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明末暴君:朕既天命第一章

2021/6/11 16:30:31 作者:孤山之海 来源:飞卢小说网
明末暴君:朕既天命
明末暴君:朕既天命
作者:孤山之海来源:飞卢小说网
穿越明末,成为大明最后一位皇帝!开局先诛魏忠贤,重振朝纲!灭满清,平倭寇,横扫东西南北,复我大明雄风!“暴君,明君,仁君,都是朕的称号,可无论如何,朕既是天命,是这颗星球的主宰!”(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芽儿,醒醒……”

苏月芽感觉有人在轻拍自己的脸,可她嗓子疼的厉害,没法说话。

动了动眼皮,她慢慢睁开了眼睛。

入目是一张清丽的脸,少女十五六岁的样子,头发湿淋淋的,一双眼睛生的极美,明亮清澈,像一汪干净的湖水,此刻,正关切地望着她。

可这张脸,她并不认识。

她眨了眨眼,与少女四目相对。

“芽儿,你终于醒了,太好了!”

少女见苏月芽醒来,十分欣喜,一把将她抱进了怀里。

苏月芽想挣开她的怀抱,却发现自己办不到,她发现自己原本修长的手脚变得短小如孩童,连傲人的胸也变成了一马平川。

这是怎么回事?

苏月芽有点震惊,睁大眼睛望着自己短小的鸡爪子,这时,脑子里排山倒海般涌入一些记忆,穿过一次的她顿时就明白了。

她又穿了。

这次穿成了一个五岁的小傻子。

这是她以前看过的一本年代文,女主就是傻子的姐姐苏福喜,姐姐是个锦鲤体质,哪怕没有亲娘护着,也能好运连连,一路开挂嫁了个好男人,最后创业成功,成了本城首富。

这个傻子与她同名也叫苏月芽,原本该在五岁的时候被歹毒的继母淹死。

后来,女主成功有权势了,还为妹妹报仇将继母送进了牢里。

这傻子五岁就死了,是不该存在的人物,但她现在活过来了是怎么回事?

还是说她随时都会挂?

苏月芽满脑子的疑问。

“芽儿,别怕,姐姐以后走到哪里都会带着你。”

苏月芽正疑惑的时候,苏福喜一把将她抱了起来。

这个时候的苏月芽因长期营养不良,非常瘦小,抱在手里根本就没有什么重量。

苏福喜心头一酸,自觉是自己没有照顾好妹妹。

抿了抿唇,她抱着苏月芽快速朝小树林那边走去。

树林里站着一对母女,是她的继母秦爱英和10岁的继妹苏宝红。

待近了,苏福喜目光如刀,瞪着她们厉声道:“这次芽儿没事,我就不追究了,若以后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必定不会放过你们!”

树林里,秦爱英和苏宝红抱在一起瑟瑟发抖,她们实在太怕天生神力的苏福喜了,上次惹毛了她,差点没被她摔散架。

本来以为这次趁她去田里干活,可以将这个傻子弄死,减轻家里负担。

不想,还是被回来拿东西的她发现了。

苏福喜力气虽大,但不轻易动手,只是瞪了一眼,她就抱着苏月芽向红旗村走去。

走了大概十来分钟,苏月芽面前出现了一栋墙面斑驳的老房子,简陋木板门上,贴着一张摇摇欲坠的门神画,显得十分破旧!

进去后,发现里面更破旧,桌椅板凳都缺胳膊少腿,床铺被单也是补了再补,没见一块好布。

书里说苏家穷,但穷成这样,完全超出了苏月芽的想象。

她趴在苏福喜肩头,暗暗打量了一圈后,撇了撇嘴,穷就穷吧,只要能睡觉吃饭就行,她不挑。

“福喜,你回来了。”

苏福喜抱着苏月芽经过堂屋的时候,遇到了一个抱着小男孩的老人。

苏月芽看了那老人一眼,脑子里顿时就有了反馈,这是苏福喜的奶奶,她手里抱着的那个男孩是继母秦爱英生的儿子,苏宝国,今年两岁。

这年头,农村每年春天都有青黄不接的窘迫。

苏家本就不富裕,却要养四个孩子,再加上苏福喜的爹,苏长根从小娇生惯养,干活不行,家里时常揭不开锅,因此,苏家比村里一般人家都要穷。

若不是苏长根三个姐姐和老人补贴,这一家子早饿死了!

偏偏苏家还出了个傻子苏月芽,这简直就是个没有希望的废物,哪怕知道秦爱英想要弄死她,奶奶刘三姑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假装不知道。

刘三姑默许继母秦爱英害苏月芽的事情,苏福喜心里也清楚,因此对刘三姑颇为不满,只见她沉着脸冷声道:“奶奶,我想跟您说件事,虽然我娘死了,但是,我还在,芽儿是我妹妹,以后我养她,您告诉那个女人,如果以后再害她,我是不会客气的!”

