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无限恐怖]青筱麦麦在线阅读第七节

2021/6/12 5:40:26 作者:休修朽 来源:晋江文学城
[无限恐怖]青筱麦麦
[无限恐怖]青筱麦麦
作者:休修朽来源:晋江文学城
两个闷骚剑三玩家的无限恐怖人生。叶麦麦语:没有比穿越更蛋疼的了!文筱语:……你哪来的蛋。我的第二篇完结文(*^__^*)

在第一缕春风来到N市的之际,也是艾如初搬出孤儿院的时候。院长看着他长大,自是不舍,加上他还在上学,便劝他留下。

但艾如初还是决定离开,因为搬出去,毕竟孤儿院是社会公益组织,他已经长大,该留给更需要的人。

搬出孤儿院的那天,天空明晃晃的,但是温度还是很低。

艾如初穿着羽绒服,裴清来接他时穿了一件薄款外套,两个人傻笑了半天,这是一个单衣与棉袄齐飞的季节。

艾如初的行李不多,搬起来也很轻松。

裴清在学校附近租了一套房子,在一个中高档的小区里,这是裴清第一次听到艾如初说要搬出来的时候便开始着手准备的。

一室一厅,有一个阳台,朝东,每天的第一缕阳光便会从那个位置射进来。屋子里是原浆色的墙,灰白色的窗帘,饮水机上的仙人掌球是裴清特意买的,看着格外可爱。

裴清还在卧室安装了一台电脑,他想象他和艾如初会不会争着打游戏,或者说,艾如初在厮杀,他在一旁指导。

想想,都觉得美好。

裴清用眼罩遮住了艾如初的眼睛,牵着他的手进了屋,开了灯。

他扯下眼罩的那一刻,对他说:“带你回家了。”

艾如初看着屋里的摆设,统统都是他喜欢的,连鞋架旁准备给他换的拖鞋,都是他喜欢的恐龙图案。

“如初,咱们回家了,”裴清拉着艾如初进了卧室,那面墙上用涂鸦笔写着:裴清与艾如初之家。

裴清与艾如初之家?

艾如初觉得好笑,怼他:“幼不幼稚?”

裴清对自己的作品十分满意,拉着艾如初一下子倒在了那张双人床上,说:“这是咱俩的家,以后,裴清在一天,就爱艾如初一天。”

艾如初心跳个不停,问他:“说话算话?”

“你拿个测谎仪试试?”裴清笑了。

艾如初踹了他一脚,噔噔噔噔下了床去收拾行李。

他,是信他。

于是,艾如初和裴清开始了没羞没躁的同居生活。

开学了,裴清和艾如初一起去报道,交假期作业的时候,特意分开交,免得老师发现是同一个人做的。

其实,那时候的老师检查作业十分肤浅,随意翻翻便交差了,所以裴清一个人做了两个人的作业,老师楞是没发现。

温原惊讶艾如初和裴清的关系不知不觉中变得那么好,问艾如初:“你给人家下蛊了不成,裴清对你怎么像变了个人似的?”

“爱的力量,”艾如初说。

温原被他恶心得不行,用手指戳他,说:“没皮没脸的家伙。”

艾如初很想说自己说的是实话,裴清对他好,可不就是爱的力量了吗?可惜,他没办法和温原明说,因为那个年代许多学生都不知道同性恋是什么概念,社会对同性恋也并不宽容。所以,他和裴清在一起的事,能瞒多久是多久。

艾如初其实很没有安全感,他没有家人,没有人可以阻止他和裴清在一起,哪怕他非要和裴清去国外扯证都没人管得着。可是,裴清不一样,他有家人,他家境优越,艾如初害怕他和裴清有一天,会有人阻拦。

艾如初把自己的担忧和裴清说了,裴清想了想,说:“我父母在Y过定居多年,应该见过世面了吧,听说,Y国同性恋是合法的,社会很开放的!”

“是吗?”艾如初并不理解。

“对啊,我跟你说,”裴清说,“这以后说不准,我们也可以去Y国结婚,可以在那里办婚礼,听说,Y国流行海边婚礼,我们也可以啊,还有椰子呢!”

