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正文

鱼庭深深入云渊第五章

2021/6/12 7:24:58 作者:金十六 来源:晋江文学城
鱼庭深深入云渊
鱼庭深深入云渊
作者:金十六来源:晋江文学城
【接档文:《穿成反派早亡妻》2.18号开,白切黑脑子有病男主x可盐可甜偶尔沙雕女主~】文案:鱼庭是一颗珠子。自打她记事以来,便跟在忘川河畔上一个撑船小鬼差的身上。却不料某日一觉醒来,她不知怎的竟飞在空中,又不知怎的落入了轮回井…平白捡了具人身。她原以为是捡了天大的便宜,但…果然世上没有白吃的小笼包。她凄凄惨惨戚戚的悲惨人生才刚刚开始——幼时,曾有一云游僧为郭初景批命,言他天煞孤星,此生注定孤寡。然彼时家中人人和乐、万事顺遂,其母亲只当那云游僧是胡言乱语。三年后,胡言乱语却成了真。再后来,人妖鬼怪

整个旅店霎时安静下来。

寂静之中,大地的震颤更加明显。旅店外那沉闷的脚步声犹如重锤砸向地面,一声一声,将人们心中的恐惧砸了出来。

建在高地上的宫殿也不能例外。在庞然大物面前不可抑制的战栗着,宛如遭受暴风雨击打的小花,无力反抗,只能默默受着。或许是风雨中的小花格外坚强,巨龙庞大身躯碾压过的地方,竟是未有什么明显的破损痕迹。

而美丽如七色花般的宫殿内部,如雪般纯净洁白的王宫大厅中,满身肥膘的国王披着彩色国王礼服,在嵌满五彩斑斓宝石的王座前来回踱着步。

“我真是受够了!”

国王突然停下,朝着王座下的众大臣大吼了一声。感到宫殿外明显的震动,拉了拉睡袍外随意披着的长袍。

“有谁能除了这恶龙,让它不再来打扰我的午觉。”国王打了个哈欠,暴躁过后更加困倦。

“陛下,已经派了许多勇士对付这恶龙,可是那东西的皮肤犹如磐石,刀枪不入,又能口吐火焰,杀掉它,实在是难啊。”一个长胡子大臣一脸忧色。

“是啊,陛下,王国中的勇士几乎全都葬身在那恶龙的利爪下。连号称是王国中最强的骑士————您的护卫军首领也已经牺牲了。”一个短胡子大臣附和道。

“难道没有别的方法了吗?”国王抖着肚子上的肉,坐回王座,一只手支着扶手有些有气无力。

“陛下!陛下!”急促的声音从宫殿外的长廊传来,连带着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而近,直至白雪宫殿的门口。

来人的着装极为宽大,罩在他瘦小的身体上显得有些滑稽。他手上抱着一本厚厚的羊皮书,也不知道刚才是怎么跑起来的。

那人进了殿,喘了一会儿,才向前继续走。

“砰”的一声,不知是腿发软的关系,还是走的时候踩到了袍脚,那人背朝天的摔在了王宫雪白的地上,羊皮书也从手中摔出,直滑到了王座前。

国王本来一脸倦容,见来人如此样子,反到哈哈大笑起来,顿时来了精神。

其他大臣轻蔑地瞥了一眼摔在地上的人,抬头看了看国王眯成一条逢的眼睛,摇头的摇头,叹气的叹气。

那长胡子大臣走到那人眼前,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语带不屑,“陛下正与我们商议要事,这里岂容你这平民如此随意进出。”

那人顺着长胡子大臣的靴子看上去,瞟了一眼头上那张脸,就迅速把头低下去,将脸埋在阴影里。

“宰相大人不要吓他了,吓坏了你可要再找个这么有趣的人给我。”国王一脸笑意,看着台下的情形,打了个圆场。

“方涅,不要趴着了,起来吧。”短胡子大臣咳嗽了一声,看也未看地上的人,提醒他起来。

那人站起来,提了袍脚,快速地跑到羊皮书前,将羊皮书捧在怀里。恭敬地向着王座方向道:“陛下,我找到对付那恶龙的方法了。”

“什么!你有方法。”国王的眼睛顿时发出兴奋的光,坐直了身体,比刚才更精神百倍,“快说!”

