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正文

重生之妇妇得证(GL)第9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5:07:21 作者:君陌路 来源:晋江文学城
重生之妇妇得证(GL)
重生之妇妇得证(GL)
作者:君陌路来源:晋江文学城
本文已完结,正在更新《要做就做女朋友》,喜欢收藏一下哈接档预收文:《要做就做女朋友》《大佬的炮灰小仙女[穿书]》PS:本文于20号周一入v,当天日万(⊙_⊙),希望大家多多捧场O(∩_∩)O【文案】上一世,我悔不当初;这一世,我为你而来。如果......如果不是白梅认识了你,她就不会死。——这是后来苏棉安听的最多也记得最深的一句话,然后她也死了,可她没想到自己能再次睁眼,时光倒流,她回到了遇见白梅的那一年。白梅:“棉安、棉安,棉花、棉花!”苏棉安点头:“你高兴怎么喊就怎么喊,叫我棉签都可以。”白

翌日,整个古泉镇上人人传说:“白知秋和霍平生回来啦!!!”

洛介宁朝钟止离挤挤眼,意思很明显,我说的对不对?

钟止离看了他一眼,便提脚踏步走了。洛介宁忙跟上他,道:“我们现在是去找那两个魔女,还是去找白知秋?无尘轩一知道这事,肯定是怀疑到我们头上来,但是若是霍平生伤了清阁的人,恐怕清阁也要站出来的。”

钟止离道:“他们去找霍平生,我们先去找那两个女子吧。”

“好!”

洛介宁跟上他,心里思考着要怎么把昨夜里的事拿出来说一说的,结果前头一声声的“钟止离”就把洛介宁的心思打碎了。洛介宁看着前头那三个人,抱着剑不走了。

钟止离没管他,上前问道:“你们怎么来了?”

杨天明道:“掌门让我们来协助你们。”

常风宿道:“霍平生伤了清阁的人,无尘轩已经着手查这件事了,掌门要我们也去找这个人。”

钟止离点了点,这边南倾文看见了洛介宁,问道:“洛师弟在那里做什么呢?”

洛介宁一听师弟这个词,顿时就跳了过来,指着他说:“你叫谁师弟呢!没大没小!”

南倾文只以为他又抽风了,见他听不得这个词,便像是发现了好玩的东西,忙道:“我偏叫!师弟师弟师弟!”

杨天明还疑惑道:“难道不是师弟吗?”

洛介宁咬牙切齿,心道不能跟这群小崽子一般计较,自己起码也是做过三年掌门的人,应该平心静气地教导他们。

洛介宁道:“我跟你们说,我出生的时候,你们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南倾文一脸不屑,道:“你不也就比我大两岁而已!洛师弟!”

洛介宁忍忍忍住了,咂嘴道:“不跟你一般计较!”

常风宿问道:“我们应该去哪里?”

洛介宁道:“那两个魔女必定还在这镇子上,我们先去会会她们!”

南倾文语重心长道:“师弟,对女子不应该这么粗鲁,魔女这种词太难听了。”

洛介宁抱着剑闭着眼从他面前走过,钟止离道:“跟他走吧。”杨天明倒是好奇了,问道:“洛师弟是怎么拿到那把剑的?我听闻是把名剑啊!”

洛介宁回头道:“这本来就是我的!”

南倾文趁机打击他:“洛师弟你少说两句吧!”

洛介宁这一回头,才发现钟止离额角青了一块,忙退后几步到他面前问道:“你额头上怎么了?”

钟止离不动声色道:“没什么,磕了一下。”

“怎么磕的?”洛介宁说着就要上手,南倾文忙一把把他的手拉下来了,道:“我们都对钟止离敬畏三分,你还是安分点吧!”

钟止离在他们同届里边确实是最有天分的,应该说,在玄天楼也是数一数二的高手,只不过洛介宁没见过徐半枫和林向阳的身手,不好比较。

他抖开南倾文的手,悠闲道:“我昨夜还见了他更衣呢,怎么着了?”

