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我家的猫学会造反了第10章在线阅读

2021/6/12 5:06:04 作者:食草系羊仔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家的猫学会造反了
我家的猫学会造反了
作者:食草系羊仔来源:晋江文学城
司霄最近搬家了,发生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每当睡觉时,他的意识会穿进一只猫的身体里。猫主人不但有女装癖,也非常热衷于给他的猫穿小裙子。穿小裙子也就罢了,这么亲密干什么喂~*顾季笙他家的猫造反了,看上了隔壁家的小哥哥,不但半夜扒拉隔壁家的门,还企图上人家的床。后来,他发现清冷小哥哥是他的顶头上司……惹不起。可是,这男人太合他的胃口了,怎么破QAQ#处着处着就变了味##我们试试,就……男朋友那种##上头~#1.顾季笙(实习生受)×司霄(律师攻)2.同性可婚,又名《受的撩夫之路》3.本文法律案件纯属虚构

在一块视野开阔的大石上,任平生坐了下来,面对着来路的方向。

右边的巍巍雪山,高耸入云;那如同自天插下的陡峭崖壁,虽然还隔着一条峡谷,却已经如在身侧一般。

煦微的曙光之中,丘陵山脊上一个小小的黑点,岿然不动,一直让自己保持高度警惕的任平生,就这样坐在石上睡着了。

巍巍大山之下,一切都显得那么渺小,包括丘陵,当然更包括那体型巨大的白猿;尤其是当它悄然而来,不带半分飞沙走石之势的时候。

此时的白猿,其实早已远远看见在石上打盹的少年。它知道自己重伤之后,跑不过他,所以现在,它来得蹑手蹑脚,不发出一丝声响。

它已经屈指如爪,等走到最后一二十步,就发起最后一击。到那个距离,凌空一击,绝对万无一失。

少年粗重的呼吸,都已经隐约可闻了;借助煦微的晨光,甚至可以看到他脸上因为体内发热而生的一片红晕。白猿的眼神,开始变得十分犀利而冷漠。

对此,任平生一无所知。他不累,但是太困了……

五十步,白猿轻松绕过了他装的触发狼牙棒。

三十步,白猿根本没碰到他布置的触发圈套。

用这些小玩意,简直是侮辱一尊强大妖兽的智商!

二十步,白猿跨步,踏下,屈膝,准备起跳——最后一击……

然而,它突然硬生生地终止了起跳。因为一阵嗤嗤的破风之声,来自三个方向。

那小子,一直都有点鬼门道,白猿不知底细,不敢托大。

三支踏箭,一齐射向白猿。

它原地一旋身,挥手,轻松把三支木箭接在手中,然后,就知道上当了。就这玩意,任它射中,也不够给自己挠痒痒的。

就这么一番动静,任平生已经醒了。他从石上弹跳而起,转身就跑。

白猿连忙扔掉手中的箭,再向少年急冲。

在南头岭开始之时,白猿还能勉强追随,如今以伤痛之躯,半夜奔袭之后;哪里还能撵得上吃饱睡足的任平生。

迈步如飞的奔跑,确实挺新鲜;任平生一步一蹦,越觉好玩。不时回过头来看着气喘吁吁,越跟越远的白猿。

到不见对方踪影,任平生便停下脚步,挑了两只个大熟透的桃子,就在原地啃了起来。

那一团小山似的白影,再次出现在视野之中。任平生一手举着一个桃子,朝脚步略显踉跄的白猿挥着;另一手继续送往嘴边啃咬,姿态神情,十分夸张。

白猿气极,如离弦之箭般奋力冲刺而来。

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任平生悠然转身,继续逃跑。

反正已是死仇,把白猿激怒,会让它体力消耗更快。只有把它远远甩开,并找着去往山外的小径,自己才有机会脱身。

而且脱身的方向,不能让白猿发现。万一它可以循迹追踪,那也十分不妙;一个雅疆妖兽,整个思安寨都无人对付得了,更何况这尊战力更强的大神。

体内的热量,已经变得越来越平和,任平生几乎没有明显的不适了。奔跑的脚步,却变得越来越轻灵,自身的力量,更是绵绵不绝,越跑越精神。

他确信自己吞下的那颗珠子,肯定是大有裨益的某种异宝。

一路看着前面兽类奔突四散,禽鸟仓惶腾飞,好不壮观;它们都能远远感觉到危险的气息。

山脊的坡度,变得越来越陡峭,盘旋缠绕,山势也开始越来越复杂。

任平生已经远远看到横亘前方,巍峨耸立的雪山——不好,前面就是西岭大山了!

