱。”好家伙,包治百病?鬼才信!路过的行人撇了眼,又瞅瞅摊位前坐着的年轻男子,吐了口唾沫,不屑的走开。“娘的,又干坐一天,一毛钱都没赚到。”秦枫

  • 有种感觉,我想成为永远之没落云家(1)(4)

    云家是春风镇本土三大家族之一,在春风镇还没有闻名的时候,就已经扎根于此,传承千年,底蕴深厚,云家曾是一个光耀非常的家族,在春风镇的数百年都是其他家族只能仰视的存在,不仅仅是因为云家的家底丰厚、财富多到令人咂舌,更是因为云家在百年之前出现了一个召唤师!召唤师,浩瀚大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神秘职业,无数人

  • 身患绝症后我爆红娱乐圈之不能说的秘密

    海湾小镇内部禁止行车,是没有任何车道的,所有的私家车、大巴全部都停在小镇外围的巨大停车场,停车场除了地上,地下还有3层,穿着黄色制服的工作人员正在各个关键路口指挥交通。黄杨止最后把大巴停在了停车场腹部,实在没办法,外围车都挤满了。看着前面的小孩子们鱼贯而出,沐尘拉开安全带,站起身来,回头说道:“你们

  • 往生事务所之吃独食(8)

    萧远山听了眉头皱了起来,刘芷岚就道:“你给我喝的鸡汤不用还,她抢人家的鸡汤才用还。所以,她骂的也不是我!”见他生气了,她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劝道。果然,她的话音一落,外头就传来萧天佑不悦的声音:“娘,你瞎说啥呢?不过是一只鸡么?啥天打雷劈?”杨氏讪讪的:“娘又没有骂你和巧珊。”萧天佑:……你这么说,不

  • 牵缘人在线阅读第九章

    【眼前的这抹苍蓝月光,映照着手中锋利刀刃……想要豁出一切守护之物,是你梦想着的,那个世界。】女声悠扬,声线并不婉转却带着磅礴气势。审神者4号听着听着便不由自主地小声道:“倘若我等的思念可以永存,纵使此心凋零飘散……”“大将,怎么忽然听起歌来了?”厚藤四郎一出声,鲶尾也跑了过来:“是什么歌?我也要听!

  • [综]目标是星辰大海第九章在线阅读

    平静的日子总是持续没多久就会被打破,继燕洵的生辰宴后,一件件阴谋诡事接踵而来,浮出水面。“皇姐,皇姐…”进去寝宫,一看到红葵,元淳克制不住地扑进她怀里,眼泪不停地掉,像是受了莫大委屈。“怎么哭了?”从婢女处取来帕子,红葵轻轻擦拭元淳的眼泪,温声哄她。“冰坨子他…他有侍寝婢女…对她很维护…我气不过和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