钟止离顿了顿,便觉得额角那块痛了起来。这人,果然是发现了!洛介宁回头一笑,道:“是吧,止离兄?”

杨天明啧啧道:“你这样的,要是被掌门知道了,非罚死你不可!”

洛介宁哈哈笑:“这也不能怪我啊,下次你更衣要人帮忙守,叫我啊,那小二一点也不靠谱!”

看他把东说成西,钟止离看都没看他径直往前走。

洛介宁忙跟上去,从怀里掏出一块药膏,递给他道:“你涂上去等会儿就会消了。”

钟止离看了看,还是伸手接了。趁他开药,洛介宁轻声道:“你下次要喝酒叫我一起啊!!!”

最后的啊被他延长成了惨叫,杨天明跑上去一看立马快要笑死在地上,南倾文一见立马挖苦他:“都叫师弟安分点了!”

钟止离没想听完他那句话就伸手把药膏塞他嘴里,洛介宁嘴里一股苦味快要吐了,沾了一嘴的药膏,还不忘瞪后边的南倾文和杨天明一眼。

“喂!”

洛介宁一把按住钟止离的手臂,钟止离以为他又要说什么,刚想说话,就见他已经拔了剑,立马反应过来。

后面三人见他拔剑也纷纷拔剑,转头便看到一个黑影窜了出去。三人立马跟了上去,洛介宁急得跺脚道:“她们!毒!”

他忙伸出袖子擦了擦嘴这才好过一点,那三人听他这么说忙止住了,问道:“怎么办?”

这已经是在昨日那个林子附近了,说不准就是那两个魔女,洛介宁道:“进去看看。”

几人一同前往林子里边,走了很久也没有见到刚才的人影,洛介宁心知他们被引进来了,但是看着地形,已经是快要出了这个镇子了,那边便是清阁的所在地白玉原,便没有作声。

常风宿道:“我们是不是中计了?”

洛介宁道:“若把我们引到这里来,也太蠢了,前边就是清阁的地盘。”

钟止离一把拉住了前边的洛介宁,道:“前边有人。”

洛介宁听了片刻,倒像是打斗的声音,回头道:“去看看?”

南倾文问:“会不会是埋伏啊?”

杨天明拔剑道:“先去看看呗!”

几人再往声音来源方向走,不久便看到了激烈的打斗场面,洛介宁眯了眯眼,这才看清是无尘轩的丘明琴在和那霍平生打呢,顿时停住了,抱着剑观望。

而那边,他终于是见到了那两个魔女,身上仍然束着清阁的黑色暗金花纹腰带,正和百里圭和楚曲生打,后边站着几个清阁的女子也在观战。

洛介宁明白了,刚才那黑影必定就是那两个魔女了,她们应该知道霍平生在这里,因而跑过来,洛介宁看了一会儿忽然明白了这两个魔女为何被驱逐出门派了。

那两个魔女使剑的同时在放暗器,而那一根根的梅花针,不仔细看的话以为是从袖子里出来的,仔细看的话,是从手臂内飞出来的!上边还沾着血迹,那针一定是有毒的!

洛介宁可以肯定,她们必定是在学霍平生留下的邪术才被赶出来,之后才走火入魔的,而这两人一见霍平生回来了,必定还想着拜人为师呢!

杨天明在一旁道:“那两个女人肯定打不过百里圭和楚曲生的!”

洛介宁不置可否,这可不一定,这两人若是不小心被针刺中,立马就会像昨日见的男子一样中毒倒地。

而霍平生那边,丘明琴虽有一把好剑在,但是明显不是霍平生的对手,霍平生没有使用暗器也占据压倒之势,,更何况现在他手里还有一把名剑解忧——

那解忧本是之前无尘轩的尘封之剑,直到霍平生去把它拔|出来,才成了他的剑。这时候,后边几个清阁的人上来帮丘明琴了!