刘三姑抿了抿唇没说话,这话不好说,家里这么困难,其实她也同意将傻子弄死,这样起码可以减轻儿子苏长根的负担,可这话只能在心里想,说出来就不好了。

苏福喜见奶奶没说话,也没多言,抱着苏月芽就进了房间。

房间很简陋,能看到没有抹灰的老砖墙,一张缺了腿的木床靠墙摆着,上面铺着打了补丁的床单,一床很薄很破的被子叠放在床头。

角落里放着几个装满衣服的纸箱盒,苏福喜将苏月芽放下,在盒子里找出两套破衣服,先给她换了,才换自己的。

然后,又用一块破布帮苏月芽擦干了头发。

苏月芽表现的很乖巧安静,苏福喜帮她换衣服擦头发的时候,她会冲苏福喜笑,却是不说话。

这倒也符合她傻子的人设,苏福喜一点也没察觉自己的傻妹妹换了芯子。

看着那么乖巧安静的苏月芽,心里越发酸涩难忍,抱着她默默流了一会泪,才牵着她走出房间。

堂屋里,刘三姑已经将苏宝国放进了摇篮里。

见苏福喜牵着苏月芽出来,她脸一沉,吊着眼梢吩咐道:“既然你回来了,那就去做晚饭吧。”

苏福喜没说话,却是牵着苏月芽朝厨房里走去。

苏家的饭菜简单,野菜糊糊,加上两个水煮青菜就是一顿丰盛的晚饭,一年到头别说荤腥,连油都很少看到。

家里人一个个都面黄肌瘦,一脸菜色,唯独苏福喜却长得水灵,是这十里八村出名的美人儿。

她干活手脚麻利,再加上力气大,做什么都很快。

没一会,她就将饭菜做好了。

哪怕那饭菜看起来清汤寡水,没什么卖相,可肚子饿了的苏月芽还是忍不住望着饭菜咽了下口水。

苏福喜看到了,偷偷夹了一块土豆送到她嘴里。

苏月芽当即就笑弯了眉眼,细细品味着这块土豆的滋味,实在没想到,这饭菜看起来清汤寡水,但味道居然不错!

苏月芽吞下土豆,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唇角。

苏福喜知道她还想要,便又夹了一块到她嘴里。

“娘。”

“奶奶。”

苏月芽刚将第二块土豆咽下去,秦爱英就领着苏宝红回来了,从堂屋里传来她们的声音。

苏月芽小身子一抖,忙钻进了苏福喜怀里。

苏福喜拍着她的背安抚:“别怕,有姐姐保护你,她们不敢再害你的。”

说实话,苏月芽是真怕秦爱英和苏宝红,毕竟她现在才五岁,力气不大,也没有修为,必须要找个靠山才行。

而且,按照原剧情,她是死了的人。

这活着本身就不符合原剧情,按照小说定律,这样的人随时都有可能挂掉。

可她不想死。

俗话说的好,好死不如赖活着,只要活着,她就可以吃好吃的,睡懒觉,看帅哥。

死了可就啥都没有了。

就在她惶惶不安的时候,秦爱英提着一篮子野菜进了厨房,见到苏福喜姐妹,她很牵强地笑了一下。

然后,就将饭菜端了出去。

没多久,苏长根和苏青松也下工回来了。

饭桌上,气氛很沉闷,苏长根像是察觉了什么,随口问了句:“吃哑药了么?今天怎么都不说话?”

秦爱英干笑道:“没什么可说的。”

苏福喜咬着唇角挣扎了一会,最后,还是放下筷子站了起来:“爹,我有件事要跟您说。”

“说吧。”

苏长根皱了下眉,大女儿苏福喜一向和自己的第二任妻子不对付,她要说话,估计也没什么好事,可他又不能不听。

毕竟女儿长大了,要是不让她说,估计矛盾会更大!

“爹,您知道么?娘今天要把芽儿淹死,幸亏我回来碰到,将她从河里救起来了……”

苏长根顺着苏福喜的话看向了苏月芽。

苏月芽心里一紧,苏长根的眼神实在太冷了,像冰冷的刀剑扎在身上,完全没有一点父亲对子女的关爱。

她下意识地将身子往苏福喜身边靠了去。

苏长根盯着苏月芽看了很久,久到她以为他不会说话的时候,他忽然开口说道:“一个傻子,你救她做什么?养着她将来也不会有回报,只是浪费粮食。”

苏月芽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她没想到苏长根会这样说,她不是他的女儿么?他怎么能这么冷血?

苏福喜却是气的不轻,她瞪着苏长根怒道:“爹,您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我娘才死了三年,这么快您就忘了她的临终遗言了?”

苏长根将筷子往桌上一拍,似乎也有点生气,声音猛然间拔高了好几度:“她倒是死的快活!让我活着受累,我自己都要养不活了,哪来余粮替她养个傻子?下次,你不准再救了。”

最后那一句话,简直让人心寒,苏福喜气的眼眶发红,抱起苏月芽就吼道:“你们都不愿意养芽儿,我来养,不靠你们!”

