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凤女逆天闯天下在线阅读第五章

2021/6/11 14:28:11 作者:冰山美人 来源:3G小说网
凤女逆天闯天下
凤女逆天闯天下
作者:冰山美人来源:3G小说网
她既是现代的著名的军医,平时又是不起眼的宅女,更是呆萌娇俏的小萝莉,一朝穿越来到了一个陌生的朝代,遇到了许多离奇古怪的奇遇。身份诡异,来历神秘的师父,偶遇神秘主仆,爱哭装柔弱的庶姐,贪财又恶毒的庶母,霸气护短,神秘的公主母亲,来历神秘的将军父亲,体内住着神秘的灵体。一大群可爱护短,又身份背景神秘的“土匪爹爹”。一群被她坑来的苦逼下属和实验体…………日子就在快乐又紧张,兼带无数风险中,一天天过去。她历经了万千磨难,终于,一天天的成长了起来,成了一个很牛逼的神医,自此,江湖上开始出现了一个多面玲珑的

有个人曾说过,他是一朵名为绝世美男的小花,需要每日沐浴在众人倾慕的目光中才能茁壮成长。

所以……

“确定要包间?” 彩衣的男子回首再次确认一遍,微微诧异的神色与困惑的语气倒是配合得恰如其分,只是……轻挑起的狭长凤眸到底难掩戏谑之色,泄露出几分真实心意。

“江言豫!” 身后那人咬牙切齿。

“可是,以往不都是一定要坐大厅的吗?” 还没玩够,无辜的眼轻眨。他真的好困惑啊。

直到,瞪着他的那双眼似是要喷出火来,耳边可以清晰听见捏拳头的声音——江言豫立即轻盈转身:“老板,一间包房。” 适可而止,见好就收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入耳的声软软酥酥,就像女人一样。酒楼的老板不由瞪大眼,一边吩咐店小二带路一边再次从眼缝偷觑那两人:有一个他认识,曾经的京师第一翩翩佳公子,近日一举荣登最热门话题宝座的丞相公子裴彦书。——那另外一个呢?

与裴彦书年纪相仿的陌生青年,身披一件色彩繁杂的彩衣,精致好看的面容上一双微微上翘的丹凤眼,似笑非笑间竟隐约透出几分娇媚味道。

娇媚……老板怔在原处,眼看着那两人和一众小厮上了楼,心中直觉有处不对劲的地方……是什么呢?

从走进包间坐下,对面那人便拿把扇子一直遮着脸。裴彦书忍了又忍,终于忍耐不下,一拍桌子怒道:“笑个鬼啊!”

他言语间怒气虽大,下手拍桌子的力道却是极轻。外人不知只道是他文雅,只有熟识的人才知:对他而言,大至貌美如花的俊颜,小至纤细修长的玉手,身上每一处细嫩的肌肤都是及其宝贝的。

江言豫深吸数口气,直至耸动的双肩慢慢平复下来,他才收起遮面的扇子,端起桌上茶杯饮了几口,清清嗓子笑道:“彦书,数月未见,你神色一如既往清朗,容貌也越发俊逸出众了啊。为兄真是,羡慕之极呢。”

裴彦书闻言脸色稍霁。他素来最喜人夸他貌美,也因此江言豫与他相交数十年每次都是相差无几的开场白,只除了将未见的时间段略作调整。如此照旧十分受用。

不过他当下虽然心中大悦,但一想到此人先前取笑于他的劣迹,仍是面色不善,从鼻中重重哼了一声说道:“大家都知道的事实何必再重复一遍?有这个闲工夫,不妨说些正题。——你这次来京师有何贵干?”

江言豫浅笑,形状优美的眼线微侧,缓慢道:“贵干倒也谈不上。只不过,漠姨与裴叔叔放心不下京中众人,爹娘便托我前来慰问慰问。”

江言豫的娘,与裴彦书的娘正是师姐妹。此番也正是她邀请师姐夫妇前往自家擎天堡做客的。

裴彦书听到此处,不禁抬眸瞪他。江言豫迎着他视线,好整以暇地搁下手中茶杯,神色忽然讶异道:“对了,我来前听漠姨说,离京时曾再三叮嘱彦书好好儿照顾若惜妹妹,应要随伺在侧才好。怎么如今,却只见你一人呢?”

