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我不想引起注意在线阅读第四节

2021/6/11 23:31:49 作者:顶柱者 来源:纵横中文网
我不想引起注意
我不想引起注意
作者:顶柱者来源:纵横中文网
弟弟:哥哥是最厉害的人,一点都不普通。同学:大佬~我想学的东西还有很多,你能不能都教我啊?老师:他藏的很深,但是还是被我看出了他的优秀。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凡神NB!雨不凡:都说了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是你们比普通人弱了那么一点而已,都是错觉。

她一直最在意的就是别人说她的身份,她本是青穆候的妾室所养,后来私下里跟了风瑞安,一心想爬上将军府主母的位置,如今风瑞安成了王爷,这个王妃的位置更让她望穿秋水。

而此时风千华淡淡的一句话,无疑比那十个耳光更要狠!

不待她血气上涌,气急败坏……

“滚!”

一声淡淡的喝声,夹着无限的冷澈,让她腿脚忍不住一颤,结结巴巴强自咬牙:“好……很好……你……给我等……等着!”

说完,逃也似的跑了出去。

看着徐氏狼狈的离开,风千华一转头,就见到秋瑾亮晶晶的崇拜目光。

小姐威武!

不但打了那个女人,还让她无从诉苦。

关门打狗,就算她去告状,王爷也不会信她的!

风千华转开眼,任秋瑾自己兴奋半天,忽然小心翼翼的跑了出去,重新关上门,担心问道:“小姐,若是王爷他……”

虽然说王爷很疼小姐,但毕竟是个男人,又常年不在府中,小姐自小就是一个人生活,明面是嫡出的小姐,但日子过的,却不如一个庶出的二小姐。

风千华摆摆手,胸有成竹:“没事!”

风瑞安会不会信,她不确认,但她已不是以前的风千华,那个任人拿捏,自卑怯弱的女人,在这个世界上,若她不愿意,还没有人可以动她分毫!

秋瑾猛点着头,方才的担忧瞬间消失不见,如今不管她说了什么,秋瑾绝对深信不疑,“小姐,你今天真的太威风了,看二夫人那狼狈样,奴婢就是现在死掉也甘心啊!”

风千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话真多!

秋瑾一愣,眨眨眼……

她怎么觉得,刚刚小姐嘴角有笑容划过,这是自小姐醒来,那冷冷的面容上,第一次有别的表情出现。

这样的小姐,真好。

任她满心满眼的崇拜,风千华懒的搭理,走去房间一侧推开后院的窗户。

院外种着几株芙蓉开的正旺,粉色艳丽的花瓣,在微风中摇曳……

空气中飘荡着淡淡的馨香,忽然一阵窸窸窣窣的悄声议论,顺着清风吹了过来。

“你听说没,秦王回来了!不知道这次他会在金都待多久,这辈子若是能近距离的见他一面,就是死我也甘愿!”

“你少花痴了,秦王那是神一般的人物,岂是你我能见的?”

“哎……我做梦都想见一见秦王的风姿,尤其是当年他三万兵马,对阵蒙阔十万大军,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虽千万人吾独往矣!于十万兵马中如入无人之地,轻易取下了主帅的首级!带着咱们大周虎狼之师将蒙阔打了个片甲不留,直入京师生擒了皇帝!”

“是啊是啊,秦王不只是神勇,还睿智不凡呢!和澜月的大战中,咱们的王爷领兵,听说秦王远在千里之外,只发去了一封书信,王爷照着书信中的妙计,短短十日,就连破十城,让澜月的将领闻风丧胆,没一个人敢上阵!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秦王简直就是一个神话!”

两个声音越说越是兴奋,风千华听着,饶有兴致的挑了挑眉,若这说的是真的,那么这个秦王倒是让她刮目相看。

忽然,秋瑾的轻唤自身后响起:“小姐,宫里太医过来了,王爷捎话说他稍后便回府。”

风瑞安要回来了?这个身体的父亲!