艾如初幻想了一下,说:“不要海边,不喜欢,要在教堂里!”

“好!”裴清许诺,“就在教堂!”

艾如初一下午回神了,说到哪里去了,一点儿也不切实际,什么教堂,那太遥远也太不实在了,仔细想想就觉得不靠谱。

裴清笑了笑,说:“咱们啊,以后就要教堂,我娶你。”

“娶你二大爷!”艾如初知道不切实际,还是不愿意让裴清嘴巴上占便宜,说:“要是办婚礼,我穿西服,你穿婚纱!”

裴清虽然觉得自己穿婚纱是件挺吓人的事,但看着艾如初那个小表情,他还是笑着说:“好,我穿婚纱!”

他在意的,只是陪他到生命尽头的那个人,是他而已。至于结果,怎么都无所谓,只要最后那个人是他,什么样的过程,他都可以接受。

裴清勾着艾如初的脖子,说:“以后如果我穿婚纱,你无论如何,都要娶我,好不好?”

“好!”艾如初点头,只要他好意思穿。

开学季,学校挑选了艾如初和其他几位同学排练了一个朗诵的节目,要在云在高中的开学典礼上作为表演节目演出。

艾如初开始忙着排练节目,因为云在高中开学也只比十三中晚几天,学校要求他们在几天的时间里排练出一个拿得出手的节目。

所以,艾如初总是排练到很晚。裴清自然一直等他,守在他们排练室的外面,几乎和参与节目的人都混了个脸熟。

每天,他们都一起回家。

裴清老是抱怨学校占用了艾如初的私人时间。

好在,很快便到了表演的日子。

艾如初的普通话标准,形象好,穿上特制的小西装很有气质。只是一个节目有四五个人,艾如初的位置在第二排,并不是很显眼。

什么典礼活动是大多数学生最讨厌的事了,既无聊又无趣,所以当活动开始时,萧琛就把耳机戴上了。

开始朗诵节目时,旁边的同学用胳膊戳他,说:“十三的水平也就一般嘛。”

他有些不耐烦地抬头,一眼便看见了第二排的艾如初。

台上的艾如初有些紧张,但是带着微笑,嘴巴轻轻地一张一合,明明是同样的句子,从艾如初嘴里说出来,让萧琛觉得格外好听。

那时候萧琛突然觉得,情人眼里可以出瞎子聋子傻子,什么都能出。比如,他此刻就觉得,艾如初很好,特别好。

旁边的同学接着说:“我还以为十三中能来什么人才呢,一般般。”

萧琛愠怒,说:“不会欣赏一边去。”

那个同学无语了,这个人不是一向对什么朗诵不感兴趣吗?

活动一结束,萧琛跑着去拦着艾如初。

“我们有缘吧?”他说,“我越来越觉得我们有缘。”

艾如初让其他同学先走,说:“我就纳闷上哪儿都能遇到你。”

“所以说缘分啊,”萧琛很是开心,“没看出来你还朗诵啊。”

“你没看出来的多得去了,”艾如初说。

萧琛看着艾如初,想到了裴清,问:“你家那个跟班呢?被你扳弯的那个可怜小直男,他不是天天跟着你吗?”

艾如初说:“你以为你们云在的活动我们十三中的想来就来啊?”

“艾如初,我问你个问题,”萧琛突然严肃,问他,“你,真的很喜欢那个裴清吗?”

“对,情比金坚,”艾如初故意说来膈应他。

萧琛心里闷闷的,表情也有些焉了,说:“你,觉得我怎么样?我跟你说,直男不好,他有一天觉得不新鲜了,转头就可以去找小姑娘。真的,艾如初,我不骗你,我以前有个朋友就是这样。”

艾如初有些懂他的意思了,说:“我相信他。”

萧琛有些恼了,说:“他哪里比我强?你倒是说说。”

“他就算是哪里都没你强,我喜欢的也是他,”艾如初如实说,“我们第一次见面你不是都知道了吗?我那时候就喜欢他。”

可是,那时候他也还没喜欢他啊,萧琛心里难受。

“好了,我先回学校了,”艾如初告别。

艾如初走远,萧琛站在原地特别恼。

他们,明明就是有缘分的啊,为什么就多了一个裴清呢?他们都是天生的同性恋,明明更般配,明明更适合对方啊。

怎么就,偏偏多了一个裴清!