听到他特意加强语调的“随伺在侧”几字,裴彦书面色已十分难看,等到他说完全部话,状似一脸无辜且困惑地看着他时,他面部神经完全抽搐,忍耐许久强行抑下满腔怒火,一点一点咬着字说道:“她有事,走不开。”

“哦?” 江言豫闻言一径看着他,面上神色似笑非笑:“有事便也罢了。不过,我自入京来,沿途倒听了一些街头逸闻。着实有趣,不知彦书可有耳闻?”

那人恶狠狠瞪着他。

“呵呵,不过一些传闻而已,必定是做不得真的。不过漠姨离京这般久,心中必定也挂念这边人事。我也待多听些市井趣闻,回去之后也好说给大家听听一乐。”

裴彦书面上神色已近乎狰狞了。他口中隐隐传出磨牙的声音,右手冲动一扬便似要拍下,伸到中途迟疑一阵,又缩了回去。随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起江言豫原本搁置在桌上的左手,重重拍下——

“啪”一声巨响。一阵沉默后,他冷冷道:“你想怎样?”

江言豫倒真是吓了一大跳,在他的记忆中,向来只看得到拍桌的动作却是决计听不到拍桌声音的。他怔了许久,然后才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疼死了!

扶起的左手迅速泛红,又痛又酸又麻。他皱眉,愤怒瞪向罪魁祸首,却见那人一脸小孩子恶作剧得逞后的得意神色,心中不禁又好气又好笑。他与若惜青梅竹马一同长大,为何性子却截然不同?一个便是少年老成,还有一个,却是永远长不大的小孩心性。

“你到底想怎样?” 心中感慨之余,对面那人已重复了一遍先前问题。

江言豫回过神,一径笑道:“很简单。就是我上次来时的提议,我想在京师办一间绸缎庄。希望找你做合伙人。”

早料到他是这个目的。裴彦书毫不犹豫地拒绝:“免谈。” 顿了一下,又补充道:“就算你去找我娘告状,我也认了。总之这事,绝对免谈。”

倒难得见他如此坚决,便连漠姨都不怕了,江言豫一时也起了好奇之心:“为何执意拒绝?只要给我一个值得信服的理由,我便绝口不再提此事。”

裴彦书闻言转头看他,目光在他身上上上下下打量过,渐渐现出鄙夷之色,直接了当道:“我不想跟一点着装品味都没有的人合作。” 瞧他那一身花哨古怪的打扮,插上两个翅膀就能直接变成花蝴蝶飞起来了!还想做什么绸缎生意,若是店里都卖这样的布匹,肯定不出一个月就关门大吉。

江言豫也不生气,反是兴致勃勃道:“正是因为我没有着装方面的品味,才想要找你做合伙人啊。届时,经营方面的其他事项由我负责,你只要负责挑选出最合众人心意的布料便行了。——像如此需要洞察力与鉴赏力的工作,除了你还有谁能胜任呢?”

听到最后一句,裴彦书似是有些动心了。犹豫一阵,却还是坚定摇头道:“不行,绝对不行。”

“为何?”

他撇唇,正色道:“有损形象。” 现在他逢人就说“在下丞相公子裴彦书”,难不成以后要改成:“在下卖布公子裴彦书”?!

形象……

江言豫瞳眸微眯,无奈笑道:“既然如此,我也不再勉强了。如若哪一天你想通,届时再通知我便是。”

听上去是好笑又奇怪的理由,可是了解裴彦书的人都知道,那啥翩翩公子的虚名对他有多重要。——至少他的前半生都是为此而活。

“好了,彦书,我先前也是跟你开玩笑呢。你也知我不是爱嚼舌根之人,京师的事,我不会跟漠姨说的。不过,” 他伸手替两人各斟了杯茶,笑问道,“流言里那些话我是自然不信,但我实在好奇,你是如何惹得若惜发了那么大脾气?” 若惜这人,性子向来清冷,能惹她发火也着实不容易了。

一提这事,裴彦书便气不打一处来。哼了一声气道:“谁知道她!简直莫名其妙!”

江言豫越发好奇,“哦?那日究竟是何情形?”

他又哼了一声才道:“那日我在药铺外遇见她,瞧她不太开心的样子。她又不肯说为什么事情不开心。” 还执意赶他走,“后来我走到半途,仍是不放心。便折回去看看,这一瞧,才发现问题所在。原来那日药堂内生意很不好,我问了店里伙计,才知道近几日生意一直不好。想必是我爹离了京,便少了很多慕名而来的主顾。若惜为此不开心,我便寻思着要为她多招揽些生意。” 他说到此处,音量陡然提高:“我那么辛苦,还不是为了哄她开心?谁知道她一回来二话不说就拿鱼汤泼我!真是不可理喻!”