风千华蹙了蹙眉,转身回到房中。

太医战战兢兢诊断完毕,丢了药膏说可以预防额头上留疤。

之后,在她的冷冽气场中,背着药箱迅速消失在她冷冻范围内!

瑞安王府虽大,但人丁单薄,风瑞安一共两个妻室,正妻慕容秋画生了风千华,妾侍徐氏则生了与风千华同岁的风存戎,和女儿风千雪。

风存戎年前去了边关,守着澜月与大周的边境,据秋瑾说,他与风千华根本不熟,所以兄妹情比纸薄。

而二小姐风千雪,表面一副温柔恭顺的摸样,但暗地里什么阴毒话和事,都能做的出来,和她那母亲,可谓如出一辙。

这个王府,只有风瑞安真正疼爱她,只是风瑞安常年不在府中,风千华依旧是无依无靠……

此时,风千华坐在厅中,看着对面脸色阴云密布的风瑞安,心中将所知的信息理了一遍。

面前的男人与她想象中倒有些不同,一副柔弱书生的模样,眼神也是柔和亲蔼,举手投足间,儒雅温润,面容与风千华有几分相似,想必年轻时也是风流倜傥的人物。

若非他眉宇间有着淡淡的驰骋疆场,杀敌万千的杀气,这样的外表,很难让人相信,这就是战功赫赫的风瑞安!

“华儿,那刺杀你之人可有看清楚模样?”风瑞安得到爱女被刺的消息,恨不得立刻飞回府中,无奈与皇上的一局棋未定输赢,而皇上兴味正浓,他怎么也不敢开口请去。

原本以为,风瑞安会询问她打二夫人的事,没想到他第一句话问的是这个!

看来,他应该是直接赶来了这里,而非先回徐氏那里。

风千华敛下眸子,遮去眼中的华光,声音依旧清清冷冷,淡淡回道:“只是两个流匪,已被女儿杀了。”

那两人招数没有章法,行为更是龌龊,若是职业的杀手,必然不会如此!

况且,她并不想让风瑞安插手这事,既然有人想要的是她的命,那么自然,这件事就得由她自己解决!

风瑞安一怔,他的注意力,被她那淡然的神态吸引。

她竟如此漫不经心的道出,自己单独解决两个杀手,他的女儿何时变的如此从容大气,又何时会了武功?

难道,真的是他倾注的时间太少,关心的太少,对她竟然一点也不了解。

风瑞安愧疚,手越过桌面,将她在桌上的左手握住,轻拍道:“是爹不好,让华儿受苦了,爹以后一定多抽时间陪陪你。”

风千华眼眸一闪,笑道:“不用,我一个人习惯了!”

她向来独来独往,除了弟弟她没有一个亲人,也不习惯别人的关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之末世双子之旧地旧伤(5)

    折腾了半大天,两人才收拾妥当出来。陆钧霆心情大好地系上了宝蓝色西装腹部的扣子,难得主动拉开车门对着黑了一张脸的顾向晚道:“请上车,顾小姐。”她看见他就来气!哼,不就是有钱嘛,总有一天,老娘一定要比你还有钱!车子轻快地行驶到了陆宅,男人的心情显然很不错,可却未注意到,顾向晚的拳已经越攥越紧——这陆家大

  • 你喜欢吃糖油粑粑吗在线阅读第七节

    【感谢(哇哦111)老哥的打赏,这是红尘这本书收到的第一笔打赏,真的感动,谢谢老哥们的支持,我一定会努力写出更搞笑好看的章节,也希望老哥们继续支持!】秦羽离开公寓,试着从系统中兑换一百个装逼点出来,想看看装逼点是不是真的能换成钱。“系统,帮我兑换一百装逼点。”“叮!兑换成功,一万块华币已成功转入宿主