艾如初回去没有把萧琛跟他告白的事告诉裴清,一是因为他觉得萧琛可能就是随便说说,二是怕裴清打翻醋坛子熏死自己。

周末,裴清和艾如初一觉睡到中午,比谁更懒。往往先受不了的,反而是裴清这个大少爷,饿得不行了便起床做早饭。

他其实不是怕饿到自己,他只怕饿到床上的艾祖宗。

裴清会做的菜不多,但艾如初爱吃的,他都会做的。

那时候,艾如初觉得,裴清是老天给他的私人订制。

吃完饭便是两个人打游戏的时间。一个账号,两个人共同用,所以游戏里的很多玩家可能永远都解不开为什么同一个账号游戏技术却时好时坏这个谜。裴清负责打装备,到了艾如初手里负责败家,有时候打不过别人便丢出裴清辛辛苦苦打的装备求饶。

艾如初坑起裴清来,真的没手软过。

打游戏的时候,如果裴清在一旁,艾如初打不过时便找裴清求助,如果裴清不在,艾如初便把那个玩家的ID用笔记下来了,让裴清帮他秋后算账。

那种有人宠有人依赖的感觉,会让人贪恋。

那种全身心爱着一个人的感觉,让人难以忘怀。

艾如初的生日是农历三月,在开学后的第三个星期六。

艾如初不喜欢过生日,对于每个孤儿院长大的孩子来说,生日,只是进去孤儿院的那天而已。很少有人知道自己真正的生日。所以,艾如初是不打算过的,但是裴清却异常重视,从一个月前就开始计划怎么度过他陪艾如初过的第一个生日。

生日当天,裴清带着艾如初去游乐园疯玩了一天,什么云霄飞车,摇摆车,鬼屋,他们都去玩了。

男孩子都不怕这些,两个人玩起来也不觉得刺激,玩这些的意义也许只是身旁的那个人罢了。

晚上,裴清订了海底捞。

生日其实适合热闹,但裴清不太愿意叫班上的同学,他不愿意那么重要的日子,让别人出现在艾如初的眼里。

他希望,他只看到他一个人。

所以,尽管艾如初提议了,裴清也没有邀请别人,连一向要好的温原都没有叫。

两个人的海底捞算不上热闹,裴清又是属于话比较少的类型,于是两个人开始了埋头吃的模式。

最后艾如初实在觉得不够浪漫,便强烈要求裴清不许吃,要给他讲笑话。

“你六块钱,我六块钱,”裴清真的没有幽默细胞,很努力想逗他想,楞是说成了冷笑话,“加在一起,我们就是一块二。”

艾如初笑不出来,特想用勺子砸他,“谁跟你一块二!”

那时候艾如初就知道裴清天生就不是一个幽默浪漫的人,但是那种明明没有浪漫天赋,却为了让所爱之人感动的真诚,却格外动人。

不会浪漫的浪漫,才浪漫。

裴清说要上个厕所,让艾如初先在店门口等他。

艾如初从海底捞出来的时候,街道上人正多。

艾如初刚走出来,店门口围了很多人,他定睛一看,一个穿着恐龙装的人,手里拉着一大束画有笑脸的气球。气球的下端系这许多卡片,小恐龙把手松开,气球纷纷向夜空飞散,每个气球下面的卡片上都写了:艾如初生日快乐。

周围人看见了,跟着喊:“艾如初,生日快乐!”

小恐龙摘下头套,是裴清。

“艾如初,生日快乐!”裴清大喊。

艾如初不知道裴清这种性格内向的人是怎么做出这么浪漫到傻的事,尤其是裴清那张有些冷俊的脸配着恐龙装,异常萌。

艾如初抬头看着飞远的气球,说:“怎么不给我留一个?”

