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为了拆CP我把自己搭进去了[快穿]之名为乔布斯的骷髅(5)

2021/6/11 14:34:06 作者:羽纱糖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为了拆CP我把自己搭进去了[快穿]
为了拆CP我把自己搭进去了[快穿]
作者:羽纱糖来源:晋江文学城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一阵奇怪的响声,如同电视剧中不合时宜的广告般蓦地想起,嘎啦嘎啦嘎啦,好像几百个小球被一下倒进桶里相互碰撞般炸了一锅。声音来自背后靠左手的方向,我心中叹息,寻思着是继续视而不见,还是回头瞅瞅,如果发生变故也好及时作出判断。

正常人肯定不假思索的去探寻声音的由来,我显然不是正常人,此时的我真的陷入了两难,视而不见还是一探究竟呢?思考这个问题就如同周一早上七点一刻,躺在床上想着是立刻起床还是再睡十分钟那么自然。可是我身后的某个东西却等不急了。

“劳驾,您能不能多少尊重在下一点。在下如此浓重的出场,您就打算这么一直用屁股对着我吗?”

心中又是一叹,十七年的生活经验再一次的告诉我,该来的总归会来,而且总往我这里来,我是某部小说的主角还是怎样?全世界数十亿人为什么偏偏我这十七年经历过的他们就算想象都很难一一体验。

我扭过头,本该被惊呆或者吓得不轻的恐怖场景,在我这里可能被自动换算成,哦~还好嘛,这样。

各位可别被我的反应所误导,以为我只是看到了一个普通人,或者是别的什么不值一提的只是会说话的玩意。

容我稍微形容一下这个。。。“人”的大概样貌吧。

此刻“跪”立在我身后的,是一个如同乐高玩具般,刚刚拼装到一半的。。。骷髅,对,就是骷髅。只见他骨色清白,甚至泛着莹莹的光彩,包浆恰到好处,啊,不,原谅曾经痴迷于文玩的我匮乏的形容词汇。总之,这是一具骷髅无误,没有肌肉的躯体,失去双眼的如空洞般的眼窝,从前面通透到一眼就能轻易看到身后景物的肋骨,大腿骨以下的小腿似乎还没有“拼装”完成,让我误以为他正向我下跪。刚才那阵奇怪的乱响应该就是他自我组装时发出的背景音。不得不说,作为一具骷髅,他的一身行头极为讲究,如果我不浓墨重彩的描述一遍他那身装束,各位也许会误以为他可能是那种作为游戏中小喽啰般经验值的存在,这对故事的进展多多少少会产生些许困扰。

此骷髅头戴一顶罗宾汉同款的深蓝色礼帽,大的夸张的礼帽两边稍窄,左侧一遍卷曲向上,前沿稍长,斜斜的遮挡住骷髅大半张脸。右侧插着一根叫不出名字的鸟类羽毛,极为鲜艳。最显眼的却是正中间的那颗硕大的绿色宝石,鹅卵石般大小,固定在银色雕花的底座之上,色泽深邃浓郁,璀璨的绿色中微微调蓝,即使在如此的夜晚依然抓人眼球。比这颗宝石更惹眼的是他那一头黑色的卷曲长发,也如宝石般泛着莹莹光彩,卷发自然的垂落在毫无血肉的骷髅头部两侧,到达颈部的位置向后束起成稍短的马尾。骷髅为什么会有头发?

这家伙的穿着也极为讲究,一整套服装随着骷髅逐渐拼装完整如同变戏法般出现在他身上,特征明显的古典贵族装扮,花纹和做工极为考究的深蓝色天鹅绒材质的高领礼服外衣,内着绣着白色花边的宽边领衬衫,领沿下同样名贵的蓝色宝石点缀在样式华美复杂的领结上,隐约还能看到深色的贴身马甲。比较扎眼的是那把悬挂在他腰间的弯刀,各种色泽靓丽的宝石不值钱一般镶嵌在刀鞘之上,刀柄似乎是象牙或者兽角的材质,雕刻成一只猫头的形象。仅从长度上看,似乎比制式的弯刀稍短一点,又比短刀稍长,显得有点不伦不类,但光这一身华丽的刀装,好刀不敢说,至少是把值钱的宝刀。

撇开尚未形成的小腿以外,倒是一具漂亮的骷髅,我由衷的感叹。

“您当真只打算这么一直看着在下?不如劳驾过来扶在下一把,在下将不胜感激。”努力拼凑着腿骨的骷髅如此开了腔,因为没有小腿,好似向我下跪的他此刻显得极为滑稽,语气也如同他的形象一般透着古怪。