“陛下,据这本王国的山川地理志记载,那恶龙来自王国前的兹庞山脉,早在千年前曾侵扰过言王国。”瘦小的青年一本正经地翻开厚重羊皮书,手指一边抚着书上的字一边解说。

“哼,这些陛下召开驱龙会议时,老学士们早已提过,不需要你这个没资格参加会议的下等平民再复述一遍。”长胡子大臣瞪着眼看着青年。

不过是个逗国王开心的东西,什么时候也轮到他插上话了。长胡子大臣心中鄙夷道。

“陛下,伯爵大人能否听我继续说下去。”青年卑微地躬着身体,他托着书的手有些微颤,但声音却极为沉稳。

“那条龙的外貌特征与书中记载的几乎没有差别。但如今的体型比千年前更为巨大。恐怕就是千年前的那一条。”

轰!

整个王都颤了颤,宫殿里的大臣顿时七歪八扭,过了好一会儿才站稳。

那青年则是及时抱着书蹲下,以防摔倒。

大臣们本来对这番动静早习以为常,可听完青年的话却在地稳了之后有些骚动,小声地议论开了。

“我说城中的宫殿房屋怎么越来越不稳固了。”

“本以为这是头普通的龙,没想到啊。”

“这是当年与大法师对峙的那头?”

“怪不得,怪不得,哎~”

“看来此龙非除不可。”

国王听着大臣们的议论,眉心两旁的肉紧皱在一起。

这国王陛下平时贪图享乐,吃着祖辈留下的财产却无作为。国内除了那条龙时常骚扰也无大事,本想着那龙怎么破坏也伤不了这城中建筑,只是路上那些没进屋的遭殃而已,却没想到这事情比他想象的要严重。

龙的体型与力量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大,而龙的寿命却是整个立世界的一个秘密,唯一可知的是龙的寿命奇长。

立世界漫长的历史中倒不是没有人专门研究过龙这种生物,只是,就算有人与龙成了至交好友,也抵不过龙生命中的弹指一瞬。

据说有个龙研究的狂热者曾经发动全家甚至让他的子孙辈立誓,用他们的生生世世来见证记录一条龙的寿命。不过,这种誓言到后来成了子孙想要打破的约束,毕竟没有神的帮助,人在龙面前太过渺小,没有热情支撑,空间与时间上被绝对的压迫着,恐惧滋生。

那狂热者过世一百年后,誓言就被打破了,那条与人为善的龙也不知去向,这项研究亦是不了了之。

不过亲历研究者们的记录被保存了下来,珍藏在相对于言王国来说更神秘的国度。吟游诗人将其中的记录稍加改编,硬是吟诵成了一头龙的史诗,在各国广为流传,几乎所有人小时候都听过老一辈的人对他们讲的龙的故事,以及被夸张了的古老的龙的破怀力。

此刻共处在雪白大厅里的贵族们几乎不约而同的想起带过自己的老妪的话。

“你要知道一只寿命长达千年的龙能够轻易破坏掉坚固如大法师设下的防御。”

这看来是真的,虽然把轻易去掉更可信。

所有人到现在才恍如梦中初醒,真正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方涅快继续说应对的方法。”长胡子大臣带头催促道。

“快说吧,只要你的方法真能彻底地去恶龙,我就把,嗯——”国王停顿了一下,脑中将自己的物品过了一遍,终于想好了既体面自己的损失又小的赏赐,“我把城中灰街区的管辖权交给你。”

“陛下听我说完再做决定便可。”青年灰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阴暗,抬头直视着前方的国王时却变得明亮自信,让人不自觉地就被他感染了。