洛介宁看那边楚曲生和百里圭已经快要招架不住之势,刚要拔剑上前帮忙,却见那三人已经拔剑上去了,顿时惊呆在地,回头看钟止离。

钟止离道:“应该不会有事。”

“哦。”洛介宁半信半疑。

正当洛介宁继续观战,这边无尘轩的六个门生已经拿出了天罗地网要来抓霍平生了,霍平生终于飞出暗器,直直朝那六人飞去,六人反应极快,霍平生刚有动作便朝旁边躲闪,那六人经过特殊训练,只抓人不杀人,这时候那丘明琴抓住机会要反击,霍平生身上暗器甚多,一时飞了出来,六人躲过立马将天罗地网盖了上去,却堪堪又被霍平生飞走,丘明琴不服气还要追上去,却见霍平生从四面飞来暗刀,速度快到连影子都看不清,洛介宁忙一脚勾起石头踢了过去,恰恰踢飞一把刀,其余五人来不及躲闪,三人中刀,洛介宁咂嘴道:“真没用。”

而那霍平生使出暗器,这边便被丘明琴抓了空刺中右腹部,顿时,所有人瞪大了眼!

丘明琴抽出剑时,上边居然没有血!

洛介宁忙问:“怎么回事?!”

钟止离道:“他不是霍平生。”说罢,便要拔剑上前,洛介宁一把按住他的手,沉声道:“让他走。”

钟止离愣了愣,也不知怎的就听了他的,放下了手。

那边丘明琴不愧沉稳,没见血也没有任何反应,继续朝他刺去,霍平生没了障碍,朝他飞出飞刀,丘明琴忙躲开,一剑朝清阁的人扫去,几人退后,他三两下飞上树跑了。清阁的人不死心朝他射袖箭,然而却是刺上去一点反应都没有。

霍平生跑了,洛介宁看向这边,五人围攻那两个魔女,看来是跑不掉了。

洛介宁正看得起劲,其中一个女子忽然大喊一声,洛介宁色变,忙喊道:“快跑!”没等五人反应过来,那女子已经全身炸裂,无数细针四面八方朝五人射来!

洛介宁喊完忙拉着钟止离躲在身后那棵大树后边,带着血的细针从身边飞过来,划破了两人的衣服,但幸好毫发未损,等没了针飞过来,洛介宁给钟止离比了个噤声的姿势,悄悄拔剑,一甩手剑便朝树后飞了出去,随即听到一声惨叫,他这才拉着钟止离出去。

面前的场景简直惨不忍睹,除却几个反应快的清阁门生躲在树后逃过一劫,其他人均被那细针刺中,脸色已经开始发紫了。

洛介宁朝清阁的门生喊道:“把他们三个带到外边去找碧云府的人!”清阁的门生立马跑过来搬人。

钟止离上前皱着眉看着那三个人,一把把常风宿提起来了,中了针的人全部已经昏迷了,他又一手提起了杨天明,回头看洛介宁,他已经从另一个魔女身上取出了剑,正要扶起南倾文。

一行人拖着六个人快速走出林子,洛介宁不忘道:“这些人还真是,临死还挡着脸,生怕毁容似的。”

一名清阁的门生问道:“公子,你是怎么看出那逆徒要同归于尽的?”

洛介宁笑:“因为那两个魔女身体里全是这种针,这就是你们清阁绝对不能学的邪术。”

女子问道:“难不成,是霍平生的邪术?你又是如何知道的?我都没见过你啊!”

洛介宁朝钟止离看去,哈哈:“这当然是钟止离师兄告诉我的了。”

几名女子一脸果真如此的表情,又要问钟止离的,却被他一个眼神看闭了嘴。

一行人出了林子便碰上了刚要进来的碧云府的门生,一人道:“我们刚要进去看看的!”

清阁的门生道:“你们快看看,能不能治。”

洛介宁站在钟止离身边,揶揄他:“应该没问题?”

钟止离自然知道他说的是方才他说的话,道:“没救?”

洛介宁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昨日那些人不是在研究么?”嘴上这么说,可是却心道,若是霍平生的邪术能这么容易破解,怎么可能让那么多人趋之若鹜?