西岭山脉后面的雪山,与南北两面的雪山相接,无人能攀。

高山仰止,他快要走投无路了。

任平生回过头来,白猿仍在远远地紧追不舍。

西岭是它的地头,它比经常来此狩猎的任平生更加清楚,那地方山高林密,处处山高崖陡;这小子,不可能还像在南边丘陵上跑得那么欢快。

到时我看你怎么跑!

任平生看着渐渐逼近的西岭大山,眉头紧锁,眼眸急转,脚步丝毫未缓。

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地方,一个人。那个人,肯定也不是白猿的对手,但起码,比自己厉害些。

任平生开始离开山脊,沿北坡山傍继续往前奔跑,但凡有荆棘灌木稍微稀疏之处,便顺着山势往下。

想逃下山,可没那么容易。白猿当然明白他的意图,任平生往下,它就跑到更低之处,借助大树摆荡,竟然逐渐追近了一些。

任平生心中更急,加快脚步,寻觅下山的路径。

这一会,倒是白猿开始有了好整以暇的感觉,不断跨越荆棘灌木,但凡遇阻,不是一扬手卷得草树乱飞,就是跃上大树,往前一摆十数丈远。

看着那汹涌而来的气势,任平生心中烦躁异常!想着哪个方向,哪个人,那间木屋,而此时,又已经明知一旦和白猿遭遇,那人狩猎之术,几可以说毫无用处。

而且,他还不如现在的自己跑得快!

他经常跟父亲来西岭狩猎;也一直很奇怪,也不知父亲是如何做到的,总之,这片白猿坐镇的地盘,他们从来没有正面遭遇过白猿。

万一,让他们遭遇上,会发生什么?

任平生天人交战,脚步却丝毫没有放慢。

白猿腾跃摇摆,正追得欢,看看距离那孩子,已不过五六十步之遥。它开始啜嘴大声呼啸;让对手紧张,也是很好的战术。

突然,它发现少年变向了,不再企图下山,而是往上急奔。

这是要找死的节奏?西岭的山脊,起伏极大,草树丛生不说,怪石嶙峋,弄不好还会遇上断崖。

白猿心下狐疑,却乐享其变,它开始放慢脚步,积蓄体能。何况那一身的伤,这一路流血不少,也需要恢复。

它越是不紧不慢地追随,此时的任平生,就越是紧张。

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放弃了跑向山下的打算。甚至可以说,他心中还是想着往山下跑,脚步却很不听话地往山上奔去。

身轻如燕,健步如飞,是不是真的就能从那里下去,安然无恙地甩开这个白毛畜生?他开始不让自己想到那人和那个地方,转而考虑另外的出路。

也许是赴死,也许是生机,但现在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一旦去往山顶,往下的去路,就已经被身后的白猿封死。

山势越来越陡,这个地方,已经没有了高大的古树,只有靠露水滋养的高山灌木。

清晨的金色阳光之中,山杜鹃烂漫,罗汉松夭矫;高崖奇石,仪态万千;云蒸雾锁,远山连绵。

好一番神仙景致!