江言豫挑眉,心中隐约有不祥预感,慢慢道:“那请问,你是用什么手段招揽生意的?”

裴彦书瞪了他一眼,怒道:“还能用什么手段!” 虽然他是喜欢接受众人的仰慕,但是并不代表他也喜欢与人眉目传情,打情骂俏!他应该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京师第一翩翩公子,又不是妓院里出来卖的姑娘!

越想就越气,他为了她不惜牺牲色相,这女人还恩将仇报!

江言豫听到此处终于长叹了口气,看他气乎乎的样子半晌,幽幽道:“彦书,你听我一句劝吧。你跟若惜,真的不适合。” 出发来京前一日还听到漠姨跟娘说,中意若惜得很,而一双小儿女感情也很好,再等段日子,便要把婚事办了。可照他如今见到的这番情形,实在是……

无论心智成熟的程度,还是为人处事的手段与理念,都完全是两个国度的人啊。

“你说什么鬼话啊!” 裴彦书瞪他一眼,完全不能理解他在说什么,便自顾自地说下去,“说来找我道歉,可一点诚意都没有!话说不到三句扭头就走!”

一旁的贴身仆从元巧听到此处忍不住插嘴道:“少爷,是您自己让若惜小姐走的……”

裴彦书冷笑道:“是!我还让她滚呢!她真那么听我的话,不还是用两条腿走出去的!她怎么不真的滚啊!啊?她怎么不滚啊!”

另外两个人极度汗颜,皆转过头去伪装成没有听到这段话。怎么这么幼稚……

“她要是诚心道歉的话,怎么一走就再也不来了!以前我跟她道歉的时候,不都是道歉到她原谅我为止!干吗!她跟我道歉就只能道一次啊!哼!有种就以后都不要回丞相府!”

太幼稚……

江言豫仍是扭头伪装成在看花草,元巧忍了忍还是忍不住小声道:“若惜小姐不是不想回来,而是暂时回不来了。她离开丞相府这些日子都一直在城外的瘟疫村,要等到瘟疫结束才能回来。”

若惜小姐为人外冷心热,府中下人多多少少都受过她的恩惠。因此对于这位小姐的现状,都是很关心的。

待他说完,裴彦书面上的神色也发生了剧烈的变化,从一开始的愤愤不平到后来的惊讶诧异,最后,他直直从凳子上跳了起来,面色急得煞白,跳脚叫道:“你怎么不早说!”

瘟疫区!一个不留神就会死人的!

酒楼的老板坐在柜台后面核算帐目,忽然,有一道人影风一样从楼梯上冲了下来。

“彦书!” 江言豫跟在他身后,见他急成那样心中便也不由跟着着急起来。若惜虽然是大夫,但是瘟疫传染性极强,毕竟非同小可,他心里也是担心的。

老板张大眼,看着眼前这一幕怪异的男男追逐战……

察觉到他的注目,江言豫转头看过去,随即若有所悟。他火速看了一眼毫不理会他已经快要冲到楼梯口的裴彦书,再看一眼自己肿红得就像刚煮熟的猪蹄的左手,眸间迅速闪过一抹笑意。

如果有办法一石二鸟……

边想着,前脚踏空,直直向下方摔去——

一道人影袭来,裴彦书未及多想,伸手接过,“该死!” 压得他手都快断了!他怒视怀中人。“你是猪啊!走个楼梯都会摔下来!”

“不好意思。” 江言豫垂眸温温一笑。那个笑容……一旁的老板不由看呆了。

待到那两个人走出去很久,他才回过神,面上神色犹是不可置信,喃喃自语道:“我终于明白了……”

为什么裴彦书向来游戏人间,他那位未婚妻都不动声色这次却如此大动肝火?因为……这次裴大少出轨的对象竟然是个男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越剑三之十万玩家第五章

    05锖兔动心了。虽然年仅十五岁,但在他这个年纪的普通人家的孩子很多都已经定下婚约了,他也不像义勇那样那么木讷,男女之情他还是懂的。但比较糟糕的是,他已经意识到了,自己好像喜欢上了一个鬼。一个比人还要善良的鬼。这种种族上的天敌关系最为致命了。意识到自己情绪的少年根本不知怎么调节心态去和面前的人相处,他