  • 平行绝爱在线阅读第十节

    这话一说出来,司马超帅简直想找个洞钻进去。旁边的人也是给弄得哈哈大笑。厉英说完话,眼里还闪烁着崇拜的光。华灵月捂着嘴,偷笑个不停。可是一看到厉英再也没有了双臂,华灵月的心里不禁有些忧伤。厉英见他们笑的开心,可是自己却笑不起来,回过头才发现华灵月神情悲伤,似乎是有心事,厉英问道:“月儿,你怎么了?”问

  • 疯狂医师之第一章

    桌上摆放着一式两份的离婚协议书,一边已经签好了名。Alpha低垂着眸光,看了会儿上面小娇妻的名字,掀了掀眼皮:“练字?”小娇妻结结巴巴,完全没有底气,小小声说:“离,离婚……”“离婚?”Alpha扬扬眉,“我会是第一个被自己的Omega抛弃的Alpha吗?”小娇妻:“我可以……洗掉标记。”Alpha

  • 裂纹之上第三章在线阅读

    “现在,船上又凑齐五十人了,看来和我想的一样,伴随着每次任务中死亡减少的人数,诡异号会逐渐补充。”男人缓缓的朝着他们走来。“你们都是什么人,为什么我们会被这艘游轮邀请,来到这里?”范乐乐焦急的问到,他想搞清楚这里的一切,自己只不过是参加了一个派对,就莫名其妙的被送到这万物黑夜的异世界中。“我叫杜映,

  • 秦时明月之王者归来在线阅读第九节

    王成身着黑色王服,头戴黑底描金翼善冠,脚上穿着黑底红边的吞云靴,整个人气势显得格外的肃穆。他那并不高大的身躯,就好像黑洞一般吞噬着周围的光线,辅一出现在建极殿的门口就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皇叔。”“王成。”“武王!”王成信步向前,并不高大的身体就好像是巡视领地的狮子一样,所过之处文武大臣们潮水一般

  • 总裁爹地宠上天在线阅读第8章

    听得莫羽这话。以及先前的他那的一系列表现,莫苍狂彻底傻眼了,平常只要莫羽惹了事都是他出来擦屁股。可今天他这儿子怎么了,不仅嚣张了许多,这嘴皮子的功夫比他还溜。莫苍狂心想:病一次就能脱胎换骨,那要是多病几次,岂不是可以日翻苍穹了?莫苍狂的这般想法若是让莫羽知道,肯定要臭骂自己这个便宜老爹,哪有父亲这样

  • 秋夕调所有人都有一个攻的心

    而房间里的崔志皓可就没那么多心思去考虑外面的妹子们怎么想的了,他现在感觉自己的情况不是很乐观,因为他现在被朴草娥壁咚在墙上,没错,是被朴草娥壁咚在墙上,他就不明白了,怎么自己老是遇到这种喜欢强攻的女人!朴草娥不顾视频里的羞耻表现,抬头强硬的直视着崔志皓,努力的维持着自己的气势,窗外的阳光刚好照进来,

  • 西游圣龙:我的外挂是幸运在线阅读第九节

    姜朝祁一怔,叶惊蛰?先前调查他背景的时候,密报上写的是任骁骑尉,要提拔他也不是不可,只是他目前官职着实低了些,需要费点功夫,而且他的父亲……“阿辞,你怎么想起他来了?”“他怎么也算是我的救命恩人,如果没有他,我现在还在青虎寨上做压寨夫人呢。”这也算是姜曦辞掏心窝的一句话了,谁让她刚重生回来这么背呢。

  • 我可以和你互暖吗第3章在线阅读

    果然,道长眯起了眼睛,翻身从树上下来,疑惑地打量他道:“咦,你在叫谁?”箫少年干脆朝他翻了个白眼儿,没好气道:“我就一个师傅,不是叫你,叫的是谁?”“诶,不对,看你的面相,应该是我徒儿啊!可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你!”道长闻言兴奋地围着他转了几圈,掐指算道,“莫非你就是我应该在昨天那破庙的短墙外,收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