长胡子短胡子及其他有胡子没胡子的大臣也感到青年气场的变化,结束议论,凝神静听。

长胡子盯着青年,眼底划过异样,明明那么卑微连他都不敢直视的人,这时候怎么感觉像是换了个人。

“陛下,我目前想到了三种方法,只待陛下您明智的选择。”青年阖上羊皮书,举起三根手指。

“三种!”国王故意咳嗽了一下,定了定语气。“你倒说说看,我自然会明智选择的。”

长胡子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下等平民就是下等平民,这时候都不忘溜须拍马。

“这第一种,因为那恶龙用蛮力难以取胜,只好借助法师之力。”

“陛下,自从千年前我们王国的大法师辞世后,言王国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法师了,这个方法不行。”

“现在出世的法师虽然少之又少,但陛下可向他国求助,或者张榜天下,重金礼遇,相信自然有法师会帮助陛下。”

国王揉了揉肚子,没有评价,让这个离自己最近的小小宠臣直接讲第二个方法。

“言王国外来者众多,人口流动极大,不如张贴告示,请别国的勇士来助陛下对付恶龙”

“这不是与第一种方法相似吗?”国王质疑的声音从王座方向传来。

“陛下请勇士与请法师的花费天差地别,况且在言王国内部雇佣游侠骑士的话,也更省时省力。”

“可普通的骑士根本对付不了那恶龙。”短胡子大臣疑惑道。

“据这本山川地理志记载,那恶龙出自兹庞山脉,这兹庞山中就有杀死它的方法。”青年指了指书,继续道,“据说兹庞山中部有一把封印着的利刃,名唤兹庞之剑,此剑乃神物集山之精气而成,其利可破龙甲,非勇者不可握。”青年回忆着书中所言,复述了一遍。

“这个方法倒是可行,只是这剑的传说我倒是从来没有听过,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陛下到时候可将这个传说一并贴在榜上,并将此物当做奖励,必能吸引一大帮人助陛下除龙。”

“妙阿妙阿,不愧是我最贴心的臣子,这法子确实能省下不少钱财。那第三种呢,难道还有更妙的方法?”

“陛下,第三种方法确实便捷,只是,我怕说出来会惹得陛下不快。”

“噢,真的有更妙的方法,不要弯弯绕绕了,赶紧讲出来吧。”国王听到还有更妙的方法,自动把那“不快”二字略去了。

青年看了一眼王座上的宝石,硬着头皮道:“只要陛下您将王座上的七彩宝石放归那恶龙的洞穴,那龙自然会长眠不醒。”

“就按着第二种方法办吧。”国王面露不豫,直接做下了决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亡宋之小娇(8)

    许久以来,龙霸曾经幻想着,自己成为班长。看着同学们对他尊敬的样子而心满意得。没想到,如今却有一干人群拜自己为首领。这首领的逼格,要比班长高出很多,真是意想不到的惊喜。看着匍匐在地上,磕头作揖的人群,龙霸瞬间有了一种当皇帝的感觉。听着他们山呼万岁,看着他们五体投地的样子,很享受。“都起来吧。”可是眼前

  • EXO之呆萌傲娇喵之另一个灵魂纹路

    外界发生的事情云笙毫不知情,当然了他也没有那个心思。当灵力汇入丹田,云笙猛地一颤,他的实力开始疯狂的增长,同时,脑海中的紫色雷霆猛然闪烁,消失的无影无踪。但诡异的是,在紫色雷霆消失之后,九霄之上的紫云翻涌的更加沸腾,那道道紫光已经隐隐乍现,紫色雷霆。毁灭,似乎能够摧毁一切的紫色雷霆,狂暴而又神秘。咔

  • 项羽日记之霸王天下好多(求收藏)