  • 弃妇翻身之丑女将军在线阅读第二节

    叶家,内院议事厅。议事厅中众人各自畅聊一番。随后一位中年人轻轻的拍了拍桌子。轻哼了一声“安静”!。听到了安静的声音,议事厅中人的也纷纷安静下来。那人清了清嗓子道:“尘封这孩子天赋异禀,修炼速度更是可怕。”“这几年我们叶家一直不被其他家族或势力所重视,就是因为我们实力不够,如今有了尘封这等天才我们定当

  • 天道萧遥少年救美2

    “张豹给我拦住她,今晚我等我玩完了,给你玩,便宜你了。”李天霸也对张豹说。“束手乖乖就范吧,不要做无谓的反抗了,没用的!”张豹拦住雅婷的去路说道。“你们想干什么?快放开我,你们一群大男人欺负我一个弱女子算什么男人啊!快放开我!”雅婷挣扎地喊道。可是这一切都无法改变这事实,因为酒吧的客人根本就不敢上去

  • 左手佛右手魔之假面剥落

    大家跟着园子来到电梯口,次郎吉和工作人员已经等在了那里。工作人员自称是乘务长浅野,随后按下了电梯按钮。少年侦探团的孩子们首先冲了进去,并贴上了四周的玻璃大呼神奇。通过玻璃可以清楚地看到飞船的内部。在电梯上升过程中,大家边听着乘务长详细的解说边纷纷发问,约一分钟多钟便到达了空中甲板。“前面那是展示台吗

  • 火影:神级进化在线阅读第八节

    “任务二完成,任务三开启”“任务三:在三年后的武道大会上获得前二十名,成功获得任务奖励1000积分,失败无惩罚。”“卧槽,尼玛啊!”楚行空差点骂出来,这TMD不是要他的命吗?就那个武道大会,能保证打进前二十最起码得也得有化劲的修为啊,化劲啊,他可不是王无敌啊,更何况就连王无敌都用了五年多才初步修成化

  • 诛仙续之仙凡碧影在线阅读第1节

    “听说了吗?”“嘿,不要搞这么神秘,这件事大家都知道了。”“月圆之夜,当世剑神西门吹雪要约战已经闭关十年的大秦九公子缔心。”“你们都知道?靠,我还以为是第一手消息。”咸阳街道上,所有的人都在议论这件事。——————————此刻,整个天下因为这样一则消息沸腾了。大秦九公子缔心!当世剑神西门吹雪!这两人

  • 综fgo 第八特异点古波石人族

    “嘣!”领舞者的高潮是一下响彻整座城市的碰撞,而随着这下碰撞大地也为之一颤,瞬间引来了在场所有石头人的目光。“啊~”极其低沉而愉悦的雌性石头人终于彻底满足了自己的欲望,在最后一下撞击后,她神魂颠倒般的瘫软在当场,显得精疲力尽,下一秒,她便被自己刚结交的伴侣肩抗着离开了现场。“喝啊~”无数的石头人就像

  • 日在火影之重生(1)

    太阳初升,耳际传来邻居家的鸡叫声,喔喔喔。。。。。。睁开眼第一时间摸了摸胸口,看着被刀捅伤的地方伤口结疤,至今想起来还真是匪夷所思呢。套上一件短褐一咕噜从床上下来,稍稍收拾了下便打开房门麻利的从院外水缸打来一盆清水洗了把脸,顿时精神了许多。回想起三天来发生的事,真是颠覆自已20多年的树立人生观、价值

  • 问武诸天第6章在线阅读

    “脸哪有快活重要。”我嗤笑。“你、你、你真是枉费圣上的信任!”清华手中的刀收了又抽,抽了又收,最后猛的一下砍断旁边的树,气呼呼跑了。……怎么跟小孩似得。我失笑,摸了摸胸口二十四万银子,长叹了一口气。能不能把粮食平平安安送到蜀地,就靠你们了。正好趁着清华不在,我从成衣店买了套便装,摇着扇子转了半天,最

  • 自由诗神第7章在线阅读

    湘竹筷青玉碗,不但甚是精致雅致,看起来也都是全新的,纵然只不过是一物之微,但和可看出均用了一番心思。那菜肴是用含灵力的食材所制,但用料的灵材也只平常的青菜豆腐、鸡蛋鲜菌,只是烹饪得甚是鲜美可口。敖寸心已经四百年在锁龙渊了,早忘了吃饭的滋味,很开心的吃了两碗。“饭菜味道不错,你找谁做的?”敖寸心满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