碧云府的门生看了看,摇头道:“让我们掌门过来一趟吧。”

清阁的门生也不急,反正是无尘轩的人,死一死也是不要紧的,但是这钟止离急了,问道:“什么时候能过来?”

那门生忙道:“昨日掌门就已经在赶路了。”

洛介宁站在他身旁,看他额上青筋若隐若现,从怀里掏出他的药膏,那药膏被他一咬已经没了三分之一,他在手指尖抹了抹,然后凑到钟止离身前按到他额角那块青色上边。

钟止离似被他吓了一跳,刚要后退,他手指已经收回来了,问道:“他们不会死吧?”

那门生道:“昨日那个男子现在还没死呢。”

洛介宁心道这三个人跑过来这不是来添乱么,这下子都生死未卜了,那两个魔女是死了,但是现在那白知秋和霍平生可是无尘轩的头号敌人了。

而且,这三个人要是死一死的话,恐怕那唐玄同就得气得当场跟着死一死,到时候,恐怕无尘轩就这么没了也说不定。

洛介宁想着好笑,不禁笑出声了。碧云府的门生在给六人止住经络运息,他这一笑,倒以为是在讽刺他们,一个个不满抬头看他。

洛介宁感受到了目光,忙过去拔刺在钟止离袖子上的针,边道:“你看他们像不像是刺猬啊哈哈哈哈!”

钟止离没理他,那些门生似乎以为这洛介宁没在笑他们了,这才低头干活。

针上的血迹沾在袖子上已经干了,洛介宁转念一想,刚想拔剑把钟止离袖子割下来,想了想这钟止离最注重自己的仪表了,还是割自己的好了。

岂料,钟止离已经看懂了他的想法,拔剑割了他的右手袖子下来。这一动作,他顿了顿。洛介宁忙道:“止离兄你别误会,我不是断袖。”

钟止离没理他,他便拿着袖子给碧云府的门生,道:“这血里有毒,给你们研究研究。”

那门生忙道:“谢谢谢谢,这下帮了很大忙。”

洛介宁回头道:“这下,我们可以在这里等着他们掌门来了。”

钟止离看了那些门生一眼,低声对他道:“跟我来。”洛介宁知他有事问自己,忙跟了上去。

两人找了一处偏僻处,钟止离开口问道:“邪术,是什么?”

洛介宁抱着剑,露出一只手臂很是滑稽,偏偏主人没半点发觉,悠然道:“从小开始喝各种毒|药,慢慢加大毒性,然后在身体里埋进细银针,对战时便可以当做武器,并且这样的身体,百毒不侵。像那魔女一样,最后自尽,还能搞死一些人。”

“所以,”钟止离垂下眼眸,道,“他们活不了?”

洛介宁这才发觉说错了话,愣了半晌,也低头道:“看她们身体里的毒深到什么程度。”

觉得不妥,他又加了一句:“碧云府的掌门不会是浪得虚名。”

“我知道。”钟止离抬起头,道,“那么,你是怎么知道的?”

洛介宁看他额角上的那块青色已经消了大半,心不在焉道:“霍平生亲口说的。”

钟止离问:“方才,为何让他跑了?”

洛介宁自然知道他说的是霍平生,道:“他跟白知秋是故友,让他去引出白知秋,岂不一箭双雕。”

钟止离明了,道:“回去吧。”

洛介宁点头,抱着剑跟在他旁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乖乖[娱乐圈]之诗经里的那片蒹葭(1)

    海城二中,高三组办公室。王宣琳捏着一张薄薄的通知书,细长的柳叶眉紧紧皱起。通知书边角的照片区贴了张一寸红底的证件照,照片上面的姑娘五官端正,头发整齐的扎成马尾,高挺漂亮的鼻梁上落了几粒深褐色的雀斑。照片旁边端正的写着几排小字。名字:舒窈。性别:女民族:汉族......底下还有一些零星的资料。旁边的数