我稍作权衡,遇事对事的性格让我轻易地做出决定,无非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于是我走过去将他一把提了起来。

“您可真是个好人。”他稍微停顿了下,“也是一个奇怪的人。请您稍等,容在下将这具不堪入目的躯体拼凑完整。”

约莫折腾了十来分钟,骷髅好不容易将右腿凑了个齐整,左腿却依然一筹莫展,见他只得找了根长短差不多的结实树枝固定在左边小腿的位置,试着活动了一下,除了走起路来颇不顺畅外,倒也凑合。于是他郑重其事的整理下装束,向我曲身行礼。用一种古怪略带装腔作势的嗓音说道:“接下来,容在下正式的介绍一下自己吧。”

“在下名为乔布斯,因为姓氏太长,我自己也记不太清了。”他下意识的挠了挠脑袋。

“如您所见,在下是一介骷髅,如果要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向您说明其中原因,恐怕要花上很长一段时间,在当下的这般状况下,您还是暂时按压住心中的好奇,听我说说为什么特意现身,冒着被您取笑的风险,出现在您的身前的原因为好。”他又煞有介事的又行了一礼,这次还将帽子摘了下来,夸张的在空中笔划了一个大圈按压在胸前。

我此时也不知如何应对才叫妥当,只得学着小说中的人物装腔作势的抱拳喝唱道:“在下马可,因为有病,来这里疗养,晚间早些时候出门游玩,不知为何,归来时已经物是人非,一时悲从中来,只得坐在此地缅怀以往,林林总总,仿佛历历在目,回过神来方知往事以已,不禁唏嘘,恰逢乔兄在此现身,还望乔兄为我解惑。”

大概这个叫乔布斯的骷髅也被我这架势给唬住了,多半心里也有些了然,做了个此人真个有病的初步判断,他愣了一会,才说:“那请您仔细听我说,我的时间不多,我说的时候您也别提问,毕竟您也看到了,在下只是一介骷髅,多少对黎明的晨曦有些许抵触,虽然不至于形消骨裂,但任由阳光照射在身上也是不太好受。”

他挑选了一块石墩坐下,示意我坐在他的身边,在四周捡了一些枯枝堆在面前的空地上,打了个响指,一团拳头大的火光在枯枝上忽地燃烧起来,一个简单的篝火便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我的神经平静的接受了这段画面,既没有大惊小怪,也没有被吓得乱了阵脚。奇怪的东西我见的太多了,骷髅都会说话了,为啥不能再来点魔法呢。

骷髅男子似乎对于我的表现很是满意,没有血肉的骷髅面庞上却让我端详出一点微笑的痕迹,他将一截多余的树枝拿在手中,如同教鞭般在地上写了一个数字。

“69。”他对我解释道:“我在这里遇到过69个像您这样的外来人,而您正好是第70个。”

“想必您多少已经有所察觉,这里已经不再是原先您生活的世界了,曾经如同您这般来到此地的人,都喜欢把这种现象叫做穿越,或者将这里称作为异世界,方便起见,您也可以如此理解。”他将右手向下虚按了一下,制止了我提问的意图。

“虽然有些失礼,但当时确实说过,在下说话的时候希望您暂时不要提问,毕竟马上天就要亮了,到时候,令人不快的光线对我多少会造成点负担。”

他见我应该是彻底了解了他的处境,不会再作浪费时间的提问,便继续说道:“您出现在这里,说明您已经有了两个身份,炮灰或者。。。。比较耐用的炮灰。”

说道这里,他有意无意的做了个意味深长的停顿,语气中明显带着些许戏谑,如同化石般的骷髅脸庞上又浮现出一种玩味的情绪(明明是个没有血肉的骷髅,为什么两次让我捕捉到了奇怪的表情。)

他的停顿,明显是提示我这里是个知识点,不懂的可以现在提问了。

可我却完全没有任何感觉。也许刚开始有些疑问,可是现在,我木属性的神经已经充分的吸收够了养分,在脑内盘根错节,减缓了一切脑内回路的电射反映,让我的思绪和情感变得接近麻木的状态。