裴清有点傻了,没想到艾如初关心的是这个,他反应过来,从恐龙的肚子里拿出一个气球,当场吹了起来,吹得大大的。

“咯,给你!”裴清递给他,说:“我说了,你要的,我都给。”

艾如初接过气球,和这只小恐龙并肩走。

那满空的气球,艾如初多年后想起来,都还会觉得心动。

走到人少的林荫路时,艾如初凑过去,在裴清脸上亲了一下,蜻蜓点水般,亲完装作没有什么事发生。

裴清笑了,勾过他的脖子,给了他一个很深的吻。

甜的。

一吻结束,艾如初说:“裴清,我爱你,很爱很爱你。”

“我也爱你,很爱很爱很爱你。”裴清说。

艾如初强调:“我更爱你,很爱很爱很爱很爱你。”

裴清不服输:“我更爱你好不好,很爱很爱很爱很爱很爱你。”

“不!我才很爱很爱很爱…………”

“我才是………”

“很爱很爱很爱啊………”

“我全世界最爱你!”

“………”

最后谁赢了,艾如初不记得了。

他知道,裴清很爱艾如初。

艾如初也很爱很爱裴清。

只是,相爱,并不是两个人在一起的唯一条件。

甚至,不是必要条件。

期中的时候,裴清和艾如初参加了校篮球队。趁高二课程不算紧张,能玩赶紧玩,高三会十分紧张的。

于是,本着劳逸结合的科学道理,艾如初拉着裴清报名了校篮球队。

结果,校篮球队是歧视艾如初这种一米七五的男生的,参加了是参加了。但是明确表示他只能做板凳队员。

裴清则不同,他一进去就成了前锋,不仅是因为他身高一米八几,而且他曾经专门学过篮球,技术和他们业余的比,自然是有优势。

艾如初就郁闷了。

长跑,篮球,学习,他每一样都不如裴清。

裴清安慰他,说:“一个家里,有一个行,就可以了。”

“你才不行呢,”艾如初很是火大。

“我什么都会,你就不用那么辛苦了啊,”裴清理所当然。

艾如初第一次有种裴清很欠揍的感觉。

男人和男人之间的爱情,不比男女。因为男女之间分工自古便是明确的,而两个男人在一起,却相互矛盾了,裴清会下意识把艾如初划分为自己该保护的那一个,艾如初却想着和裴清比肩。

其实所谓爱情,都应该互相守护,替对方抵挡悲伤。

艾如初看着裴清上场打篮球,更加被刺激了,每天变着法地喝牛奶,争取在十八岁再窜一窜个子。

他已经不幻想能上一米八了,能接近一米八,他就满足了。

不然,站在裴清身边,他很受挫。

年少的爱情,是我站在你身边,希望全世界都觉得般配。

似乎多听一句祝福的话,这份爱情会更长久。

许多年以后,当我们发现那个人是命里不可或缺的那个人时,我们不需要谁觉得般配,甚至不需要什么祝福,我们要的,只是彼此都坚定不移。

我爱你,所以,人生有你才是人生,没有你,那只能说是活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娱乐:这个演员太残暴残茶

    挽溪病了,这一天的刺激加上那不休的大雨的冲刷使她全身的肌肉酸痛,喉咙肿起说不出话来,但是她觉得值当,她一个女人去找一个孩子无异于大海捞针,即使是有曼媛的帮助也不过杯水车薪,父亲的援助更加有力。她还要去找荃儿,她要跟着江汉城手下的官吏出去,他是京城的官儿,他的触手可以伸及到整个城市,这就是权利的力量。

  • 洪荒:吾为苍天道主第八章

    第二天清晨下了朝,慕容云宜和柳暮并排走出大殿,她是慕容家族的嫡长女,真正的慕容家族掌权者,自小与柳暮亲近,在柳暮心中她更是大姐姐般的存在,虽然整个人沉默寡言却总是在柳暮迷惘的时候给她指点迷津。典型的人狠话不多。唯一的缺点大概就是爱喝酒。“陛下倒是重用你,一回来就给你升官,还操心你的终生大事。”她双手