  • 上东宫脱困

    卫遥远缩着脖子蹲在小门边,怀里抱着软趴趴的季鳐,有气无力地捶了下门:“有人吗?”回答她的,仍旧是呜呜的风声。天已经蒙蒙亮了,被高楼裁剪得高低不平的地平线上绯红一片,却迟迟不见太阳升起。对面有人开棚放鸽,叽叽喳喳的鸽子群呼啦啦从他们头顶上飞了过去。季鳐拿尾巴在她手背上蹭了一下:“好饿啊。”卫遥远一个激

  • 我喜欢的那拉皇后文在线阅读关于信任

    “范禾,取消股份赠与,等我回去再做处理。”说这话时,红珥拿捏不了表情,干脆全程面无表情地念着词。“你后悔了?”很显然,这个决定来得突然,范禾愣住。“这事以后再说。”居然对上了,红珥有点吃惊,不等对方说话,丢出最后一句话,“一周后,我会回来。”说完这句,贺擎切断视频,退线关机,动作一气呵成。他的决定太

  • 海盗在线阅读第六章

    “咦?”柳月妍轻咦一声,走上了前去。陈可儿也跟在身后。“月妍,你来得正好,正要找你呢,你这丫头跑哪儿了刚才?”柳东元看到柳月妍走来,目光为之一亮,笑着开口问道。看他这神色,柳月妍就猜到了什么,再一看柳东元身后脸色难看的柳晨几人,柳月妍嘴角微挑,笑道:“屋里太闷,我出去透透气,大伯找我有事吗?”“月妍

  • 穿到男主未生时在线阅读第九节

    周明亮骨子里是个很执拗的人,他认定的事情,不会轻易改变主意。谢春被周明亮一通表白打乱了心神,上班也无法集中注意力,脑子里时刻想着周明亮的话,忍不住又埋怨自己,“怎么就答应了呢,神经病啊!”也许是被周明亮那句“这个世界上绝找不到比我对你更好的人”感动了,他心里很清楚,作为兄弟,周明亮对他的关爱照顾远超

  • 穿书后我改了女主属性在线阅读第五节

    “婶子,几个叔叔怎么没有和你们一起?”她一边忙着削手里木棍,一边无意的问。听到莱安说到他们家,黄婶牵强的扯了扯嘴角,“城破的很快,慌乱下婶子和你叔叔分开了。”他们一家虽人多,但也没多大用处,黄婶是为了根娃才跟家里散开的。“根娃这个可怜的孩子,城破的时候他什么都不知道,坐在村口哭,把我急的……”当时还

  • 皇后要和离(重生)在线阅读第二节

    《奈、花茶代酒》殇姬嘲令自,独默把酒辛。谁从不作捉?敢问花代酒。

  • 穿书后我意外攻略了主角之第八章(8)

    程星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胆敢反抗。出了医院越晨要直接回公司,结果程星十分硬气的没有听话而是把越晨送回了家。“公司好多事呢,你搞得定吗程助?”越晨靠在座椅上,对于程星要送他回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愉快,反而还顶着一张十分虚弱的脸开玩笑。程星看看越晨苍白的样儿,心想越总太可怜了,生病都没人照顾,生病还得的上

  • 二月三十日晴第二章

    “奶奶,我都没见过她,娶人家不是不负责任吗?再说奶奶你舍得把我推给另一个女人吗?我还是不是你最爱的孙子啦”大清早上一片鸡飞狗跳,这样的对话在男女之间很容易出现,只是换成孙子与奶奶却有些违和。贺东华跪在地上,拉着奶奶的手,痛苦嚎叫。可惜贺奶奶今日没有因为孙子的嚎叫而动容半分“你给我乖乖的去相亲,你说你

  • 重生之南洋建国一块板砖的机缘

    乱斗之穿越万岁第一章一块板砖的机缘大白天的舞天在院子里玩着手机,低头蹲坐在一块石板上兴致勃勃的玩着最近正兴起的一款角色扮演类的动作手游《乱斗西游》,只见舞天双指快速的在屏幕上操作着小人儿向着对方的基地跑去,可却忘了看小地图,被对方蹲点的三个人给围殴了,片刻间就被秒了回去。“哎,出师未捷身先死,看来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