其实我内心早就做好了打算,眼前的怪象肯定非同一般,对于穿越这种事情,早就在各种爽文上领教过,只是没成想,这种事情居然会发生在我身上。如今的情况下,如果有机会回去,自然是需要努力一把,毕竟家人还在那里。朋友的话,倒是一个也没有,也不需要。如今能想到的只有父母,自小到大,因为他们无法理解,我也无法解释的原因(我能看到鬼魂。),他们为我操碎了心,自然也无法从我这里获得普通小孩般所能带给他们的身为父母的幸福感。

若是真的没办法回去,那也无所谓,对于家人来说,也算合情合理的少了一个负担,可能他们会伤心很久,但是时间这东西,专治各种心病,哪怕此刻痛的死去活来,可是时间久了,也就仅仅是轻轻一揪的刺痛而已。

至于留在这里,我倒是不怕,我这种只需要些许阳光和水分便可以肆意生长的野草属性,直到被人一脚彻底踩个稀烂之前,活着便不成问题。

“您可真是个有趣的人。”见我没有反映,他有点无可奈何。

“换了任何人坐在这里,听到这儿肯定会气到跳起来了。炮灰可不是什么体面的职业,您就没有一点疑问吗?”

“暂时没有,如果有的话,大概只是。。为什么选我,这种老套的问题吧。”我心不在焉的回复道。

“我越来越欣赏您身上的这种淡定平和的气质了。”说着,他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个瓷瓶似的玩意,向我抛了过来。

我手忙脚乱的接住,只听他说:“上好的宫廷蜂蜜酒,如果我有食道和胃袋的话可舍不得拿出来给您喝。”

“理论上,我还没有到喝酒的法定年龄。”嘴上这么说,我已经打开了酒封,仰头灌了一大口,入口甘甜清冽,淡淡的蜂蜜的清香在口腔内弥漫,酒液流进胃里,从食道到胃袋仿佛被冲刷了一遍,些许的火辣辣的痛觉,带着无比刺激的爽快,我忍不住对着天空大吼了一声,惊出了一只尚未熟睡的飞鸟,歪斜笨拙的夺命而逃,我哈哈大笑,这声大吼似乎将所有的不知所措,和莫名其妙都随着体内向上涌出的气体一股脑的排除体外,敞快至极。

骷髅乔布斯就这么盯着我看了半天,“不怕有毒什么的?”

“毒死倒好,希望是比较爽利的毒药,现在就口吐白沫,不需要太多的痛苦,直接死过去的就好。”我看着那双空洞的如同装入了宇宙黑洞的眼窝,问道:“是?”

“哈哈哈,您恐怕是要失望了,蜂蜜酒就是蜂蜜酒,仅此而已。副作用最多是宿醉后的脑壳疼罢了。”

“其实,炮灰也好,比较耐用的炮灰也好,从字面上就能想得出意思。我想,我也应该有我的立场,如果允许的话,你可以当做没有见过我,彼此当做不曾相识可好?”我小口的抿酒,夜里确实有些凉意,而这壶酒既可以填补时间与空间上的空白,也可以用来暖身。

“确实可以。”他说。

“但是。”我和骷髅异口同声说。

“我就知道有但是。”

“马可,所有的生物也好,动物也好,植物也好,大到巨龙,小到草籽,正常如你这般的人类,不正常的如我一介骷髅,所站所处的位置其实早就注定。”

“你出现在这里,就意味着你已经走在了注定的轨迹上。我今天看见你也好,没看见你也罢,不会因为我有没有给你一壶酒,和你说了一段话,或是当做你没出现过就会就此不了了之。”

“所以,就算我不出现,什么都不说,你该经历的,一件都不会少,命运的齿轮只会按部就班的朝着一个方向转动,既无法反方向运作,也无法就此停止。”他直视着我的双眼,异常认真的说道:“因为齿轮上,可不止你一个乘客。”

我向后躺去,双手抱头,望着漫天的星。

“那就说说吧,正常的剧情下,我这齿轮上的小小蚂蚁,该如何爬行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杀神在线阅读苏醒

    武源县人民医院,神经内科。韦永芳神情憔悴的坐在看护椅上,两眼呆滞的看着病床。病床上的人带着呼吸机,连着心电监控仪。“妈。”一声微弱的呼喊声让韦永芳猛地惊醒。她惊喜地看着病床上睁开眼的徐漠漠,惊喜地喊了一声:“漠漠。”不等徐漠漠回答,韦永芳转身往病房外跑去,一边跑,一边大喊:“医生,医生......”