天堂顶,西岭大山最高的主峰,已经尽在眼前。

大白猿心旷神怡地奔跑在山脊上,有一种回家的轻松。任平生在前面拔足狂奔,阴晴变幻的脸色,逐渐坚定。

任平生终于身临绝巘,一片宽阔的山巅石坪,三面绝壁,尤其是北面,一刀直下,深不见底。他停下了脚步,因为已经无路可跑。

他转身朝南,便看见白猿那巨大的身躯,蹒跚走在那条唯一的通路上,缓缓行来。现在,它一点都不着急了。

一南一北,一大一小两尊身躯对峙着,比例悬殊得十分滑稽。

白猿不急于动手,因为它现在完全有余暇仔细思量,怎么下手,可以更加完整地取得那枚妖珠。

任平生站在北面险崖的边缘,如同待宰的羔羊,却面无惧色,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他紧了紧斜过胸肋的绳子,那绳子连着背后的剑鞘。

然后,他取下包袱,把里面的桃子和卵石,一股脑儿全倒在脚下的地面上;他自己现在并不很饿,所以挑了几个又大又熟的,就往白猿抛去。

白猿伸手接住,一口一个,吃得极欢。但它半点没有因为几个桃子之恩,就要饶少年一命的意思。

所以它一边啃着桃子,一边缓步逼向少年。

任平生苦笑一声,尽在意料之中。反正清理包袱,只是为了减轻重量而已。

白猿从口中吐出果核,开始蹬腿,一个箭步往少年扑来。

任平生不假思索,屈膝,后跃,双手前伸。

这个动作,在上山的时候,他已经反复思虑过无数遍,力道,距离,周边地形,下坠之势都已经毫无遗漏地在他的无数次推算之中。

少年在崖边急坠而下,眼前的石壁,如飞般迅速上移。

他前伸的双掌,已经触及崖壁的石面。

放松,放松,感觉掌根一滞,随即屈指发力;成功了!

下落一丈有余,任平生把自己挂在了岩壁之上。他仰头往上看,白猿正一脸茫然地看着刚刚跳崖“自尽”的少年。

险境未远,他不能停止,于是脚尖在崖壁一点,指掌一松,整个身形,又开始往崖下急坠。

这片悬崖,壁立千仞,其中草树极稀,身躯庞大的白猿,无法攀下来。

下坠两三次之后,任平生已经看不到山巅之上的境况,但他知道白猿一定会抄最近的路,下山堵截;所以自己必须要快。

耳边风声呼呼,少年越来越娴熟,也越来越大胆,下坠的距离,一次比一次大。

他已经看到了崖下的小河,激流盘旋,奔腾而去。

越是这种时候,他越不敢大意,因为小河岸边,尽是嶙峋尖利的怪石。

越近崖下,石壁越陡,最后那十数丈,都是往内凹陷的,任平生已经不能再自由下坠,必须攀岩而下。

攀援而下的速度,也并不慢,更何况,先前一路直线下跌,无论如何,走弯路的白猿,应该追不上自己了。

任平生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手脚丝毫没有放缓。

脚尖终于触到了地面的顽石。转头四顾,并没有白猿的丝毫声息。前面的小河,一丈多宽,少年长出一口气,疾步助跑,一跃而起,就跳过了河面。

他快步往东面的树林跑去。到了这一带,道路很熟,更何况,白猿还未追上,所以逢林莫入的禁忌,就可以暂时不顾了。

一株亭亭如盖的古树,任平生奔过树下,便看见一个巨大的白影,从粗壮的树杈上飞下,扑面而来!

白影之中,伸出一个毛绒绒的拳头;那拳头,比自己头脸还要大了一圈,瞬息之间,已经打到眼前。

那是任平生最后看见的东西,然后,整个头颅一阵剧痛,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娱乐:这个演员太残暴残茶

    挽溪病了,这一天的刺激加上那不休的大雨的冲刷使她全身的肌肉酸痛,喉咙肿起说不出话来,但是她觉得值当,她一个女人去找一个孩子无异于大海捞针,即使是有曼媛的帮助也不过杯水车薪,父亲的援助更加有力。她还要去找荃儿,她要跟着江汉城手下的官吏出去,他是京城的官儿,他的触手可以伸及到整个城市,这就是权利的力量。

  • 洪荒:吾为苍天道主第八章

    第二天清晨下了朝,慕容云宜和柳暮并排走出大殿,她是慕容家族的嫡长女,真正的慕容家族掌权者,自小与柳暮亲近,在柳暮心中她更是大姐姐般的存在,虽然整个人沉默寡言却总是在柳暮迷惘的时候给她指点迷津。典型的人狠话不多。唯一的缺点大概就是爱喝酒。“陛下倒是重用你,一回来就给你升官,还操心你的终生大事。”她双手