说完,她抱着苏月芽就赌气地回了房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之末世双子之旧地旧伤(5)

    折腾了半大天,两人才收拾妥当出来。陆钧霆心情大好地系上了宝蓝色西装腹部的扣子,难得主动拉开车门对着黑了一张脸的顾向晚道:“请上车,顾小姐。”她看见他就来气!哼,不就是有钱嘛,总有一天,老娘一定要比你还有钱!车子轻快地行驶到了陆宅,男人的心情显然很不错,可却未注意到,顾向晚的拳已经越攥越紧——这陆家大

  • 你喜欢吃糖油粑粑吗在线阅读第七节

    【感谢(哇哦111)老哥的打赏,这是红尘这本书收到的第一笔打赏,真的感动,谢谢老哥们的支持,我一定会努力写出更搞笑好看的章节,也希望老哥们继续支持!】秦羽离开公寓,试着从系统中兑换一百个装逼点出来,想看看装逼点是不是真的能换成钱。“系统,帮我兑换一百装逼点。”“叮!兑换成功,一万块华币已成功转入宿主

  • 平行绝爱在线阅读第十节

    这话一说出来,司马超帅简直想找个洞钻进去。旁边的人也是给弄得哈哈大笑。厉英说完话,眼里还闪烁着崇拜的光。华灵月捂着嘴,偷笑个不停。可是一看到厉英再也没有了双臂,华灵月的心里不禁有些忧伤。厉英见他们笑的开心,可是自己却笑不起来,回过头才发现华灵月神情悲伤,似乎是有心事,厉英问道:“月儿,你怎么了?”问

  • 疯狂医师之第一章

    桌上摆放着一式两份的离婚协议书,一边已经签好了名。Alpha低垂着眸光,看了会儿上面小娇妻的名字,掀了掀眼皮:“练字?”小娇妻结结巴巴,完全没有底气,小小声说:“离,离婚……”“离婚?”Alpha扬扬眉,“我会是第一个被自己的Omega抛弃的Alpha吗?”小娇妻:“我可以……洗掉标记。”Alpha

  • 裂纹之上第三章在线阅读

    “现在,船上又凑齐五十人了,看来和我想的一样,伴随着每次任务中死亡减少的人数,诡异号会逐渐补充。”男人缓缓的朝着他们走来。“你们都是什么人,为什么我们会被这艘游轮邀请,来到这里?”范乐乐焦急的问到,他想搞清楚这里的一切,自己只不过是参加了一个派对,就莫名其妙的被送到这万物黑夜的异世界中。“我叫杜映,

  • 秦时明月之王者归来在线阅读第九节

    王成身着黑色王服,头戴黑底描金翼善冠,脚上穿着黑底红边的吞云靴,整个人气势显得格外的肃穆。他那并不高大的身躯,就好像黑洞一般吞噬着周围的光线,辅一出现在建极殿的门口就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皇叔。”“王成。”“武王!”王成信步向前,并不高大的身体就好像是巡视领地的狮子一样,所过之处文武大臣们潮水一般

  • 总裁爹地宠上天在线阅读第8章

    听得莫羽这话。以及先前的他那的一系列表现,莫苍狂彻底傻眼了,平常只要莫羽惹了事都是他出来擦屁股。可今天他这儿子怎么了,不仅嚣张了许多,这嘴皮子的功夫比他还溜。莫苍狂心想:病一次就能脱胎换骨,那要是多病几次,岂不是可以日翻苍穹了?莫苍狂的这般想法若是让莫羽知道,肯定要臭骂自己这个便宜老爹,哪有父亲这样

  • 秋夕调所有人都有一个攻的心

    而房间里的崔志皓可就没那么多心思去考虑外面的妹子们怎么想的了,他现在感觉自己的情况不是很乐观,因为他现在被朴草娥壁咚在墙上,没错,是被朴草娥壁咚在墙上,他就不明白了,怎么自己老是遇到这种喜欢强攻的女人!朴草娥不顾视频里的羞耻表现,抬头强硬的直视着崔志皓,努力的维持着自己的气势,窗外的阳光刚好照进来,

  • 西游圣龙:我的外挂是幸运在线阅读第九节

    姜朝祁一怔,叶惊蛰?先前调查他背景的时候,密报上写的是任骁骑尉,要提拔他也不是不可,只是他目前官职着实低了些,需要费点功夫,而且他的父亲……“阿辞,你怎么想起他来了?”“他怎么也算是我的救命恩人,如果没有他,我现在还在青虎寨上做压寨夫人呢。”这也算是姜曦辞掏心窝的一句话了,谁让她刚重生回来这么背呢。

  • 我可以和你互暖吗第3章在线阅读

    果然,道长眯起了眼睛,翻身从树上下来,疑惑地打量他道:“咦,你在叫谁?”箫少年干脆朝他翻了个白眼儿,没好气道:“我就一个师傅,不是叫你,叫的是谁?”“诶,不对,看你的面相,应该是我徒儿啊!可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你!”道长闻言兴奋地围着他转了几圈,掐指算道,“莫非你就是我应该在昨天那破庙的短墙外,收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