  • 网游之有种你别跑在线阅读第十节

    萧戎从甘露殿离开时,脸颊通红,步履有些虚浮,元胤让李霖传了御医,而萧戎却拒绝了,径直出了宫。翌日一早,女官正为元胤穿好朝服,梳好发髻,李霖便小心翼翼的走进殿内,行礼道:“启禀陛下,御史大夫萧戎告假,风寒略重,今日恐怕不能上朝了。”元胤微微一顿,想着昨日萧戎在风雪中直挺挺的站了一个多时辰不曾挪动一步,

  • 九叔:我真的就想死第四章在线阅读

    新书期间,各位读者大大多多支持一下,月票鲜花评价票都可以,这些其实都是免费的,作者一定保证努力更新。当然,有打赏就更好了,哈哈哈,这个不强求,喜欢就支持一下。更新方面的话,每天保底四章更新八千字吧,支持给力五章六章不等,谢谢支持了。恩,以上,感谢捧场!!!

  • 功德创世之更新规则!必看!

    更新规则!必看!新书更新规则:必看!更新规则:日更四章!花花多就更!票票多也加更!不要怕作者手速慢,就怕你们没给投花花和票票!什么日更九千一万、什么日更一万五,我都可以,只要票票花花够!放心,作者是一个穷作者,就靠着写书来吃饭了!求支持一波啦!!!!!!!!!!!!!求支持一波啦!!!!!!!!!!

  • 史上最弱超能力者在线阅读第八节

    到云省时,已经是下午,准备随便找一家酒店住下,没想到一进酒店,便看到酒店大堂里,也摆放了许多翡翠原石,一块块有大有小,都标了号。赵军扫了那些原石一眼,便快步走到吧台前订了房。拿到了房间钥匙,赵军直接就到了房间,并没有多看那些原石一眼。这是风行对他的叮嘱,初到一个地方,首先财不能露白,然后不要轻易让人

  • 我跟我自己谈恋爱[快穿]第6章在线阅读

    对于现在的高科技,江纯一不得不佩服。当他摸向自己的口袋的时候,他立马就愣住了。口袋的面积相当大。江纯一把手shen向口袋的时候,一种熟悉的感觉立刻传来。口袋里现在塞满了钞票。江纯一现在把钱从口袋里面一摞一摞的拿出来。一摞一摞的砸向的秋月,你不是为了钱可以献身吗?我现在可以满足你。啪啪啪啪……江纯一的

  • 战争术士在线阅读第五节

    我想我是做了一个梦。梦中小东西的脸与我靠得很近,面色苍白,神色狰狞,冰冷的小手卡在我的脖子上。他的眸子中翻涌着奇异的霞色,似是一簇簇桃花在争相绽放。恍惚间,透明的水滴一粒粒打在我的脸颊上,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反应过来,是小东西在哭。他的嘴一开一合,含在口中反复玩味的,是两个我看不明晰的字。哭什么呢?我忽

  • 网王之追梦曲血液

    65、“但是没关系的。”青年轻松的说道:“鎹鸦已经去通知当主了,相信柱们很快就会赶来了,虽然有些不甘心,但我的工作已经结束了,接下来交给一会赶来的隐就好了。”“总大将!”在天上侦查的鸦天狗俯冲到奴良滑瓢的身后:“刚才我通过乌鸦的眼睛看见了奇怪的一幕。”滑头鬼吐了口烟,晃了晃手中烟斗,转向鸦天狗:“奇

  • 明月只想和你好之奇迹(3)

    第三章奇迹手术室的人都停下来看他。薛飞快步走近手术台,深深吸了口气,记忆中的录像清晰地在脑海中回想,一瞬间仿佛自己就是汤姆生一样,眼中恢复了惯常的平静冷漠,嘴中轻轻吐出:“麻醉师准备!手术刀!”话音中,右手一伸。没有意料中的手术刀入手,薛飞扫了一眼,手术室的人都愣愣看着他,然后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