  • 网游之有种你别跑在线阅读第十节

    萧戎从甘露殿离开时,脸颊通红,步履有些虚浮,元胤让李霖传了御医,而萧戎却拒绝了,径直出了宫。翌日一早,女官正为元胤穿好朝服,梳好发髻,李霖便小心翼翼的走进殿内,行礼道:“启禀陛下,御史大夫萧戎告假,风寒略重,今日恐怕不能上朝了。”元胤微微一顿,想着昨日萧戎在风雪中直挺挺的站了一个多时辰不曾挪动一步,

  • 九叔:我真的就想死第四章在线阅读

    新书期间,各位读者大大多多支持一下,月票鲜花评价票都可以,这些其实都是免费的,作者一定保证努力更新。当然,有打赏就更好了,哈哈哈,这个不强求,喜欢就支持一下。更新方面的话,每天保底四章更新八千字吧,支持给力五章六章不等,谢谢支持了。恩,以上,感谢捧场!!!

  • 功德创世之更新规则!必看!

    更新规则!必看!新书更新规则:必看!更新规则:日更四章!花花多就更!票票多也加更!不要怕作者手速慢,就怕你们没给投花花和票票!什么日更九千一万、什么日更一万五,我都可以,只要票票花花够!放心,作者是一个穷作者,就靠着写书来吃饭了!求支持一波啦!!!!!!!!!!!!!求支持一波啦!!!!!!!!!!

  • 史上最弱超能力者在线阅读第八节

    到云省时,已经是下午,准备随便找一家酒店住下,没想到一进酒店,便看到酒店大堂里,也摆放了许多翡翠原石,一块块有大有小,都标了号。赵军扫了那些原石一眼,便快步走到吧台前订了房。拿到了房间钥匙,赵军直接就到了房间,并没有多看那些原石一眼。这是风行对他的叮嘱,初到一个地方,首先财不能露白,然后不要轻易让人

  • 我跟我自己谈恋爱[快穿]第6章在线阅读

    对于现在的高科技,江纯一不得不佩服。当他摸向自己的口袋的时候,他立马就愣住了。口袋的面积相当大。江纯一把手shen向口袋的时候,一种熟悉的感觉立刻传来。口袋里现在塞满了钞票。江纯一现在把钱从口袋里面一摞一摞的拿出来。一摞一摞的砸向的秋月,你不是为了钱可以献身吗?我现在可以满足你。啪啪啪啪……江纯一的

  • 战争术士在线阅读第五节

    我想我是做了一个梦。梦中小东西的脸与我靠得很近,面色苍白,神色狰狞,冰冷的小手卡在我的脖子上。他的眸子中翻涌着奇异的霞色,似是一簇簇桃花在争相绽放。恍惚间,透明的水滴一粒粒打在我的脸颊上,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反应过来,是小东西在哭。他的嘴一开一合,含在口中反复玩味的,是两个我看不明晰的字。哭什么呢?我忽

  • 网王之追梦曲血液

    65、“但是没关系的。”青年轻松的说道:“鎹鸦已经去通知当主了,相信柱们很快就会赶来了,虽然有些不甘心,但我的工作已经结束了,接下来交给一会赶来的隐就好了。”“总大将!”在天上侦查的鸦天狗俯冲到奴良滑瓢的身后:“刚才我通过乌鸦的眼睛看见了奇怪的一幕。”滑头鬼吐了口烟,晃了晃手中烟斗,转向鸦天狗:“奇

  • 明月只想和你好之奇迹(3)

    第三章奇迹手术室的人都停下来看他。薛飞快步走近手术台,深深吸了口气,记忆中的录像清晰地在脑海中回想,一瞬间仿佛自己就是汤姆生一样,眼中恢复了惯常的平静冷漠,嘴中轻轻吐出:“麻醉师准备!手术刀!”话音中,右手一伸。没有意料中的手术刀入手,薛飞扫了一眼,手术室的人都愣愣看着他,然后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集中