    蒋金焰离开yin曹地府后,一路再次来到了不周山,上次他感觉有几件法宝在这里,可是自己有事情所以没有马上过来,现在来看看法宝还在不在,蒋金焰的神念把不周山扫了一下,眼中出现几颗星星。“还在就是好事情,比直接抢鸿钧简单的,我现在可不想让他吃瘪,以神念探测带来的图像,这几件法宝也就是,量天尺,乾坤鼎,yi

  • 将军策:琉璃战妃之突然狗粮(8)

    第八章沈言和那个男人都愣在了原地,许久没有说话。微风轻抚,沈言白色的衣衫在空中轻轻飘荡。对面男子青衣微荡,腰间系的淡黄色玉佩迎着太阳发起了光。除了没有十里桃花的相衬,可以说是很美好的重逢了。左燕见两个人都愣愣地,急忙伸手推了推沈言。沈言这才反应过来,就像是从黑暗里重回到光明一样的反应过来。她定了定心

  • 吾乃绝世大反派在线阅读第七章

    剑啸门占地面积之广,便是从戒律堂到清梧殿,驾云需半个时辰,走路需三天两夜。万万盘坐在云上,看着下面或高或低的山峰,或大或小的殿堂,竟生出一丝感叹,一百年没出来了,这剑啸门还是老样子,冷冷清清,不染世间烟火。“师尊啊~你好狠心~”万万看着多年不见的师尊,还是一样的貌美如花,就是不知道,还经不经得起调戏

  • 论冰疙瘩如何自燃(重生)夏洛特焦糖

    “焦糖你在做什么啊?过来陪我玩嘛!我都快无聊死了!”布琳躺在床上眼巴巴的望着焦糖,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看的人心都快化了。“无聊你去找蒙多尔哥哥,来找我干嘛?我可没时间陪你啊!”对于布琳的请求焦糖完全不领情,或许在不认识的人眼里这招还管用,但是对那些有所了解的人而言,都非常清楚她是怎样一个魔女。想当初自己

  • 穿越乞丐难为后第7章在线阅读

    第七章“哦,我的上帝,她、她是活的吗?”其中一个富人的妻子惊道。“你说呢?”埃文伸出一枚手指凑到栗发迷你人面前,对方见状,整个人一僵,然后凑上去抱住埃文的手指蹭了蹭。“乖孩子,”埃文夸赞了她一句,又笑眯眯地向大家介绍,“这是米娜。”“她听得懂你说话?”另一个客人问。“当然!”埃文朗声一笑,吩咐道,“

  • 重生之我是八号当铺老板在线阅读第4章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中了我的闭气散还能安然无恙的?!”顾长清不可置信的问道。“我是怎么安然无恙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既然我没事,所以,你就要有事了!”伍流年发狠道。顾长清不敢大意,握起了手中的匕首,随时准备攻击。“这小子有古怪。”顾长清暗暗想道。突然,伍流年一个箭步冲到了顾长清面前,右手迅速抓住顾长清

  • 裂天龙尊在线阅读第七章

    段飞走了不知多久,终于感觉到光亮处越来越近,心中也忍不住激动起来。他朝着亮处鱼贯而出,刺眼的光芒让他睁不开眼睛。缓了好一会才慢慢睁开了眼睛,观察四周,看着床头摆着的照片,就一脸莫名的发现这有可能是青黛的房间。干净整齐的摆放,简单明了的装饰,还飘散着和她身上同样的幽香。段飞看着四周没人,忍不住狠狠的嗅

  • 我为万古帝主之一拳打爆了!(一)(7)

    听到苏枫的话,观战的众人有点懵逼。甚至气的想动手打人!什么叫区区一个化形境?要知道在炎阳镇化形境已经是顶尖高手,哪怕是三大家族长,包括炎阳镇府主最多也就是化形境巅峰而已。你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娃娃,说话要不要稳重点?这一幕,甚至让苏家核心长老们有些失望,因为以前的苏枫不仅天赋异禀,更重要的是为人聪明,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