  • 一人之下之异人在线阅读第一节

    这是魔族和人族最强盛的时期,为了生存,两个种族疯狂的争执。魑,它们是山林里害人的怪物,可不知为何最后消失在世上。这一次,它们再次复苏,这是一场从未有过的人族与魔族的较量。谁,会胜出?“给你三秒,滚!”一名白衣白发少年大吼到。他的面前,是一只魑。“三!二!一!”魑照样前进。白衣白发少年突然冲了出去,手

  • 顾扶摇之系统降临!

    2019年4月30日。羊城郊区一栋公寓楼,三层0311的卧室里面。一名二十六七岁的男子,脑袋冲床尾脚朝床头的趴在床上。男子面前放着一把与床齐平的椅子,椅子上放着电脑显示屏,椅子下面放着一台机箱,机箱旁边还有一瓶2L可口可乐。显示屏上面,正呈现着一局LOL游戏。一只身披战甲的猴子,蹲在河道的草丛之中。

  • 乱世剑心在线阅读第二章

    北镇抚司等级分明,没有人会多做一件事多说一句话,所以,凭着一块陈旧的黄铜腰牌,两人十分顺利的进入了冰冷阴暗的诏狱。沿着甬道,二人一路向前,很快来到了一间单独关押要犯的牢房前。“哗啦啦!”腰牌一出,没有多的话,牢房门被打开。戚辽一挥手,喝退狱卒,清场。“大人,到了。”戚辽瞧了黑衣人一眼,闪在一旁。“有

  • 高武:我可以吸收星空之力在线阅读第五章

    一座岛在赤青两位王权者坠剑的威力中消失,新生的绿之王以万钧雷霆强行镇压了突然现世的黑兽荒神……这一切都值得真正掌管着这个国家的黄金之王国常路大觉郑重的召请新的绿之王权者前来东京御柱塔一叙。彼时揣着视频手机的黄金兔子们乍一出现,森莉莉便下意识的将黑兽化作的小男孩儿挡在了身后。刚刚的战斗纯粹是力量的对轰

  • 通天之路在线阅读第7节

    不远处的一个商务大厦的楼道口大黄狗正焦急的朝曾强狂叫。曾强看到大黄狗的时候神情一震,他明白大黄狗是让他跟过去,这死狗貌似找到了出路。当下不再犹豫,曾强捡起掉在地上的铁铲拔腿就跑,前面有四只丧尸挡路,狭路相逢勇者胜。既然有出路谁会想死,求生的欲望让曾强肾上腺素飙升,大叫着冲了过去。曾强扬起铁铲打歪一只

  • 穿越剑三之十万玩家第五章

    05锖兔动心了。虽然年仅十五岁,但在他这个年纪的普通人家的孩子很多都已经定下婚约了,他也不像义勇那样那么木讷,男女之情他还是懂的。但比较糟糕的是,他已经意识到了,自己好像喜欢上了一个鬼。一个比人还要善良的鬼。这种种族上的天敌关系最为致命了。意识到自己情绪的少年根本不知怎么调节心态去和面前的人相处,他

  • 弃妇翻身之丑女将军在线阅读第二节

    叶家,内院议事厅。议事厅中众人各自畅聊一番。随后一位中年人轻轻的拍了拍桌子。轻哼了一声“安静”!。听到了安静的声音,议事厅中人的也纷纷安静下来。那人清了清嗓子道:“尘封这孩子天赋异禀,修炼速度更是可怕。”“这几年我们叶家一直不被其他家族或势力所重视,就是因为我们实力不够,如今有了尘封这等天才我们定当

  • 天道萧遥少年救美2

    “张豹给我拦住她,今晚我等我玩完了,给你玩,便宜你了。”李天霸也对张豹说。“束手乖乖就范吧,不要做无谓的反抗了,没用的!”张豹拦住雅婷的去路说道。“你们想干什么?快放开我,你们一群大男人欺负我一个弱女子算什么男人啊!快放开我!”雅婷挣扎地喊道。可是这一切都无法改变这事实,因为酒吧的客人根本就不敢上去

  • 左手佛右手魔之假面剥落

    大家跟着园子来到电梯口,次郎吉和工作人员已经等在了那里。工作人员自称是乘务长浅野,随后按下了电梯按钮。少年侦探团的孩子们首先冲了进去,并贴上了四周的玻璃大呼神奇。通过玻璃可以清楚地看到飞船的内部。在电梯上升过程中,大家边听着乘务长详细的解说边纷纷发问,约一分钟多钟便到达了空中甲板。“前面那是展示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